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13章 噬魇凶貘(第三更)
    此时此刻,婴白鬼飞到关横身边,把自己在前方探查到的讯息都传递给了他。

    “什么?你是说翻过前面的山谷,隐约能看见一座在浓郁邪气里高耸的城池?”关横立刻扭头叫道:“姑娘们,咱们马上就要到达万魇城了,快跟我走吧。”

    “好。”话音甫落时,大家就朝着前方跑去。

    ……

    与此同时,万魇城附近的昏暗山谷,竟然聚集了上百只大大小小的兽影,它们一个个目迸凶芒,嘴里发出愤怒的低嚎,原来是大群噬魇凶貘来到了此处。

    “嗷嗷嗷”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昂首狂吼的硕大身影出现在突起岩石上面,这家伙比起关横他们之前遇到的凶貘还要大上三圈,浑身都是累累伤疤,面目狰狞之极,它显然是这一群凶兽的首领。

    “咕噜噜……呜呜呜……”

    看到自己的老大出现,原本嘈杂叫嚷,互相拥挤的噬魇凶貘全都老老实实站好,就见那只凶貘首领看着群兽发出怒吼,而后扬起一只前蹄指向远方万魇城,所有的凶貘顿时齐刷刷嚎叫起来:“嗷嗷嗷”

    “噌噌噌”凶貘首领瞬间纵落在平地,率先朝着万魇城那边急冲而去,身后众多手下也都紧紧跟随。

    “哒哒哒哒哒哒”杂乱疾奔的蹄声中,这上百只疾奔狂飙的噬魇凶貘不多时就到了万魇城大门下方,这里原来是上古邪魇一族的窝巢,历经无数岁月,虽然残破不堪,依然是屹立未倒。

    “嘭!”凶貘首领一头撞向堵住大门的乱石堆,将那些东西碰得四下乱溅迸飞,其余的噬魇凶貘也是有样学样,向着乱石堆狂冲猛撞,转瞬间这些石头就被弄出一个巨洞。

    只听“呼啦啦”声响不绝于耳,它们眼前很快就出现一条通向城里的路径。

    “嗷嗷嗷”凶貘首领一声嘶吼,率先冲了进去,可就在这家伙越过城门的刹那间,城里骤然窜出数道黑影。

    “唰嗤嗤嗤”那些黑影瞬间甩出自己的长鼻子卷向凶貘首领,对方吓得一晃头颅倏地闪躲到侧面。

    “啪啪啪。”六、七只凶貘被长鼻子搭住,只听“呲溜溜”刺耳声陡起,这些凶兽的邪气、血肉皮骨登时被对方吸收殆尽。

    不过此时其余的凶貘也嚎叫着冲进万魇城里,那几只长着怪鼻子的黑影虽然能迅速吸收凶貘血肉邪气,可是毕竟寡不敌众,转瞬间就被大群凶貘扑倒在地,扯成了碎片。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长鼻子怪物虽然能对付少数凶貘,可是一旦对方大举来犯,自己自己寡不敌众肯定会吃大亏。

    “嗷呜”

    “嗤啦!”凶貘首领此时倚仗着身边帮手众多,发出厉吼的瞬间已经顶飞了一只扑来的长鼻子怪物,那家伙从空中落下的瞬间,再次被凶貘首领用獠牙在身上接连戳了十余个血窟窿,眼看就不能活了。

    此时此刻,无数凶貘嚎叫着冲进万魇城,它们此时气势嚣张至极,因为扬眉吐气,报复仇敌的时候终于到了。

    万魇城这里,在不久之前还是凶貘的地盘,可是不知从哪里来的长鼻子怪物突然有一天攻了进来,仗着自己同样有吸收邪气的能力,硬是把这里霸占了去,赶走了凶貘。

    如果单一凶貘靠近这里,必然会被吸尽全身邪气,甚至连血肉皮骨都保不住,这种事情,在天邪域的“多年霸主”噬魇凶貘看来,自然是无法容忍的屈辱。

    那个最雄壮悍猛的凶貘首领,在暗中筹划许久,四处召集爪牙同族,终于来到这里进行大反攻了。

    “砰砰砰噗噗噗!”数只凶貘用自己的尖锐獠牙不约而同掼进面前怪物躯体。

    “嗤嗤嗤”獠牙拔出来的瞬间,这长鼻子怪物甚至来不及挣扎,就已经浑身飙血扑通栽倒在地。

    不错,这些长鼻子家伙确实可以吸收邪气甚至活物的血肉骨,但是它们本身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差,一旦遇上凶貘的围拢群攻,基本上是来不及出手,就会被灭杀。

