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26章 诅咒解除(第一更)
    “呀啊”惨叫声瞬间响起又戛然而止,因为三首恶魇已经被彻底烧成了齑粉飞灰,关横此时扭头叫道:“溃邪兽,赶紧用你所有力量把这方石台蕴含的邪气全部吸收,记住,一点也不能留下。”

    关横的话音甫落,小兽立刻用鼻子抵住石台,叽叽叫了两声,随即卖力的吸收了起来。关横看到一切事态都在掌握中,进行得有条不紊,立刻吩咐道:“大伥鬼,你去把渚和小黑都叫过来吧。”

    ……

    少时片刻之后,溃邪兽把石台内的邪气抽取殆尽,渚带着小黑、吞鬼喵它们也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三言两语,卿凰就把事情的经过简略叙述了一遍,渚说道:“那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

    “不,我觉得咱们还应该在幻灵谷内再仔细搜查一下。”关横提议道:“万一还有夜魇族的余党没被发现,或者有遗漏的邪元石没被清理,都是后患无穷。”

    “嗯,阿横说得对……”

    “咔嚓……咯剌剌……”就在这时,众人旁边的高耸石台,突然出现开始裂开崩塌,小黑吓了一跳:“姐夫,这、这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放心,没有邪气在里面的话,这只不过是一堆烂石头而已。”

    关横的话音甫落,石台已经坍塌殆尽,不过下方却出现了一个几乎看不见底部的深坑,旁边的吞鬼喵突然玩心大盛,“噌噌噌”几个起落间纵跃了下去。

    “叽叽叽。”溃邪兽当然不甘落后,尖声叫着也去疾追小猫儿,卿凰和渚见此情景登时哭笑不得:“这俩小家伙真是的。”

    “有什么关系嘛,我也要下去瞧瞧。”说完这句话,小黑笑呵呵的就要顺着边缘往下爬。

    “啪。”可就在下一刻,关横已经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等等。”

    “做什么呀?”小黑赌气说道:“姐夫你又想阻止我……”

    “笨丫头,明明弱的掉渣,还喜欢上窜下蹦不老实。”关横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可不是要拦着你,来,姐夫背你下去,免得摔疼你这小东西。”

    “哈哈,就知道姐夫是对我最好了。”小黑此时示威炫耀似的瞥了卿凰一眼,在对方无奈的眼神下,关横已经背着她辗转爬下了深坑,紧接着,渚和卿凰也都跟了下来。

    “这里是?!”渚是灵界人,见到眼前情景,也忍不住赞叹一声:“好大的地下宫殿,虽然有些古朴破旧,可是充满了丰盈浓郁的灵气。”

    “快看,这地宫里有不少壁画图案,还有文字呢。”卿凰和关横还是对未知事物比较感兴趣,于是走到那些墙壁前面,指指点点观瞧,还叫来认识上古灵族文字的渚来解读。

    小黑、吞鬼喵和溃邪兽却在地宫里转来转去,玩得不亦乐乎。没过多久,渚抚摸着墙壁上的图案说道:“这是关于九大神兽的记载……而且,还是芫歆公主在过去留下的。”

    闻听此言,卿凰心中微微一动,她颌首说道:“嗯,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义父在之前提过,芫歆姐姐可以利用自己特殊的灵力,在任何物体上留下图画和文字。”

    讲到此处,卿凰稍微一顿,继续开言:“而且整个灵界里除了她以外,没有任何人会这种异能,就算是义父也是一样。”

    “真是奇特,我说这壁上的图画就像是活的一样,原来灌注了芫歆公主的灵力。”关横仔细看了看面前这些图,他嘴里嘀咕道:“嗯,惟妙惟肖,渚,上古文字我认得不太全,还是需要你来解读一下。”

    “好。”渚点了点头,开始解释壁面的内容。

    九大神兽,是指一直跟随在芫歆公主身边,以她为友的存在,它们分别是:、凿齿、九婴、大风、封、修蛇、白龙、双尾御雷犴和绿蛟。

    听到渚说出“绿蛟”的名字,关横心中就是微微一动,这个时候,渚又继续解释了壁画上的内容,从芫歆公主在幼年便结识了九兽,与它们为友,互相理解有爱,彼此经历风雨,字里行间,都充满了芫歆对九神兽的深情……

