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27章 纳水金钵
    “纳水金钵?这是什么东西?”

    听到关横的疑问,灵王随口解释道:“那是昔时水神玄冥留在我这里的一样宝物,可以装纳无尽水源,不过嘛,需要拥有水灵之精力量的人才可以使用,赶紧去吧,取回来我就教你如何用它。”

    “好嘞。”关横答应一声,直奔门外而去。此时,卿凰取出自己在幻灵谷地宫密室里找到的白纱裙、竹笛和小哨,她说道:“义父,您看看,这些东西是不是芫歆姐姐的?”

    “这、这确实是芫歆的东西……怎么会……”

    灵王见到女儿遗留的这些东西,心中一酸,睹物思女之意油然而生,险些落下老泪,卿凰赶紧说道:“这些都是我在幻灵谷,九大神兽居住的地宫里找到的,不知它们有什么关系?”

    “唉,说起来,这些衣物和九兽确实有几分关联。”灵王回忆心中旧事,缓缓开口道:“竹笛和小哨,都是芫歆在召唤群兽时吹奏的,对方闻听此声,必然会迅速集结而来,与芫歆嬉戏玩耍。”

    说到这里,灵王神色略显黯淡,他用手指轻轻一抚白纱裙:“这裙子,是芫歆十九岁生辰那天,我送给她的。”

    原来,芫歆公主每次去见九大神兽,和它们一起四处游玩的时候,肯定会穿这件白纱裙,时间久了,九大神兽便在这裙子上留下了自己的气息,借此保护芫歆。

    “唉,芫歆唯独一次没穿这件裙子,跑去和九兽相见的那天,就是她遇袭的日子。”

    灵王说到这里,一滴眼泪终于忍不住落在自己手背上,继而滑落滴落在纱裙的衣角,卿凰见此情景,却不知该如何劝慰对方。

    就在这时,灵王叹了一口气继而言道:“是我失态了,凰儿,我看你望着这裙子的眼神,就知道你非常喜欢,怎么样?为父把它送给你如何?”

    “这、这不行。”卿凰虽然很喜欢白纱裙,可是依然摆手惶然道:“裙子是芫歆姐姐的,我怎么可以……”

    “没什么不可以的。”灵王的语气很坚定:“因为你也是我的女儿,再说了,看见这裙子蒙尘无用,我只会徒增伤心,倒不如送给你,凰儿,除非你嫌弃它是一条旧裙子。”

    “不不,义父,若是您肯把姐姐的裙子送给我,我一定会当成毕生的宝物,好好珍惜的。”卿凰此时赶紧把裙子搂在怀里:“既然送给我,可不许反悔。”

    “呵呵呵,好孩子,义父说话,当然不会后悔。”瞧着卿凰那惊喜的目光不住扫视裙子,灵王就知道自己没把东西送错人。卿凰忙不迭说道:“义父,我能回房间试试这裙子吗?”

    “好,去吧。”灵王挥了挥手说道:“穿好之后,让为父瞧瞧。”

    ……

    少时片刻之后,一抹亮丽的倩影飘然走出房间,来到后殿的花园长廊间。

    “呃?这是……”那些路过的侍卫、婢女见到对方的瞬间,眼睛都在刹那间定格了,他们不是让手中拿着的杯盘器皿坠地,就是惶然失神掉了枪矛兵刃。

    “如此冠绝群芳的惊艳丽人,到底是谁?”

    “这一袭白裙,将她惊世骇俗的绝色容颜衬托得淋漓尽致,太美了。”

    众人心中赞叹不已的时候,这拈着裙角疾奔的倩影,霎时间跑过一个人的面前。

    “啊!”此人用手捧着金钵,指着对方的背影叫道:“你、你、你……”

    “我什么我呀?傻蛋阿横,不认识了?”对方优雅回首嫣然一笑:“还不赶紧跟过来。”

    “我的个天呐!!”关横此刻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惊为天人的感觉,差点把手里的金钵扔飞,他迈开大步就向前追:“大美人,等等我”

    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对方,关横倏地探臂膀去牵对方的皓腕,可是卿凰却在瞬间一缩手,并且低声道:“别闹,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呢。”

    “呵呵呵,这整个灵王大殿的人谁不知道我是卿凰公主的驸马?我怕什么?”

