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45章 离别上路(第五更爆发)
    “中你一拳,还你两拳!”阿狗的吼声和破空拳风几乎同时响起,“砰砰!”左右拳迅猛打中凿齿背脊,这家伙一个趔趄霎时扑倒在地。

    可就在下一个瞬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只听“唰唰唰”疾响之声络绎不绝于耳,周围那些被击毙的妖兽残尸纷纷自动汇聚到了凿齿这边,无数血肉汇聚在它身上,顿时形成了一个周身萦绕浓郁邪气的庞大“肉墩”。

    可是这堆肉不住颤晃,原本想衍生出来手臂和腿,挣扎了两下却未能如愿。

    此时此刻,之魂迅速浮出卿凰腰间宝石,它大声说道:“你们手里那块石头有凿齿的分魂赶快拿出来扔给这堆肉,只有凿齿之魂完整了,才能为它驱除所有邪气。”

    “明白。”闻听此言,卿凰伸手拿出那块宿魂之石,奋尽全力抛向凿齿那堆腐肉。“啪。”魂石应声粉碎,那三股被禁锢的分魂倏地钻进肉堆,紧接着,就是轰隆一声巨响!

    妖兽尸躯爆碎世间无数,从里面赫然冲出一个身高九尺、异常剽悍的怪物,这家伙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四颗尖锐獠牙呲于唇外,映着寒光夺人二目。

    “呃,这就是凿齿原本的模样。”此时此刻,说道:“这家伙真有两下子,竟然能利用普通妖兽的身躯不断融合重塑,为自己弄了一副合适的皮囊。”

    “哼,那有什么用?一身邪气,就让我来击溃它吧。”阿狗这个时候战意正浓,倏地双足踹地疾扑过去,也不用乌竹剑,双拳瞬间连轰十余拳:“呼呼呼”

    “嗷呜!”凿齿刚刚融合新的肉身,有些不太适应,在阿狗一轮疾如暴风骤雨的猛攻下,只能低嚎着节节败退。

    “呃啊啊啊”下一刻,阿狗将八成紫气力量汇聚在右拳,悍然直捣凿齿前心,“呜!”见到这致命一击,凶兽也不得不退避闪躲。

    “嘭!”威力无俦的拳劲掼击地面,登时砸得原地龟裂下陷,但是对方也幸保不伤。阿狗出拳之后冷笑一声:“哼,你躲得过我,可未必躲得过他。”

    “噌!”说时迟,那时快,凿齿身后风声陡起,关横倏地纵落到它背上,挥拳便砸:“砰砰砰、乒乒乓乓!”

    这挟裹原火之力的拳头凌厉之极,打得凿齿肉身到处都是坑洞,而且还在不断烧灼它周身萦绕的邪气。

    “噗嗤、咔嚓!”卿凰她们劈翻最后几只妖兽,都围拢过来看着关横收拾凿齿。

    “嗷嗷嗷”

    “扑通。”可怜的凿齿一声惨呼,重重摔倒在地,可此时关横打得过瘾,雨点似的拳头纷落不停:“打打打!”

    “关公子,差不多就行了。”浮在空中观察,见状都有些于心不忍,它低声说道:“这副破烂肉身再打下去的话,有可能会伤到凿齿魂体,再说了,那些邪气已经被原火劲燃烧殆尽了。”

    “是吗?”闻听此言,关横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他呵呵笑道:“我倒是觉得还应该再打个百十拳……”

    “呃啊啊别打了!”就在此时,有个异常尖细的声音赫然响起,一股魂体霎时间从关横拳下的烂肉里浮了出来,那声音叫道:“你这凶神,打得我好难受,可恶、可恶,还有你,该死的!”

    那魂体此时飘到之魂面前,大声骂着:“亏我凿齿和你是多年老友,你竟然指点别人来痛殴我?完了完了,咱们之间义气全无,我和你没完。”

    “好吵啊,这个凿齿的嗓音又尖又细,难听死了。”小黑此时捂着耳朵问道:“姐夫,你再打一顿它好不好?”

    “好啦,小黑别胡闹了。”卿凰此时对着凿齿之魂招手说道:“喂,你过来。”

    “呃?!”看到卿凰一袭白纱裙,腰间挂着竹笛、小哨,这凿齿之魂登时认错了人,还失声叫道:“芫歆公主?”

