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23章 最后的毒计(第三更)
    憋着一肚子气,关横带着二女来到地牢门前,飞起一脚蹬在门上,“嘭。”木门登时碎裂,里面几个灵族看守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呢。

    “什么人?竟敢来灵王大殿劫牢反狱?我砍……”

    “啪!”没等这个年轻的看守大发厥词完毕,他的脑后立刻让身边同伴打了一巴掌,这小子还在晕头转向的时候,其余的看守已经躬身说道:“见过驸马和二位公主。”

    “哎呦我的妈呀,原来是灵王面前的大红人?!”年轻守卫吓得差点跌坐在地,看到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卿凰和小黑险些笑出声来:“噗嗤……”

    “哈哈哈,诸位好,咱们是奉了灵王的命令,来取那些俘虏的小命。”

    关横此刻微微一笑,随手拍了拍那有些发抖的守卫:“哥们,你有点意思,这样吧,他留下帮点小忙,其余的守卫大哥劳驾先离开一会,我们走后进来收拾就行了。”

    “是,我等告退。”守卫们从大门鱼贯而出,那个觉得自己因祸得福的年轻守卫立刻说道:“几位贵人,请这边走,我来引路。”

    ……

    数息之后,地牢底层房间门前,关横等人纷纷驻足。

    看到面前牢房里稀稀拉拉的七八十人,关横突然问道:“怎么就这点俘虏?夜魇族来的侵略者很少吗?”

    “不,我听战场上返回的灵族战士押送犯人回来时说过,差不多有几千个夜魇族强者都来进攻灵王宫了。”

    年轻守卫解释道:“不过后来大部分夜魇族的家伙全都自戮而死,用自己的邪气汇聚,还在空中炸开了好长一条缝隙,这几十个俘虏还是自尽的时候稍微有些迟慢,才被大家抓了俘虏。”

    “哈哈哈,就是说,这群二货想自杀都没成功喽?”

    关横此时瞧向那些盯着自己目眦欲裂的家伙,不由得好笑,他说道:“喂,你们看什么?难道不认识本少爷是谁吗?告诉你们,就算是上古邪魇的首领万魇邪王,都被我给宰了,更何况是你们这群弱鸟,哼。”

    “你胡说!!邪王大人他是不死不灭的!!”

    “哗啦啦”有个夜魇族壮汉突然扑在牢房栅栏上,大声吼道:“我不信、我不信啊啊”

    “我们也不信……”这几十个夜魇族起身大吼,眼中都是疯狂之色,关横见状冷笑道:“一群自欺欺人的白痴,万魇邪王要是没事,你们又怎么会在这里等死?”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倏地弹了一下手指,六伥鬼魂影骤然浮现在周围,它们散发的原火之力愈来愈热,烧灼得牢房内空气不断扭曲变形。

    那些夜魇族人体内原本就是邪气滋生,现在被火劲侵袭,一个个扑通栽倒在地,嘴里不断发出哀嚎:“啊啊啊”

    “哼,早知道要吃苦受罪,何必跑来别人的地盘做侵略者?”

    关横冷冷说道:“你们这就叫罪有应得。”“姐夫,你能不能快点?”小黑此时抱着吞鬼喵皱眉说道:“这地牢里面实在太狭窄了,别说这群家伙被烧得鬼哭狼嚎,连我都受不了热了。”

    “嘁,你要是忍不住,就滚出去凉快呗。”

    关横哈哈一笑,小黑气得直跺脚,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缩在牢房角落的家伙突然绷不住了,他哀嚎大叫着:“饶了我吧,我受不了的,只求速死!杀了我、你要是答应杀了我,我就告诉你一个大秘密!”

    “什么?!”听到这家伙脱口而出的话,关横和卿凰都是微微一愕,但就在下一刻,那个方才对着关横大吼的夜魇族壮汉突然一拳轰向对方:“混账东西,不许说!”