    就算有一两只凶貘在瞬间被对方长鼻子搭住,吸尽邪气而亡,可是其余的貘兽就会悍不畏死的继续扑上,直到撕碎自己的对手为止。

    顷刻之间,仅仅只有十来只的长鼻子怪物节节败退,很快就被赶到万魇城的一角,但是它们背靠着城墙拼命抵抗,不让凶貘再靠近一步,就在首领要发出嚎叫,率众发动总攻的时候,斜刺里突然传出一阵吼声:“叽叽叽”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发了疯似的壮硕长鼻子怪物疾奔而来,这家伙看到满地都是自己同伴被扯碎的尸骸,气得它目眦欲裂,随即扑向两只迎面冲上的凶貘。

    “砰砰!”这只壮硕巨兽甩动长鼻子落在凶貘身躯上,瞬间爆发的力量竟然硬生生打得对方四分五裂,尸块在噗嗤声响中疾飙弹迸,溅得周围群兽浑身都是。

    但是这血腥之气,更加激起周围凶貘兽心狂涌,它们齐声嚎叫着围拢而上,“唰”长鼻子在瞬息间来了个“横扫千军”,打中十余只凶貘前蹄脚踝,只要被它沾上,对方的邪气、血肉骨顿时就被“呲溜溜”吸收殆尽,化为拳头大的肉渣。

    “嗷嗷?!”此时此刻,众多凶貘的锐气才被稍微挫败,它们在惊恐的情绪中缓缓后退,不敢与这壮硕长鼻怪正面对抗。

    “呜呜呜”眼看着同伴心生胆怯,凶貘首领勃然大怒,它昂首嘶吼,悍然向对方壮硕长鼻怪发出搦战信号。

    这壮硕长鼻怪豁尽全力才打败众多凶貘,现在累得气喘吁吁,可是身后还有几个身受重伤的同族需要保护,这家伙顿时微微颌首表示愿意接受挑战,双方的恶斗现在是一触即发。

    “嚯,这里真是好热闹啊。”关横和卿凰等三女已经长途跋涉来到了万魇城里,他们听到里面的打斗声极为惨烈,于是便隐身躲在了暗处。

    唯独那只在卿凰怀里的小兽,看到对面情形之后,不断在她怀里挣扎,低声鸣叫,卿凰怕它捣乱,只好用两颗妖珠彻底堵住了小兽的嘴,让它稍微安静一会。

    “嗷嗷嗷”两声暴怒咆哮几乎同时响起,凶貘首领和专硕长鼻怪立刻卷裹狂风狠命对撞在一起:“砰!”

    第一次全力进攻,二者几乎平分秋色,但是长鼻怪这边似乎稍逊一筹,因为它毕竟已经恶战多时,可凶貘首领刚才始终利用属下冲杀,自己以逸待劳,基本上没消耗体力,故此占了上风。

    “呼呼呼唰唰唰”知道凭借自己的力量难以迅速取胜,专硕长鼻怪登时甩出自己的鼻子,破空扫向凶貘首领的面门,这家伙就害怕这一手,霎时间疾掠后退,飞速躲开了鼻子扫击。

    “嘭!”长鼻子顺势落在旁边一只倒霉的凶貘脸上,顿时把它的邪气抽走,此兽哀号一声扑倒在地,眨眼间气绝身亡了。

    “嗷嗷!”得到这一点邪气补充自身,专硕长鼻怪瞬息恢复了几分精神,随即发狂似的扑向对手。

    “嗖呼呼呼”长鼻子舞动如疾走灵蛇,眨眼工夫朝着凶貘首领接连发起猛攻,这家伙害怕被鼻子吸走自身灵气,被迫节节败退。

    “叽叽叽叽叽叽!”周围十几个身受重伤的长鼻子怪物看到自己的老大占定上风,立刻发出尖叫声为其助威。

    可也就是这些叫声,激起了周围无数蠢蠢欲动的凶貘杀意,“噌噌噌”有几只大着胆子的凶貘闷声不响的扑上前去,硬是把一只嚎叫的长鼻子怪物颈嗓咬断,而后扑到撕成碎片。

    这一幕,顿时吓得其余怪物魂飞魄散,它们这才意识到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下,不可以太高调,只可惜现在后悔为时已晚,第一只长鼻子怪物被扑到之后,那些凶貘就按捺不住凶心大盛。

