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43章 恶斗龙首蜥(第三更)
    小黑这心里盘算的正美,身边的吞鬼喵突然驻足来了个急刹步,而后对着小黑后面喵呜叫了一声。

    “怎么了?”她扭头一瞧,登时吓得一哆嗦:“哎呀。”

    数道巨大的疾影霎时间朝着小黑急扑而来,不过这丫头的反应也是不慢,突然翻腕亮出一物扔给吞鬼喵:“吞吞,吃了它。”

    那是一颗关横留给小黑的宿魂之石,他知道小黑和猫儿形影不离的,而吞鬼喵只有吃了魂石吸收魂体力量,才可以变身成巨虎形态保护小黑。

    “咔嚓!”猫儿咬住魂石囫囵吞下,登时变为巨虎彪躯,而后厉吼一声冲向那几个黑影,与此同时,尖嘴山合身向前急速翻滚,象蛇鸟从空中急速俯冲,一禽二兽和那群家伙立刻乱战起来。

    这是几只凶猛来袭的邪气妖兽,独角妖獐和一对黄斑猞猁,别看外貌普通,可它们身上萦绕的邪气却是极为浓重,再加上本身就是黑气顶峰妖兽,显然不是易于之辈。

    只可惜,妖兽们遇到的是关横身边的得力助手,吞鬼虎就不用说了,就连山和象蛇鸟都被灌注了些许五行之力,正是邪气妖兽的克星!

    说时迟,那时快,山一双尖锐双爪,赫然率先发威了。

    “嚓嚓嚓嚓”风声陡起,山利爪疯狂挠击,独角妖獐身上登时出现横七竖八的累累伤痕,这家伙疼得嗷嗷直叫,立刻用自己的独角“唰唰唰”搠刺还击,可是身上的疼痛依然是有增无减。

    山的爪子上萦绕着一层炽热原火劲,那妖獐身上的邪气只要碰到即刻溃散消失,它是兵败如山倒了。

    “嘶哞哞哞”剧痛之下火遮眼,咆哮的妖獐不顾一切用前蹄刨地急速俯冲,额上尖角瞬间汇聚绝强邪气,向着山顶击而去。

    “叽叽叽!”山见到对方来势汹汹,顿时尖声一叫旋身打滚躲避,那妖獐用力过猛,吞鬼虎那边正挥起前爪拍飞一只黄斑猞猁。

    “嘭!噗嗤!”妖獐的独角霎时贯穿猞猁身躯,完成了灭杀“亲密队友”的使命。

    “呱嘎嘎”

    刺耳鸣叫声迭起不断,空中的象蛇鸟对着另一只四处逃窜的猞猁不停追杀,那家伙已经被五彩怪禽扯掉半边耳朵、啄瞎了右眼,慌不择路之下竟然扑通掉进了沼泽地的深坑,“咕嘟、咕嘟……”眨眼的工夫就被吞没了身躯。

    “哈哈哈,打得好,谁教你们来吓唬我的,活该。”

    小黑此时抚掌大笑,别提多开心了,不过她却没料到,自己身后赫然出现了一道黑影,这家伙倏然伸出爪子捂住小黑的嘴,而后把她夹在腋下转身就跑。

    “哎呦喂,这下可惨啦。”小黑被对方抓住以后,想哭都哭不出来,她心中暗道:“我敢打赌,这怪物肯定是对我不怀好意。”

    “唰!”就在下一刻,擒住小黑的灰毛怪猿身边风声陡起,骤然出现关横的身影,他嘿然笑道:“喂,我小姨子死沉死沉的,你抱着不嫌累吗?”

    “叽叽叽?!”满脸都是伤疤、显得异常凶悍的灰毛妖猿看见对方瞬间,也是吓得浑身一抖,顿时把小黑摔在了地上:“啪嗒。”

    “哎呀。”小黑疼得眼冒金星,六伥鬼也在瞬间护在了她身边,小黑爬起来忙不迭跑到吞鬼虎那里,而后扭头大叫:“臭姐夫,你才是死沉死沉的,大坏蛋。”

    “嘭!”挥手一拳震得凶猿暴退不止,关横没好气的骂道:“死丫头,亏得我火急火燎来救你,你竟然敢骂我?要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管你这妮子的死活了。”

    “你敢。”小黑气呼呼的说着,往旁边岩石上一坐。

    “快狠狠教训那个企图抓走我的家伙,不然的话,我就告诉卿凰,你欺负我。”

    听了小黑的话,关横差点在凶猿面前摔个跟头,他嘴里骂道:“你明明和她关系那么差,竟然还敢挑唆我和卿凰的关系?”

    “玛德,给老子滚!”

