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12章 天邪域,万魇城
    所谓的万魇城,就是数千年前上古邪魇一族居住的地方,那个时候,多头邪魇还是还是某个上古魇族豢养的凶兽,他对万魇城相当熟悉。

    根据渠戊分析,如果多头邪魇想收藏东西,肯定会找自己最熟悉的地方,万魇城当然是首选。

    “关兄,器灵临消失之前,确实说过要向西北方寻找,和这家伙的话已经不谋而合了。”

    “不错。”听了渚的话,卿凰也在旁边搭言道:“不妨相信这家伙一回,让他带路前往。”

    “什么?!让我带路……”听到对面这些人的谈话,渠戊吓得魂飞魄散,他颤抖着嗫嚅道:“你、你们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怪了,不过是带个路而已,这丑八怪竟然怕成这样?!”小黑此时倒是瞧出一点门道,她对众人开言:“我看,他肯定是隐瞒什么事情了。”

    “哼。”听了她的话,关横狠狠瞪了渠戊一眼:“说实话,要不然我就让它撕了你。”

    “嗷呜呜”刚刚恢复了几分元气的大伥鬼对着渠戊一声嘶吼咆哮,对方顿时脸色剧变,他下意识失声叫道:“万魇城去不得,那里已经是“噬魇凶貘”栖息的地方了。”

    “噬魇凶貘?!”听到这个名字,大家都是微微一愕,关横心中暗想:“噬魇?有这两个字,嘿嘿,肯定是夜魇族的对头克星,一定要打听清楚。”

    “嘭。”想到这里,他用脚狠狠踹了对方一下:“老实说,那个噬魇凶貘到底是什么东西?”“说不得啊。”

    “哼。”见到渠戊面带难色,关横倏地挥手变出一股土灵之气,用周围漆黑泥土将这家伙硬生生裹在里面,只有个脑袋没有包进去。

    “呃啊啊住手、住手,我说。”渠戊只好照实招供道:“那、那些怪物就是迫得我们夜魇族背井离乡的罪魁祸首……”

    原来,在数千年前,这天邪域的上古邪魇一族偶然发现灵界存在,于是心存觊觎,派出强者撕开两界缝隙,屡次与上古灵族发生恶战,双方互有胜负,战事逐渐陷入胶着状态。

    贪婪的上古邪魇族人为了取胜不择手段,他们利用强横力量,撕裂了不少异空间缝隙,捕捉凶猛兽类,驯服之后帮助自己与灵族开战,就连多头邪魇那样的凶兽也有不少被抓回了天邪域。

    其中,有一种外貌不起眼、身躯只有尺余长的小兽,也被无意间带了回来。

    其实没有邪魇族人知道无名小兽的来历,后来经过反复豢养、训导,他们发现无名小兽除了食量惊人、能够吞噬各种不同的东西之外,战斗力偏低,于是将其弃之不顾,扔到了荒野中。

    万万没想到,只不过短短数年的光景,无名小兽凭借着无所不吃的旺盛食欲,以及超强的繁殖能力,遍布了天邪域的大部分地方,最重要的是,它们吃遍了天邪域每一种东西,却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那就是在所有的食谱当中,邪魇族人的邪气,是最适合它们胃口的食物,就这样,昔年被魇族抛弃的无名小辈,眨眼间就和主人转换了角色,变成了凶猛的捕食者。

    短短的时间内,无数普通魇族都在天邪域的野外被小兽群攻袭杀,周身邪气也被对方吸收得丁点不剩。

    按理说,这群小兽的战斗力不高,在强者众多的魇族面前它们屁都不是,只可惜小兽们遇到魇族人之后,并不与其战斗,而是直接张嘴吸扯对方周身的邪气。

    绝大部分魇族人本身就是倚靠邪恶浊气维持生命,这等同他们的本源力量,一旦这些气息消失不见,他们就连站都站不起来,何谈抵抗二字?