    也不等首领下令,疯狂的噬魇凶貘就朝着怪物发起了猛攻。

    “嗷呜?!”耳边听到自己的同族惨叫,壮硕长鼻怪就感到不对劲,霎时间一错神,那只凶貘首领登时抓住机会俯冲疾扑,“噗嗤!”一双狭长尖锐獠牙登时搠穿了长鼻怪躯体。

    “叽叽叽”惊天动地的惨叫声赫然响起,这只最强的长鼻怪终于重伤了。

    “扑通!”壮硕长鼻怪倒地的瞬间,无数凶貘围拢过来,在它身上疯狂噬咬撕扯。

    “叽叽叽叽”说时迟,那时快,卿凰怀里的小兽见此情景目眦欲裂,立刻咬碎了堵住自己嘴巴的妖珠,继而扑向重伤的长鼻怪。

    “糟了,那个恐怕是它的至亲。”

    关横看到小兽扑出去的瞬间,就知道这件事肯定要牵扯到己方,不过既然要在万魇城寻找芫歆残魂,这些气势汹汹的噬魇凶貘肯定会阻止,这样的话,提前打发对方也不是不可以。

    “七鬼,一起上,全力扑杀所有的噬魇凶貘。”关横的话音甫落,又接着喊道:“渚,你保护小黑,我和卿凰对付凶貘首领。”

    “嗷呜呜”七鬼此时齐刷刷喷出挟裹五行之力的鬼王珠,这些珠子在空中疾旋,霎时间爆发无穷威力轰向地面的大群凶猛。

    此时此刻,卿凰拽出灵息短弩、关横转手摘下似雪弓,同时在远处朝着凶貘首领进攻。“砰砰砰!”灵气球瞬间疾飙落在凶貘首领面门,打得这家伙嗷嗷暴叫,一时间忘了继续追杀壮硕长鼻怪。

    但是卿凰的灵气球对于凶貘首领伤害有限,关横的三支凌天箭倏然齐发才是真正的杀招。

    “嗤嗤嗤噗噗噗!”三支箭镞锋矢转瞬掼进凶貘腰肋心坎,狂炽的原火之力登时烧得这家伙扑通跌倒在地,继而发出尖叫来回翻滚。

    “叽叽……叽叽……”小兽扑到壮硕长鼻怪身边,看到对方奄奄一息的模样,立时发出哀鸣之声。

    “嗷……”看见眼前小兽,这壮硕长鼻怪陡忽精神一振,竟然勉强翻身爬起,用脑门抵住对方额头,强行把自己剩余不多的本源之力传送给了小兽。

    “叽叽叽?!”似乎感到壮硕长鼻怪失去最后之力就会死去,小兽尖叫着想缩回脑袋,可是却无法成功,就像被死死黏住了一样。

    说时迟,那时快,另外十几只受了重伤的长鼻怪趔趄着,不约而同走来,它们用脑门抵住小兽身上各个部位,输送自己的本源之力。

    “叽叽叽叽叽叽”这小兽急得哀嚎惨叫,不住挣扎,那意思好像是说,我不要大家的力量,我只想你们好好活着、活着……

    “扑通。”第一只耗尽本源之力的长鼻怪颓然倒地,血肉眨眼间化为枯骨,被轻风一吹登时便是飞灰齑粉,消失殆尽。

    “扑通、扑通……”紧接着,就是第二只、第三只……纷纷倒地,它们眼中虽有死寂凝聚,可更多的却是欣慰,就此无怨无悔的消失了。

    “嗷呜。”最后瘫倒在地的就是壮硕长鼻怪,它是小兽的至亲骨肉,此刻双方离别,以后便是再无相见之期,小兽扑通匍匐在对方面前,哀嚎之声立时响彻云霄。

    “小家伙……”看到对方如此悲伤,小黑仿佛感同身受,眼角也不由自主湿润了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小兽眼中赫然泛起无尽怒火,它感受到了,就是因为周围散发无尽邪气的家伙,害死了自己的亲人、同族,现在,是鼓起勇气报仇的时候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小兽体内汇聚的所有长鼻怪之力量,瞬间狂涌疾发而出,关横意识到这股气势非同小可,倏地一搭卿凰肩头叫道:“快走,七鬼,你们也撤退回来。”

