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30章 地下环水城(第五更爆发)
    他心中暗想:“这烈獾身上伤口太多,要是让我用灵药救它,未免有些浪费,那是留给我和卿凰用的,至于烈獾嘛,用大地灵息镇压一下伤势就行了,以后它自然可以慢慢痊愈。”

    “呼。”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停手舒了一口气说道:“行啦,烈獾的伤已经好了七、八成,卿凰,这回你满意了吧?”

    “呵呵呵,别说得好像是我强迫你似的。”卿凰嘀咕了一句,而后走到巨大烈獾面前:“喂,我们好心救了你,现在是你回报的时候了,大家要去找地底环水城,对付那些半兽人,你要来帮忙。”

    “嗷呜?!”巨大烈獾好歹也是紫气凶兽,自然能听懂她的话,对方一表明要去对付自己的仇敌半兽人,烈獾立刻晃悠着站了起来,情绪激动的凑到卿凰面前。

    “喂,止步。”关横此时不乐意了:“你给我离远一点,要是碰疼她怎么办?”

    “好啦,我没那么娇气。”卿凰说着,面带微笑拍了拍巨大烈獾的脑门说道:“它只是一听说要报仇,显得有些亢奋过度了。”

    ……

    少时片刻之后,众人来到石窟下方一处低矮的孔洞附近。

    “廉大叔,这就是你说的,可以通往环水城那个通道?”关横看了看此洞的大小,而后说道:“这也太窄了,卿凰勉强能钻进去,我可就费一点劲了。”

    “嘿嘿,不好意思。”廉面带赧然,他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也是十几年前从这里经过一次,以后就没来过,谁会想到,这洞……竟然变窄了。”

    “没关系,咱们身边不是有它么?”卿凰此时拍了拍烈獾的脑门说道:“拜托你了,把这通道扩大一点。”

    “呜呜。”烈獾喉咙里响了一声,随即晃动双爪就在前面挖了起来。

    “唰唰唰嚓嚓嚓”

    风声陡起,土石纷飞,还真别说,这大家伙掘洞确实是一把好手,它一边挖,关横他们就一边在后面跟随前进,不消片刻,大家就已经听见了前方响起了“哗哗哗”水源流淌的声音。

    “呵呵,咱们已经快到了。”廉竖起双耳仔细聆听,随即对关横和卿凰说道:“没错,我记得这水声的位置,咱们只要再往前走个数百丈,就可以看见环水城的一角了。”

    “那就好。”关横也是面带喜色,他低声催促道:“喂,烈獾,再用力挖呀,咱们马上就可以到地方了。”

    “嘭!”他的话音甫落,巨大烈獾的双爪已经狠狠落在了面前土壁上,“咚哗啦!”土石登时崩塌了一片,大家看见了里面正是一条急速奔涌的大河。

    “嚯,这就是万灵河之水?!”关横看着面前数丈外不断翻涌湍行的水流,下意识说道:“这么宽阔,倒是让人很吃惊啊……”

    “你听。”卿凰突然对关横打了个手势,示意前方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此时此刻,巨大烈獾脸上却出现了一丝怒容。

    “哈哈哈,这不是逃走的那只该死的烈獾吗?”一个粗豪的声音狂吼道:“居然还敢出现,好,老子这回就把你的肚子剖开看看。”

    “噌噌噌”

    对面登时掠来七、八条身影,关横和卿凰仔细一看,哇,这群家伙长得实在是太丑陋了。一个个鼻孔翻天、獠牙外呲,外貌还有一些没有退化的野兽特征,一看就是廉形容过的“变异半兽人”。

    “还有灵族的家伙也在?”为首的一个高大壮硕兽人猖狂叫道:“正好,男的抓回去做奴隶,女的陪咱们乐呵……”

    “畜生,你找死!”关横听到对方满嘴喷粪,辱及卿凰,登时拽出虹云剑疾掠而去。

    “噗嗤!”剑光迭现,一闪而过,刚才还叫嚣着要把烈獾宰掉的半兽人登时被一分为二,化为了两爿残尸,扑通坠地。

    “可恶,竟敢杀我们老大,上!”另外几个半兽人更是不知好歹,关横却懒得和他们动手,倏地一甩掌中剑抖掉血渍:“六伥鬼,杀,只留一个活口就行。”

    “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尖啸出手的群鬼出手如电,就只听“唰唰唰、嗤嗤嗤”疾响过后,五个半兽人霎时被扯成了碎片,只有一个家伙惨叫哀嚎着跌倒在地,瑟瑟发抖,竟然爬不起来了。

    “嗷呜。”双眼冒火的烈獾倏地扑了过去,用利齿咬住对方一条臂膀,而后用力撕扯下来:“噗!”