    关横此刻旁若无人的拽住卿凰的手,而且还捏了一下:“你瞧,我就说嘛,你穿上这件白纱裙,那简直就和画上的仙子没什么区别。”

    “嘁,尽会说些讨好的话。”卿凰知道关横这无赖般的性子,要让他把手撒开是绝不可能了,只得反手拉起对方,快步往前走,全然不顾周围的人嬉嬉笑笑,指指点点。

    “不过说老实话,凰妹。”关横和她走过长廊拐角的时候,忍不住说道:“这白纱裙简直就像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依我看,以后就一直穿着吧。”

    “那可不行,这件裙子是芫歆姐姐的遗物,我穿上……只不过是想让义父看看而已。”

    卿凰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看到关横和自己一样都这么喜欢此裙,心中也有几分高兴,其实她哪里知道,关横此刻可是在想别的“画面”,比如说,自己方才更衣时的情景……

    “呵呵呵,凰妹,只要你一直穿着这件纱裙,我早晚有机会把解开……哎呀?!”关横想到这里的时候,一时失神,险些撞在回廊柱子上。

    见此情景,卿凰简直哭笑不得,她说道:“喂,你走路不看前面是吧?还是心里有别的事情?”

    “没有没有,你别误会,我只是一时失神而已。”关横哪里敢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思,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

    少时片刻之后,卿凰和关横迈步走进了灵王的房间。见到身穿白裙的卿凰的一眼,灵王登时将掌中的小盏失手摔落在地:“当啷啷”

    “太、太像了……”灵王眸中泪光闪烁,卿凰的表情却有些不好意思:“义父,您这是怎么了?”

    “估计岳父大人又想起芫歆公主了。”关横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这又是何必呢?咱们该准备的也差不多都准备齐全了,眼看着就能把公主复活,现在不需要睹物思人,徒增伤悲。”

    “阿横,你说的太直白了。”闻听此言,卿凰卿凰揪了揪他的袖子:“这样会惹义父伤心的。”

    “唉,女儿,无妨了。”灵王此时苦笑一声:“关横说的有道理,现在还是全心全意计划复活芫歆为好,我们总得向前看啊。”

    “呵呵呵,岳父大人不愧为灵界主宰,果然明事理,心胸豁达。”关横此时翘起大拇指笑道:“果然了不起。”

    “哼,你小子嘴上好像抹了蜜似的,可见平素没少哄骗我的乖女儿。”灵王乜斜了关横一眼,随即说道:“纳水金钵拿来吧,我教你如何使用。”

    三言两语,关横就从对方那里弄清楚了金钵的运用方式,其实和自身的五行之力有直接关系,金钵原来是金神蓐收和水神玄冥合力制作的宝物,五行金生水,只要将这两种气息同时使出,就可以将此钵运用自如了。

    “喏,方法我是教给你了,实际应用的时候,自己小心一些就行了。”

    灵王对关横说了这句话,而后又对卿凰说道:“乖女儿,你这件白纱裙里面有玄冥专门设计的避水禁制,江河湖海随便出入,都不会半点水滴,我知道你肯定会和这小子一起去的,所以提醒你一下。”

    “是,多谢义父。”卿凰笑盈盈的说道:“那我就和阿横先去用餐了,而后您为我们打开通往存蓄万灵河水源的空间就行。”

    “好,就这么决定吧。”灵王手捻须髯说道:“我这里制作的传送两界玉牌,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完成,你们取水的时候,顺便把小黑叫过来,让她陪着我即可。”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和卿凰,还有硬拽回来的小黑、吞鬼喵用餐完毕,便回来找了灵王。

    “这么多年,我也没去过储存万灵河之水的空间,也不知那里变成什么样了。”

    说到这里,灵王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言道:“关横,我在你们身上留下两道和这边世界有联系的灵息烙印,等会在那个空间收取灵河之水后,你们只要摁住烙印,呼唤一声,就可以回来了。”

    “呵呵,那这趟旅行倒是很轻松了,多谢岳父。”关横此时看见小黑默不作声,于是打趣说道:“丫头,怎么不说话?”