    “叽叽叽”小兽发出饱含愤怒的吼叫声,它的身躯赫然膨胀数圈,几乎已经达到壮硕长鼻怪的体型,并且散发着极为刺眼的淡金光芒。

    “唰唰唰啪啪啪!”暴长到十丈开外的长鼻子瞬间,疾舞成旋疯狂甩动,霎时落在了周围数十只噬魇凶貘身上,硬生生抽中它们的身躯,将其打得支离破碎,尸块横飞。

    “嗷嗷嗷呜”其余的凶貘见势不妙,纷纷向后退避闪躲,就在此时,小兽愤怒的眼神落在了饱受原火之力折磨、哀嚎翻滚的凶貘首领身上。

    “叽叽叽”愤怒的吼声中,长鼻子挟风狂落,立刻抽得凶貘首领皮开肉绽。

    但是区区几下抽打,根本就无法让小兽的丧亲之痛得到缓解,它眼中闪烁着仇恨光芒,朝着凶貘首领的躯体合身猛撞,咚咚作响,一丝余力都不保留,把自己的脑袋也碰得龟裂喷血。

    但是小兽根本就不知道疼痛,还在一遍又一遍重复自己的动作,小黑见此情形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住手啊,再这样下去,你会受重伤的。”

    说着,她就要扑出去拦住对方,谁知道自己的手却在下一刻被卿凰拽住:“你先冷静点,它只是在发泄痛苦,等会就没事了。”

    “坏女人,你住嘴!”小黑呜咽抽泣道:“你让我冷静,你自己简直是冷血……呜呜呜……”

    “小黑,我也很伤心啊。”卿凰说着,就把小黑揽在怀里:“想哭就哭吧。”

    此时此刻,那小兽骤忽一头撞在凶貘首领腰椎上,“砰咔嚓!”此獠早已断气,身躯登时断为两截,从血肉模糊的残骸中,骨碌碌滚出一颗诡异的珠子,通体漆黑,而且还闪耀着不祥之光,萦绕无数邪气。

    “嗷嗷嗷”原本被小兽长鼻子赶开的噬魇凶貘看到此物,眼中登时迸现无尽贪婪之色,它们嘴里不断发出低吼,全都蠢蠢欲动起来。

    “叽叽!”见此情景,小兽毫不犹豫的扑过去一口咬住地上的珠子,自己吞了下去。

    “嗷呜”那些凶貘看到小兽吞了珠子,顿时气得目眦欲裂,只因为此物乃是噬魇凶貘一族领袖的证明,不但蕴含了强大无比的吸纳邪气力量,而且经过数代首领的努力本源之力,早就成了无上异宝。

    每当凶貘一族的旧首领殒落,都会有族中最强的强壮凶貘来继承这颗“领袖之珠”,可是现在却落进了小兽的嘴里。

    “叽叽叽”此时此刻,不停尖叫的小兽也觉得自己身体内十分难受,它为了不让珠子落在凶貘那边,情急之下吞了此物,实际是根本就不知道“凶貘之珠”的威力是何等强大。

    “扑通。”跌倒在地的小兽浑身暴起血筋,犹如窜起一条条扭曲的蚯蚓,周围那些凶貘瞧出了便宜,心想只要吞噬了对方,也许还能捞点好处,于是不顾一切的狂嚎扑上,想要将小兽彻底撕碎。

    “都给我滚开!”一声突兀咆哮赫然响起,关横挥手道:“七鬼,赶散这些家伙。”

    “呜呜呜”尖啸的群鬼登时在空中旋舞成圈,用绝强的五行鬼气震得凶貘不停倒退。

    “小兽,刚刚你吞掉的那颗珠子,拥有绝强的力量,是你生命的终结也好,是你飙升实力的契机也罢,小家伙,你必须奋尽全力挣扎才行。”

