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15章 邪祖附身(第五更爆发)
    “嘭!嘭!嘭!”凌天箭霎时间掼进三只巨大坛子正面,劲力所催之下,坛子应声粉碎,里面三股滔天邪气倏然疾窜而出。

    可就在下一刻,正在遭受猛攻的多头邪魇骤忽昂首大笑:“哈哈哈碎得好,省得我亲自破坏了,多谢啦小辈。”

    “什么?!”闻听此言的关横心中倏忽一沉,多头邪魇的身影却突然诡异消失,七鬼的重击赫然轰在原处,激得土石飞溅迸散,地面下陷龟裂。

    “唰!”下个瞬间,这家伙的诡影出现在了粉碎的坛子旁边,他随即朗声叫道:“恭请三位大人入鼎!”

    “呼呼呼”听到邪魇的呼唤,其中两股滔天邪气在空中一拧,倏忽钻进了他掌中小鼎,可是最大的那股邪气却是稍微犹豫一下,竟直接掠进多头邪魇的额头。

    “呃啊啊啊”这家伙立刻爆发出凄厉痛吼,身上爆出无数血雾,可是他脸上的疯狂和惊喜有增无减,嘴里不住叫道:“多谢大人以我为‘皮囊’,荣幸之至、荣幸之至!”

    “可恶,事情有变!”关横心中对这一番诡异情景极为震惊,但他出手也是极快,冲着祭坛上方的多头邪魇就是一箭:“唰嗖!”

    “哼!”此时的多头邪魇迅速一挥手掌,砰然震飞这支劲矢,显得轻描淡写、不费吹灰之力。

    “嚯哈哈哈灵族的小辈们,不要以为能够御使五行之力,就可以在本座面前耀武扬威,你们得意的机会已经散失殆尽了!”

    “嗷呜呜”

    说时迟,那时快,多头邪魇在嚎叫声中再次化为本体,数不尽的颅首在它上身环绕,“邪魇石刺,疾”随着一声呼吼,由邪气形成、铺天盖地狂飞击落的石刺向着关横他们疾飙而来,这威力,堪称惊世骇俗。

    “可恶,那坛子里的邪魂与他融合之后,竟然导致实力飙升?!”见此情景,关横和三女都是心头一沉,可就在下个瞬间,小黑怀里的溃邪兽赫然发出一声尖锐鸣叫:“叽叽叽”

    “噌、噌、噌!”这小家伙瞬间朝着漫天石刺疾奔而去,小黑登时大急:“喂,太危险了。”

    “六伥鬼,过去保护溃邪兽。”

    关横的话音甫落,群鬼立即疾掠而去,电光火石间,溃邪兽倏忽甩动自己的长鼻子“呼呼呼”旋舞成圈,它身上的花纹鳞甲也在闪烁耀眼淡金光芒,“砰砰砰、啪啪啪!”扑面而来的石刺登时被震飞无数。

    “呼唰唰唰”邪气石刺依然疾如雨落,小兽力量再强也有个限度,数息之间,它已经独力难支了。

    “危险!”说时迟,那时快,关横身形甫动,挥舞灵剑转瞬间拦在小兽前面,剑锋疾转劈落,一鼓作去接连十余道斩击,碰碎石刺无数。

    “臭小子,我就直接毁灭这座暗魇堡,彻底活埋你们!”多头邪魇此时嚣张至极,倏地将所有头颅聚集在一起,滔天邪气骤然汇聚成硕大无比的漆黑球体,透着无尽威能,即将爆发。

    “不好,大家快往外撤,卿凰,和我一起发出啸声。”

    “喝啊啊啊”电光火石间,关横和卿凰同时发出三长四短七种尖锐啸声,瞬息间,暗魇堡附近响起百兽奔腾的蹄响,紧接着,有一道黑影发了疯似的急冲而来,随即狠狠撞碎暗魇堡大门:“砰!”

