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38章 城楼乱战(第三更)
    “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善樵的脸色变了变,而后咬着牙开言道:“什么死狗、活狗,我统统不认识。”

    “你胡说!”若桃此时跑过来,指着善樵的鼻子骂道:“我记得清清楚楚,你、还有那个紫气王者抓走了恬琳和阿狗哥,你快说,把人藏到哪里去了?”

    “你……臭丫头,你认错人了!你才是胡说八道。”

    善樵现在是死鸭子嘴硬,一个字也不说,关横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一拳打扁他的脑壳。

    可就在这个时候,卿凰腰带上的宝石微微颤晃闪烁,她立刻叫道:“不好,附近肯定有即将攻过来的邪气妖兽,因为魂体都有反应了。”

    “糟糕!”那几个被打倒的陶唐士兵不约而同尖声叫道:“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坏了大事,善樵大人是要去外城增援,抵御妖兽,如今……”

    “是啊,妖兽一旦攻到这里,内城也有危险。”

    听了这些士兵的惶急言语,关横又看了一眼浑身栗抖,又惊又怒的善樵,他突然扬声道:“你们都给老子闭嘴,瞎嚷嚷有个屁用?所有的人都听着,跟我去外城那里瞧瞧,要是妖兽来了,我来出手抵挡。”

    “你?!”善樵一听说关横要去外城抵挡妖兽,心中顿时大惑不解。

    关横瞧出他的疑虑,哼了一声说道:“要是把你扔在这里,妖兽可不讲人情,准把你吃了,我是为了内城那些可怜的百姓才出手的,另外你给我听清楚了,要是赶走妖兽之后,你还不说出阿狗的下落,我就把你扔到城下喂给那些凶兽做粮食。”

    “走吧。”关横硬邦邦的扔下这句话,把善樵像是拖死狗一般拽向外城高耸的城墙那边,他身后还跟着那些惶惶不安的士兵以及卿凰等人。

    城墙上,一个黑气霸者看着对面左右数百只的妖兽,脸上浮现愁云:“可恶,这群妖兽实在太多了,而且这一回,城南沼泽里的怪物基本上一个没到,但我们连这些黑气妖兽都无法完全抵御,难道注定要被这些畜生攻破外城?”

    想到此处,这个霸者倏地扭头吼道:“善樵呢?我让这个混账东西过来增援,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看见他?这个胆小鬼难道是逃了?”

    “哼。”一个突兀冷峻的声音赫然响起,紧接着,关横拖着善樵走到了城墙阶梯这里,他不慌不忙说道:“他倒是没逃,只是被我擒住了而已。”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擅闯这里?”旁边有几个不识好歹的深红境界兵士晃动长矛急冲而来,关横骤然一瞪眼:“滚!!”

    “呼”被他周身狂涌的气息撞中,这几名兵士登时倒飞出去,“砰砰砰!”全部摔倒了墙角,晕头转向瘫软在地。

    “可恶,你……”城墙上的黑气霸者刚要翻脸,善樵却突然挣扎着喊道:“桓伏,住手吧,他是来帮忙的。”

    “什么?!他?”没等这个叫桓伏的家伙反应过来,关横立刻一挥手扬声:“七鬼,冲下去,将这些妖兽周身的邪气炼化!”

    “嗷呜呜”

    说时迟,那时快,大伥鬼、婴白鬼、巨蜂打头阵,四只左右跟随,如同虎入狼群一般杀向了城下的妖兽,一时间那里嗷嚎惨叫不断,刚才气焰嚣张无比的妖兽纷纷滚地四散,简直是兵败如山倒。

    “这是……太厉害了!”桓伏此时看向城下,又瞥了一眼周身萦绕半步紫气威压的关横,吓得脸色苍白,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了。

    “啪。”关横面无表情的把善樵扔在城楼墙角,他冷冷说道:“不出一刻,这群妖兽就会被彻底打发了,现在,我要开始问话了。”

    “公子。”若桃此时和卿凰她们也跟着跑上城楼,她在关横耳边低声道:“这个在城楼上的桓伏,那天抓捕阿狗哥的时候也在。”

    “哼,我就知道,抓住一个,就能拽出一串来。”关横乜斜了对面两个陶唐霸者一眼,而后开言道:“说吧,阿狗在哪里,陶唐共主,那个唐尧在哪里?见不到阿狗,我就只能向他要人了。”

    “桓伏,说不得……”善樵刚刚说出这句话,关横陡忽掠到他身边,“啪!”五指甫张稳稳扣住对方颈嗓咽喉。

    关横随即冷冷说道:“给脸不要脸,我已经帮你们打发了妖兽,现在只想知道事情的答案,为什么?你们就不肯实说呢?是不是想让我杀几个陶唐霸者,尔等才会老实……”

    “岂有此理,好大的口气!”