    关横此时缓缓说道:“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做,只能靠你自己想办法了。”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顿时释放金祖灵息、木灵气、水灵之精、原火之力和后土神之息,五行之力瞬间合二为一,化成一个闪耀炫彩光芒的小球,倏地没入小兽的额头。

    “就趁现在,全力吸收融合那颗珠子吧。”关横扬声说道:“周围这些噬魇凶貘,都是你的仇人,我一个也不会碰,只要你能让自己变得更强,就可以禽兽报仇了。”

    “叽叽叽”听到关横的呼喊声,这小兽骤然昂首尖叫,此声甫落,它全身上下的淡金光泽登时变得黯淡无光,紧接着,取而代之的,是大片诡异扭曲的鳞甲花纹,不过外貌却没有多大变化。

    “唰!”说时迟,那时快,小兽的体型又缩回到了原来的尺余长短,但周身凶神一般的气势有增无减,“啪嗒。”仅仅跨前一步,那些噬魇凶貘就已经在瑟瑟发抖了。

    “叽叽叽!”下个瞬间,小兽发出吼叫,在关横他们听来,这啸声并不大,甚至对自己的影响都是微乎其微。

    可是在那些凶貘听来,吼叫声如同轰雷殛顶,它们全身萦绕的邪气霎时间被震散,霎时飞向半空中,汇聚成了一个疾旋狂舞的“邪气球”。

    这邪气球初时只有尺来长直径,后来却越滚越大,眨眼工夫就超过了丈余。

    “呃,天上那个东西……邪气好重啊。”卿凰和渚都比较有见识,将此物看在眼中,显得有些紧张,不过小黑却不在乎,她在旁边大声叫道:“小兽,你真厉害,再加把劲,就可以报仇了。”

    话音甫落,最中间的小兽赫然发出一声尖叫:“叽叽”

    “砰砰砰砰!”上百只被吸尽邪气的噬魇凶貘身躯应声爆碎,直接直接死于非命,这种邪兽在千百年间以天邪域这个地方的精纯邪气为食,只要体内邪气消失殆尽,自然是身殒湮灭的下场。

    但是天上那团巨大的邪气,此时此刻还漂浮着,如果让它就此炸开的话,在场的众人都有危险,突然间,关横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迅速掏出两块魂石扔给吞鬼喵:“喂,快接住。”

    “喵呜咔嚓!”说时迟,那时快,吞鬼喵纵身而起吞下魂石,转瞬间变成了彪形巨虎的模样,关横随即大声喊道:“小兽,快把那团邪气摄回来自己吸收,我会让吞鬼虎帮你的。”

    “叽叽叽”闻听此言,小兽登时飞速甩出自己的长鼻子,呼呼呼吸收空中邪气团,电光火石间,吞鬼虎也抖动身上皮毛,唤出破邪百瞳卷住一部分邪气,硬生生拽到自己面前。

    这些无形之物,说到底也是侵染了负面力量的邪气,只要有能力将转换为纯净灵气,吞鬼虎自己也可以吸收。

    “嗷呜”破邪虎啸赫然响起,震得那些被拽过来的气团泛起阵阵漆黑烟柱,而后仅剩下一些洁净的灵息,巨虎毫不客气的张开大嘴吞噬了起来。

    “喂,别这么自私,给我留一点。”小黑感觉到吞鬼虎净化的灵气不错,自己也跑过去抄起一把吸收了起来。

    此时此刻,小兽把空中邪气团的九成吸收殆尽,它浑身那些诡异的花纹鳞甲不住抖动,这邪气似乎还不老实,想要侵蚀小兽原本单纯的心智。

    “咦,你怎么了?”小黑和卿凰、渚见此情景都想走上前查看。

    “等等,先不要离得太近。”关横急忙叫道:“它身上的邪气没有完全净化,小心它暴走伤人。”

    这句话甫一出口,那小兽登时哀嚎着翻滚起来:“叽叽叽”

    此情此景,吓得三女登时止步驻足不前,卿凰紧张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不要紧,我在它体内留下了一些措施,应该马上就可以好转。”关横对大家招了招手:“你们先过来,吞鬼虎,你吸够了没有?还不赶紧回来。”