    “”嘶吼声中,白牙烈王喷着粗重鼻息跑到关横身边,狼兽、大熊和巨蟒,也在同时赶到,它们身后还跟着无数散发危险气息的奇兽,都是自己找来的帮手。

    “嗷嗷嗷”群兽昂首嘶吼,朝着充满邪气的多头邪魇施展绝强威势。

    “可恶的畜生们,你们该死!”多头邪魇之前晃动着众多头颅,就要把那颗漆黑邪气球体抛扔下来。“恶贼,休想得逞!”可就在这个时候,关横朝着他一晃似雪弓,“唰唰唰”连出六箭。

    “你!!”多头邪魇为了抵挡箭镞锋矢,急忙晃动几个灵活颅首,“啪啪啪!”其中三支箭登时弹飞,但下个瞬间,另外三支箭间不容隙掼进它的三颗头颅眉心:“噗噗噗!”

    “哇啊啊”

    剧痛之下,多头邪魇一慌神,在祭坛下方的溃邪兽骤忽发出凄厉嚎叫,它的身躯闪耀着五行之力的光芒,瞬间变大数圈,而后那条长达十余丈的鼻子破空疾抖,呼的一声甩向上方多头邪魇的身躯。

    “嘭!”对方汇聚漆黑邪气巨球被长鼻子正面击中,登时变小近半,那是因为溃邪兽赫然发力,将其气息硬生生扯走了。

    “可恶的畜生,你敢伤我?!”多头邪魇暴怒之下正想还手,可是躯体猛地颤晃起来,这家伙的众多头颅顿时出现惊惧之色,他自言自语道:“是,是,大人,保护魔魇金鼎重要,我立刻撤退。”

    “呃啊啊啊”说时迟,那时快,多头邪魇在暴吼声中做出一个惊人动作。

    “唰呼呼呼”

    这家伙竟然再次将汇聚的漆黑邪气球体重新吸收进体内,紧接着,他把自己十余颗颅首齐刷刷自震而断,“嗤嗤嗤”这些脑壳脱离身体后,反倒像是活了一样,御空疾飞,挟裹无匹邪气嚎叫着向关横这边扑了过来。

    “小子,本座现在没时间和你争斗,先走一步。”

    多头邪魇断了几颗颅首,倏地将身躯纵跃向远方半空中,他的凄厉吼叫兀自响彻云霄:“一个时辰之后,我在古战场中心区域等你,到时候灵族、魇族做个最终了断!!”

    “可恶,让他跑了。”

    关横此时急着指挥七鬼那些御空飞舞的邪颅,只好眼睁睁看着多头邪魇溜之大吉,他昂首吼道:“好,到时候你要是不来,我就算把古战场翻个底儿朝天,也要找到你这卑鄙无耻的东西。”

    “呀啊啊啊”这句话甫一出口,发出厉啸的关横双剑上下翻飞疾舞,立时将扑过来的三颗邪颅绞成了碎片。

    “轰隆哗啦啦”就在此刻,暗魇堡周围的建筑纷纷塌毁,扬尘四起,卿凰叫道:“阿横,我们赶紧走吧。”

    “嗯?!”关横刚要答应一声,却发现废墟附近倒着一个家伙。

    “那是膺昔?!”关横心中倏地一动,他大声吼道:“所有的人赶紧往外撤,我随后就到。”

    “烈王,跑过去,我要救那个家伙。”闻听此言,烈王一叫,登时疾窜而出,与此同时,卿凰她们已经随着兽群疾掠而走,电光火石般撤出了即将彻底塌陷的暗魇堡。

    “拿到了。”

    烈王疾掠狂奔而过,关横俯身探臂膀抓起膺昔便向堡外而去,这时间真是拿捏得险而又险,就在烈王奔出大门的瞬间,身后所有的建筑全都轰隆塌毁,原地只剩下无比骇人的没底深坑。

    “噌噌噌唰唰唰”风声陡起,蹄响纷乱,关横骑着王眨眼间追上了卿凰和群兽她们。“呼,总算跑出来了。”

    “嘭!”关横此时毫不客气的把膺昔扔在大家面前,小黑有些莫名奇妙,便随口问道:“姐夫,你还救他做什么?这应该只是个废物吧?”

