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25章 石台恶战(第五更爆发)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带着小黑、溃邪兽来到了夜魇族人藏身的巨大地窟附近。

    “姐夫,你到底有什么计划?告诉我吧。”小黑此时心痒难耐,忍不住想要询问关横的计划,可他却摇着头回答:“你没必要知道这么多,到时候只要听我的命令行事就妥了。”

    “哼,神神秘秘的,无非是怕我知道以后会坏了你的事。”小黑心里腹诽着,只好和溃邪兽跟在关横身后。

    “嗯,看来对方就在附近的地下,我都已经隐约感觉到他们渗出地表的邪气了。”关横俯身摸了摸地面上的土壤,脸上出现一丝轻笑:“看来我们也要打个洞钻进去了。”

    说着,他伸手摁住地面,嘴里吐出一个字:“陷。”

    “呼呼呼唰唰唰!”转瞬之间,二人面前的土地晃颤不止,紧接着就出现了一个不住向地底延伸陷落的土坑。小黑见状,不由得低声问道:“咦,这是怎么弄出来的?”

    “呵呵呵,拥有土祖灵息傍身,自然有控制地面泥土的能力。”关横此时笑了笑:“之前我在古战场经常控制土壤禁锢魇族人的身躯,那时候才开始领悟此种方法。”

    听到关横的解释,小黑心中暗想:“姐夫倒是经常会琢磨一些新鲜玩意……”

    “喂,轮到你们俩出力啦。”

    关横领着小黑顺着下陷地洞潜行数丈,而后对她低声道:“咱们面前的土壁后面就有那群夜魇族走动的声音,现在,你让溃邪兽慢慢开始吸收对方散发的邪气,记住,要放轻动作。”

    小黑也不是傻子,此刻也明白了关横的意思,她的脸上显出一丝诡笑,而后点了点头。就这样,溃邪兽用长鼻子倏然掼进土壁数寸,迅速抽取对面夜魇族人的邪气,此举悄无声息,堪称神不知鬼不觉。

    距离土壁较近的数十个夜魇族眨眼间就觉得浑身乏力,继而像木桩子似的扑通栽倒在地,周围的人还奇怪呢,赶紧走过来呼唤他们:“喂,快起来,别偷懒,时间要到了。”

    可是这些人一碰触到软倒的同伴,自己也跟着面带惊愕惶然趔趄扑倒。

    就这样,被吸走浑身邪气的家伙越来越多,十个……五十个……百个……直至最后的那些人走过来时,绝大部分的夜魇族都已经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

    “呃?!”和最后几个手下走来的三首恶魇见此情景,顿时气得暴跳如雷:“这是怎么回事?”

    “轰砰砰、哗啦!”关横此时和婴白鬼瞬间运劲震碎土壁,带着小黑出现在了恶魇面前,他大笑着说道:“哈哈哈,你这些手下,都已经完蛋了,现在,只剩下你喽!”

    “可恶啊!!”眼见千余名夜魇族都成了动弹不得的废物,三首恶魇火冒三丈,倏地对身边几人厉声吼道:“快,灌注邪气让你们身上邪元石爆裂,提前……”

    “事到如今还是贼心不死?”关横的脸顿时沉下来:“婴白鬼,咱们一起动手。”

    说时迟,那时快,一人一鬼瞬间打出挟裹磅礴土灵气息的拳劲,径直轰向那十几个手拿邪元石的夜魇族人。

    “唰唰唰咯剌剌!”诡异刺耳的声音络绎不绝于耳,那些家伙瞬间被脚下狂涌的土气聚拢包围,彻底变成了在原地凝固的土堆。

    “砰砰砰!”这个时候,关横、婴白鬼的拳劲才发挥威力,将土堆打成飞灰齑粉。

    “好啊。”小黑此时看着心痒难耐,立刻对溃邪兽叫道:“小家伙,上,打那个夜魇族的老大。”

    “叽叽叽”闻听此言,溃邪兽一晃身,“唰唰唰!”甩动长鼻子抽向面前不远的三首恶魇。

    “岂有此理,你们坏我好事,欺我太甚!”三首恶魇不知道溃邪兽的厉害,看到这小兽甩动鼻子扑来,立刻亮出暴现邪气的双爪挥舞相迎:“杀!”

    “呼嘭嘭嘭!”邪气爪劲和长鼻子在空中对碰十余击,三首恶魇突然感到自己的力量外泄狂涌,止不住的被对方抽拽而走,他立刻大惊失色:“你?!”

