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41章 接受传承(第一更)
    到了天色蒙蒙发亮、接近黎明的时候,烈日族领地内已经血流成河,尸首横躺竖卧倒,惨不忍睹,全族上下,就只剩下两个浑身是伤的族长,互相搀扶着,对围拢上来的敌人怒目而视。

    大羿的商丘部落也好不到哪去,此时只有寥寥数人能勉强站立,他的弓箭已经缓缓张开,对准了烈日族二位族长。

    可就在这时,狂笑的唐尧带着陶唐七霸者冲了出来,竟然出手杀死身边唯一的几个族人。

    唐尧得意洋洋说出了自己的计谋,让大羿率领自己的人马进攻烈日族,而后暗中把消息传递给烈日族让他们有了防范。

    于是乎,两族的夤夜厮杀恶斗,最终以两败俱伤告终,这样的话,唐尧一下子除掉两个心腹大患。

    忠心耿耿的大羿万万没想到自己会遭此恶报,不由得惊怒交加,悲愤无比。

    此时,逄蒙闻讯赶到,想要制止自己兄长杀掉大羿,双方发生激烈争吵,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烈日族那两个族长突然施展控制邪气的手段,霎时迷惑了大羿和逄蒙的心神,大羿疯狂出手,用重击打中逄蒙后脑,自己也被唐尧震塌半边身躯,就此落下了悬崖。

    头部挨了一拳的逄蒙脑袋混乱,发狂时把眼前一切会动的物体全部击杀撕碎,其中包括那两个烈日族的族长,甚至还有几个陶唐霸者也被他出手格毙。

    自那以后,发了疯的逄蒙在三大古国境内到处流浪,所到之处,掀起了很多杀戮,“凶星”之名也是从那个时候流传出去的。

    “关横,我的两手沾满血腥,这些生命的逝去虽然是在头部受创、疯了以后杀戮的,可是男人既然做了,就不可以逃避,唉……”

    阿狗说到这里,苦叹一声又说道:“无论我再怎么补救,“杀戮凶星”这个名字到死亡那一刻都会跟随我。”

    “逄蒙,不,阿狗……我知道,让你遭受这一切痛苦的元凶,就是我!”

    唐尧满脸愁苦之色,完全没有昔时杀伐果断的陶唐共主模样,他只是个行将就木的老者而已,他此时说道:“你要是想报仇,我这条老命,尽管拿去就是,不过,这陶唐古国还是需要你作为共主,继续维持下去的。”

    “求你、求你再试一次,接受我的紫气灌注吧。”老者说罢,便趔趄着走到阿狗和关横面前,他喃喃自语道:“就当是给我一个,临死前赎罪的机会。”

    “关横,别听唐尧的。”阿狗此时抓住关横的肩头说道:“事到如今,他为了成功,是想拉你下水,如果这次紫气灌注失败的话,连你也会有生命危险的。”

    言到此处,阿狗稍微一顿,才继续说道:“就算是要试最后一次,也只能我和他来进行,你不要帮手了,只要……以后替我照顾好恬琳就行。”

    “照顾她?免了吧,我还有自己的女人要照顾呢。”关横此时突然说道:“够了,你也要对我有些信心,不就是在你们灌注紫气的时候帮点小忙吗?你以为我做不到?哼”

    说到最后,他陡忽低吼一声,自己周身登时释放出半步紫气的威压,冲击对方面门。

    “这?!月余前分手的时候,你不过是假黑顶峰,怎么现在已臻半步紫气了?完全不在我之下。”阿狗刚才只顾着说话,却没注意到关横的实力已经到了如此骇人的地步。

    “不止如此,七鬼,出来!”说时迟,那时快,随着关横一声低呼,群鬼魂影登时聚拢在周围,就连旁边的唐尧也吃了一惊:“七只黑气顶峰的鬼物,你、你怎么能够御使这么多实力强横的家伙?”

    阿狗此时冷冷瞥了唐尧一眼,随口说道:“关横有御使鬼物的能力,我早就和你说过。”

    “还有呢,让你看看我从灵界归来,得到的新能力。”

    “七鬼,汇聚五行之力,在周围形成屏障。”关横的话音甫落,群鬼魂影各占范围,把源源不断地灵力向中间输送而来,眨眼的工夫,阿狗和唐尧就已经吸收了不少精纯灵气,恢复将近七成力量了。

    “你……还去过灵界?”