    “噗……”

    听了她的话,卿凰和渚差点没笑出声了,可关横却是嘿然一笑,随手掏出样东西来,他说道:“这个逆灵血珠,就是从膺昔身上抢来的,他说此物和灵界千年循环不息的‘诅咒’有关系,我必须盘问一下才行。”

    闻听此言,身为灵族人的渚大吃一惊:“什么诅咒?什么逆灵血珠?我怎么没听说过?”

    “所以啊,这家伙必须活着为我们提供线索。”

    “啪。”关横说着,抬腿踹了对方一脚:“喂,起来,别装死了,我还在纳闷呢,你这家伙不是被多头邪魇吞噬了吗?怎么又给吐出来了,难道是不合他的胃口?”

    “呃呃呃……可恶,你为什么不让我死在暗魇堡里?”

    膺昔此时像是受了重大的刺激,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嘴里嘀咕道:“那个、那个占据多头邪魇的上古魇族大人,竟然说我的血脉不纯,只是个杂碎,硬是强迫多头邪魇把我吐了出来,这真是莫大的屈辱……”

    “呵呵呵,原来你小子是杂配出来的‘珍稀品种’。”关横此时说道:“不过也因为如此,你也捡了一条命,快告诉我,这颗逆灵血珠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会关系到灵界千年诅咒的延续?”

    “岂有此理,你少瞧不起我了。”膺昔颤晃着身躯,发出凄厉吼叫:“我就算不是个纯血上古魇族后裔,也不会出卖自己的同族,你们休想知道任何事情,休想”

    “一个渣滓而已,还真的把自己当盘儿菜了?我懒得和你废话。”闻听此言,关横显得有些不耐烦,倏地一弹手指,大伥鬼和巨蜂浮现而出。

    一个疾喷鬼王珠击中膺昔膝盖,登时打得他扑跪在地,另一个吐出土灵气息,汇聚周围涌动而来的泥土,硬生生把对方裹在土中,只留下一个脑袋在外面。

    “听着,你现在只有两条路,一个是爽快的死,一个是受尽痛苦而亡,自己选吧。”

    关横冷冷说道:“我只想知道逆灵血珠到底有什么作用,虽然不能饶了你,但是却可以在你死后了结一个心愿,怎么样,这已经够宽厚了吧?”

    “呃?!你是说……可以替我完成心愿?”

    膺昔原本想死鸭子嘴硬到底,但一听到关横这句话,他竟然大为心动,这家伙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好,我告诉你逆灵血珠的作用,不过你要替我做一件事情,那就是、那就是让多头邪魇死得凄惨无比,我恨他、我恨他为什么不死在我前边!!”

    “多头邪魇,哼,这家伙与我恩怨颇多,就算你不要求,我也会让他不得好死的。”听了关横的话,膺昔好似泄了气的球,他面带死灰说道:“好吧,我说。”

    原来这颗逆灵血珠,竟然和灵界千百年来没有“水源”的事情有关,众所周知,灵界没有一滴水存在,就算是单纯的“水灵之精”也是少之又少,这其中的原因,便和上古邪魇一族有重大牵连。

    当年,灵族、魇族的战争陷入僵局,彼此胶着拉锯,旷时持久,魇族的人竟然丧心病狂,研制出一种“诅咒”灵界人的方法,企图一鼓作气灭亡所有灵族人,就是在灵界所有的水源里布下诅咒之种。

    那个时候,灵界尚有不少水源,上古邪魇一族暗中从空间缝隙潜入灵界,在所有水源的底部埋下“诅咒红珠”,悄无声息完成了诅咒。

    自此,只要灵族人一接触到水源,自身就会从彻底融化变为浆液,这一招让灵王都感到猝不及防,等到他发现的时候,灵族人已经灭亡了三成有余。

    事态万分紧急,灵王找了来五行神帮忙,这里面只有水神玄冥可以迅速解决问题,他利用自己掌控万水的力量,彻底将灵界的水源炼化成水灵之精,让其余四神和灵王一起开辟空间,把这些全部封存了起来。