    “呃,姐夫……”小黑满脸倦意的抬起头说道:“原本想缠着你们带我一起去的,可是我现在觉得好困、好累,想睡觉,所以还是算了吧。”

    灵王抚摸着小黑的脑袋说道:“这孩子的魂体在和邪灵融合以后,一直没有产生不良反应,只是最近容易变累了,没关系,我会照看她的,你们赶紧去吧。”

    说罢,灵王大袖一挥,面前登时出现一面巨大的镜子,关横和卿凰一看,自己二人面容正清晰映在上面,可是下个瞬间,这镜面竟然产生一圈圈涟漪,开始迅速旋转起来。

    “好了,快进去吧。”灵王一声吩咐,卿凰和关横手拉手,呼的一下便纵了进去。

    “唰”二人的身躯霎时出现在奇异空间的上空,可是面前的景象,却让他们大吃一惊:“荒漠?!”

    “呼、呼啪嗒啪嗒!”

    同时落在荒漠上面,关横和卿凰彼此对望了一眼,而后向四周扫视,这里没有阳光,能见度自然不高,周围景象大部分是灰蒙蒙一片,可除了遍地粗粝的沙子,就是稀稀落落的嶙峋怪石。

    “呃……你说,是不是岳父年纪大了,一时失误没搞清楚方向,把咱们传送到了别的地方?”

    “瞎说,义父可是灵王,怎么可能发这种低级错误?”听了关横的话,卿凰嘴上虽然替灵王辩解,可是心中却难免惴惴不安,刚要继续说话,他俩赫然感到脚下传来一阵轰隆震动声响。

    “有东西要钻出来了,快躲开。”

    “啪。”话音甫落之时,关横伸手攥住卿凰的皓腕,他俩噌的一下疾掠出去数丈之遥。

    “轰砰!”说时迟,那时快,就听见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猛地窜出一物,这家伙身形巨大,圆耳尖鼻,一张大嘴獠牙利齿,看外貌像是鼠类相仿。

    “阿横!”卿凰突然叫了一声:“你看这家伙身上散发的是不是紫气之息?”

    关横双眼倏忽一眯:“不错,是紫气顶峰的模样,可恶,这是什么破地方?一滴水到没看见也就罢了,紫气妖兽竟然一下子就钻了出来。”

    “唧唧唧”对面那只紫气巨鼠可不管关横他们是怎么想的,这家伙瞪着一双蓝汪汪的怪眼,正要扑过来,可是下一刻,它身后碎裂的土洞骤忽颤晃起来,继而再次窜出十余道黑影。

    “唧唧唧?!”凄厉尖叫声中,巨鼠只觉得自己背脊、脖颈同时发紧,已经被对方死死咬住不放。

    “那些是……”卿凰见状忍不住退后一步,她说道:“好像是一些怪虫。”

    “可能是本地的促织蚱蜢,小小虫子竟然也也散发着危险的紫气……”关横的脸色愈发沉重起来:“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扑通。”硕大的巨鼠身躯重重摔在地上,此时已经声息皆无,因为那些通体暗蓝的怪虫,将它体内的血肉吸食殆尽,虫子们的身躯反而多了一抹诡异血红光泽。

    “嘶嘶嘶”这些怪虫袭杀了巨鼠还不满足,登时朝着关横和卿凰这边围拢了过来。

    “岂有此理,我不去招惹你们,你们竟敢主动来送死。”关横低吼一声:“六伥鬼,去把这些虫子撕碎,用尽全力,千万别留手。”

    因为这些虫子周身萦绕的都是紫气之息,所以关横才会说这句话。

    “嗷呜呜”大伥鬼闻听率先疾扑过去,一双利爪堪堪挠在了蹦跳过来的一只蓝虫身上:“噗!”

    “啪!”这怪虫遭到重击之后,登时倒掠坠地,在原处摔出一个深坑,可是转瞬间,就听见嗤的一声轻响,怪虫竟然弓身从洞里疾窜而出,眨眼时就狠狠撞在大伥鬼魂影上:“砰!”

    “呜呜呜!”对方毕竟是紫气境界,爆发的力量非同小可,大伥鬼一时大意,吃了个闷亏,疼得魂影晃颤。

    卿凰在旁边看见,脸上出现几分紧张:“它没事吧?”

    “只是疏忽大意而已。”关横突然扬声叫道:“对方实力不弱,大家不能单独出手,用鬼王珠互相碰击震动的招数。”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拉着卿凰不断向后疾掠,也同时用灵气堵住了自己和她的双耳。

    “唰唰唰嗖嗖嗖”眨眼之间,群鬼们的六颗珠子就已经飞速围住了十余只怪虫,继而猛烈撞击了起来。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