    “竟然想要杀几个陶唐霸者?!不自量力!”电光火石间,有几道挟裹凌厉黑气的身影“噌噌噌”几个起落来到城楼上。

    其中一个脾气最为火爆,他厉声大吼道:“陶唐古国没有轻易屈服的孬种,让我齐江来杀败你!呃啊啊啊”

    这齐江骤然发出狂吼,双拳高举,空中登时汇聚出巨大无比的拳影,闪电般捶向关横头顶。

    “一起上!”旁边几个黑气霸者眼中闪过一丝冷芒,他们瞧见关横身边的鬼物都去城下攻击妖兽,他纵使是半步紫气境界,也不可能挡住七人围攻,于是一狠心顿时杀机毕现!

    “好不要脸,竟然以多欺少。”小黑在旁边气得双眼圆睁,她立刻叫道:“卿凰,有没有魂石让吞吞吃两块,它就能变成巨虎去帮忙了……”

    “小黑,用不着。”卿凰此时比较冷静,她说道:“先静观其变吧。”

    “可恶,再这样下去,姐夫就要吃亏了。”闻听此言,这丫头憋得小脸通红直跺脚。

    可就在下一个瞬间,关横的双剑赫然出匣,“锵锵!”半空中寒光乍现迭闪,“噗噗噗”七个陶唐霸者手脚肩头几乎同时飙红受伤。

    他长笑一声说道:“几个不要脸的东西,还想以众欺寡?鼠辈就算再多,也赢不了猛虎蛟龙!”

    “呼唰唰唰”

    这句话甫一出口,四只率先冲回到了城墙上,齐刷刷护卫在关横前后左右,他眼中倏地闪过一丝厉芒:“好,我好言好语打听消息,甚至出手驱退攻城妖兽,你们都不领情,反而联手偷袭,即是如此,就别怪我下手狠了。”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伸手一指陶唐七霸者中的齐江:“刚才你第一个出手,好,那我就从你开始……”

    “呃啊啊小子休要卖狂,我和你拼了!”齐江此时被关横的压力所迫,又惊又怕,目眦欲裂的他倏然拽出身后开山巨刃,眨眼间扑向关横:“斩”

    “呼唰唰唰”巨刃表面挟裹的黑气顺风疾涌狂旋,竟然变成狰狞的黑蟒,张开血盆大口噬向关横面门。

    “以气化形?雕虫小技!”关横见状连躲都没躲,瞬间挥动双掌呼的疾斩过去:“就用一双掌刀,足够破你!”

    “砰!”关横的力量如今远超一般黑气霸者,齐江猝不及防之下兵败如山倒,顿时喷出一口逆血,“腾腾腾”连退十余步。

    “啊?!齐江……”其余六人见此情景,心都凉了半截,关横自己又能打,身边还跟着凶猛强悍的群鬼,谁的命都不是大风刮来的,真到了生死相搏的地步,他们不自然的望而却步了。

    “武力解决,非我所愿,你们这些在场的家伙都知道,我和阿狗是好兄弟,谁要是敢拦着我去见他,那就是和我作对,也和……”关横伸手一指周围咆哮的鬼影大声说道:“也和它们作对!”

    闻听此言,堂堂陶唐七霸者,一个个惊得面色铁青,他们有心以命相搏,可是实在提不起这个勇气,卿凰和若桃在旁边看着,心中俱都暗想:“只要再稍微施加一点压力,这群家伙肯定绷不住的。”

    果不其然,七霸者中最年长的一人汤旺走上前说道:“好吧,阁下只要不为难我和这几人,我带你去见想看到的人。”

    “汤旺,不可。”旁边的六人纷纷叫道:“事情正在紧要关头,你可不能多言坏事。”

    “够了,大家的性命要紧,我汤旺活了几十岁,已经够本了,万一共主大人怪罪下来,我一力承当便是。”汤旺此时说话还带着几分激动,颌下长髯不住颤晃,他看着关横说道:“请阁下和我走吧。”

    “先等等,有些收尾还没清除呢。”关横说着指了指城下:“还有百余只妖兽没有退去,你们是不是想自己亲自对付?”

