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42章 沼泽之行
    一路上众人并不多话,用了约莫半个时辰就赶到了平阳城南边的沼泽。

    “这里的邪气,真是好重啊。”小黑此时在坐骑上皱眉说道:“看来姐夫你猜得不错,那个邪气源头就在这里。”

    “嗯,卿凰,问问之魂,这里有没有‘凿齿’的踪迹。”听了关横的话,卿凰微微颌首点头:“好。”

    她伸手轻轻一拍腰带上的宝石,之魂登时飘了出来,对方低声道:“卿凰姑娘,你是不是想问我,凿齿在此地的讯息?”

    看到卿凰点头,低声说道:“确实如此,我估计的没错,凿齿的气息确实在这里,不过……”

    小黑在旁边嘀咕道:“不过什么?你这神兽之魂婆婆妈妈的,一点也不爽快。”

    童言无忌,听得周围的若桃和恬琳都忍不住捂嘴偷笑了起来。

    此刻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它急忙解释道:“因为我感到凿齿的气息在这沼泽里不止一个,大家小心,凿齿是最擅长御使‘分身’的神兽,只要被它碰触过的兽类,甚至是植物,都有可能寄宿了凿齿分魂。”

    “原来是这样啊。”阿狗摸着下巴说道:“如此诡异的家伙,我可是第一次听说。”

    “这有什么的?”小黑笑着搭言道:“阿狗哥,你是没去过灵界,那里稀奇古怪的怪物可多得是……”

    “咦?”没等小黑说完这句话,她旁边的若桃立刻向附近的沼泽瞧去。关横沉声问道:“若桃,你也发现附近有东西窥视咱们对吧?”

    “是的公子。”卿凰、恬琳和阿狗等人也不约而同说道:“我们也注意到了。”

    与此同时,关横他们四周的沼泽突然响起“咕嘟咕嘟”的声音,似乎有什么要冒出来似的。

    “不对劲,下马。”关横噌的一下从马背落到了平地,随即说道:“吞鬼喵、山和象蛇鸟,你们聚拢在这里,看住大家的坐骑。”

    “呱嘎喵呜叽叽叽”一禽二兽立刻低吼着答应一声,立刻行动了起来。就在下一刻,阿狗突然挥拳轰向左侧沼泽:“在这里!”

    “呼嘭!”通过唐尧的灵气传送,阿狗已臻紫气之境,这随手一击威力已经远胜从前,登时震得沼泽表面各种腐臭绿苔、烂树枝四处迸飞疾弹,还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咣当落在了附近的草窠里。

    “这是?!”关横看到此物的第一眼,便暗自吃惊起来。

    这是一截烂树根似的东西,偏偏周围萦绕着浓郁邪气,别看被阿狗的拳劲震出沼泽落地,这家伙就像没事一样,唰唰唰突然长出无数胡乱摆动的“毛刺长足”,赫然站了起来。

    “卿凰姑娘,你们要小心一点,这就是凿齿的分身,我感到对方的表面附着了它的气息。”

    听到的话,卿凰、关横同时叫道:“好,那就不能让它跑掉。”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两道人影倏然疾掠而出直扑“烂树根”,正是关横和阿狗,这两个人存心要较量一下,不约而同说道:“比一比如何?”

    “同意!”

    “啪!嗤嗤”似雪弓、焰绝弓瞬间出箭疾飙,一双劲矢转瞬向着烂树根径直而去,“咣、噗!”这两支箭几乎同时没入树根怪物的左侧和正面,箭镞锋矢的疾转旋劲硬生生绞碎了此物的身躯。

    “哈哈哈,又是平手了。”

    “啪。”二人的手掌互击一下,关横大笑道:“下一次,也许赢的人就是我了。”

    “哼,这正是我要说的话。”阿狗此言甫一出口,卿凰、恬琳和若桃便齐声嚷道:“小心,那家伙好像没死。”

    闻听此言,这哥俩才注意到,自己的箭矢刚刚击中的树根残躯竟然在邪气帮助下迅速重组,关横倏地把脸一沉,锵然拽出了虹云剑。

    “哈哈哈,好兄弟别争先后啦,这个让给我吧。”阿狗的话音甫落,身形似电纵跃过去,关横没好气的说道:“又让你抢先了,每次都是这样,你个打架狂人。”

    “嗨!”阿狗好久没有痛快出手,此时在暴喝声中,挥动乌竹剑瞬间斩在烂树根上,“咔嚓、噗嗤!”暴现紫气的锋芒毫不间歇的将树根绞碎、继而化为齑粉飞灰。

    “成功了吗?”阿狗的手下稍一放松,关横立刻叫道:“小心。”