    “呃啊啊啊”这个死剩种疼得双眼外突,惨号连连,关横随即一脚踩在他的身上吼问道:“说,环水城有多少半兽人,现在谁是老大?”

    “我说、我说。”

    这家伙失了一条胳膊,此时指望能活命,只有照实招供,他忙不迭讲道:“我们地底环水城的半兽人,实在没有多少,其实前一阵子这里闹了瘟病,上千同族死了接近八百多,现在只有一些勉强活着。”

    “什么?半兽人死了这么多?”

    廉在旁边听到这话,也是吓了一跳,对方却说道:“没错,所以我们的族群现在连雌兽人也所剩无几,繁殖都成问题,最近环水城的城主‘戾’大人,正盘算着去抓一些灵族的女人,弄回来和大家配一配……”

    “畜生,你们真是丧心病狂。”廉气得一脚踹在半兽人身上,关横此时冷笑道:“听说你们半兽人离不开这条地下河的水,有没有这回事?”

    “没错没错,我们半兽人一时半刻不饮水,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所以这条河对我们来说就是命根子。”

    听了这家伙的话,关横看了看身边的卿凰和廉,他说道:“那就好办了,我想到一个严惩半兽人的办法,喂,你。”

    他飞起一脚蹬在面前那家伙的身上,随即说道:“赶紧把你们地底环水城的兽人都给我叫到这里来,尤其是戾的城主,就说灵界来的使者,要在这里断绝你们的命脉,快滚!”

    他的话音一落,断了胳膊的半兽人就像疯了似的,拔腿就往前跑。卿凰微微一笑,对关横说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了,呵呵呵,这招可是够狠的。”

    旁边的廉有些没听明白,他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呀?”

    “等会那些半兽人到了,你就全清楚啦。”关横抱着肩膀好整以暇笑言:“我要让那群家伙立刻陷入绝望。”

    ……

    “哒哒哒哒哒哒”

    少时片刻之后,杂乱的脚步声急促响起,一大群手里拎着兵刃的半兽人狂奔而来,为首的一个家伙还大吼道:“岂有此理,是谁残杀了我的族人?老子不把你劈成八段,就不是戾!!”

    “戾大人,就、就是前面这三个灵族人还有那只烈獾。”此时此刻,方才逃跑回去报讯的独臂半兽人嗷嗷叫着:“您可一定要为大家报仇啊!”

    “哼。”关横看见对方来了二百余人,就知道地底环水城那里已经空了,于是一挥手说道:“婴白鬼,立刻去那座环水城上空,给我烧!!”

    这句话甫一出口,婴白鬼顿时窜出铜瓮,径直飞向远方的城池,还没等那群半兽人反应过来,无数原火之劲化成一团团疾滚烈焰,疾如雨落砸在城池内:“轰轰轰”

    那个叫戾的家伙是城主,此时一看到老窝被烧,登时气得目眦欲裂:“啊?!我的环水城!”

    其余的半兽人也吓得魂飞魄散,纷纷叫嚷道:“糟了,快回去救火。”

    “现在想跑?晚了。”

