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40章 如此真相(第五更爆发)
    “这股力量,绝对是紫气顶峰散发的余威,如果我和七鬼不能完全将其挡住,那卿凰她们就危险了!”

    霎时间,关横陡忽发出一声暴吼,凭着他半步紫气之境发威,再加上五行之力,顿时和周围的七鬼魂影形成强大屏障,堪堪挡住这股强悍之极的气浪。

    “还不够……独角猎獬,你也出来!”

    “嗷呜”听到关横召唤,再加上也感到这股强横气势的压迫,猎獬真魂瞬息窜出绿魍小鼓表面,刹那间,猎獬金网骤忽聚集在关横面前,绵绵密密疏而不漏,硬是拦住了那股紫气之息。

    “呃?那是……”关横此时用眼角余光一,赫然发现石门内侧的一个巨大握柄,看来大伥鬼刚才就是触动此物,才把巨大黑石门开启。

    说时迟,那时快,咬紧牙关的关横倏忽探臂膀攥住握柄,而后扭头对着卿凰她们大吼道:“我要关门了,你们在此等候,记住,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咣当!”他的话音甫落,便豁尽全身力气扳动握柄,巨大石门果然应声关闭,把关横和几个女孩隔绝开来。“阿横,记得千万小心。”

    卿凰声嘶力竭的喊着,此时若桃却尖叫了一声:“糟了。”

    小黑和恬琳、卿凰被刚才冲击的余劲震得连连后退,刚站稳身形就被吓了一跳,她们齐声问道:“怎么了?”

    若桃的声音颤抖:“象蛇鸟、山和吞鬼喵都不见了!”

    ……

    “呃?!你们这是?”关横此时才更吃惊,因为自己扳动握柄关上大门之后,才发现吞鬼喵和山、象蛇鸟滚作一团,摔倒了自己前方不远的犄角旮旯。

    “喵呜。”

    “叽叽叽。”

    “呱嘎、呱嘎……”这三个倒霉蛋此刻听到关横的声音,这才晃着脑袋爬了起来,就像是偷吃糖果做错事的小孩,一个个站在他面前,都不敢胡乱出声。

    “唉,受不了你们。”关横扶额苦叹道:“好吧,就跟我一起走,记住,千万别捣乱知道么?我现在急着去找阿狗,没工夫照看你们。”

    这一禽二兽分明就是憋着暗中跟来,此时木已成舟,关横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带着这几个家伙拔腿就往抢走。

    巨大黑石门背后只有一条曲折延伸的隧道,关横顺着刚才那股紫气余劲涌来的方向不断向前疾奔,数息之后,终于跑到了尽头。

    “没路了?!”关横再走几步,眼前就只有一片漆黑的土壁了。

    “叽叽、叽叽……”不过面前这个“假象”可瞒不过终身在泥土里打滚的山,它低低叫了两声,登时纵到了关横前面。

    “嚓嚓嚓、唰唰唰。”山用锋利的前爪刨动了几下,登时抓出一条顶端有圆环的粗长铁链来。

    ……

    另一边,石窟里,两个盘膝而坐的人突然浑身巨颤抽搐抖动,紧接着“噗嗤”一声,不约而同喷出一口逆血。

    “可恶,又失败了。”年长的那个人恨恨说道:“这一天一夜,都不知是第几次了,你的情况如何?”

    另一个人脸色苍白,喘息着低声回答:“境界始终卡在半步紫气左右,不上不下,在这么折腾下去,咱们俩的身体,可是会吃不消的。”

    “哼,不用你说,我自己心里也清楚,呃……”

    年长那个人说到这里时面色一变,嘴角再次溢出黑血,他对面那人的眼中陡忽晃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面前这个长者,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可是自己对他始终恨意长存。

    那种纠缠不清的思绪,让他忍不住脱口问道:“你、你不要紧吧?”