    但是自此以后,灵族人无法再接触水源,他们的生存也成了问题。

    最后还是五行神齐心合力,先是后土改变了灵界的土质,木神句芒让灵界土壤长出了各种结着奇异果实的树木,水神留下微不足道的水灵之精,让树木不用吸收水分也可以自由生长。

    这些果实,变成了灵族人千百年来赖以生存的主要食材。

    讲到此处,膺昔稍微一顿,又接着开言道:“当时上古邪魇大人们完成了对灵界水源的诅咒,就留下了这一颗‘逆灵血珠’,曾经有人说,只要这颗珠子继续存在,才能不断延续灵族人无法接触水源的时间。”

    “哼,是吗?那我就直接毁了这颗珠子,打破灵界的诅咒。”

    关横说着,就要拽出虹云剑斩在珠子上,可是他倏忽一瞥膺昔,发现这个家伙眼光闪烁不定,似乎有所隐瞒,登时反手从抽了对方一个耳光:“啪。”

    “听着,别把我当傻子,我知道,解除灵界诅咒不可能就是打碎珠子这么简单。”关横用剑尖抵住膺昔下颌,而后冷冷言道:“说吧,到底用什么方法,才能解除诅咒。”

    “我……呵呵,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此时此刻,膺昔倏忽昂首大笑,脸上却是说不出痛苦,他喃喃自语道:“好,既然要毁灭,那大家就同归于尽好了。”

    听了对方的话,卿凰、小黑和渚这三女心中倏地泛起不寒而栗的感觉,可是关横却不动声色,只是静待对方继续讲下去。

    此时此刻,膺昔缓缓开口说道:“光是毁掉这颗逆灵血珠,根本就不能解除灵界的诅咒,因为还要往这珠子里面灌注一百个以上的‘生魂’才行。”

    说到这里,他面现狰狞稍微一顿,这才继续言道:“当然,这些不是普通的生魂,而是上古魇族,或者夜魇族人的魂体!”

    “原来如此。”听了他的话,关横嘿然一笑:“用这颗珠子吸收足够的魂体之后呢?”

    “把它带到灵界去,只要在灵界最中心的位置将珠子捏碎,释放里面的气息,就可以解除千年的诅咒了。”

    膺昔讲到此处,眼中都是黯淡死气,他苦笑道:“看来,我也不算我也不会白死,你肯定会把我的魂体收进珠子对吧?”

    “聪明,竟然能猜到我心中所想。”关横此刻呵呵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赐你痛快一死吧。”

    “啪。”关横的左掌倏忽摁住对方脑壳,火劲瞬间一催顿时把膺昔身躯化为飞灰,那家伙的夜魇邪魂浮现而出,立刻就被关横手里的珠子吸收了。

    “看来这膺昔没说谎话。”卿凰在旁边看了之后说道:“阿横,为了解除灵界的诅咒,咱们真的有必要把此物带回去。”

    “多谢你们。”

    渚闻听此言,忍不住眼角湿润起来,她说道:“如此一来,纠缠我族无数岁月的厄运,就可以摆脱了。”“好,逆灵血珠的事情现在算是解决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咱们返回灵王宫以后,必须先去征求岳父大人的意见,看看他的打算。”

    关横收起逆灵血珠的时候,又说道:“而且一百,啊不,九十九个夜魇族人的生魂,收集起来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要一步一步来。”

    “说得对,现在还得从多头邪魇手中夺取另外那几块石碑碎片。”卿凰此时沉声道:“这样的话,大家受损的魂体才能得到修复。”

    “嗯。”其余几个人都点了点头,唯独小黑稍微一犹豫,又说道:“那咱们现在做什么?距离那个怪物说的时间还有一会呢。”

    “往古战场中间区域走吧。”关横此时跨上烈王的背部说道:“顺便想想怎么弄到夜魇族人生魂的办法,六伥鬼,立刻飞到前方探查敌情,确保沿途没有多头邪魇设下的埋伏。”

    ……

    另一边,多头邪魇拿着那只“魔魇金鼎”,带领着几个召集回来的心腹手下来到古战场西边一座石窟里。

    有个夜魇族人大着胆子问道:“大、大人,咱们不是要和那些灵界来的人决战么?为何要到这里来?”

    “哼,就是因为到了决战时刻,所以先要找个僻静的地方解决后顾之忧。”多头邪魇话音甫落,倏然扭身看向几个手下,他语带森然的说道:“诸位,现在就是你们为了复活上古邪魇一族付出生命的时候了!”