    唐尧此刻看着关横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敬畏,关横微微一笑:“当然,夏禹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你们俩和虞舜当年联袂去过灵界,而后遇到灵王指点,又被送回来,这些经历,我全部都清楚,怎么样,我有没有资格帮助你们?”

    “有、当然有了。”

    唐尧终于鼓足勇气,一把抓住阿狗的胳膊,他诚恳地说道:“三弟,你就算再怎么恨我也好,这陶唐古国境内所有的部族、百姓可都是无辜的,万一我身故,他们能够依靠的,就只有你了,求你,再帮大哥一次吧。”

    “你对我、对商丘部落、对大羿做过的一切种种,我都无法释怀,兄长,也许在有生之年,我不会原谅你了。”

    阿狗用怀着无尽哀伤的眼神看着唐尧说道:“不过,你说的很对,为了无辜的百姓,我们一定要成功!”

    “好,那就准备开始了!”倏然间,关横和其余两人呈三角状在各自的位置坐好,六只手掌互相碰触抵住,唐尧沉声说道:“注意了,这是我仅剩的、最后的紫气,你们一定要稳妥吸纳,明白吗?”

    “好!”

    “呼呼呼唰唰唰”

    方圆数丈之内风声陡起,已经全部被唐尧狂涌的紫气所笼罩,关横、阿狗的身躯几乎被扯离了地面,要不是周围的七鬼源源不断输出五行之力,在数息之间,他们体内那些灵气就会被唐尧紫气彻底抵消,小命都保不住。

    也正是因为如此,七鬼产生的作用极为重要,关横此时看到另外两个人静默不语,微阖二目,自己也闭上了眼睛,让气息在体内奔流的速度逐渐缓慢下来。

    “看来,这次成功的几率会比较大。”关横心中暗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的半步紫气境界,竟然也在此时开始松动,有了要提升的预兆。”

    此时此刻,在关横斜对面盘膝而坐的唐尧,嘴角缓缓上翘,浮现出一丝莫名笑意。

    与此同时,另一边巨大黑石门的门口。

    “唉,进去半天了,公子怎么还不出来?”若桃急得在原处踱来踱去,她嘴里还嘀咕着:“要是我刚才陪他一起进去就好了。”

    说到这里,她还抬头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卿凰,突然问道:“喂,想什么呢?”

    “呵呵呵,你在想什么,我自然也在想什么。”卿凰好像在和若桃打哑谜似的,勉强苦笑道:“拜托你别在原地转悠了,我眼前好晕啊。”

    “唉,我这不是着急吗?”若桃又是一声长叹,旁边的恬琳正想安慰她一句,可是就在下一刻突然身躯颤晃,而后扭身跑到昏暗的角落俯身呕吐起来:“噢……哇……”

    “哎?”若桃见状,顾不得再为关横和阿狗的事忧心,急忙跑到恬琳身侧询问:“恬琳,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没事,只要吐一会就好了。”恬琳刚刚说到这里,就听见身后的巨大黑石门嗡嗡作响,紧接着就被人推开了一道缝隙。

    “喂,姐妹们!”关横的脑袋先从门里探了出来,他呵呵笑道:“我出来啦,不但如此,你们看,这是谁?”

    说着,关横走出来往侧面一让,众女面前登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阿狗哥?!”恬琳看到对方的第一眼,立刻不顾一切的飞扑了上去,将阿狗死死搂住,她抽泣呜咽着说道:“太好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我说妹子,怎么这家伙一出现,你就来了个‘饿虎扑羊’?”关横此时瞧着这两个人心中一动,刚要再讪笑两句,卿凰立刻拽住他的衣袖说道:“别添乱,快和我到一边去。”

    此时此刻,阿狗和恬琳抱在一起,他看着怀里的人柔声说道:“对不起,我又害你担心了。”

    “不要紧的,不要紧的……”恬琳此时倚在阿狗胸前低声道:“只要你没事就好。”

    “喂,你、你们这是?”在场最吃惊的莫过若桃了,小女鬼看着阿狗、恬琳的动作表情,当真有些瞠目结舌。

    关横此时笑呵呵的拍了拍对方的肩头:“若桃,有什么奇怪的?我早就看出那两个人有些不对劲了,倒是没料到他们会这么快走到一起。”

    “呃,公子,你既然早知道,为啥不和我说?”闻听此言,若桃有些不高兴了:“闹了半天,你们都是聪明人,只有我这么一个傻大姐被蒙在鼓里,真不公平!”

