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37章 初到平阳
    “呵呵呵,还是自己的身体反应最诚实。”关横此刻讪笑道:“你也饿了吧?”

    “还有我、还有我。”小黑扬手说道:“姐夫,我也饿。”

    “行啦,赶紧上马,找个有人烟的地方投宿、再填饱肚子。”关横说着翻身跃上坐骑,他嘴里说道:“不吃饱睡足,咱们哪有力气打硬仗?”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众人已经身处在陶唐古国一座边境荒村里了。“咣当!”关横随手一推,半扇糟朽破烂的木门应声倒下,溅起浮尘无数。

    “咳咳……咳咳……”旁边小黑苦着脸捂嘴道:“真是呛死人,看来这里已经很久都没人居住了。”

    “嗯,少说也有十天半个月了。”

    卿凰和若桃从另一间破屋子里走了出来,若桃扬手说道:“公子,这里半个活人也找不到,不过我们在屋子里翻到一些粮食,大家可以垒灶做饭,晚上也可以睡在这里了。”

    “也好,有瓦遮头,总比露宿荒郊要好多了。”关横微微颌首,就在此刻,象蛇鸟展翅摇翎从远方空际疾掠来,双爪上还攥着两只肥硕野兔,卿凰眼尖,立刻微笑的说道:“喂,晚上有肉吃喽。”

    不一会的工夫,饭熟了,肉也烤好,大家正准备开动的时候,在村口徘徊巡视的大伥鬼骤忽发出一声尖啸。

    闻听此言,关横顿时把眉头一皱:“这是搞什么?我一口还没吃,就又来了麻烦事?”

    “别嗦了,快去看看。”卿凰说着,霍地站起身,拉起关横就向村口跑去,关横临走没忘了扯下半只烤兔子,而后对小黑叫道:“记住,别都吃了,给我们留点。”

    ……

    与此同时,村口附近急促马蹄声响起,转眼间跑来几匹马。

    “快,赶紧进村找地方躲避,那群家伙实在太凶恶了,咱们根本打不过。”

    为首一骑话音甫落,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阵阵凶戾嚎叫:“嗷嗷嗷呜”

    “轰轰轰哒哒哒”群兽疾速奔跑的声音由远至近,眨眼的工夫就到了这几个人后面。

    “糟了,弟兄们快进村,这里让我‘迟海’来抵挡一阵。”

    “迟大哥,我来帮你。”“锵、锵!”这两个人在呼喊声响起的瞬间拽出长矛大戟,悍不畏死的朝着群兽冲了过去,嘴里还叫道:“畜生,老子和你们拼了!”

    “唰噗嗤!”说时迟,那时快,挥舞大戟的迟海将面前一只黄鳞妖犀拦腰截断。

    “扑通。”妖犀尸首栽倒在马前,迟海嗅到周围蔓延的血腥气,杀心陡起,立刻狂吼着冲向兽群。

    可是他那个同伴却没这么幸运和悍勇,仅仅招架了三五下,坐骑前蹄就被妖兽咬折扯断,自己也摔落在地,几只嘴角流涎的妖狸顿时嚎叫着围了上去。

    “兄弟?!”看到对方有危险,迟海原本想扑过去救援,可是自己也被几十只凶兽团团围住,脱身不得。

    “咔嚓。”

    一只妖兽赫然扑纵,张嘴就咬在对方肩头,正要用力撕扯的瞬间,“呼嚓!”斜刺里倏地飞来一支破空劲矢,硬生生将这妖狸贯穿在地,箭翎嗡嗡震颤的同时,呼的飞出一团鬼影杀向围拢过来的群兽。

    “呼唰唰唰噗噗噗”接下来矢如飞蝗,疾掠瞬间钉中了十几只最凶恶的黑气妖兽,不但如此,箭矢贯穿咬肉的同时,窜出其余六鬼,登时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嗷呜呜”最强的半步紫气妖兽是蓝鬃白额的熊罴,这家伙好凶恶,见到同伴受伤惨死,不但不退,反而厉吼一声晃动双掌朝着箭矢飞来的方向疾冲。

    关横见此情景,倏地把似雪弓扔给卿凰,他长笑一声:“哈哈,我来对付你。”

    “呼噌噌噌”二者身影瞬间对碰,继而落地拧身,朝着对手猛攻而去。

    “你也是半步紫气,那就让我看看有多少能耐。”