    “付出生命?!”其余的人闻听此言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又有一人失声叫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哼,真嗦,就从你开始吧。”

    “呼”说时迟,那时快,多头邪魇倏地五指甫张,产生绝强吸力,硬生生将这族人脑壳捏在手中,他随即尖声细语的说道:“属下恭请邪魇大人尝试融合肉身。”

    “唰唰唰!”这句话甫一出口,魔魇金鼎里陡忽窜出一股散发绝强气势的涡流,转瞬钻进了这个夜魇族人的鼻口耳内。

    “呃啊啊啊”这家伙赫然发出惨叫,身躯不住颤晃发抖,紧接着爆出无数血雾:“啪啪啪!”

    “砰!”仅仅过了两息时间,这具躯体就因为承受不住对方释放的压力应声爆碎,多头邪魇哼了一声:“真是个废物,下一个……”

    “哇呀呀呀”其余几个夜魇族人吓得魂飞魄散,登时哀嚎着向石窟外面逃去,他们不约而同叫道:“只有你这疯子才总想着复活上古邪魇一族,我们不陪你疯了!”

    “大胆,公然叛族者死!”多头邪魇森然冷漠的低吼声赫然响起,他随即挥手一招,周围无数巨大岩石骤忽堵住了石窟入口,这群族人顿时变成了瓮中之鳖、砧板上的肉。

    “不要啊,大人,看在我多年来忠心耿耿的份上……”

    “嘭。”还没等这个家伙求饶的话说完,多头邪魇就已经扣住了他的脑壳:“嘿嘿嘿,就是看在你忠心的份上,我才让你拥有成为大人们肉身皮囊的荣幸,这是你天大的运气,还不心怀感激坦然接受?”

    “呃啊啊啊不不不”一时间,被封住洞口的石窟里惨叫声不断,此起彼伏络绎不绝,实在是人!

    ……

    “呼噌噌噌”风声陡起,蹄声急促,关横此时拍着烈王的脑门叫道:“再跑快一点,别让那家伙跑了。”

    他们正在追的,是两个惶急逃窜的夜魇族人,对方此时已经奔到了数十丈外的距离。

    就在刚才,走在最前面的关横和小黑同时发现一队约有十七、八人的夜魇族队伍,这些家伙凶横的要命,看到二人竟然主动进攻,关横顺手劈翻了两个,用珠子瞬间收走了生魂。

    夜魇族人出了名欺软怕硬,当看见对方斩杀同伴就像切菜削瓜以后,登时吓得一哄而散、各自奔逃。关横让小黑回去和卿凰她们一起等待,自己骑着烈王径直追了过来。

    “唰噗!”说时迟,那时快,关横觑准机会陡发一箭,正中其中一个夜魇族小腿,那家伙来不及惨嚎一声,烈王就已经掠到他的身边,一双尖锐獠牙赫然顶飞对方,使其在空中身躯爆碎。

    “又是一条生魂。”

    关横用逆灵血珠收了此魂,继续追赶剩下的漏网之鱼。

    “嘭!”数息之后,对方后背中拳,扑通一下向前跌倒,关横走上前扬起灵剑说道:“哼,送你上路吧。”

    “别、别杀我。”那家伙哀嚎告饶道:“饶了我吧。”

    “饶了你,我能有什么好处?”关横微微冷笑:“你知道多头邪魇的下落吗?”

    “这……我、我不知道,我们这些古战场外面驻守的,连暗魇堡都进不去,更别说看见多头邪魇大人了。”

    “嘭!”对方的话音甫落,关横挥拳就轰在他的颅首上,劲力一催打得脑壳迸碎。

    “哼,连点有用的信息都不知道,你还打算求饶?”关横收了对方残躯里漂浮而出的魂体说道:“由此可见,死了比活着有用。”

    “姐夫,我们来啦。”小黑此时骑着巨蟒,身后跟着卿凰和渚,从远方赶了过来,她忙不迭说道:“我刚才看见西北方角落有黑烟升起,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那还用说吗?赶紧走吧。”众人商量妥当,立刻转向西北方,那里也是前往古战场中心区域的必经之路,所以不算绕远。

    “嗷呜呜呜”刚一走近那里,狼兽赫然发出一声长嚎,登时把骑着它的渚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可能是这家伙遇到了熟识的朋友或敌人,过去一看便知。”关横的话音甫落,狼兽迫不及待的就疾窜过去。

    “噌噌噌唰唰唰”刚刚掠到黑烟泛起之处,两道疾影霎时间扑出,朝着众人出手猛攻。“嘭!”