    但是上古邪魇一族的最强者,都在和灵族作战,等他们自家“后院起火”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上古邪魇一族强者此时从古战场收兵回家,却没想到自己的老窝万魇城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所有的魇族都遭到了无名小兽袭击。

    暴怒之下,这群凶横的魇族强者向小兽发起猛攻,可是对方的数量实在是太过惊人,数以万计……甚至是数以十万计都不为过,逾百魇族强者在对方眼中,就像是扔进大海里的一颗小石子,连浪花涟漪也溅不起来。

    一场彼此数量悬殊的鏖战过后,魇族强者成功的把己方数量从逾百锐减到了几个“死剩种”,这群家伙真是欲哭无泪,自己出门去侵略别人,没想到家和族人都整没了。

    迫于无奈之下,剩下的几个上古邪魇族强者带着为数不多的族人四处躲藏,狼狈过活,最后还是被那群凶兽赶出了天邪域,从此,噬魇凶貘的大名成了每个夜魇族人的噩梦,闻其名而丧胆。

    “哈哈哈,要真是如此,你就更得给我们带路了。”关横此时冷笑一声:“这样的话,你才能长记性,知道侵略别人家园是个什么下场。”

    “关兄说的不错,正该如此。”渚此时狠狠瞪了渠戊一眼:“杀千刀的夜魇族,侵略我的故乡,害死我的族人,你们就算百死也难赎其罪!”

    “我、我……”

    渠戊还想再说什么,关横挥手驱散了他身上的泥土,而后屈指一弹将些许炽烈的原火之力送入对方体内,他说道:“现在,我都不用担心你会逃走,知道吗?只要我的心念一动,这火劲就会在你身体里爆发,后果自己考虑吧。”

    闻听此言,渠戊浑身抖如筛糠,他是夜魇族强者不假,可以往都是用强横实力碾压弱者为主,一旦形势逆转,这家伙怕死的本性毕现无疑,现在只好乖乖的给关横他们带路,朝着西北方万魇城所在的位置趔趄而去。

    “阿横,刚才你听了噬魇凶貘的事情,难道有什么想法?”

    听到卿凰在自己身边问话,关横颌首点头:“嗯,倒是想利用对方一下,这也是我暂时没取渠戊小命的原因之一,要不然何必费事让他带路,咱们自己也可以找到万魇城,等着吧,我要利用这厮完成一个实验。”

    “喂,姐夫。”小黑在不远处扭头叫道:“快点跟上,我们可都走出老远了。”

    “哼,整天都是说不完的悄悄话,这个坏女人凭什么总是占着姐夫?”

    原本心中已经稍微平息了对卿凰的怨恨,可小黑脑中此时又泛起一丝无名之火,她没好气的一脚踢飞身边的小石头,抱着吞鬼喵迈着大步走了。

    前往万魇城的道路并不近,而且四周围弥漫着让人厌恶作呕的邪气,在前面带路的渠戊也是越走越慢,尽管对这小子又打又骂,可他的恐惧却始终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呸,还是夜魇族强者呢,狗屁不如。”关横此时骂骂咧咧,照准渠戊身后又是一脚:“你给我走快点。”

    “哎呀”

    “扑通。”这家伙脚下不稳,就势向前扑倒,翻滚着不肯爬起来,这个时候,关横的耐心渐渐被消磨殆尽,他伸手抓住虹云剑握柄冷哼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

    “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渠戊拼命的晃着脑袋嚎道:“与其被你押到万魇城送死,我倒不如现在图个痛快,来呀、来呀。”

    “你这个废物,哼。”说完这句话,关横眼中杀机凶芒毕现,锵然拽出虹云剑点向他的颈嗓咽喉:“本少爷成全你,去死吧!”

    “嗯?!”关横的剑陡忽停在半空,下一刻,他飞脚把渠戊踹倒在地,而后叫道:“前面有东西跑过来了。”

    “快看,是一种小兽。”渚在瞬间向前一指,众人的目光登时被吸引了过去。

    “哒哒哒”这从不远处疾奔而来的小兽周身淡金皮毛烁烁放光,它晃着尺余长的古怪鼻子左右甩动,向邪气雾霾弥漫的地方猛力一吸。

    “呼唰唰唰!”无数邪气被吸进了小兽鼻子里,紧接着它的鼻子赫然膨胀一圈,咕噜噜声音响起,这股邪气登时被吞咽下肚。

    “呃?!”渠戊见到此兽的瞬间,立时惊慌失措的惨号道:“这是噬魇凶貘,快、快放我走吧”

    “放你走?你小子在做梦呢?”关横将其一把薅起,嘴角泛起冷笑:“现在你唯一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去吧。”

    “呼”说时迟,那时快,这家伙已经被关横扔向那小兽。

    “咚!”渠戊坠地的瞬间,登时吓了小兽一跳,这家伙似乎胆子不大,看到渠戊的时候,噌噌噌接连倒退,嘴里还发出惶恐的叫声:“叽叽叽叽叽叽”

    “畜生,你想吸走我的邪气,我先和你拼了。”

