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29章 圆鳞烈獾
    “我我、我愿意和公主一起冒险!”“待着你的吧,没看见公主有关公子陪着吗?还是我去吧。”

    “不行,这可是个为本族出力的大好机会,应该我去,我年轻力壮……”

    “呸,你已经瘦成一把骨头了,还年轻力壮?一只沙蝼都能碾死你!”关横和卿凰看着十几个突然冒出来的灵族小伙子不停争执,差点互撕起来,他们险些忍俊不住。

    就在此刻,中年人廉扬声吼道:“一群嘴上没毛的家伙,都给我闭嘴,你们知道什么轻重缓急吗?再说了,有谁自己去过环水城?你们也配给人家带路吗?”

    言到此处,廉把胸脯拍得山响:“除了我,谁还有资格做做二位恩人的向导?”

    “哈哈哈,廉大叔,你可真是不服老啊。”旁边的几个灵族小伙子不约而同讪笑道:“别忘了,你自己只剩下一只手,一条腿了,何必再去冒险呢?”

    “闭嘴,你们懂个屁。”

    廉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而后有些尴尬的瞥了一眼卿凰,见对方没怎么在意,他这才气哼哼的说道:“我断了一条胳膊,丢了一条腿,可是却没死过,这就说明我这条命比你们要硬得多。”

    “咱们这些苦命的人盼了多少年,总算是等到关公子和公主来到这里,大家眼看就能够高高兴兴返家、回灵界去了,我作为一个长辈,又怎么能让你们以身试险?”

    说到这里,廉稍微顿了顿,而后沉声说道:“我的岁数很大了,又是个没用的老残废,孩子们,你们还是让我去吧,让我这个老东西,能获得一回和恩人共同冒险的机会,我也不算白活这么大年纪……”

    “呜呜……廉叔,您、您别再说了。”有个灵族小伙子抹着眼泪呜咽道:“是我们不好,不该说您缺手少腿,我们错了。”

    “对呀,廉叔哪一次以身涉险不是为了帮助大家?我们竟然会忘记,他才是村里最勇敢的人。”

    其余几个小伙子也都是神色黯然,无声的掉落眼泪。但是廉一看到自己把大家弄得挺伤感,又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喂喂,都别哭了,当着恩人的面太不像话啦,你们还是男子汉吗?”

    此时关横笑了笑:“廉大叔,那就拜托你为我们带路了。”

    “没问题,你们等着,我回房间去收拾一下,咱们等会在村口见。”廉说完这句话,带着一脸兴奋,像个小孩子似的往外就跑。

    “唉,希望大家这回都能够平安回来。”灵族老者这个时候拄着木杖走到关横、卿凰面前说道:“二位,廉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那你就放心吧。”关横认真地说道:“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要把此处所有的灵族人,一个不少全都带回灵界去,让你们在故乡过上新的生活。”

    闻听此言,老者和周围年轻灵族人都是满脸感激之色,齐刷刷说道:“多谢恩人。”

    少时片刻之后,廉快步走到了村口,和关横他们碰面,他说道:“行了,咱们走吧。”

    关横突然问道:“你这条腿长途跋涉的话,能支持住吗?”

    “哈哈哈,小意思,这条腿瘸了十几年,我还不是照样健步如飞?没问题了。”

    关横看他虽然说得轻松,可就算是站在原地身躯也有些颤晃,毕竟是几十岁的人了,不及壮年小伙那么体力充沛。

    “看来要想办法帮他一下。”眼珠一转,登时计上心来,关横开言道:“来来,廉大叔,让我看看你那条腿的状况。”

    “哎呀,赶路要紧,何必再看?”但不管廉如何拒绝,还是被关横他们看见了那条假腿的样子,顿时让二人凛然暗惊。

    廉的假腿是一根粗木棍削成的,和自己腿上的断口用绳子紧紧固定在一起,很显然是新绑上去的,不过绳子已经磨得这条腿血肉模糊了。

    他此时呵呵笑道:“其实,这只是小事……”

    “这可不是小事。”卿凰在旁边紧张说道:“这伤口已经出现溃烂了,在这么下去,你的生命都会有危险。”

    “说得对,如果你想和我们一起去地底环水城,就必须先接受治疗。”