    说时迟,那时快,狼兽扬起前爪狠命拍落,正和其中一个家伙对撞硬碰,那家伙力量不如堪比紫气顶峰的狼兽,登时哀号一声向后倒跌。

    可是另外一只趁隙窜跃而起,想要偷袭渚,渚也不甘示弱,翻腕亮出灵息短弩照准这家伙面门就是一下:“啪!”

    “扑通!”浑身白毛的怪物中招之后就地翻滚,疼得叽叽直叫。此时此刻,关横他们才围拢上去,一看地上,横七竖八躺的全是古战场上常见的奇兽尸骸,大熊、巨蟒和狼兽见了,同时昂首悲鸣一声。

    “这、这是只白毛猴子吗?”小黑指着前方摔倒的白毛兽,因为这家伙长着赤红面孔,有几分像妖猿,可是一双耳朵如同猞猁,两眼瞳孔收缩都如同虎豹一般,煞是怪异。

    “不太清楚,你们看。”卿凰骤忽指着那翻身而起的白毛兽额头说道:“它的脑门上有个古怪图案。”

    “我瞧瞧。”渚此时拢目光细瞅,突然失声叫道:“这不是‘烈阳兽’的一种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什么是烈阳兽?”关横随口发问的同时,立刻挥手让大伥鬼它们控制住两只白毛兽的行动。

    “所谓的烈阳兽,和古战场本土出生的奇兽不一样,它们的形态外貌都各不相同,唯独是在身上某个位置有特殊标记。”

    渚开言解释道:“你们看见它脑门上那颗酷似太阳的烙印没有?那就是烈阳兽的特征。”

    稍微一顿,她又继续开言道:“我本身也没见过活着的烈阳兽,只是听过去进过古战场的族人说过,烈阳兽极为讨厌其余奇兽,见到对方一定会豁尽全力厮杀,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原来如此,所以这些奇兽才被它们袭杀而死。”关横看了看地上尸骸,伤口居然飘起袅袅腥臭的黑烟,就像是烧着了一样,他嘴里嘀咕道:“难道烈阳兽可以使用火劲?”

    “关兄,听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渚渚突然叫道:“小心点,这些家伙确实可以用手掌烫伤敌人,很是怪异。”

    “哈哈哈,能使用火劲伤敌的烈阳兽,有点意思。”关横哈哈一笑,倏忽弹动手指:“六伥鬼,和它们比一比谁更厉害。”

    “呜呜呜”的话音甫落,大伥鬼先是按捺不住扑了过去,一双凌厉鬼爪霎时汇聚原火之力,朝着一只烈阳白猿面门挠去。

    “叽叽叽?!”感到极度炽热的火劲袭来,这烈阳白猿登时吓了一跳,无奈再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它只好豁尽全力挥爪迎上。

    “噗嗤!”只是一声轻响,白猿双爪就已经被原火之力烧成飞灰,这家伙还没来得及惨叫半声,整个身躯就已经燃烧殆尽了。

    “嗡嗡嗡”

    “呜呜呜”巨蜂和们陡忽掠过另一只白猿身侧,此兽也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转瞬就烧了起来。

    卿凰此时搂着吞鬼喵,掩鼻说道:“呃……虽然它们无辜袭杀奇兽罪有应得,可是这种火刑的气味还真是刺鼻。”

    “唉,原来是两只没用的废物,真是杀鸡用了牛刀,白白浪费六伥鬼的原火之力。”

    关横刚说到这里,却瞥见渚失神的瞧向远方,他问道:“怎么了?”

    渚此时结结巴巴说道:“关、关兄,你看得可比我远多了,前方山坡上那是什么东西啊?”