    “笨蛋,这位是灵王的义女,卿凰姑娘,算是芫歆公主的姐妹,她是来带咱们返回灵界的。”把凿齿叫到一边,和卿凰嘀嘀咕咕说起了往事。

    此时此刻,关横走到阿狗和恬琳面前说道:“唉,沼泽地这边的事情,终于解决完了,我想,咱们大家也要分手了……”

    “公子,我愿意一直跟着你。”

    听到若桃搭言,关横笑着一拍她的肩头:“哈哈,我也没想要现在甩掉你这跟屁虫,主要是,阿狗哥要照顾有身孕的恬琳,还得回到平阳继任陶唐共主,我想他是没办法再跟着咱们了。”

    “唉……”说到这里,关横和若桃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阿狗却笑道:“这有什么?等你们从灵界办完事情回到这里,大家再聚首畅饮一番也可以呀。”

    “说的是,虽然我和卿凰、小黑注定要离开这里前往别的地方,不过在那之前,我一定会找机会灌醉你。”

    关横说着,出拳捶了捶阿狗的肩头,又开言道:“好好照顾恬琳妹子和我外甥,她们要是受了欺负,我可不会放过你。”

    “嘿。”阿狗此时大为得意,一把将恬琳揽在自己怀里说道:“这可就不用你挂心了,还有,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外甥?我可是很喜欢女儿的。”

    “狗哥。”恬琳此时倚在对方怀里低语道:“喜欢闺女的话,咱们可以再……”

    “呦呦,还知不知道羞脸害臊?”若桃在旁边故意调笑道:“居然当着我们的面议论生娃娃。”

    “若桃,你这分明是嫉妒。”

    “呸呸,鬼才嫉妒你。”

    “对呀,你不就是个小女鬼吗?”二女此时打闹成一团,仿佛把大家即将分离的不舍之意冲淡了几分。

    “咳咳,诸位。”卿凰带着两个神兽之魂、凿齿走了过来,她说道:“我们接下来的行程已经决定了,凿齿推断巨鸟大风和神兽封的踪迹很可能出现在有虞古国境内,我们即将前往那里。”

    “嗯,那就这么决定了。”众人一路走出沼泽地,在入口商议之后,若桃和尸马肯定是要跟着关横他们走完接下来的旅程,象蛇鸟和山都会和阿狗、恬琳回平阳,于是大家互道珍重,就此分手了。

    “呜呜……”恬琳看着关横他们远去的背影,忍不住落下眼泪,她嘴里不住的喊道:“大家一定要保重啊。”

    隐约听到恬琳的哭声,若桃在尸马的背上都忍不住叹气起来:“唉……”

    “喂,小女鬼,打起精神来吧。”关横在旁边的坐骑上说道:“要说伤心,我比你更甚,要知道,咱们的事情了结之后,你还可以回去看望狗哥和恬琳,可是我们呢?是要离开这个世界去别的地方啊。”

    小黑此刻也低声道:“就是,桃桃,我舍不得你……”

    “我也舍不得你们……哎呀,不说了,越说越伤心难受。”若桃此时一咬牙,她高声说道:“总而言之,我要好好珍惜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其他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

    “呵呵呵,说得好,小女鬼。”关横哈哈大笑:“卿凰、小黑,咱们走吧。”

    ……

    就这样,众人离开了陶唐古国境内南部的沼泽区域,辗转进入了有虞古国。

    这一路上,大家感到异常奇怪,他们不断听沿途的百姓议论,四处都有妖兽肆虐伤人,毁灭部落、屠戮全族的事情比比皆是。

    不过还有更新奇的事,那就是有虞古国境内出现了名为“煞会”的组织,这些人中有不少黑气霸者存在,他们到处抵御妖兽,还救助普通人,不过却讨要报酬。

    这个时候,已经是某天的正午时分了,关横和若桃在附近找到一些行路的过客打听消息,对方同样说的是妖兽和煞会的事情。

    据说,煞会的人出手救助那些小部族的时候,必会索要大量的粮食、贵重财货,甚至要对方拨出部分青壮年族人和自己一起走,如果小部族的领袖不答应,煞会的家伙就算是看到妖兽把对方全部吃光,也会袖手不管。

    “岂有此理,煞会这群混账东西,分明就是见到天下大乱,借此机会趁火打劫。”