    关横此时瞧得出来,对方虽然被些许淡薄邪气侵染,但是眼中迸现的凶芒比较清澈,显然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压制邪气袭脑,甚至可以将其驱除,所以它攻击别人完全是出于自己的意识。

    “真是本来就凶戾残暴的家伙,邪气只不过是趁隙让你的凶焰燃烧起来了。”关横在瞬间陡出双拳,“砰砰!”霎时击中熊罴两肩,这家伙硬是凭着皮糙肉厚,满不在乎一晃身躯接着攻了过来。

    “呼砰砰砰、嘭嘭嘭!”一双巨灵熊掌舞如疾风,接二连三迅猛出手,关横左躲右闪,掌击登时在地面上留下无数坑洞。

    “阿横,其余的妖兽已经被群鬼驱散,就剩下这大家伙了。”卿凰在旁边抱着似雪弓笑道:“喂,你是不是没力气,打不过这家伙?要不要咱帮你?”

    “用不着。”关横胸中陡升豪气,他大声叫道:“你就在旁边看着吧,我空手就能这头傻熊。”

    “呃?!这位小兄弟真是好身手……”

    包括刚才那个叫做迟海的壮汉在内,五个人都站在卿凰附近,目不转睛的看着关横和巨兽拼斗,迟海出于关心说道:“姑娘,要不然我们上去帮这位兄弟一把?”

    “不用,我家阿横出手很少让别人帮手的,多谢大哥好意了。”卿凰笑着摇头道:“再说,他已经占了上风,你们看。”

    “呀哈”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使出很久未用的掌刀快攻,这挟裹半紫气息的凌厉招式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瞬间落在蓝鬃巨熊身上,打得它嗷嗷惨叫,头、脸、胸腹不断绽裂飙红,脚下“腾腾腾”不停后退。

    “啪!”双掌瞬间合十,关横长笑一声:“这一招,让你知道厉害。”

    “呼噗嗤!”双掌刀霎时没入熊罴颈嗓咽喉,顺势掼入半尺多深,这家伙哀号一声扑通倒地,顷刻间就已经气绝身亡了。

    “好厉害。”迟海和四个同伴看得瞠目结舌,不管是御使群鬼击退妖兽,还是自己亲手灭杀巨兽,关横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多了。

    ……

    少时片刻之后,迟海和同伴,以及关横等人围坐在篝火边,大家一边吃东西,一边闲聊了起来。

    “刚才看见关大哥的弓箭神技,真是让人佩服的不得了。”迟海身边一个年轻同伴说道:“我想,就算是咱们陶唐古国即将登位那位新共主大人的弓术,也不过局势这样了。”

    “登位?新共主?”闻听此言,关横等人凛然大惊,他急忙问道:“陶唐古国这里的共主不是唐尧吗?”

    虽然惶急之间,关横直呼唐尧的名讳,让迟海这些陶唐古国的人觉得有些刺耳,可关横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所以他们也不便说什么。

    迟海赶紧解释道:“关兄弟有所不知,本国原先的共主唐尧大人积劳成疾,已在两天前发布了命令,说是要传位于新共主,自己即将退位静养。”

    “唐尧大人即将退位?那这个继承他共主之位的人岂不是很了不起?”关横此刻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这位新任的共主,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关大哥,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那位新共主的弓箭神技可了不起了。”

    迟海旁边的年轻人说道:“我听国都平阳那边来送信的人说,就在不久前,有大批凶猛的妖兽围攻都城,就是这位即将成为共主的大人凭着掌中一柄神弓,灭杀了数只黑气顶峰的妖兽首领,这才惊走了兽群。”

    “神弓?”关横和卿凰、若桃互相对望,心里俱都咯噔了一下,冥冥中,大家胡思乱想,似乎猜到了一些什么事情,可又不敢确定。

    于是,关横哈哈一笑:“迟海大哥,你们这是要返回平阳对吧?”“是啊。”迟海点了点头,他继续开言道:“新任共主即将登位,我们这些陶唐古国境内的小部族都要去朝贺,我也是准备了礼物前往那里。”

    “那正好,我们几个人也要前往平阳,大家路上一起同行如何?”