    吞鬼虎此时把空中仅剩的一丝洁净灵气吸收,立刻屁颠屁颠跑回到了关横身边。

    下个瞬间,小兽的惨叫声渐渐变小、停止,它周身上下冒出无数袅袅升起的漆黑烟柱。

    关横说道:“大家看见了吧?我刚才留在小家伙体内的,就是五行之力,现在火劲起了作用,将小兽体内的残余邪气彻底炼化为虚无,它已经没事了。”

    “叽叽?!”小兽这时缓缓抬起头,还朝着大家叫了两声,小黑抚掌笑道:“太好了,它已经没事啦。”

    卿凰走过去对着小家伙招招手:“过来过来,让我看看你。”

    那小兽此时早就收敛了自身气势,乐颠颠跑到了卿凰手边,它还用舌头舔了舔卿凰的掌心,对方呵呵笑道:“好痒,别闹了。”

    说着,卿凰就把小兽抱去,她问道:“阿横,这孩子现在是不是真没事了?”

    “嗯,至少体内的邪气已经消失殆尽了。”关横抱着肩膀好整以暇笑道:“你们可以把它带在身边,最少这小家伙也能当半个保镖了。”

    “对了关兄。”渚此时看了看周围两种奇兽的尸骸,随即问道:“小兽现在既不是完全的长鼻怪,也不是噬魇凶貘,你说,咱们该怎么称呼它?”

    “这个嘛……”关横稍一沉吟,而后答道:“这小兽对于吞噬各种邪气都得心应手、轻而易举,邪气在它面前,毫无作用,不如就叫‘溃邪兽’如何?”

    “溃邪兽?!听起来有些古怪。”

    “我倒是觉得还可以。”

    “呵呵呵,小溃邪,叫着叫着就顺口了。”三女对关横取得这个名字褒贬不一,他也只好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诸位,咱们还是办正经事要紧,赶紧在这万魇城寻找芫歆公主的残魂吧。”

    “对了对了。”卿凰不好意思的说道:“哈哈,我差一点就把这件事彻底给忘了。”

    “我也是,亏我还答应过灵王师父,要记在心里。”

    渚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关横微微一笑,没理会二女的尴尬,他眼珠一转突然问溃邪兽:“小家伙,你知不知道,有人在这万魇城里藏了东西?我们想去寻找,你能线索吗?”

    “叽叽?!”听了关横的话,溃邪兽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随即叫了两声。

    “卿凰,你能听懂兽语,赶紧翻译一下它在说什么。”

    “又是我?溃邪兽的叫声很难懂的,你先等等……”卿凰说完,拍了拍怀里的溃邪兽:“喂,小家伙,你再多叫几声来听听。”

    “叽叽叽叽叽”小兽晃着小脑袋对着卿凰低鸣几声,神情突然有些紧张。关横瞧了出来,随即问道:“它在表达什么意思?”

    “溃邪兽是说,有没有人在这里藏东西,它是不知道的。”卿凰苦笑一声:“这孩子之前和家里闹了点别扭,很久之前就从万魇城跑出去,离家出走了。”

    “叽叽、叽叽叽……”

    就在这时,小兽又叫了几声,她突然面带喜色说道:“不过小家伙记得自己离开以前,有个陌生的家伙悄悄潜入了万魇城,还被族群的首领发现,方一动手,那个陌生人被吸走了大股邪气,就这么跑了。”

    “有这种事?”闻听此言,关横心中微微一动,他下意识说道:“那个到万魇城来的家伙,很有可能是多头邪魇,哼,现在看来,这是唯一的线索了。”

    ……

    就在这时,古战场暗魇堡顶层,多头邪魇正对着自己一群属下大发雷霆。

    “可恶,你们这群废物,为什么屠莨失踪这么久了都不来禀报我?”多头邪魇说的“屠莨”就是死在关横手里、还被夺走开启地下密室大门那“邪骨之爪”的倒霉家伙。

    他面前肃立发抖的十几个属下,都是吓得不敢随便搭言。

    多头邪魇此时哼了一声:“如此看来,那些潜进古战场的敌人肯定是来灵界,他们已经知道了芫歆那个丫头残魂被我藏起来了,万一穿过天邪域到达万魇城,哼,我的计划肯定会受到巨大影响。”

    这句话甫一出口,多头邪魇倏地一挥手:“多亏本座还留了一手,在万魇城收藏残魂的地方留下了两界传送阵,立刻集合夜魇族最精锐的力量,咱们立刻前往天邪域。”

    “什么?!”旁边有个夜魇族人下意识惊呼道:“大人,万魇城现在栖息着吞噬邪气的凶貘,我们要是去了,岂非白白送死?”