    “唉,没想到,最后却因为那些该死的夜魇族人释放邪气,导致九兽癫狂失控,让公主不幸殒落。”卿凰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说道:“九大神兽也因此自我放逐,让魂体漂流到了人界。”

    “咣当!”就在此刻,三人身后传出了一声巨响,他们愕然回头观瞧,小黑和吞鬼喵、溃邪兽正满脸尴尬的站在一片倒塌的墙壁旁边。

    “那个……我们只是不小心才……”小黑刚要解释两句,可是渚的眼神已经落在了她的身后:“咦,墙壁后面似乎有东西,快过去瞧瞧。”

    闻听此言,关横也来不及责备小黑,只是瞪了他一眼,而后便跑到那里去。

    “咦,这是……一件白纱裙,一支竹笛,还有个小哨子。”渚看着这几样东西,眼中不断闪烁着疑惑之色。

    “卿凰,这件白纱裙好漂亮,你看,点缀了不少金丝银线,还有奇异宝石相衬。”关横此时悄声对她说道:“你要是穿上,肯定好看。”

    卿凰的眼前不禁一亮,她微微颌首点头:“嗯,还真是漂亮。”

    关横又在她耳边低语道:“如果你要是肯当着我的面换上,那就更好了……”

    “你做梦去吧。”

    “啪。”脸红羞恼的卿凰狠狠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可是手里的白纱裙却一直爱不释手。

    “嘶,真疼。”关横讨了口头便宜,结果脚上吃了亏,他呲着牙说道:“依我看,这些东西都和芫歆公主脱不了关系,咱们赶紧把东西收拾好,到时候拿回去问问岳父大人,不就全知道了吗?”

    “嗯,这还像句好话。”卿凰表示赞同,自己拿起裙子、竹笛和小哨,妥善包好。

    就在下一刻,小黑在外面说道:“姐夫,咱们不是还要处理那个什么逆灵血珠吗?你们还不快点?我的肚子都饿了,想回大殿。”

    闻听此言,渚、关横和卿凰齐声叫道:“对啦,多亏小丫头提醒,我们差点把正事都忘了。”

    ……

    少时片刻之后,幻灵谷内,关横等人已经在此驻足站好。

    “呼,原本只打算用这珠子吸收上百个夜魇族生魂,可是没想到一下子增加了近十倍。”

    关横想到刚才在巨大地窟里近千夜魇族人,不由得有些犹豫:“你们说,这珠子要是现在捏碎毁坏,会不会起反作用?非但不能化解千年诅咒,而且还会变本加厉?”

    “阿横,别在这里危言耸听了。”卿凰没好气的说道:“义父之前不是已经确认过了么?往里面注入的魇族生魂越多,解除诅咒的效果就越彻底,你又不是没听见这些话。”

    “嘿嘿嘿,想起来了。”关横心里说:“我那个时候正在回忆和你亲热的情景,所以没注意听岳父的话……”

    突然间,关横面色一肃,他扬声说道:“大家稍微后退几步,我要捏碎逆灵血珠了。”

    “噌噌噌”卿凰、渚和小黑向后疾掠的同时,关横五指收拢,“砰!”登时把逆灵血珠捏了个粉碎。

    “呼呼呼唰唰唰!”大股莫名诡异的气流骤忽在关横身边旋舞成圈,紧接着这一圈一圈涟漪状的气流腾空扩散,向着天际急速飞去。

    “呃?!”距离关横他们最近的,当然就是渚这个灵族人了,她此时觉得浑身轻盈,似乎有一股久违的清爽之气涌上心头。

    “呃,这种感觉,好清爽、好舒适啊。”渚此时禁不住大声感叹道:“好像连自己都年轻了十岁似的。”

    关横此时说道:“也不知道灵族人不能接触水源的诅咒消失了没有?咱们好歹做个试验吧。”

    “这个简单。”卿凰笑着亮出莲花奇刃,她说道:“渚姐,我这兵刃可是水神玄冥之物,充满了水灵精气,来来,让我在你身上划一道伤口,看看你会不会像以前的灵族人那样融化。”

    “你、你想砍我?!”渚此时连连摆手,吓得脸色大变:“不要、不要,我怕疼,你别过来。”

    “那可由不得你了,小黑、吞吞、溃邪兽,帮我抓住她。”卿凰哈哈一笑,小黑和二兽听了之后,都过来凑热闹,作势要抓渚,顿时吓得她左躲右闪,连连叫道:“别过来、别过来。”

    “喂,你们可真会瞎玩,其实要试试还不简单吗?”