    “前方山坡是吧?”关横手遮前额及远眺望,突然张嘴叫道:“哇,这么多?!”

    原来他们瞧见的,是白茫茫一片席卷而来的家伙,仔细一看,有的外形似猫似鼠,有的如狼如犬,还有的酷似熊罴,简直是形态各异,全不相同。

    但是这群嘶吼咆哮的兽类却有相同特征:周身白毛似雪,不管是额头、脸颊,或者臂爪、前心后背,都有一个明显的东西,那就是酷似太阳的烙印。

    “这就是你说的……烈阳兽?!”关横此时看到对方少说也有几百只,自己这边随时会陷入重围,刚要招呼卿凰她们撤走,可是此刻,小黑指着大家身背后叫道:“快看,那边也有。”

    关横和大家一瞧,真是不假,他们身处的这个地方是低矮小盆地,现在四面八方都已经被各种相貌不同的烈阳兽给包围了。

    “嗷嗷嗷”大熊、狼兽和巨蟒不甘示弱,都想奋起反抗,吞鬼喵和溃邪兽也是磨着牙低声嘶鸣。眼珠一转,关横计上心来,他突然说道:“大家都不要轻举妄动,让我来处理就好。”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立刻振臂扬声吼道:“们,立刻用附着原火之力的伥鬼巨拳轰击地面,给我震慑这群不知好歹的畜生!”

    “呼呼呼”转瞬间,四只合力汇聚伥鬼之拳,随即挟裹着无匹原火之力,悍然轰击在那群烈阳兽即将奔至的地面上:“嘭轰轰轰”

    “咯剌剌砰砰砰轰!”

    伥鬼巨拳的重击落在地面的同时,砸得那里周围十丈之内全部龟裂下陷,不断呈蛛网状向外扩散,非但如此,那些原火之力挟裹炽热狂劲从地面缝隙疾窜而出,霎时间烧向烈阳兽们的脚爪。

    “吱吱吱”

    “叽叽叽”

    “嗷呜”就算这些诡异之兽平常善用火劲伤敌,可任谁也没遇到过如此炽热无比的原火之力,烫得烈阳兽纷纷哀嚎惨叫,它们不约而同刹住了前冲脚步,逃跑时却和后面的家伙相撞,个个都滚作一团。

    “好啊,活该,你们这些家伙真是自作自受。”小黑此时一边抚摸溃邪兽的脑门,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小家伙你看,这回可不用你们出手了。”

    “那可未必。”卿凰脸色凝重,她沉声说道:“这些烈阳兽只是暂时被吓退,可没有受重伤,万一重整旗鼓再次向我们冲击,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闻听此言,小黑却认为卿凰是在和自己唱反调,登时不满地哼了一声。

    “卿凰说得对。”关横轻轻叹了一口气:“我让们出手,是以震慑为主,真要是和对方打起来,一场乱战更棘手。”

    “呃?!只是吓唬它们吗?”小黑挠着头问道:“姐夫,那你下面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直接把这些烈阳兽的老大叫出来,狠狠揍它一顿。”关横此时把拳头捏得咔吧作响,脸上出现一丝坏笑:“这样的话,看看它们还有谁不服?”

    这句话甫一出口,三女登时异口同声叫道:“好主意。”

    “喂,你们,谁是老大?赶紧滚出来见我”下一刻,关横扯着嗓子对面前烈阳兽群吼道:“老子要和它单挑!!”

    “出来呀出来呀”关横的呼喊声瞬间席卷群兽的耳畔,他久经大敌,百战不殆,一身无比炽烈的杀气可不是闹着玩的,那些烈阳兽闻声,不由自主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与此同时,群兽身后赫然响起一声狂吼:“嗷呜”

    “噌!”电光火石间,一道壮硕身影骤忽落在烈阳兽前面,“嘭!”这家伙落地震荡不小,硬生生砸得地面下陷龟裂,土石飞溅四迸。

    “呃?原来是一只丑陋巨猿?”关横看这巨猿通体都是寸许长的坚硬白绒毛,一张丑脸,裂腮大嘴招风耳,圆睁三只怒目,狠狠瞪着面前的自己,蓄势待发。

    “嗷嗷嗷”