    眼中冒火的渠戊此时也发了疯,双掌挟裹着无匹劲力砰然打中小兽身躯。

    “叽叽叽”这小兽全没有对方想像的那么厉害,转瞬就被打出去摔了个筋斗,而后哀嚎着口喷鲜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呃?!我没事?”渠戊看了看自己的双掌,顿时嘶声狂笑道:“哈哈哈原来噬魇凶貘不过如此,你这畜生,害得老子害怕这么久,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噌”话音甫落之时,这个小子也是豁出去了,扑过去用双掌卡住了小兽的脖颈,将其捏得咯咯咯作响,渠戊瞪着赤红双眼嘶吼道:“畜生,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

    “叽叽……叽叽……”

    这只小兽好像全无抵抗能力,叫声也越来越弱,卿凰和渚这两个女孩子都不敢再看下去,小黑更是急得直跺脚:“姐夫,这小家伙根本就不是噬魇凶貘吧?你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它死啊。”

    “好吧。”闻听此言,关横倏地一弹手指,渠戊这家伙身躯登时泛起黑烟,烧得嗤嗤作响。

    “呃啊啊啊好烫啊!”下一刻,惨叫的夜魇族人就地翻滚嚎叫,模样惨不忍睹,那只小兽也啪嗒掉在了旁边。

    “喵呜……”

    猫儿此时跑到长鼻子小兽那里,用一只爪子扒拉对方身躯,小兽被卡住脖颈半天,翻着白眼大口喘息着,过了半晌才晃悠悠的站起身来,可是它看见吞鬼喵的刹那间,立刻又尖叫着逃开了。

    “哈哈,好一个胆小鬼,过来陪我玩玩。”说着,小黑伸出双手抱住了对方,这长鼻子小兽惊吓过度,登时胡乱甩动自己的鼻子,啪的一声扫在她的脸颊上。

    “你、你竟然打我……我……”小黑生气的同时,突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全身无力之下扑通软倒在了原地。

    “小黑?!”卿凰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扶住对方,她看到那小兽的鼻子此刻嘬住小黑脸颊,将一股灵力从她的身躯里往外吸扯。

    “给我松开。”说时迟,那时快,卿凰赫然出手震开对方的长鼻子,那小兽叽叽哀鸣一声,登时扑倒在地。

    “来,我看看她。”关横伸手拍了拍小黑的脸问道:“喂,丫头,醒醒,你现在头脑清醒还是糊涂?回答我一声。”

    “姐、姐夫。”小黑此时蔫了吧唧的,说话都是有气无力:“我觉得全身的力气都没了,手都抬不起来啦。”

    “渚,别让那个小东西跑了,摁住它。”随着关横一声呼喊,渚赶紧飞扑过去按住了长鼻子小兽:“哪里逃!”

    “噌噌噌”可就在这个时候,夜魇族渠戊拔腿就向前方邪气之雾里跑去,他感到自己绝对不能再待在这些人身边了,要不然早晚被折腾死。

    “大伥鬼,你跟着他,这厮要是跑累了,立刻驱动体内的原火之力,将其赶回来。”听了关横的话,大伥鬼立刻挟风而去,看来渠戊要想逃出关横的手掌心,在自己死之前是不可能了。

    “渚。”卿凰此刻叫道:“当心那小兽的鼻子,它全身上下都无害,可那个鼻子却能吸走邪气和咱们身上的灵气,小黑就是这样中招的。”

    “好。”渚答应一声的时候,立刻起身用脚踩住小兽的脑袋,让它把鼻子也埋在了土里,任其疼得叽叽乱叫挣扎,就是无法抬头。

    卿凰此时把一股自身灵气输送给小黑,关横也从身上掏出一颗妖珠,在她面前捏碎,那灵气倏然间融进了小黑体内。

    “呼……舒服多了。”小黑这个时候晃了晃脑袋,而后继续开言道:“这个小东西竟然敢暗算我,姐夫,你替我打它几下出气。”

    闻听此言,关横哈哈一笑:“不如我替你宰了它如何?”

    “不行不行,这小家伙只是害我少了一些灵气,又跌到了而已,罪不至死。”小黑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她继续开言:“这样吧,轻轻打它几下,赶走就行了。”

    “唉,你这丫头真是心软,好吧。”关横扭头对渚说道:“渚姐,你也听见小黑的要求了,赶紧动手吧。”

    “小东西,不学好,叫你欺负人,偷人家的灵气。”

    “啪啪啪。”渚故意板着脸在小兽背脊上拍了几掌,而后挪开自己的脚说道:“好啦,饶你一命,还不快滚?”