    “哼,连‘噬魇凶貘’都没听说过,你这个夜魇族人还真是缺少见识,死了活该。”

    “嘭嘭!”关横的话音甫落,自己和婴白鬼的重拳吐劲,悍然击中对方身躯,三首恶魇痛吼一声,登时倒掠疾飞,狠狠撞在了土壁上:“嘭!”

    “逆灵血珠,这里全都是夜魇族邪魂,尽量吸收吧。”关横探手入怀取出珠子,只见这颗赤红圆珠在他掌中“唰唰唰”疾转不停,硬生生将那些还没有完全毙命的夜魇族人生魂吸扯进了珠子里。

    与此同时,在他的命令下,婴白鬼骤忽扑向三首恶魇,对其施展迅猛无匹的疯狂攻击,三首恶魇竟然被轰出地底,直接飞到了峡谷的空中。

    “可恶!呃啊啊啊”说时迟,那时快,这家伙坠落的瞬间,猛地在原地一滚,变成了拥有三颗巨大颅首的魇兽。

    “该死的臭小子,你坏我好事,和你拼了!”

    “凭你也配和我拼命?!”关横此时早把逆灵血珠扔给小黑,让她拿着吸收生魂,自己闪电般取出似雪弓,冲出地窟的瞬间,照着对方那几颗颅首就是三支疾飙劲矢。

    “唰唰唰噗噗、啪!”三支箭有一双不偏不倚命中目标,直接贯穿恶魇脑壳,挟裹的土灵气息使其蒙上土灰之色,顿时化为石块,但是第三支箭却被对方险险躲过。

    关横和婴白鬼一直没使用完全克制魇族邪气的原火之力,那是要防止火劲引发对方身上的“邪元石”爆裂。

    “如果大量邪气在四周围扩散,多多少少会对灵界有所影响。”关横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会使用土灵之气。

    “呃啊啊啊”剧痛袭身之下,三首恶魇不住惨吼,他心中更是泛起无比绝望:“不行,我不能就这么被对方杀死,我还有最后的‘杀手锏’未用。”

    “去你的吧!”

    “呼嘭!”电光火石之间,此獠用最后一颗颅首狠狠砸向地面,立时激得土石飙飞四溅,一片扬尘顿时挡住了关横他们的视线。

    “哎呀,什么都看不到了。”小黑皱眉低呼的同时,关横倏地在她面前一伸手,“砰砰!”两拳打飞震碎来袭之物,登时吓了她一跳。

    “邪气石刺,这是多头邪魇的招数?!”见到对方的攻击,关横心中微微一动,但是此时婴白鬼魂影疾旋狂舞,已经把扬尘驱散,他眼见对方已经向峡谷口方向疾窜而去。

    小黑手指对方叫道:“姐夫,快追。”关横此时冷笑说道:“没关系,他要是逃向别处,说不定能溜走,可是冲向谷口,就是死路一条!”

    “呼”刚刚晃身掠到幻灵谷入口附近的三首恶魇,终于喘息着恢复人形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周围鬼啸霎时响起,紧接着,六伥鬼魂影转瞬浮现,卿凰和渚也拎着兵刃杀气腾腾迈步走出,她们齐声叱道:“看你还往哪里跑?!”

    “杀了他!上”卿凰一声令下,群鬼登时急扑而上,可就在刹那间,那个“三首恶魇”却尖声惨叫:“不、我不是……”

    “噗!”没等这家伙说完这句话,就已经被群鬼的利爪扯成了几爿。

    但是卿凰也感到有些不对劲,直到关横、小黑疾掠而来,他仔细一瞧,登时说道:“糟糕,咱们上当了!”

    “哎呀,这个不是什么三首恶魇!”小黑也瞧出了破绽,她跺着脚叫道:“怎么回事?”

    “肯定是这家伙逃跑的时候,让这个普通夜魇族人给自己做了掩护,可恶。”关横心中暗叫不妙,果然不出他所料,渚一指前方峡谷左侧叫道:“关兄,你快看那里。”

    “呼呼呼唰唰唰”

    说时迟,那时快,渚所指的方向猛地升起一方高耸石台,身受重伤的三首恶魇正站在上面,关横立刻叫道:“不好,这家伙肯定藏了后招,你们快往峡谷外面撤离,渚,看好小黑,别让她乱跑。”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探臂膀抓起溃邪兽,迅速向着石台方向疾掠,卿凰此时一咬银牙:“不行,我要和你同去。”说罢,她就已经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噌噌噌嗖嗖嗖”

    二人衣袂破空声响起,转瞬掠到石台下方,那三首恶魇在台上狂笑道:“哈哈哈,你们没想到吧,这方石台就是本座最后的杀手锏,它本身就是一块千斤邪元石,灵界的众生,你们都会给我去死吧!”