    “噗嗤……”听到若桃自认是傻大姐,卿凰登时笑得打跌:“不不,你才不是傻大姐呢。”

    “咳咳,诸位,是不是可以先离开地宫再叙话?”

    这个时候,陶唐共主唐尧缓缓从石门内走了出来,阿狗和恬琳赶紧松开了对方,关横此时掏着耳朵嘀咕道:“这老头真煞风景,晚一点出来又不会死?”

    “好了,我就知道你想看热闹。”卿凰在旁边吃吃笑道:“办正经事要紧,赶紧回偏殿吧。”

    ……

    少时片刻之后,偏殿的房间里。唐尧服下了一片关横送的两生膏,气色好了少许。

    他说道:“现在平阳周围都有邪气妖兽肆虐,照关横小兄弟这么说,附近邪气的源头,应该就在平阳南边的无名沼泽地带,对了,你们是否想要动身前往那里?”

    “不错,而且此事宜早不宜迟。”

    回答完这句话,关横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中暗忖:“没想到,帮助阿狗和唐尧渡送紫气的过程中,连我也跟着受益匪浅,碰巧突破到了紫气境界,呵呵呵,现在我也是名副其实的紫气王者了。”

    就在此时,阿狗在旁边说道:“关横,我也打算和你一起前往沼泽。”

    “如果狗哥要去,那我也……”恬琳刚刚说到这里,关横立刻摆手道:“喂喂,先等等,我们这可是要去消灭邪气妖兽的隐患,又不是去踏青游玩,大家怎么都想跟去?”

    “什么嘛?咱们以前到处旅行,一起对抗敌人的事情还少么?”恬琳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为什么我不能去?要知道,我已经就快突破到黑气境界了?”

    关横却毫不犹豫的说道:“抱歉啊妹子,此行凶险,未成年人不得加入。”

    “我?未成年?”恬琳指着自己的鼻尖刚要辩解,可是关横指了指她的小腹,恬琳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呵呵呵,我说的就是你肚子里那个‘未成年’的外甥。”

    关横哈哈一笑,周围的人也都是忍俊不禁。原来刚才甫入偏殿,恬琳又忍不住呕吐起来,唐尧赶紧叫来了宫殿里的医官替她诊治,这一下不要紧,终于确定了恬琳有喜的事情。

    至于谁是“经手人”,大家用脚后跟也能猜出来,关横当时狠狠的给了阿狗一拳,并且还说,不管是结拜大哥,还是妹夫,阿狗只能任选一样,要不然就是占自己便宜,这一架非打不可。

    此时此刻,阿狗却说道:“行了关横,你就让恬琳和我一起去吧,她的身子又不沉重,再说有我在身边守护着,不碍事。”

    “再说了,你要去沼泽,也是为了解决有虞古国境内为患的邪气妖兽,这一战关系本国的部落、百姓之安宁,我必要出手,最重要的是……”

    阿狗此刻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唐尧,他低声说道:“经历了这些天的变故,我也思考了自己的前路,为了给恬琳和孩子一个安稳的家,我决定接受继承共主之位的的提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自问自答似的开言道:“也就是说,此次南部沼泽之行,也许是大家最后一次去冒险了,兄弟,难道你没察觉到吗?”

    “狗哥……唉……我岂能不知道?”

    闻听此言,关横长叹了一声:“我初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和你的邂逅是最大的转折,要不是你这个黑气霸者在旁边守候,我的小命也许早就扔掉十回八回了,好,就让此行为我们之间的旅途,做一个完美结局吧。”

    就这样,恬琳取了自己的双短剑,拉出了在宫中养得膘肥体壮的浑红马,阿狗背负焰绝弓、乌竹剑,便和关横等人出了平阳城。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