    “嘭!”气急败坏的关横看到凶猿又扑了过来,立刻挥拳轰在对方脸上,他正好无处发泄心中怒气,顿时照着这倒霉猴子头脸身上一顿疾风暴雨般的乱捶,打得这家伙哀嚎惨叫不止。

    “噢噢,打得好,打得妙,我敢打赌,姐夫你一定打得很过瘾是不是?”

    小黑的话音刚落,身后跑来了卿凰、阿狗、若桃和恬琳,姑娘们都纷纷埋怨小黑:“丫头,你疯跑什么?害得我们追得上气不接下气。”

    “咧,又挨骂了。”小黑这个时候吐了吐舌头,随即说道:“我可没瞎跑,一直追那个什么凿齿分魂来着。”闻听此言,若桃向着四周围打量,嘴里问道:“那,现在对方跑到哪里去了?”

    “呃,这、这个嘛……”小黑有些尴尬的说道:“嘿嘿,刚才我们被几只妖兽偷袭,一时忘了接着追,不过,象蛇鸟应该看见对方最后向哪边去了。”

    “啪!”关横此时将已经被揍得不成形的凶猿扔在地上,而后沉着脸朝小黑这边走过来。

    “哎呀,姐夫要打人啦。”小黑隔着老远就感到关横身上散发的怒意,立刻缩到了卿凰身后,嘴里嘀咕道:“保护我、保护我,大不了我今天不再和你闹了。”

    “阿横,你要做什么?”卿凰脸上带着几分苦笑说道:“她还只是个孩子,那个,让着她一点呗。”

    “我才没工夫和这死丫头一般计较呢。”关横随即对小黑说道:“喂,你说象蛇鸟看到对方消失的位置,可是那只鸟呢?现在怎么也不见了?”

    他这句话甫一出口,众人登时为之一愕,阿狗向左右四周扫视一圈,果然没看见五彩怪禽的踪影,若桃瞥了山和吞鬼喵一眼,这两个家伙也是连连摇头,表示并不知晓。

    “可恶,大伥鬼,你和巨蜂去前面找找。”关横一挥手,二鬼顿时疾飞而去,他随即对卿凰说道:“问问,这附近是不是还有凿齿的气息?”

    瞬息间,之魂漂浮而出,它感应半晌,这才为难地说道:“抱歉,凿齿那家伙似乎预感到了我在探查它,竟然切断了自己的气息,我找不到它了。”

    “呃?!”一听说之魂也找不到凿齿气息,众人面面相觑,陷入了一筹莫展的境地。

    “哎呀,我真笨。”

    关横倏地一拍自己的脑门,他对大家说道:“象蛇鸟和那分魂一同消失,肯定是跟着对方跑远了,就算找不到凿齿的线索,可是六伥鬼却能辨认象蛇鸟的气息,咱们找到那只鸟,不就能找到分魂了吗?”

    听到关横这么一解释,大家也乐了:“这该不会就叫‘灯下黑’吧?如此简单的道理,你竟然刚刚想明白。”

    “好了,你们有奚落我的时间,都已经找到对方了。”关横倏地一弹手指,四只、婴白鬼顿时向前飞去,他说道:“大家出发吧。”

    ……

    另一边,象蛇鸟却遇到了些意想不到的麻烦。

    最开始,五彩怪禽确实是追踪着那凿齿分魂逃走的路线而来,而且咬得还挺紧,一直盯着十余丈外的对方疾飞。可就在路过一片低矮的沼泽树林附近时,象蛇鸟遇袭了。

    “嗖嗖嗖嗖嗖嗖”说时迟,那时快,二十几只周身萦绕邪气的红翎恶雕堪堪拦住了它的去路。

    “呱嘎!”象蛇鸟如今也是威震“猛禽界”的翘楚之一,又岂会把对方放在眼里,立刻尖鸣着扑了上去。

    “唰唰唰砰砰砰!”为首的一只红翎恶雕和象蛇鸟在空中赫然对撞,满天领毛乱飞之时,双方利爪尖喙毫无间歇的挟风互攻,打得好不激烈。

    “唧唧唧”那恶雕骤忽挥爪迫得五彩怪禽闪避,自己在转瞬间疾飞上空,紧接着和其余同伴朝着象蛇鸟倏地一甩,“嗤嗤嗤!”无数尖锐红翎破空疾飙,铺天盖地的袭向它的周身上下。

    “呱嘎?!”这种甩翎攻敌的手段,象蛇鸟以前倒是经常用,万万没想到,今天自己也要中招了,说时迟,那时快,这五彩怪禽临危不惧,浑身陡然升起一层炽热赤红,正是五行之力的原火劲。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象蛇鸟此时挟裹着这股烈焰向前径直俯冲而去,那些疾飞而来的红翎被高温烈焰稍微一碰,即刻化为飞灰齑粉。