    关横取出一点两生膏,敷在对方伤口的同时,还苦笑着说道:“别的不说,万一你在中途倒下,背你继续前进的肯定是我,你可不能这么做啊。”

    “呃……抱歉抱歉。”廉面带尴尬赧然:“我没考虑到这一点,对不起了。”

    “不要紧,你也说了,这不过是小伤而已。”关横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攥住那条木头假腿,缓缓输入些许木灵之气。

    “唰唰唰。”一股碧绿光芒瞬间覆盖在这粗木棍上,紧接着,不少翠绿嫩芽、细小蔓藤浮现而出,顷刻间缠满了木棍。

    “咦?我的伤口、伤口怎么不疼了?”这一下,不但廉大感意外,连卿凰也看得瞠目结舌。

    “阿横,这是怎么回事?”听到她的询问,关横微微一笑说道:“哦,我稍微利用了一下木灵气而已,你们知道吗?廉大叔这根木头假腿已经和自己的血肉相连十几年,所以已经沾满了他的血气。”

    闻听此言,廉微微颌首点头:“嗯,这话都也不假。”

    关横又接着解释道:“所以我才在这个粗木棍上输送了些许木灵气,让它和你的断腿彻底连接起来,这样的话,充满灵力的木头假腿就借助你的血气,逐渐进化,有可能变成真正的腿也说不定呢。”

    “是吗?你不会是在唬我吧?”廉此时哈哈一笑,说着就向前走了几步,他的脸色顿时变了样:“奇怪,走起来完全没有不适的感觉。”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木灵气激发了假腿和你血肉之间的联系,你现在最少可以走走跳跳,应该没问题。”

    “哈哈哈,真是不错,我说恩人,你这一手太绝了。”廉此时乐得忘乎所以,卿凰也说道:“阿横,要是这样的话,你能不能再为廉大叔找一只木头假手,灌输灵气……”

    闻听此言,廉也叫道:“是啊,那样的话,我岂不是又有两只手了?”

    关横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恐怕不行,我已经说过了,假腿之所以和血肉成功连接,是因为廉大叔已经用了它几十年,我只是顺势刺激一下粗木棍的生机而已。”

    “呃,这么说,我要想要一只活动灵活的木头手,还得等能十几年?也不知道咱能不能活那么久。”

    看到廉有些失望,关横笑道:“不要紧,待会找一截木头,我先灌注木灵气在里面,你做好假手和小臂连接在一起,慢慢的让双方适应,也许就用个三、四年就可以运用自如了。”

    众人一边说一边走,片刻之后就到了荒漠边缘一处铺满怪石的地方。

    “这里是圆鳞烈獾的窝巢,尽头的石窟有个通往地下的狭窄通道。”

    廉低声说道:“当年,我和一些同伴出外寻找食物,被半兽人袭击,大家死的死逃的逃,只有我被抓了俘虏,还被逮到了环水城做苦工,那半年时间,吃足了苦头,想想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他的话音甫落,前方赫然传来几声吱吱低鸣,关横说道:“快看,那就是圆鳞烈獾吧?”

    不远处的土洞里,探出几颗向着四周警惕观望的脑袋,卿凰瞧着有趣,就想迈步走近些观察。

    “千万小心。”廉赶紧伸手拦住她:“别看这些小兽长得丝毫不起眼,可是经常主动攻击我们的族人,很凶悍的。”

    “是吗?”卿凰刚刚说了这么一句,对面那几只圆鳞烈獾就已经看见她了,登时扑出土洞朝着卿凰疾扑而来。

    “岂有此理,你们找死。”关横手摁剑柄刚要动手,卿凰却说道:“等等,看我的。”

    “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卿凰翻腕亮出那颗驭兽珠,此物立时闪闪发光,照得那几只烈獾叽叽尖叫,睁不开眼睛。

    紧接着,她便说道:“喂,你们冷静一些,我可是没有恶意的,要是贸然动手,吃亏的可是你们这群家伙。”

