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21章 严重后遗症(第一更)
    “呀,这是怎么回事?”小黑惊愕的同时,吞鬼喵和溃邪兽也吓得够呛,齐刷刷窜到了她的怀里。

    就在下一刻,这不算宽阔的空间顶端砰然崩毁,小黑觉得自己周围气流狂卷,硬生生把她们抽离了地面,瞬息间向着空中缺口冲去!

    ……

    “呼呼呼唰唰唰”周围风声迭起不绝,小黑两眼发花晕头转向,但是怀里兀自紧紧抱着猫儿和小兽一刻也没撒手,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听见“咣当”一声,她已经重重摔在了平地上。

    “哎呦,疼死我了。”

    小丫头被摔得眼泪都掉出来了,只觉得浑身的骨头没有一处不疼的,可是勉强睁开双眼一看:“咦,这里是……古战场?!”

    “喂,谁在哪里?”不远处突然响起一个人的喊声,还夹杂着兽吼,下一刻,那个人便失声惊叫道:“小黑,是你?!”

    闻听此言,小黑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笑意:“渚姐,哎呦,我可算是看见熟人了……呃……”这句话刚一出口,她就已经全身放松,扑通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

    另一边,关横让独角猎獬吸走肉身皮囊周围的五行之力,自己终于顺利的钻了回去。

    “呼,重新掌握肉身的感觉真好。”关横起身之后活动身体,觉得倍儿有精神,在原地还接连出了几拳:“唰唰唰。”

    “呜呜呜。”此时此刻,独角猎獬满脸讨好的凑了过来,刚才吸收了周围的五行之力,这家伙觉得力量大增,还想再讨点奖赏。

    “唉,真拿你没办法,那我就再给你一些五行之力,谁让哥这回全仗着你帮忙才拿回肉身呢。”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就笑呵呵的把一股气息送给了猎獬,这家伙得了个天大的便宜,终于美滋滋的缩回了绿魍小鼓。

    可就在下个瞬间,关横倏地一捂自己的心口:“呃?这是怎么回事?”

    一颗心脏,猛然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这速度绝对超过常人十倍,关横只觉全身燥热难当,有种无法忍受的冲动感,霎时间涌上大脑。

    “呃呃呃呃”双手抱头,关横陡忽发出一声厉吼,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轰隆隆嘭嘭嘭!”说时迟,那时快,关横上方的空间顶端骤然崩塌了下来,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旋转气流硬生生卷起他的身躯,向着天上缺口冲去。

    ……

    “呼。”卿凰此时舒了一口气:“七鬼,多亏有你们护驾,我才能顺利融合了这邪灵。”

    此时,她已经找回了肉身,随口对身边的群鬼说道:“现在,我们应该去找阿横和小黑……”

    “咣咣咣砰砰砰!”刹那间,空间顶端崩塌陷落,七鬼惊慌飞扑上来,护在卿凰周围,可是下一刻周围产生的强大涡流却把她和群鬼都卷到了半空。

    “唰”一道黑影赫然从斜刺里冲过来,卿凰眼尖,立刻认出那是关横,她急忙伸手叫道:“阿横,抓住我。”

    “啪。”关横在间不容隙的瞬间探臂膀握住对方皓腕,紧接着一把将卿凰揽进自己怀里,二人几乎是在同时大声问道:“怎么样,你成功了吗?”

    彼此会心一笑,关横在卿凰耳边说:“为了你,我也非得成功不可!”说着,他突然在对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而后情不自禁道:“不知为什么,凰妹,我感觉你现在格外动人……”

    “讨厌,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咱们还身处险境呢。”卿凰见到他如此,忍不住嗔怪一句,然后就叫道:“七鬼,快聚过来稳住我们的身形。”

    “呜呜呜”闻听此言,群鬼登时晃动魂影围拢在他们周围,可卿凰却觉得关横搂住自己的臂膀,似乎越来越来紧。

    “嗖嗖嗖”下一刻,风声迭响不断,强大涡流带着二人赫然冲出了空间隧道,转瞬来到了古战场上空,卿凰欢喜叫道:“好,终于出来了。”

    就在此时,关横的嘴唇微微一动,似乎是在低声说些什么,大伥鬼登时发出嚎叫:“嗷呜呜”