    听了关横的话,迟海忙不迭点头:“没问题没问题,说实在的,最近路上不算太平,到处都有发狂逞凶的妖兽,能和关兄弟你们同行,我们简直是求之不得。”

    就这样,众人在这座小小的荒村里歇息了一夜,第二天清晨直奔陶唐国都平阳而去。

    ……

    两天一夜的兼程赶路,关横和迟海他们辗转颠簸终于到了平阳。对方进城之后要去寻找熟人,当即和关横分道扬镳了。

    此时此刻,卿凰、小黑和若桃看着平阳城里的景象,发现此处并不比崇国国都好多少,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百姓,个个带伤,倚靠在角落里满面愁容。

    “阿横,咱们都已经到了这里,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听了卿凰的话,关横低声说道:“我觉得咱们与其胡猜乱想,不如前往陶唐共主住的宫殿一趟,在那里也许能解开很多谜团。”

    “有道理,那咱们赶紧走吧。”

    若桃一手拉着小黑,就要往前行,可就在下一刻前方的道路陡忽响起急促马蹄声,还有人奋力嘶声大吼道:“不好了,妖兽又来攻城了,所有的百姓听好,立刻退往内城,快走快走。”

    “驾驾驾驾”此人一边大叫,一边策马疾行,当他的坐骑跑过关横等人身边的时候,大家都侧让躲避,可是若桃见到那人的脸,却有些惊愕之色。

    “奇怪,虽然他满脸是血污,不过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若桃刚刚嘀咕到这里,附近的百姓就好似沸腾的滚水一般,开始高声叫嚷着向内城疾涌移动,关横立刻叫道:“这里人太多了,你们赶紧向我这边靠拢,免得和大家走散。”

    少时片刻之后,平阳外城的百姓走得一个不剩,这里登时充满了死寂,而卿凰、若桃、关横和小黑却是不紧不慢的走在街上,因为他们没什么害怕的。

    “哎呀,我想起来了!!”就在下一刻,若桃突然驻足跺脚说道:“那个骑马的人,我终于想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了。”

    接着,若桃就对关横说道:“公子,当天抓走阿狗哥的,是一个紫气王者不错,可他身边还有几个黑气霸者帮手,刚才那个骑马的家伙就是其中一个,我记得此人的同伴还叫过他的名字……”

    若桃歪着头想了半晌,这才说道:“想起来了,好像是‘善樵’,对,就是这个名字。”

    “好,既然这里的人和阿狗有关系,那就证明咱们找对了地方。”

    关横刚说到这里,不远处又响起马蹄声,原来那个叫善樵的黑气霸者领着一队陶唐士兵朝着这边冲来。

    他在老远的地方就看见了迎面的关横等人,于是扬声吼道:“喂,你们不要命了?妖兽就快要冲进外城了,还不找地方躲避!”

    “哼,那些事情不重要,不过……”关横身形甫动立刻化为一道疾影,转瞬来到善樵的马前,这家伙脸色剧变:“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抓你。”

    “呼啪!”说时迟,那时快,关横骤然出手攥住对方的脚踝,一下子把善樵拽落下马。

    “呃?!”善樵好歹也是个黑气霸者,掉落下马的瞬间感到大力涌来,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立刻汇聚全身黑气一拳轰向关横的头顶:“给我滚!”

    “哼。”关横此时可没工夫和对方耍着玩,悍然一拳迎上,半步紫气拳劲摧枯拉朽,登时震得善樵哇的一口逆血疾喷而出。

    “善樵大人?!”

    “大胆,你这个该死的刺客”

    “呀啊啊”

    “呼呼呼唰唰唰!”四周围风声陡起,那一队深红境界的陶唐士兵立时挥舞兵刃扑向关横,要把他就地格杀。

    “六伥鬼,赶开这群不知好歹的东西!”

    “嗖嗖嗖”关横的话音甫落,群鬼魂影挟风浮现,顿时向着那群人发出尖声咆哮:“嗷呜”

    “噗!!”

    “呃啊!”

    “扑通、扑通……”区区红气境界的士兵怎么可能扛住群鬼啸声,一个个被震得头痛欲裂,栽倒翻滚,这还是六伥鬼嘴下留情,要不然让他们直接爆颅而死也不是困难的事情。

    “啪。”关横此时满面怒容,伸手薅住善樵的衣襟吼问道:“说,阿狗在什么地方?”

    “阿、阿狗?!”善樵听到这个名字,脑袋登时嗡嗡作响,吓出了一身冷汗。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