    “啪。”关横倏地一弹手指,六伥鬼魂影霎时间在四周浮现而出,一个个暴现凶威,硬是骇得这些半兽人不敢动弹。

    “点火。”听到关横的命令,群鬼各自祭出自己的原火之力,砰然落在了半兽人身处的周边,六团烈焰转瞬变为了一个硕大火圈,将将对方围在了里面。

    “呃啊啊啊好烫啊!”二百多名半兽人骤感周围气温飙升,烫得他们浑身毛发卷曲冒烟,眼前金星乱转。

    有几个家伙距离火圈太近,实在忍受不了,又看到近在咫尺就是那条地下河,于是向外纵身疾跳,想要让自己落入水中。

    “哼,岂能让你们如愿?起。”关横的手轻轻一抬,大火圈的高度顿时上窜丈余,立刻将那几个家伙全身烧着。

    “哇啊啊”几团“火球人”惨叫着向前疾奔几步,刚刚到达河边,就已经变成了飞灰齑粉。

    “呃?!”此时此刻,环水城的半兽人城主戾看到手下惨死,吓得脸色剧变,他意狠心毒,自私自利,倒不是心疼几条人命,而是担心自己的安危。

    关横此时乜斜了对方一眼,轻蔑地问道:“怎么样?害怕了吧?”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怎么样?”听到戾询问,关横哈哈一笑:“刚才回去报讯的那个白痴没告诉你吗?我是灵界的使者,特别来收拾你们这些半兽砸碎的。”

    “阿横,还和他们嗦什么?”卿凰冷冷瞪着对方,嘴里说道:“他们欺压这里的灵族人已经够久了,赶紧动手吧。”

    “不错,是不是要把他们全部烧成飞灰?那我去捡一些木柴来。”廉说着就要动手,关横笑道:“不用那么麻烦,现在杀了半兽人,那就太便宜他们了。”

    说着,关横伸手取出“纳水金钵”,他说道:“半兽人不是离不开这地下河的水吗?好,我就让他们在死之前连一滴水也碰不到,收”

    “呼呼呼唰唰唰”转瞬之间,纳水金钵产生,让地下河里的水不断涌进钵内,只是眨眼的工夫,这河水的水位就已经下降了数丈。

    在大火圈内的半兽人见此情景,纷纷尖叫道:“你要做什么?”

    “我说了,让你们永远也看不见一滴水。”关横的话音甫落,纳水金钵已经将河水吸收殆尽了。

    此时,关横扭头对这群满头大汗的半兽人说道:“这个火圈,三天三夜都不会熄灭,它会榨尽你们身上所有的水分,嘿嘿,谁要是想逃走,刚才那几个烧焦了的家伙就是他的下场,我说了,要让你们在临死前受尽缺水的痛苦。”

    “不错,这就是你们欺压本地灵族人的下场。”卿凰对关横说道:“阿横,咱们走吧。”

    就这样,三个人和巨大烈獾扬长而去,只留下火圈里的二百多名半兽人不断哀嚎惨叫,他们平素对待灵族人和本地的兽类都是极为残忍,动辄就残杀灭族,所以在今天才会报应临头。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和卿凰随着廉回到他的村落,他在村口对廉说道:“那我们就先回灵界了,你记着嘱咐本地所有的灵族人,就说这一两天,灵王就会来接大家离开。”

    “多谢你们了。”廉怀着感激之心告辞而去。

    这个时候,卿凰看了看关横手里的纳水金钵,突然说道:“咦?那些吸进钵内的水怎么不见了?”

    “哦,岳父大人之前教过我,让我用水灵气把万灵河之水变成九颗‘水灵珠’。”关横解释道:“这样的话方便携带,回去直接让他处理就行了。”

    “那我们走吧。”二人互相握住对方的手,轻轻触碰灵王留给他们的“传送烙印”,原地登时泛起一片白光,下个瞬间睁眼时,他们已经回到了大殿后花园。

    “咦?公主?关公子?”几个侍女正好路过这里,看到两人突然出现,都觉得有些新奇,卿凰和对方打过招呼之后,对关横说道:“义父好像还在自己的房间,咱们赶紧去找他。”

    ……

    数息之后,灵王的房间内。

    “噢,这就是万灵河之水变成的珠子吗?”

    原来灵王正好出去办些琐事,屋里只有小黑和吞鬼喵在,于是关横随口和她说了几句方才的经过,这丫头开始对水灵珠大感兴趣,便从金钵里拈起一个把玩起来。

    “哎呦,小祖宗,你可得注意一点。”关横扶额苦叹道:“这几颗珠子里蕴藏着灵界最大河流的水源,要是随便打碎一颗,整座大殿都会被淹没的。”

    “什么?!”原本小黑正把珠子玩得很顺手,一听关横的话,登时没拿住,让此物向地上坠去。

    “啪。”多亏卿凰手疾,将水灵珠接在掌中,三个人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千钧一发,真是好险呐。”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