    “没用的废物,大敌当前岂能畏惧不前?留着你也是个拖累。”多头邪魇此时正没好气,盛怒之下倏地一挥掌,砰然落在这个倒霉蛋的头上,顿时把他打成飞灰齑粉。

    “看到没有?”多头邪魇对着周围的家伙厉声狂吼:“临阵退缩者,唯死而已!”

    其余的夜魇族人哪里还敢说什么,此时只能慌忙表忠心,他们齐刷刷大声道说:“呃……我等愿随大人征战,为复活上古邪魇一族,死而无憾!”

    “桀桀桀好一群见风使舵的小辈,多头邪魇,你手下就是这帮废物?难怪成不了大事。”

    这个时候,一个突兀的诡笑声赫然响起,多头邪魇霎时间一皱眉,嘴里低呼道:“膺昔,是你这个家伙?你来做什么?”

    “哼,本族复活诸位上古邪魇大人的唯一希望,岂可都落在你这种奴才肩上?”说时迟,那时快,膺昔的诡异身影唰的一声出现在顶层房间里。

    多头邪魇对这家伙没有丝毫好感,他低吼道:“岂有此理,见了面就敢斗胆羞辱我?你也不过是上古邪魇大人和一些奴仆渣滓诞下的“孽种”,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

    听了多头邪魇的吼叫,那膺昔顿时气得双眸赤红,险些当场与之动手。

    但他还是按捺下心中怒火,而后语带森然说道:“我今天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和你从口舌之争,告诉你,灵界来的家伙已经和我动过手了,他能御使五行之力,这件事你知道吗?”

    “哼,那又如何,区区一个小辈,再厉害也及不上灵王的实力。”多头邪魇傲然说道:“本座不惧他分毫。”“嘁,你这厮也就是嘴上说的厉害。”

    膺昔冷冷瞥了一眼对方,心中腹诽着,嘴里却说道:“现在攸关上古邪魇一族复活的大事,这样吧,我愿意不计前嫌,和你一起联手对敌,咱们共同返回天邪域,对付那群灵族敌人。”

    “呃?你是怎么知道对方进入天邪域的?”多头邪魇素来狡猾多端,听到膺昔的话,眼珠一转之间,顿时明白自己身边必有对方留下的眼线。

    意识这一点,这家伙立时气得七窍生烟,可是脸上却不动声色,因为膺昔说的并非没有道理,如今为了对付能使用五行之力的强敌,双方联手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不计前嫌是好事。”多头邪魇微微颌首:“那你我就一同前往天邪域吧。”

    听完对方这句话,膺昔哈哈大笑:“好,总算你还有些魄力,那咱们就走吧。”

    ……

    与此同时,天邪域,万魇城。关横和三女跟在溃邪兽身后,一口气跑到了城北角落。

    “小兽说,这里原来是千多年前邪魇族人关押本族囚犯的地牢,外围布下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陷阱。”卿凰此刻抱着溃邪兽叮嘱道:“大家注意点,前往别受伤了。”

    “放心,我让六伥鬼在前面开路,万无一失。”说着,关横微笑挥手:“去吧。”

    说时迟,那时快,群鬼卷动魂影向前疾飞而去,大家也随之向着面前金属大门内走去。

    “砰砰砰咯吱吱咣当!”抬脚连踢几下,踹倒一扇半开半掩的破门,关横正要众女往里面走,前方不远骤忽传来了一阵凄厉叫声:“呜呜呜”