    “拦住他。”关横瞧出这家伙试图杀人灭口之心,于是喝令伥鬼们出手救人。

    说时迟,那时快,大伥鬼陡忽攥爪成拳,“砰!”重重一击轰在了夜魇族人的臂膀上,直接用原火之力让他半边身躯彻底燃烧起来。

    “呃啊啊啊”此人惨叫的同时,竟然发疯似的抱住身边两个同伴,三个火球顿时冒起黑烟。

    “糟了,我的驸马爷,这样会把整座地牢烧掉的!”那年轻守卫骇然叫道:“我、我可担不起这个重责。”

    “放心,一切都有我担着呢。”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一拳打碎牢门大锁,随即把逆灵血珠扔给卿凰:“你来吸取这些家伙的魂体,我去审问这小子。”

    “啪。”电光火石间,关横伸手一搭那个想要说出秘密的夜魇族人,硬生生把他拖出牢房,拽到了地牢角落。

    “嘭。”随手将其摔在地上,关横冷冷问道:“什么秘密,赶紧说,要不然,我用火劲把你烧个十天半月再弄死,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这个家伙哀叫一声,又看到其余同伴的邪魂都被卿凰收进了逆灵血珠,知道自己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于是决定在死之前多拉一些垫背的。

    “我们……我们夜魇族还有上千的兵力,隐藏在灵王宫外围各处,他们并没有参与昨天的总攻,而是另有特殊使命。”

    这个俘虏招供道:“根据多头邪魇大人的指示,在这上千同族,每个人都带着从古战场搜集来的‘邪元石’,此物只要一注入邪气,就会产生绝强的爆发力,邪魇大人说了,就算总攻灵王宫失败,也让灵族从此彻底元气大伤。”

    “什么?”闻听此言,收集完生魂的卿凰大步走了过来,她扬声问道:“你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这……因为我们那上千同族会在今天午间全部集结在灵界最中心的区域,用自身邪气一起轰碎所有邪元石。”

    俘虏稍一犹豫,终于咬着牙说道:“如此一来的话,夜魇族上千人就会同时殒命,他们造成的‘魔魇血咒’就会彻底污染灵界的每个角落,所有的生灵都要遭受影响,生命只剩下原来十几分之一,至死都会忍受无尽的痛苦。”

    “畜生!”“嘭!”关横气得七窍生烟,飞起一脚蹬在了对方身上:“这种毒计你们也想得出来?!”

    卿凰也气得身躯微颤,她骂道:“夜魇族人,你们真是意狠心毒。”

    “哈哈哈哈”那家伙此时把实话全说出口,反而如同解脱一般狂笑:“不错,你去杀吧,杀光我的同族,让他们给我陪葬。”

    “哼,连自己的同族也出卖,你也算是个极品败类了。”关横此时挥掌疾掠,倏地蹭过对方脖颈,掌缘附着的原火之力等时间此人烧成了飞灰齑粉。

    “阿横,事不宜迟,咱们得赶紧前往灵界的最中心区域。”卿凰在这时从沉声说道:“否则的话,这上千个夜魇族人,就会成为毁灭半个灵界的巨大危机。”

    “呃?说得这么严重?那我也要去。”小黑说道:“就算我帮不上忙,也可以带上吞吞和溃邪兽,它们也能出力。”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关横说到这里,突然扭头一拍身边的年轻守卫:“兄弟,有几件事情要拜托你了。”

    “这、这……”

    守卫实在是被自己得知的秘密吓了一跳,他的嘴动了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来:“我可是摊上大事了,驸马爷,有事您吩咐就是了,再怎么说,能为挽救整个灵族出力的机会,也是一生罕见。”

    “好,你赶紧出门去找灵王大人的徒弟渚,我们需要她做向导。”

    “好好,我马上就……”“等等。”

    看到对方火急火燎的想往外跑,关横又好气又好笑:“你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你去找渚,告诉她我们在大殿门口等候,顺便把大家的坐骑都弄过来,另外,我们走了以后,你顺便把这件事向灵王大人禀报一下,做完这些事,你就等着领赏吧。”

    “是是是,小的告辞。”这句话甫一出口,守卫急忙往外跑去。关横对二女使了个眼色:“走吧,咱们去大殿门口。”

    ……

    少时片刻之后,渚牵着四匹坐骑行色匆匆的冲出大门,她看见关横等人就苦笑道:“喂,为什么你们总能摊上大事?”

    “我怎么知道?”关横耸耸肩,故作轻松的说道:“不过你不得不承认,我们每次都能将危机化险为夷。”

    “好啦,大家赶紧上马吧。”卿凰说着,瞬间翻身跃上坐骑,渚此时向四周扫视,她随口问道:“小黑呢?”