    “噌噌噌唰唰唰”衣袂破空之声赫然响起,关横掠到他身边,骤忽用暴现原火之劲的左掌呼的拍落,“嘭!”从烂树根齑粉内扑向阿狗面门邪气一滞即溃,登时被烧成了虚无。

    “这些邪气无孔不入,狗哥,你可得小心一点。”听了关横的话,阿狗哈哈一笑:“好,听你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二人身处的沼泽地周围,“咕嘟咕嘟”作响,诡异气泡频繁出现,卿凰在远处叫道:“喂,小心一点,这种分身可不止一个。”

    她的话音甫落之时,已经和若桃、恬琳一起疾奔而来,小黑和吞鬼喵它们紧随其后。

    “哗啦啦噌噌噌!”沼泽地周围窜出十余只酷似刚才烂树根那样的东西,摇晃着躯体把众人团团包围。

    “哼,一群渣滓也想兴风作浪?看我出个大招直接毁了你们……”

    关横刚想出手的时候,就只听附近低矮树林中“啪、嗤嗤嗤嗖嗖嗖”的疾响声骤起,阿狗立刻叫道:“是荆棘毒刺,可恶!有沼泽妖兽动手了。”

    “狗哥,你和大家应付这些凿齿分身!”

    “唰唰唰唰嘣嘣嘣!”关横此刻挥舞双剑震飞无数荆棘毒刺,他大声叫道:“卿凰、六鬼,咱们走,去阻止那些妖兽进攻。”

    “好嘞。”“呼呼呼噌噌噌”卿凰答应一声,登时跟在关横身后,周围的六鬼嘶吼咆哮,挥爪不断击落荆棘毒刺,让关横他们骤忽间疾掠出去一箭之地。

    “嗷呜?!”在暗地里施放毒刺的,是十几只膘肥体壮的尖刺妖鬣,这群家伙看到关横、卿凰和六伥鬼袭来,顿时想要四散奔逃,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杀!”关横对于这种威胁到同伴生命的家伙绝不手软,立刻挥剑而落。

    “噗噗噗!”转瞬间,七、八只尖刺妖鬣或是脑壳飙飞,或是被剖为数爿,接二连三扑倒在地,关横此时杀得热血沸腾,卿凰和六伥鬼在旁边也打飞了不少妖鬣,这边的敌人很快就被消灭殆尽。

    “喝!”说时迟,那时快,沼泽地那边也传来了阿狗的怒吼声,无数烂树根似的凿齿分身登时遭到他连番狂猛轰击,在“哗啦啦”声响中粉碎了一片。

    “好啊,狗哥。”恬琳在旁边挥舞双短剑和若桃联手将一只树妖分身劈翻,看到阿狗大显神威,她自然是非常高兴。

    可就在下个瞬间,那些粉碎的分身骤忽被周围蔓延的邪气笼罩,眨眼工夫,就变成了一个数丈高、手持巨大木片的怪物。

    “嗷呜!”怪物的狂吼声震耳欲聋,在旁边观战的小黑突然说道:“你们看,这家伙手里的东西,像不像是个大盾牌?”

    “呵呵,有点意思,我来劈了它当柴烧!”若桃话音甫落,自己身形似电呼的纵跃过去,掌中吞雷刃挟裹无匹迅猛的黑气斩落。

    “嚓!咣咣咣咣!”一口气劈了十余下,若桃只觉得自己的黑气竟然无端减少,攻击也被对方用盾牌尽数格挡,完全没伤到这个怪物。

    “可恶,再来。”小女鬼此时杀意正浓、打发了性,登时再次扑了过去,谁知道,不远处跑回来的关横突然叫道:“危险,若桃快退!”