    “咦,这是们的声音?”关横和卿凰同时听出此声的来源,立刻率先跑了过去,小黑和渚紧跟其后。

    另一边,四只被大片古怪的“粘网”困在半空中,它们拼命挣扎,却被越绑越紧,这可是从没发生过的窘困,们不禁又惊又气。

    “叽叽叽”电光火石间,一阵刺耳鸣叫在它们头顶赫然响起。

    声音甫落,“唰唰唰”声响起,对面急速爬来一只生有八条节足的怪物,这家伙身躯深褐颜色,毛茸茸的酷似狼蛛,可是前肢长了一大一小两只不断开阖、咔嚓作响的巨大蟹螯钳子。

    “嗤”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粗如儿臂的蛛丝从蟹钳怪蛛的嘴里喷出,“啪啪啪!”不偏不倚缠住了左边的。

    这家伙的蛛丝竟然可以缠住无形魂体,可见非常擅长对付这种东西,“叽叽叽”一声得意的嘶鸣响起,怪蛛扯着自己的丝,把向嘴里拉了过来,显然是要把对方当成一顿美餐。

    “呼噌噌噌唰唰唰”

    电光火石间,有一道迅疾黑影从斜刺里的墙上窜来,挥爪落在面前粘网上,“嗤啦!”竟然硬生生将其扯断,其余三只顿时咆哮一声,火速震断魂影束缚飞到半空。

    “叽叽叽?!”蟹钳怪蛛到嘴的肥肉跑了三个,立刻怒不可遏,向对方发起猛攻,可是那道迅疾之影转瞬落地,不断躲过对方巨大螯钳的连环攻击,而且伸出爪子瞬间扣住那只仍然被绑住的转身就走。

    “嗖嗖嗖”这家伙身形奇快无比,眨眼工夫就不见了踪影。

    “可恶,来晚了一步!”刚才一系列变故发生如同兔起鹘落,实在太快,关横他们赶到时,迅疾黑影掳走了一只被绑的,巨蛛和其余三只却都还在。

    “大伥鬼、巨蜂,不要动手帮忙。”关横喝止了此时跃跃欲上的二鬼,随即三只吼道:“自己吃了亏,就要自己报仇,给我灭了这怪蛛!”

    “呜呜呜”听了关横的话,们骤起同仇敌忾之心,它们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喷出挟裹五行之力的鬼王珠,砰然打在蟹钳怪蛛头上,这家伙哀号一声,从残破的蛛网上啪嗒坠地。

    关横看到对方败局初现,于是对卿凰她们说道:“你们和大伥鬼在这边等候、观战,我和巨蜂去找抓走的家伙。”

    “好,快去快回。”听了卿凰的话,关横身形甫动挪移似电,转眼间就跑出去一箭之地。

    他一边疾奔,一边对在半空飞行的巨蜂说道:“刚才隐约看见对方的背影,似乎有些像夜魇族人,可是他们早就不在万魇城这里居住了,其中必有古怪,小心一些。”

    巨蜂在振翅疾飞的同时发出嗡嗡声响,表示明白,二者很快跑到一处半地下的房间窄门附近。

    “叽叽叽”一阵凄厉的嘶鸣赫然响起,“噌噌噌!”数道迅疾黑影转瞬落在关横左近,挥动尖爪疯狂进袭。

    “唰唰唰!”

    接连躲过对方三次猛攻,关横这才瞧清楚对方的外貌,周身萦绕着腐臭邪气,它们的外貌和普通夜魇族大相庭径,但是眉宇间依稀有些魇族的影子,再加上身上的死亡气息极重,关横心中微微一动。

    “八成是上古邪魇的尸体受到天邪域气息的转变,才变成这副模样?”关横倏然间“呼呼呼”连出数拳,挟裹火劲的力量登时迫退对方,他冷笑道:“那你们不就是‘魇族邪尸’了吗?”

    “叽叽叽……叽叽……”果然,因为周身邪气,惧怕原火之力的邪尸不敢再次接近关横,只能步步撤退,同时朝着对方尖叫,可是这几个家伙却没注意到来无影、去无踪的巨蜂。

    “呼唰唰唰嚓嚓嚓!”巨蜂霎时间疾落而下,尾蛰针附着原火之力接连戳中对方的脖颈、面门,登时让这些魇族邪尸焚烧起来。

    “嗷嗷嗷”电光火石间,又有七、八道疾影从窄门里疾窜而出,堪堪拦住关横的去路,这些家伙似乎得到了谁的死命令,决不能让他进门去。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