    紧接着,群鬼魂影旋舞成圈,托着二人的身躯向着远方飞去。

    “咦,我们不去找小黑和渚了吗?”卿凰心中一惊,下个瞬间,自己就已经和关横落在了一个山坳的隐秘岩窟旁边。

    “阿横,你这是……”

    卿凰看见关横双眸闪烁着一抹赤红,自己心中便有些紧张慌乱,关横却却低声道:“凰妹,我的魂体融合邪灵之前,那家伙说过,以后会激发心底潜藏的本能渴望,我、我似乎意识到那是什么了……”

    喘息着,他垂首凑到卿凰耳边低语道:“就是你,你就是我心底唯一的渴望。”说罢,关横便把整个身子压了上去。

    “你说什么呀,我才不是……”卿凰心里小鹿乱撞,她气得想骂出来,阿横你这坏蛋,融合邪灵之后,分明就是被激起了“好色”的本能而已。

    可是直到如今,又能怎么办呢?只好顺其自然了……

    七鬼此时都被关横赶得远远的,在附近巡视警戒,自然没有任何人或事来打搅他们。

    过了良久……关横抱起裹着自己外衣、已经睡熟过去的卿凰走出了山坳,刚才他偶尔听见渚和小黑在远处大声呼唤自己,心想可不能让对方瞧见,于是赶紧收拾妥当,出去迎接对方。

    “咦,你们这是……”渚看着关横怀里的卿凰,对方睡得那叫一个踏实,只是面色绯红,尚有几分春意未消,她马上若无其事的讪笑道:“喂,你们要不要这么抓紧时间啊?真是缠绵。”

    “嘁,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关横的脸皮堪比城墙,他不动声色的辩解道:“刚才被气流卷出石碑秘境空间的时候,卿凰又惊又累,所以才睡着了。”

    “呃,说起来这‘气流’真是好色,竟然把你的衣服刮到了卿凰身上。”渚的脸上笑得很诡异:“还想瞒住我?告诉你,老娘可是有未婚夫的,什么都懂。”

    听到他们的对话神神秘秘的,小黑此时有些好奇地问道:“渚姐,你们在议论什么事情?”

    “你个小孩子瞎打听什么?”关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随即问道:“怎么样,融合邪灵的事情,你那边还顺利吗?”

    “当然顺利了,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小黑此时大大咧咧的说道:“我敢打赌,你们融合邪灵的过程,谁都没有我顺利。”

    “叽叽……”“喵呜……”一听小黑这么说,吞鬼喵和溃邪兽登时就有些不乐意了,它们心中暗道:“少吹牛了,要是没有我们和器灵帮忙,你还在哇哇大哭呢。”

    “渚,你这边呢?”听到关横询问,渚连忙说道:“群兽们有了五行之力暂时帮助,已经把古战场上的夜魇族人消灭差不多了,正在进行各路追杀的收尾。”

    “呃?!这里是哪儿?”就在此刻,关横怀里的卿凰悠悠醒转过来,她揉了揉眼睛,顿时看见了渚和小黑,立刻欢喜叫道:“太好了,你们没事吧?”

    “哼,那还用说吗?你少瞎担心了。”小黑说着,没好气的把脸扭到一边。

    可是渚却笑道:“看着你们全部脱险,还融合了三邪灵,我这心也就彻底放下了,等等,我先去遣散群兽,而后咱们就返回灵界。”

    说着,渚一把拉住小黑:“走走,陪姐姐一起去。”

    “别拽我呀。”小黑此刻趔趄着和对方向远处跑,嘴里还叫嚷:“我、我还想和姐夫说几句话呢。”

    关横此时把对方身子放到平地,而后笑嘻嘻的问道:“嘿嘿,凰妹,你现在没事了吧?”

    “死鬼,你还好意思问?”卿凰满脸通红,随后用粉拳捶在关横胸口上:“瞧你做的‘好事’,害得人家都站不稳了。”

    “哎呦,对不住啊。”关横一把将她揽在怀里,而后低声道:“回去灵界之后,你先好好歇息一下,然后我们再好好研究如何缓解‘本能压力’的事……”

    “你想得美。”看到对方满脸坏笑,卿凰就知道他没想好事,于是气哼哼的向前走去,关横有些心疼的叫道:“哎呀,公主殿下你慢点走,来来,本驸马扶着你吧。”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他们一行人终于告别了群兽,回到了灵界。

    到了灵王大殿之后,卿凰见了灵王,赶紧把装着芫歆公主残魂的小瓶子递给对方:“义父,总算不负您的重托,阿横把姐姐的残魂找回来了。”