    “呼、呼、呼……没事……在让你进阶到紫气境界之前,我绝对不会死的。”

    不断喘息的年长者苦笑一声,苍白衰老的脸上,愈发黯淡无光,他嘴里呓语般的嘀咕:“对不起,我……害苦了你……只希望能够有所补偿。”

    “够了,事到如今说这些有什么用?死去的人也活不过来,而我,因为你痛苦了几十年!就凭这一点,我永远都不会……”

    对面那人的声音骤忽提高了很多,可就在下一刻,他们身处的石窟倏地传来一阵响动。

    “糟了,怎么会有人闯进来?”年长者受此惊吓,登时哇哇吐出两口黑血,那年轻一点的人一发狠,霍的站起来,身体却在不住颤晃,显然虚弱之极。

    “噌”下个瞬间,几道黑影登时掠进石窟,其中一个陡忽扑进了此人怀里,叽叽叽叫了起来。

    “山?!你怎么会在这里?”“因为是我带进来的呗。”关横此时迈着大步走到他面前:“狗哥,好久不见!”

    “兄弟?!”

    “是你!”见到关横的瞬间,阿狗登时惊喜若狂:“你竟然从多宝之窟出来了?”

    “是啊,咦,你的脸色好差劲……”关横又看了一眼那个盘膝而坐,脸色惨白的年长者:“还有这位也是一样,他该不会是陶唐共主唐尧吧?”

    “逄蒙,此人是……谁?”年长者嘴里叫出这个名字之后,阿狗的身躯一震,而后低声回答:“他是我的好兄弟,关横。”

    “逄蒙?这是谁的名字?”关横心中微微一动,阿狗此时又对他说道:“你猜的不错,此人确实是唐尧……”

    “噗”没等阿狗说完这句话,自己和唐尧陡忽口喷血雾,阿狗颓然半跪在地,而唐尧却像是一个木桩似的扑通瘫倒在原处。

    “叽叽?”

    “呱嘎”

    “喵呜。”

    山、象蛇鸟和吞鬼喵见状,都发出低鸣扑到阿狗面前,好奇观看,关横也忙不迭问道:“你们怎么了?”

    “呃……既然你和阿狗的关系不浅,那我就告诉你吧。”

    唐尧此时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打算把自己体内储藏的紫气全部过度给……给他,让他可以迈进紫气之境,可是我却失败了,所以我们,咳咳咳……”

    说到此处,唐尧连咳带喘,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关横立刻低吼道:“快告诉我,怎么才能帮到他?”

    “首先,我们体内严重缺水。”

    “这个简单。”闻听此言,关横挥手凌空一掠,一股水灵之精化成的清水登时凝聚在二人面前石洼里。

    “呃,是水,快喝。”唐尧和阿狗此时是渴极了,挣扎着走过去捧起清水就喝,再加上这水灵之精化成的水沁人心脾,可以帮助人恢复些许体力,二人饮用之后,精神变好了不少。

    “呼,小兄弟,不瞒你说,我想把自己的紫气渡给逄蒙……”

    唐尧舒了一口气,接着开言道:“不,还是叫他阿狗比较顺口,刚才你也看见了,我们失败吐血,是因为我这副身体已经是油尽灯枯,完全承受不住紫气外泄的压力,所以在一天一夜之间,我们失败了好几次。”

    言到此处,唐尧稍微一顿,这才继续说:“既然你来到这里,就足以证明你的实力不像外表这么简单,最少堪比紫气王者才对,现在,我想让你帮助我,完成给阿狗过渡紫气的过程。”

    “原来如此,我答应你……”关横这句话还没说完,阿狗突然嘶声叫道:“唐尧,还是算了吧,这样的话,会把你的生命磨损耗尽的。”

    “逄蒙,你住口!”唐尧此时抬起晃悠悠的手臂,指着阿狗说道:“三弟,你、你一向我行我素管了,可是这次,你就当是满足大哥临终遗愿,听我一回不行吗?”

    他的话甫一出口,阿狗的脸色登时变得铁青晦暗,就连关横都是为之一愕。

    但是关横情知对方说这话必有缘故,于是对吞鬼喵、山和象蛇鸟说道:“去,到石窟附近守着,没听见我的召唤以前,不要过来打搅大家。”

    一禽二兽闻听此言,只好跑出了洞外。

    这个时候,关横扭头看向面前相对无语的两个人,他叹了一口气说道:“陶唐共主,你若是想让我出手帮忙,最好把事情都讲清楚,我不能稀里糊涂、什么都不知道的帮你们。”

    “罢了,无论自己做过什么,都得坦然面对。”阿狗低声嘀咕来一句,随即缓缓盘膝而坐,他接着说道:“关横,你先坐下吧,我把以往的经过,都告诉你。”