    “啪。”关横不失时机的一弹手指,伥鬼们登时浮现而出,它们身上爆发的凶悍气焰,登时吓得几只小兽畏畏缩缩的退到了一边。

    “嘿,还是公主了不起,我听说祖辈们流传,以前芫歆公主殿下也擅长御兽……”廉说到这里的时候,发现关横二人的脸色有异,于是便缄口不提了。

    大家没了圆鳞烈獾阻挡,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尽头的石窟,进去之后,却有一个极为高大之身影堪堪挡住了大家的去路。

    “嗷呜!”此兽呲着獠牙对众人就是一声厉吼,关横身边的群鬼魂影顿时浮现而出,一个个在四周徘徊晃动,向对方施加压力。

    “哼,看这家伙也许是烈獾们的老大,懒得和它费事,六伥鬼,动……”可是没等关横说完这句话,廉却在旁边说道:“慢来慢来,你们看,这只巨大的烈獾好像有些古怪。”

    “呃……”他的话音甫落,刚才还威风凛凛、呲牙咧嘴的巨大烈獾竟然身躯发软,“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这是?!”众人这才看清楚,烈獾背上戳着几根断折的尖矛,还有不少被兵刃劈砍过的痕迹,此时鲜血“咕嘟咕嘟”往外流淌,原来已经身受重伤了。

    “原来受了重伤。”关横无所谓的一笑,随即对身边二人说道:“咱们走吧,赶紧去找进入地底环水城的隧道。”

    “好。”卿凰和廉刚要随着他一起前行,可是关横猛然觉得脚上一紧,他低头细看,原来是一只圆滚滚、肉乎乎的小烈獾张嘴咬住了自己裤脚。

    “喂,小家伙,快松开呀。”关横此时抬脚晃了晃,想把对方抖掉,没想到这小烈獾咬得还挺狠,硬是不撒嘴。

    “可恶,看我不打你。”关横晃着拳头就要动手,可是卿凰却说道:“等等,我来想办法。”

    说着,她蹲下身子,用双手摸了摸这小兽的腋下,便笑着说道:“刚才我就发现了,这些烈獾虽然满身都是圆鳞,唯独两腋下却都是软肉,小家伙,咯吱咯吱你。”

    “叽叽?!”那小烈獾原本紧咬住关横裤脚,结果忍不住痒痒,霎时间叫唤着松开了嘴。

    “哈哈哈,还是你有办法……”“安静。”卿凰突然摆手打断关横的话:“这孩子似乎有话要说。”

    “嗯?!救救它?”卿凰用手指了指前方倒地流血的巨大烈獾,又问小家伙:“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叽叽、叽叽!”小烈獾看到卿凰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大喜过望,可是关横却说道:“你该不会是想多管闲事吧?拜托,咱们还有正经事要办呢。”

    “是啊,公主,去环水城要紧。”

    “喂喂,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可以如此没有同情心呢?”

    卿凰显得有些不乐意了:“这小家伙说,巨大烈獾经常出入地底环水城附近,这才遭到了半兽人伏击受了重伤,咱们要是治好了它,岂不是多了一个对方半兽人的帮手?”

    “这家伙可以帮忙?”廉低头稍一思忖,这才说道:“此话倒也不假,烈獾这种兽类,原本就是喜欢在地底打洞、四处乱窜捕食猎物的家伙,要是救了它,说不定有些额外的好处。”

    “那就来吧。”关横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就已经走到了巨大烈獾的身边,这家伙虽然有些意识不清,可还是能感觉到关横走来,急得顿时晃着躯体要站起来。

    “你这牲口别不知好人心,本少爷现在是要给你治伤。”关横的话音甫落,立刻说道:“六伥鬼,给我死死摁住它,千万别撒手。”

    言罢,他就一挥手,让周围的大地灵息瞬间疾涌过来,关横以前有无数次借助大地灵息恢复自己伤势的经验,此时用在烈獾身上,好像一样管用。

    “啪、啪、啪!”霎时间出手如电,关横将对方背上的断矛一一拽出伤口,几道血柱登时疾喷出来,疼得巨大烈獾嗷嗷惨叫,卿凰和抱着的那只小烈獾都是目不转睛的看着。

    “呼呼呼唰唰唰!”周围无形涡流旋动,充满生机的大地灵息不断吸收泥土内的养分,帮助烈獾愈合伤口,关横此时呵呵笑道:“不错不错,虽然比不上两生膏的神效,已经愈合得很快了。”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