    他的话甫一出口,陶唐霸者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因为这次妖兽攻城危机,都是关横出手解决,可是自己几个人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偷袭,说出来实在有些不要脸,难怪他们一个个都低头不语。

    “嚯,还知道脸红害臊?证明你们还算是人……”关横心中冷笑,却一挥手说道:“们,下去帮忙。”

    “噌噌噌唰唰唰”

    群鬼眨眼间汇聚到一处,立刻吐出七颗鬼王珠,在空中急速旋舞碰撞,这惊天动地的噪音顿时震得那些黑气妖兽惨号不止,周身萦绕的邪气也刹那间涌出体外,被巨蜂释放的漆黑霾雾包裹,里面的原火之力燃烧不止,登时把邪气炼化成虚无。

    “哈哈,成功了。”小黑此刻趴在城头上说道:“姐夫,这些妖兽们没了邪气撑腰,马上就会完蛋了吧?”

    “哼,还早得很呢,不消灭这一带的邪气源头,这种受到侵染的妖兽还会大批增加。”关横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原本显出几分喜色的陶唐霸者登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你……叫汤旺对吧?”关横看着面前的人说道:“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也希望尊驾能信守承诺。”

    “当然,请随我来。”汤旺看了其余六个霸者一眼,缓缓开口:“诸位兄弟,请在此监视那些妖兽的动向,我要领着客人们去见共主了。”

    “这……”几个人看到汤旺做出了决定,心里都替他捏着一把汗。

    可是关横可没太过在意对方的表情,汤旺看着自己的几个同伴摇了摇头,而后关横一行人下了城楼。

    在前往内城宫殿的途中,汤旺有意无意的,开始探听关横等人对于天地邪气的来历和妖兽变异的缘由,可是关横他们三缄其口,什么也不说。

    汤旺心中暗叹:“唉,这一行人本事极大,尤其是关横,万万不能开罪。”

    ……

    少时片刻之后,陶唐共主宫殿大门附近。

    “这里就是唐尧住的地方?也不怎么样嘛?比起崇国夏禹的住处,不相上下,一对狗窝而已。”

    关横的语气里对这位陶唐共主全无尊重之意,旁边的汤旺脸色尴尬,却是发作不得,关横身后的卿凰、若桃听了都是捂嘴偷笑,只有小黑没心没肺的跑前跑后,和尸马、象蛇鸟、吞鬼喵玩得不亦乐乎。

    走到宫门前,汤旺对守卫嘀咕了几句,那些人顿时诚惶诚恐的让开了道路。

    “诸位,请。”汤旺看到关横的脸色稍微和缓了一些,自己心中也淡定少许,领着大家辗转走到了宫中偏殿,但是这里已经有数百名陶唐王宫亲卫在守护,关横一见之下,立刻问道:“这是哪里?”

    “呃……关公子,其实你要找的人,就在这座偏殿的地宫里。”汤旺据实回答道:“不过这里的守卫只听共主的吩咐,不许任何人随便进入内里,我也没有办法。”

    “哼,难不成,你是想让我打进去?”森然说出这句话,关横周身杀气威压倏地席卷方圆数丈,原本包围在偏殿门口的侍卫只觉得胸口窘闷,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快,守住门口。”

    这些人此时感到关横的威胁,立刻亮出枪矛长剑,把殿门口围了个风雨不透,汤旺正想要解释两句,可是王宫侍卫们却齐声吼道:“后退,共主有令,擅自踏入一步者,就地格杀,绝不姑息!”

    这吼声杀气腾腾,决绝之意可不是闹着玩的,关横的双眉紧蹙,他有些为难的瞥了一眼卿凰和若桃她们。

    若桃低声道:“咱们总不能把几百人都杀光吧?我可没这么嗜血。”

    闻听此言,关横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废话,哥哥我也不是杀人狂魔呀。”

    可就在这个时候,偏殿里却跑出一道身影,原来是个青衣婢女,她扬声说道:“诸位诸位,且慢动手,宫里的贵人有话传来”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