    “呃?!”对于关横的话,若桃向来是言听计从,说时迟,那时快,她根本就不加思索,倏然向侧面纵落躲避。

    “呼”这个瞬间,手持巨大木盾的怪物竟然化作一道迅猛疾影从正面疾冲而过,“砰!轰!”不偏不倚撞在了前方数丈外一块万斤巨石上。

    这一招好不厉害,登时把巨石碰得粉粉碎,碎片“嗤嗤嗤”破空四散疾迸,速度都不亚于强弓硬弩之矢,阿狗、恬琳离得最近,二人闪电般挥动兵刃拨打格挡,这才幸保不伤。

    “好厉害!”若桃在旁边看得瞠目结舌,虽然巨大怪物这一招径直狂奔很容易躲避,可是威力实在太过骇人,自己要是躲得稍微迟一点,纵是有黑气护体也非得粉身碎骨不可。

    “这家伙周身萦绕的邪气太厉害,只怕用我的紫气也没办法重伤它。”阿狗此时斟酌估算,倏地一甩乌竹剑扬声说道:“关横,我来保护大家的安全,你去摆平它。”

    “哈哈哈,早就等这句话了。”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的身影陡忽在卿凰身边消失,转瞬落在了那个发出凶吼声的怪物面前。

    “畜生,你的死期到了!”关横长笑一声,双剑倏地劈落在对方那一张巨大木盾上,就只听“咯剌剌”一声暴响,这木盾登时被削掉三分之一,碎片飙飞到了半空。

    关横之所以能轻易砍坏对方的东西,是因为剑锋上附着了一层原火之力,巨大怪物的邪气停滞收敛,顿时落了下风。

    “啪嗒。”双足落地的同时,关横还不忘扭头对着大家一笑:“看见没有?对付他还是很轻松的。”

    “笨蛋,小心前面。”卿凰的话音甫落,怪物在瞬间抡动残破木盾狠狠扫向关横腰际,“嗤啦!”众人眼睁睁看着一声轻响过后,关横被拦腰截断。

    可是下一刻,连他的影子都消失不见了,原来那家伙不过是用木盾扫过了关横的残影而已。

    “你还敢偷袭我?!找死!”关横的吼声在空中赫然响起,双剑霎时间挟裹无匹原火劲直落而下,“嚓!”寒光迭现,巨大怪物、连同它擎起的木盾都被一剖为二,轰然倒在了地上。

    “六伥鬼,给我烧尽这里的邪气”

    这句话甫一出口,大伥鬼和巨蜂率先发出尖啸动手,打出数团赤红原火之球,紧接着就是们的攻击齐刷刷落下,那正想借助邪气继续复原身躯的巨大怪物立时被焚烧殆尽。

    “嗖”一丝极细微的魂体迅速飘出,径直向着沼泽内飞去,卿凰身边的之魂立刻说道:“那就是凿齿的分魂,快去追它吧,也许可以找到本体的踪迹。”

    “有道理。”众人立刻照着对方的话,向分魂逃走那边追去,可就在此时,小黑却跑得最快,她一边跑一边笑道:“呵呵呵,这就是在外围观战的好处,我先走一步喽。”

    “喂,沼泽里危险重重,别和大家离得太远。”卿凰在她身后高声呼唤,可是小黑这丫头偏偏和卿凰作对,她头也不回叫道:“真嗦,象蛇鸟、吞吞和山都在我这边,我怕什么?”

    小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已经逐渐跑远,就连若桃也没有跟上她们。

    “搞什么呀,这死丫头老是爱闹别扭。”卿凰此时气得直跺脚,关横却在旁边说道:“那个,我想如果不是你出言提醒,换了任何一个人的话,她也许都会听。”

    “你说什么?是不是想气死我?”卿凰狠狠瞪了关横一眼,但他此时可不想去触对方的霉头,于是向前拔足狂奔而去,嘴里还喊道:“放心吧,我马上就把小黑找回来,不会有事的。”

    “呵呵呵,卿凰。”恬琳和阿狗此时跟了过来,她和若桃对望了一眼,而后讪笑道:“你和小黑总是吵架,这个感情呢,也分不出来是好是歹呀。”

    “呃,你们可别再说了。”闻听此言,愁眉苦脸的卿凰现在烦恼陡生,都想揪扯自己的头发了。

    ……

    另一边,小黑和吞鬼喵、山扎进了沼泽腹地,在低矮灌木丛和不知名的诡异植物中间穿行着。她嘴里念念叨叨:“怪了,刚才还看到那个什么凿齿的分魂飘来飞去,怎么现在却不见了?”

    倏然抬起头,小黑对着空中翱翔徘徊的象蛇鸟喊道:“喂,你那边有什么发现吗?”

    “呱嘎、呱嘎”五彩怪禽果然是飞得高、看得远,眨眼的工夫就发现了对方踪迹,还是对着下方的小黑叫了几声。

    “哈哈哈,妥了妥了。”小黑欢欢喜喜嘀咕着:“这回我就一个人找到那个叫‘凿齿’的怪物,立个大功,让姐夫好好夸奖我。”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