    “唰!”关横的话音甫落,掌心倏地汇聚了一股水灵之精,紧接着变成一个水球,呼的抛了过去。

    “嘭!”这水球不偏不倚打在渚的脸上,气得她哇哇大叫:“关兄,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这是什么东西……咦?!”

    渚用手一抚摸自己的脸,发现双掌都是湿漉漉的清凉感觉,卿凰在旁边说道:“怎么样?这就是水,你触摸以后没事吧?”

    “嗯?啊!感觉很舒服啊。”渚下意识回答:“原来这就是水的样子,嘿嘿,真是奇特。”

    “看起来灵族人惧水的诅咒似乎真的消失了。”关横此刻说道:“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返回灵王大殿,向岳父报告这个好消息。”

    “对对,赶紧走吧。”渚此时都舍不得抹掉脸上的水渍,她傻呵呵的笑着说道:“如果我告诉别人,说自己可以摸到真正的水,他们一定不敢相信是真的。”

    ……

    时间飞逝而过,关横他们已经火速返回了灵王大殿。当卿凰和渚把解除了逆灵血珠诅咒的事情上报之后,灵王显得异常高兴:“太好了,这对本族,乃至整个灵界来说,都是天大的好事。”

    “岳父。”关横此时走进门,笑着说道:“我用土灵之气筑起了几个池子,而后在里面注满了水灵之精形成的清水,现在大殿里的侍从和护卫、婢女们都在玩水呢。”

    闻听此言,灵王满脸嘉许之色,对关横点了点头:“呵呵呵,这么热闹的景象,我也是很久都没遇到了。”

    “喔呵呵呵,做的不错哟,阿横。”卿凰此时偷笑着用手肘撞了撞对方,她低声道:“你倒是越来越会讨好义父了。”

    “嘿嘿,那是和娘子你学的。”关横讪笑着说了一句,就在此时,灵王捻须说道:“对了,要准备给你们的‘传送两界玉牌’还没做好,如果你和凰儿有空闲,就再替我跑一趟如何?”

    卿凰和关横突然异口同声道:“可以呀,不过我们要先吃午餐。”

    他俩这句话甫一出口,登时彼此对望,关横低声嘀咕道:“你看看,吃货的本性已经毕现无疑了……”

    “你说谁是吃货?”卿凰气得刚要翻脸,灵王却接着说道:“孩子们,先听我说好吧?”

    关横闻听立刻说道:“嘿嘿,岳父请讲。”

    “是这样的,我以前也和你们说过,当年上古魇族的诅咒异常凶猛,整个灵界的生命,包括灵族人在内全都不能沾碰水源,于是我就和水神玄冥、以及其余四神联手,开辟出一个小空间,把灵界中最大的一条河万灵河转移到了那里去。”

    讲到此处,灵王稍微顿了顿,又接着开言道:“现在既然诅咒已经解除,是时候将这条河挪回灵界了,你们说是不是?”

    “呃……”听了对方的话,关横带着几分苦笑说道:“岳父,小婿我虽然自认有些手段,可是‘搬江移河’这种事情,我、我好像是做不到啊。”

    “臭小子,我还没说完呢,不许打岔。”灵王差点被关横气得背过气去,卿凰赶紧说道:“义父、义父,别和这家伙一般计较,您接着说吧。”

    “嗯,好好,我给乖女儿面子,不和臭小子计较。”虽然心里清楚,卿凰明着帮自己,暗地里却是向着关横,灵王也是故作不知。

    他继续开言:“那个小空间现在充满了水源,因为一整条万灵河都在里面,所以呢,别人要想帮忙都是不可能,关横,只有你这个身负水灵之精的小子,才可以进去回收万灵河之水。”

    “这个……岳父,您不如就直接说,我该怎么做吧。”听了关横的话,灵王却是捻须不语,他瞥了一眼这神秘兮兮的灵王,一赌气说道:“那,你要不明说,我可撒手不管了。”

    说罢此话,关横站起来作势要出门去。灵王见状登时说道:“哼,回来。”

    “嘿嘿,您老人家有何吩咐?”

    “唉。”看了看关横一脸无赖相,灵王挥手说道:“你去大殿库房,先把‘纳水金钵’取来吧。”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