    原来,阿狗以前的名字,真的叫做“逄蒙”,他是先代陶唐古国共主的第三子,也是唐尧的亲生兄弟。

    逄蒙自幼天赋异禀,很早的时候就已经突破到黑气霸者之境,那个时候的他,狂妄,骄傲,不知道谦虚是何物,直到有一天,逄蒙遇到了一生中最好的朋友,那个人,叫“大羿”。

    大羿是陶唐古国麾下小部族商丘部落的领袖,商丘部落人人都精擅弓矢神技,大羿更是其中第一高手。

    不但如此,大羿也是年纪轻轻就迈进黑气霸者的人族翘楚,他和逄蒙无意中见面,二者一言不合,登时大打出手,结果一战之下,逄蒙惨败,不仅是武力不及对方,而且还输了自己最擅长的弓箭之术。

    但是,两个身手超卓的人在决斗后并不一定变成仇敌,逄蒙知耻近乎勇,昔时的狂傲、自满消失不见,他还拜了大羿做自己的老师,学习商丘部落的弓箭之术,让自己有了长远的进步。

    那个时候,陶唐古国境内的商丘部落逐渐强盛,他们人口众多,武力常备,甚至隐隐与共主一族分庭抗礼之势,不过大羿依然对共主唐尧充满了恭敬,没有丝毫不臣之心,唐尧也经常让大羿处一些国内的重要事物。

    那个时候,三大古国陶唐古国、有虞古国和崇国都是异常兴盛,在他们的辖制下还有很多中小部落一直繁衍生息。

    就在十几年前,天下还是相安无事的时候,从西方遥远的炎酷之地迁来了一个部落,这一族人数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个个身怀绝技,不论男女老幼都精通异术,这个部族名叫“烈日族”。

    这一族人,恰好迁居到了陶唐古国境内商丘部落附近。

    烈日族有两位族长,都是可以掌控黑气的霸者高手,大族长名叫“金乌”,二族长名叫“赤盖”,他们还有几个孔武有力的儿子和一双千娇百媚的女儿。

    为了陶唐古国打好关系,二位族长决定将自己的两个女儿许配给古国共主唐尧,能娶到美女,又能和烈日族联姻壮大自己的势力,唐尧倒是异常高兴,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件联姻的喜事最后变成了天大的凶讯!

    一夜之间,烈日族全部的族民俱都莫名横死,谁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知道这和唐尧治下一个小部落的族长大羿有关。

    其中的原因,没有多少人知道,有的传说表明,好像是贪花好色的大羿也想求娶一个烈日族族长的女儿,遭到对方拒绝之后,丧心病狂的大羿,便以一人之力,屠灭了人家全族。

    但事情的真相,不是那么回事,烈日族的族长野心不小,他们企图在唐尧和自己女儿大婚之时,暗中袭杀对方,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率众占领平阳。

    最重要的是,那两个族长擅长驱使一种邪气,可以迷惑人的心智,能用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烈日族的计划,原本是天衣无缝,不过却无意中被大羿知悉,此人当真对唐尧忠心耿耿,马不停蹄的亲自把消息送到了唐尧那里。

    对于风尘仆仆前来、满脸诚恳将烈日族恶毒计谋告诉自己的大羿,唐尧并没有立刻相信,只因为此人心中另有盘算。

    因为大羿的商丘部落就在平阳附近,他们逐渐繁盛,而且族民都是骁勇善战之辈,倒是成了唐尧心中的隐患,于是他脑中便形成了某个“一石二鸟”的法子。

    首先,唐尧命令大羿组织本族人马,准备夤夜突袭烈日族驻地,将他们全族尽灭,这件事情必须做得机密,唐尧叮嘱大羿不可以泄漏给任何人知晓。

    大羿得了唐尧的指令不疑有他,立刻返回商丘部落着手准备。

    是夜,一场惨烈的灭族厮杀开始了,大羿率领着阖族上下的人马,冲进商丘部落的地盘,原本以为轻而易举获胜的战斗,却遭到了对方顽强抵抗,而且对方似乎有所防范,商丘部落的人登时死伤了三成。

    不过毕竟是人数上占着绝对优势,大羿的部族逐渐的开始压住阵脚,用了大半夜时间,终于将烈日族的人屠戮殆尽。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