    若桃和关横打听了消息,现在回到卿凰二人的身边,她气呼呼的说道:“要是让姑奶奶瞧见这帮人,就把他们都给劈了!”闻听此言,小黑也在旁边搭话道:“对,坏蛋不能姑息,桃桃,我支持你的决定。”

    “好啦,你们两个说的虽然有些道理,但事情可不能这么做。”

    关横此刻笑道:“要是弄死这群家伙也太浪费了,煞会的黑气霸者可是难得的苦力,依着我的意思,最好强迫他们去对付妖兽,这样的话,谁死了咱们都不心疼。”

    “噗哈哈哈”三女听了关横说的话,登时笑得打跌:“你这一招也太损了。”

    “正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恶人自有恶人磨嘛。”关横呵呵一笑,也就不再说了,众人也只当他是在讲笑话,大家就此上马继续赶路,仅用了半天时间,就到达了有虞古国的都城蒲阪。

    “大家看,这里就是蒲阪城,咱们总算是到了。”卿凰在马上说着,指了指对面的城门:“进去之后,是该想想下一步计划了。”

    “不错,卿凰,你那里的、凿齿二魂不是说了吗?大风和封两个神兽的真魂极有可能在这片区域。”

    “是啊。”卿凰点了点头,可她又说道:“不过经过前一阵的战斗损耗,和凿齿都有些疲倦,暂时无法察觉其余同伴神兽的气息,除非咱们距离对方只有百里之内才行。”

    “嗯,那就先进城……”关横刚说到这里,身后骤忽响起急促的马蹄声,还伴有人的大吼:“让开、都给老子让开,‘象大人’要进城了!”

    “什么?是象来了?”

    “天呐,咱们太倒霉了,怎么遇到这么个凶神。”周围的百姓一边向左右急速散开,嘴里一边抱怨:“这个家伙太霸道了,仗着自己是本国第一勇士,实在是飞扬跋扈到了极点。”

    “嘘,小声一点,你不要命了?那可是共主大人的兄弟,咱们惹不起。”说话的人话音甫落,就只听背后马鞭破空声响起,“啪!”自己的背脊登时吃了一鞭,扑通栽倒在地。

    一个满脸横肉的护卫勒住缰绳,顺势收回马鞭,他嚣张跋扈的大吼道:“哼,竟敢议论象大人,真是找死,左右,纵马踏死这个家伙!”

    “是!”此人身后十几匹马上的骑士齐声答应,眼看着就要纵马行凶,卿凰和若桃此时实在忍不住了,晃身形疾窜而出,抓住那个跌倒在地的老者,“噌噌噌”几个起落扎进了人群。

    “岂有此理,竟敢在我们面前抢人?”那个护卫头领刚要发走,后面突然传来马车轱辘急转的声响:“哗啦啦哗啦啦”

    “都滚开!都滚开!”

    此时此刻,马车上一个披着黑披风的壮汉狂吼道:“老子有急事进城,谁敢拦阻耽误,立杀无赦”这家伙是个凶狠的黑气霸者,吼声甫一出口,震得旁人耳朵嗡嗡作响,口鼻登时窜出血来。

    “是他?!”关横见到对方以后,双眼倏忽一眯,卿凰在旁边瞧出他的表情不对,便问道:“怎么,你认识他?”

    “嘿嘿嘿,何止认识,这家伙是我的一个心结。”

    关横的脸上陡忽掠过一丝狰狞之色,他低声嘀咕道:“我以为,自己没机会再遇到他,不过老天爷待我不薄,竟然让这家伙出现在了我眼前,真是太好了。”

    “姐夫,那这个家伙是谁?”

    “对呀公子,说给我们听听吧。”

    小黑和若桃这两个好奇宝宝开始追问底细,关横却摇了摇头:“在今天之前,我都不敢肯定这家伙的名字,不过现在这里的百姓应该清楚,咱们先进城吧,我要好好打听一下,再找这厮清算旧账。”

    听了关横的话,卿凰她们的好奇心大盛,但是关横现在不肯明说,大家只好跟着他进了蒲阪城。

    ……

    “啪。”少时片刻之后,关横突然在街上拍了拍一个行人的肩头:“老兄请留步。”

    “呃?!”这个衣着普通、担着柴的中年汉子下意识驻足不前,他放下柴担问道:“小兄弟,你有什么事吗?”

    “嘿嘿,自然是有好事要关照你。”关横顺手摸出一枚金货贝在对方面前晃了晃:“老兄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这是金、金货贝?!”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