    “噗!”最大恶雕的心坎被合身扑来的象蛇鸟撞中,直接洞穿巨大窟窿,其余的恶雕见势不妙,纷纷尖叫着四散奔逃。

    “呱嘎呱嘎”象蛇鸟才时杀得兴起,亢奋嘶鸣着朝这些家伙冲去,可就这个时候,地面上低矮树林里劲风陡现,一抹寒光霎时钉向它的后脑。

    这个偷袭的角度刁钻古怪,又恰到好处,正好是象蛇鸟看不见的死角,可见对方蓄势蛰伏已久,就等着一击必杀的机会了。

    “呱嘎?!”猛觉脑后恶风不善,象蛇鸟想要躲避的时候为时已晚,就听见“噗哧”一声,那一抹犀利寒光登时钉中它的左翼。

    “嘎嘎嘎”剧痛袭身之下,五彩怪禽眼前发黑,身躯陡忽栽向地面。

    十余丈的高空,直接摔下来铁定是粉身碎骨,可是象蛇鸟求生之念迫切异常,在千钧一发之际不住扇动自己的双翼,“啪嗒、啪嗒呼呼呼”终于,凭着一股碰巧刮过的强风,它借势滑翔,一头扎进附近的草窠里了。

    “嗷嗷嗷嗷呜”

    说时迟,那时快,五道迅疾黑影亢奋嘶吼着,赫然从四周疾窜围拢过来。为首的是一只背脊长满尖锐芒刺的蓝皮龙首蜥,这家伙锯齿獠牙长相丑陋,就是这家伙刚才偷袭了象蛇鸟,此刻又来捡便宜。

    “噌噌噌”蓝皮龙首蜥周身萦绕邪气,本身也有半步紫气的实力,它看到象蛇鸟坠落在草窠,恨不得扑上去一口把五彩怪禽吃了,当然要抢在其余四个同伴前面动手。

    可就在下个瞬间,仰面倒在草丛里的象蛇鸟倏地一翻身,张嘴喷出自己的妖珠:“呼砰!”

    这颗珠子挟裹着无匹黑气和附着的原火劲,狠狠嵌进了蓝皮龙首蜥的左眼窝。

    “嗷呜!”

    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偷袭专家”也遭了暗算,龙首蜥堪称老猫烧须,眼窝剧痛飙红,疼得它不断惨号倒退,正巧和四个同伴撞了个满怀,这畜生疼急了乱咬,登时和对方不清不楚的撕扯了起来。

    “呱嘎、呱嘎……”象蛇鸟收回妖珠,自己一蹦一跳,勉强向着远方疾逃,它的翅膀受伤,想要起飞,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

    “嗷呜!”

    “嗤啦!”瞎了眼的龙首蜥咬住一个同伴脖颈,瞬间扯下大块皮肉,对方哀嚎栽倒,眼看就不能活了。

    “呜……”目眦欲裂的龙首蜥独眼泛红呲牙低吼,登时骇退其余几只同伴,此时它正好瞥见象蛇鸟蹦跳逃跑,气得嗷叫一声径直冲了过去。

    “扑通。”象蛇鸟翅膀一疼,终于趔趄跌倒,眼看着就要遭到对方毒手,斗志激发之下它不甘示弱,突然来了一个翻身,用双爪对准那家伙就是猛力蹬踹:“呼”

    “噗嗤!”这一双挟裹劲风的鸟爪好不犀利,登时把焦急躁进的龙首蜥挠了个满脸开花,但是对方在剧痛之下不退反进,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它的身躯。

    “呜呜呜”

    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空中骤然飞来两道鬼影,霎时急落,其中一个速度如同风驰电掣,甫一闪动便到了龙首蜥背部,尾蛰针挟裹原火劲在对方脖颈上“噗噗噗”连戳十余下,正是巨蜂迅猛来袭。

    “嗷呜?!”初时感觉自己不过是被蚊子叮了一下,龙首蜥还不太在意,可就在下个瞬间,这家伙浑身一滞,“呼!”整个脑壳就已经被升腾烈焰烧了起来。

    “嗷嗷嗷”这种焚身剧痛实在是无法忍受,龙首蜥晃着身躯,立刻向前“咚咚咚”狂奔起来,试图用这种方式缓解自己的痛苦。

    “唰。”下一刻,几个身影赫然出现在附近,其中一个叫道:“诸位,看这家伙如此难受,不如我们送它一程吧。”

    “说的是。”电光火石间,这些人一起出手,吞雷刃、双短剑等等兵刃挟风挥舞,那龙首蜥在瞬间就被剖为数爿,“噼里啪啦”纷落在地。

    “喂,笨鸟。”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