    “我在这、我在这呢。”

    此时此刻,小黑带着吞鬼喵和溃邪兽从不远处跑来,她来到大家面前,喘着气道:“我说怎么一直没找到小兽的踪迹,原来这家伙竟然不小心爬到树上去,最后不敢下来,还在树杈上睡着了。”

    她这句话还没说完,关横等人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溃邪兽叽叽叫了一声,似乎有些赧然尴尬。

    “行了,几位小祖宗,还不快上马?”关横此时扬声叫道:“渚,赶紧在前面引路,咱们在正午之前赶到那群家伙要去的地方。”

    “知道了,大家跟我来,我知道灵界最中心的区域,是幻灵谷!”渚的话音甫落,立刻引着众人策马疾驰而去。

    ……

    与此同时,灵界中的某个峡谷角落,遍地都是兽类的尸骸,它们都是刚刚死去不久,地面血迹尚未枯涸,四周围邪气萦绕徘徊不散。

    这小小峡谷内,竟然聚集了不下千名夜魇族人,他们冷厉决绝的眼神,此时齐刷刷瞪着高坡上训话的那个家伙。

    “诸位,我三首恶魇,已经和多头邪魇大人失去了精神上的联系一天一夜了。”

    此人声音里透着几分绝望,但更多的却是狠毒决绝:“由此可见,大人已经殒落,但是咱们的使命并没有结束,你们说,下面该做什么事情?”

    闻听此言,上千人的夜魇族群齐声低吼道:“在幻灵谷引爆邪元石,让灵界里所有的生灵在绝望中等待死亡来临!”

    “哈哈哈哈说得好!”三首恶魇此时狂笑道:“我们邪魇族人,就算是从此彻底湮灭也罢,也要让自己的敌人一起陪葬,杀”

    “杀杀杀杀杀杀”低沉的厉吼声透着嗜血恶毒,这就是试图用自己的命和灵界众生同归于尽的千名魇族人。

    “全体,出发!”沉重的脚步声齐刷刷响起,逐渐远去,数息后消失在无名峡谷的入口。

    到了此时此刻,那高坡上的“三首恶魇”才喃喃自语低声道:“多头邪魇大人,作为您微不足道的最后分身,我能做到的,就是把整个灵界拖进绝望深渊,为您报仇了。”

    “等着吧,灵王,虽然你的实力远胜于我,只怕用一根手指都可以将我碾成齑粉,可是我送给灵界这份‘毁灭大礼’,你却无法阻止。”

    三首恶魇发出冷恻恻的笑声:“嘿嘿嘿,你甚至连知道这件事的机会都没有!”“唰!”话音甫落之时,恶魇的影子消失在了原地。

    ……

    “嗷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斜刺里窜出一只嚎叫的花斑邪,恶狠狠扑向马上的渚。

    “锵!”渚此时拽出腰间的长剑疾挥而去:“唰”

    “噗嗤!”花斑邪的脑壳登时飙红疾飞,身子也扑通栽倒在地。

    “驾”电光火石间,渚策马越过兽尸,关横他们到了此刻才从后面追了过来。

    “呵呵呵,渚,你的身手也厉害很多了。”关横笑道:“一剑就斩杀了半步紫气的妖兽,了不起。”

    “别再夸我了,比起你和卿凰,我算个什么?”渚一边扬鞭策马,一边说道:“说来也奇怪,你们发现没有?大家这一路奔来,沿途总是遇到暴怒的邪兽袭击咱们,却不知是因为什么。”

    “怎么,被邪兽突袭,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听了卿凰的疑问,渚摇了摇头,随即沉声道:“并非如此,邪兽们原本除了必要的觅食,很少再冒险袭击灵族人,尤其是通往幻灵谷一带,这里的灵气充盈浓郁,邪兽们在此栖息依旧,性情会逐渐平和许多。”

    “这句话倒是不错。”卿凰低声说道:“我感到这里的灵息竟然和灵王大殿那边有些相似,真是奇怪。”

    “吁吁吁”就在此时,渚突然勒住坐骑,一挥手让大家暂停前进,原来是前方出现一条极宽的沟壑,大家只怕要绕路而行了。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