    “唉,关横、卿凰,真是辛苦你们了。”灵王此时抚摸着小黑的脑袋,又看了看风尘仆仆的渚,对她说道:“徒儿,你先下去休息吧,我有事要和关横他们商议。”

    “是,师父,那我就先告退了。”

    “是,师父,那我就告退了。”

    渚对着众人微微一笑,继而转身离去。灵王看着她的背影感叹道:“也难为她一个女孩子,和你们一起出生入死,总算是平安回来了,我以后定要细心培养她做我的得力臂膀。”

    “灵王爹爹,你看你看,这是我们在天邪域找到的小宝贝。”小黑说着,就把溃邪兽抱到了灵王面前,对方脸上出现一丝诧异:“这是……”

    于是,关横就把自己一行人在古战场、天邪域和石碑秘境发生的事情,大致讲述了一遍。

    听他们叙述之后,灵王微微颌首点头:“嗯,你们这次实在是太辛苦了,竟然能在夺回芫歆残魂的同时,一举杀灭上古邪魇一族的主要力量,而且融合三邪灵修复自己的魂体,实属不易啊。”

    说到这里,他稍微一顿,才继续言道:“最重要的是,远赴天邪域,竟然弄到了这种奇兽,它可是专门对付各种‘邪气衍生体’的杀手锏。”

    “义父,我觉得,溃邪兽能留在您的身边,一定能够好的生活下去。”卿凰此时说道:“您看,能不能把它收养在大殿这里呢?”

    闻听此言,灵王很高兴:“当然好了,就是不知道这小家伙愿不愿意留在我这个糟老头身边。”

    说着,灵王便对溃邪兽勾了勾手指开言道:“过来过来。”

    灵王浑身上下散发的都是柔和、浓郁的光泽,小兽当然喜欢,立刻欢快叫着扑到他脚边:“叽叽、叽叽。”

    可是因为脚下没站稳,竟然笨拙的跌到了,显得憨态可掬,好玩之极。

    “呵呵呵,小家伙,你喜欢吸收灵气对吗?”灵王抱起溃邪兽,柔声说道:“这灵界里的气息浓郁,可以任你吸收,但是要记住,不要随便袭击旁人,懂了吧?”

    “叽叽、叽叽叽。”溃邪兽聪明乖巧,忙不迭点了点头。小黑在旁边说道:“灵王爹爹,再让我抱一会吧,我要带着它去找吞吞和妖鹿、七鬼玩。”

    “去吧去吧。”得到灵王的许可,小黑欢欢喜喜的走了,可是这个时候,灵王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惨白之色。

    “义父!”卿凰目光如炬,立刻觉察到有些不对劲,她立刻焦急问道:“您这是怎么了?”

    关横也随即低呼道:“岳父,没事吧?”

    “唉,乖女儿,你们两个小声一点,不要惊动了小黑和旁人。”灵王此时微微苦笑道:“那孩子的嗓门大,心里心里也藏不住事,她要是知道了,整座大殿的人也就都知道了。”

    讲到此处,灵王稍微顿了顿,随手拿起关横刚才取出的“逆灵血珠”把玩着,而后才缓缓说道:“我只是在白天的时候,过分消耗了大量灵力,有些疲累而已,稍微休息两天就好,不碍事。”

    “呃,我想起来了,刚才在进来之前,还听到大殿里的人议论,说是进攻灵界的那些夜魇族人集体自戮,而后汇聚邪气轰开了一道空间缝隙。”

    关横摸着下巴想了想,他随即问道:“莫非您就是因为这件事,大耗元气和灵力?”

    “是啊,我当时几乎是豁尽了全力,才勉强封堵了那道缝隙,不过也只是暂时的而已。”

    灵王此刻长叹了一声:“联想起你刚才讲述与万魇邪王的遭遇,我估计最后邪气汇聚的那张狰狞巨脸就是他的分身,这家伙在和你作战身殒的同时,用了这种同归于尽的方法,其中的原因嘛,就是想要让大批邪气涌进人界……”

    “什么?!”闻听此言,关横和卿凰都是大惊失色,他们在人界可是有不少好朋友:恬琳、若桃、阿狗,以及五行神使,巫族等等。

    万一对方要是因为灵界缝隙的邪气蔓延到人间出了事,那可就糟糕了!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