    “呼砰!”下一刻,三首恶魇卯足全力,将自己储存于体内所有邪气全部掼入脚下石台。

    “咯剌剌咔嚓咔咧咧!”眨眼的工夫,这千斤邪元石表面便出现了无数龟裂痕迹,眼看着就要彻底爆碎,把滔天邪气释放出来了!

    “啪、啪!”电光火石间,关横的双掌摁住了石台侧面,土灵气息卷起无数泥土覆盖在石台表面,硬生生堵住了龟裂缝隙。

    他大声叫道:“婴白鬼,你去石台另一边用土灵气息封堵石台裂缝,卿凰,我现在无暇分身,你和溃邪兽、六伥鬼上去灭了那个家伙。”

    卿凰在瞬间明白了关横在做什么,他是豁尽自己全部的土灵气息在勉强遏止这方石台,也就是千斤邪元石的爆裂状态,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阿横,坚持住,小兽、六鬼,咱们上”说时迟,那时快,卿凰拼命纵上石台,挥舞莲花奇刃向三首恶魇疾扑过去。

    “这一次,你们休想再阻止我毁灭灵界!”三首恶魇虽然已经耗费了绝大部分邪气轰击、引爆邪元石,可是破船还有三斤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自忖还有一战之力。

    “看样子你这贱婢和那小子关系匪浅,好,我就杀了你,让他痛苦难忍!”话音甫落之时,恶魇凝气挥爪,呼的一声抓向卿凰的兵刃。

    “休想得逞!”“叮叮当当!”利爪和莲花奇刃碰撞有声,眨眼就是数十击硬拼,卿凰手腕酸麻剧震,三首恶魇瞧出了便宜,登时厉啸一声施展猛招抢攻:“杀”

    “呼唰唰唰”就在下一刻,溃邪兽终于翻身爬上石台,甩动长鼻子为卿凰解围,“嘭!”这一击正中恶魇利爪,疼得倏忽一缩手:“可恶,又是你这吸走我邪气的小畜生。”

    “我的帮手可不止它。”卿凰此时为了避免小兽长鼻子误伤扫中自己,噌噌噌连退几步,群鬼魂影此时已经从她身后疾掠而出,齐刷刷攻向三首恶魇。

    “注意出招力道不要太大,要不然会让石台继续崩坏,那就糟了。”卿凰叮嘱伥鬼们的同时,却也提醒了恶魇,他大声狂笑着:“好好,既然如此,大家就同归于尽吧。”

    “呃啊啊啊”说时迟,那时快,这丧心病狂的恶毒家伙再次化成原形三颅首凶兽,虽然被关横用土灵气息之箭震碎两个脑壳,可他还有一个头能用,此时瞬间蓄劲,狠狠砸向脚下石台。

    只要三首恶魇这一击成功,千斤邪元石会立刻爆碎,无数邪气也会彻底侵染灵界生命!

    “唰唰唰咔嚓”可就在这家伙巨大颅首即将碰触石台的瞬间,他的身体却已经无法动弹了,只差半寸距离,就是半寸,却有一股“力量”让恶魇完全失去了活动自由。

    “呃啊啊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呵,你这个傻瓜,以为阿横只是在石台下面封堵龟裂痕迹吗?”卿凰此时轻蔑一笑:“瞪大你的狗眼好好瞧清楚吧。”

    “什么?!”闻听此言,恶魇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早就有无数土灵气息驱使的泥土涌上石台,将自己的双足,甚至半截身躯都收拢裹紧,制止了他试图用巨大颅首撞击石台的动作。

    “哼,你上当了。”关横此时噌的一下跃到卿凰身边,他冷笑说道:“卿凰只是佯攻而已,从一开始,我就打算用这些土灵攻击制服你,蠢东西。”

    “可恶,你……”

    “呼”没等对方说完这句话,关横已经疾掠到被禁锢的三首恶魇身边,他眼中寒芒一闪而逝:“你的存在,对整个灵界都是莫大威胁,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啪!”五指甫张,倏地扣住对方的脑壳,一股迅猛狂炽的原火之力,瞬间袭遍恶魇的全身。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