    “嘭嘭嘭嘭嘭嘭”烈阳白毛巨猿此时昂首发出狂吼,双拳紧攥不住捶打胸肌,它身后的兽群也都发出嚎叫诸位。

    “哼,嗓门够大的,不过也不知能不能打?”关横扭头说道:“卿凰,你能和兽类沟通,告诉它,我要和这巨猿单挑,它要是输了,以后就得服咱们管教,它要是赢了……嗯,我就把这个送给它。”

    话说到此处,关横掌心赤红光芒一闪而逝,那是一丝炽热的原火之力浮现,继而消失。

    卿凰赶紧拿着驭兽珠,对巨猿说了几句,大致意思就是向它挑战。

    烈焰巨猿早就看见关横手里的原火之力了,这家伙是个识货的,眼中贪婪之色不断闪烁,于是朝着关横一点头,算是答应了条件。

    “唰!”就在巨猿点头的刹那间,关横的身形甫动,倏地窜到它的面前:“哈哈哈,那就动手吧。”

    “呼呼呼!”挟裹火劲的重拳铺天盖地轰向巨猿头脸,这家伙万万没想到关横出手迅疾,一时措不及防,“砰砰砰!”脸上连吃三拳。

    “嗷呜”见到自己的老大吃亏,烈阳兽群里登时爆发一阵吼声,似乎助威打气。

    “咚、咚、咚!”吃了重拳之后,巨猿晃着硕大脑袋连退好几步,随即吐出一口血沫,这家伙眸中暴现凶芒,立刻用自己的双拳对碰,拳头上赫然浮现出一层可以看见的烈焰火光:“唰!”

    “御使的是紫色火焰?!这倒是没见过。”关横眼中也出现了一丝亢奋之色:“好,就让我来掂掂你的分量。”

    ……

    与此同时,多头邪魇藏身的石窟内。

    “嘭!”又一个夜魇族人的身躯爆碎,看起来,它也不适合作为上古魇族的邪魂容器。

    “可恶,只差一具肉身了,竟然还不成功!”多头邪魇气得目眦欲裂,他向左右看看,除了满地的尸骸碎块,角落里就剩下一个瑟瑟发抖的身影,双眸登时一亮:“好啊,还有一个。”

    那是个身材矮小的魇族人,看到多头邪魇瞧向自己,顿时哀叫一声向后缩去:“不、不要”

    “住嘴,这回非你不可了。”五指甫张,掌心暴现邪气,多头邪魇登时将这夜魇族人摄入自己掌中,将其脑壳捏得“咯吱吱”作响。

    说时迟,那时快,空中最后一股邪气闪电般钻进了此人身躯,他哀嚎惨叫声也随之响起:“呃啊啊啊”

    “砰砰砰噗噗噗!”如同前几个“报废”的夜魇族人一样,这个矮小家伙身上也不断爆出血雾,疼得他哇哇大叫。

    “可恶,又是只差一点吗?”多头邪魇眼看着此人和邪魂的融合也要失败,不由得怒火中烧:“没用的废物,我杀了你!”

    “呼!”挟怒一掌势如雷霆,狠狠轰向对方天灵,“啪!”就在下个瞬间,诡异的事情赫然发生了!

    这个奄奄一息的家伙,骤忽出手攥住了多头邪魇的手腕,他垂着脑袋,用低沉森然的声音说道:“多头……你这个该死的小畜生,竟敢向我出手?敢情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声音、这声音是……”多头邪魇完全没理会对方越攥越紧的手,他满脸亢奋的叫道:“王,是您回来了吗?”

    ……

    “嘭!咯剌剌”

    关横的双拳骤忽击在巨猿左臂上面,对方登时一声惨嚎,“腾腾腾”暴退十余步。二者鏖战半晌,关横战意如虹,打得巨猿节节败退,全仗着他的原火之力迅猛无俦,巨猿的紫火虽然诡异,奈何却不是他的对手。

    “呀啊!”一声厉吼响起,关横从半空迅疾而落,双手合握成锤,“砰!”正落在巨猿前额上。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