    “叽叽?!”那小兽的脑袋在土里埋着,可是耳朵似乎能听见声音,再加上身上已无压力,它抬起头就想扭身开溜。

    “哎呀,你们看,它的鼻子‘没了’。”小黑盯着对方脸失声大叫:“真、真的没了。”

    “什么?!”

    三个人闻听此言略显错愕,仔细一瞧,真是如此,那小兽晃着脑袋的同时,也把脸朝向了大家,那原本尺余长的鼻子已经没了,眼睛和嘴中间,就只剩下两个光秃秃的圆洞,在呜呜的喷着粗气。“这家伙的鼻子呢?”

    众人脑袋上浮现出巨大问号,此时还没等他们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小兽扭身又想跑,关横突然笑道:“们,围住它,我倒想看看,这家伙把自己的鼻子藏在那里了。”

    “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四只立刻低啸飞出,硬是围拢前后左右,把小兽堵在了正中间。

    “叽叽叽叽”这尖叫的小兽屡次想冲出包围,可是却被们不轻不重的挥爪拦下,急得它哀叫着团团打转。

    就在刹那间,此兽一发狠晃着脑袋向左边的疾扑而去,关横的双眼倏忽一眯:“呃?!”

    “快闪开,危险。”他的话甫一出口,们呼的一哄而散,就听见空中赫然出现破空疾响,唰的在方圆数尺兜了一圈,紧接着缩回此兽的脑袋那边。

    小黑、卿凰和渚瞧得仔细,原来这家伙的鼻子可以收缩自如,刚才尺余长的状态是整个缩进了脑袋里,所以大家看了才会觉得它的鼻子失踪不见。

    “呵呵呵,这鼻子还真好使。”

    关横和众人不禁莞尔一笑,双方闹了一会,大家也觉得这小兽有些意思,于是他挥手说道:“我看它这种无害程度,肯定不是什么噬魇凶貘,们,散开放它走吧。”

    他的话音甫落之时,大伥鬼已经押着愁眉苦脸的渠戊走了回来,关横压根就没用正眼瞧这家伙,而是迈步走到那小兽面前,对方吓得赶紧缩身后退。

    “小家伙,刚才嘛也不过是一场误会,喏,这个给你,就当是补偿了。”关横说着取出三颗小小妖珠,这些东西都只是蕴含少量灵气之物,他留在身上也没什么用,于是放在了小兽面前。

    那小兽嗅了嗅妖珠,而后茫然抬起头看了看关横,对方笑道:“这个东西对你来说是可以吃的,那我们就先走了。”

    说着,关横转身和三女,押着倒霉的渠戊往前走,就在此时,吞鬼喵溜溜达达走到小兽面前,伸出爪子就想去抓一颗妖珠,小黑立刻扭头骂道:“吞吞,真没羞,你竟然抢人家的东西。”

    “喵呜……”闻听此言,猫儿立刻臊眉耷眼缩回了爪子,灰溜溜的和大家一起跑远了。

    半晌,那小兽才低头咬住一颗珠子,“咔嚓咔嚓”嚼了起来,感觉味道不错之后,它赶紧将剩余的两颗全部囫囵吞掉了。

    “嗷呜呜呜”就在下一刻,小兽周围响起了凄厉的吼叫声,吓得它浑身颤抖起来。

    这些家伙的叫声透着恶毒和凶戾,似乎就是冲着小兽而来,它知道原地不能久留,所以拔腿就往关横他们消失的地方跑去。

    ……

    “喂,渠戊。”关横此时没好气的发问道:“你是不是故意带着我们兜圈子?为何到了现在还看见万魇城的踪影?”

    “我、我真是冤枉死了。”渠戊哭丧着脸说道:“实际上,现今夜魇族里去过万魇城的,基本上没有,我们也都是从多头邪魇大人那里听说的万魇城往事,所以也就知道个大概位置。”

    “渚姐,这家伙可真是个没用的东西。”小黑走在其余二女中间,嘴里抱怨道:“你们还是劝劝姐夫,让他把渠戊踹进山沟里得了,免得拖延大家的行程。”

    闻听此言,渠戊哀号一声,大家都不禁莞尔一笑,就在此时,他们身后不远骤然传来一声凄厉惨叫:“叽叽叽”

    “咦,好像很耳熟?”小黑此时扭头一瞧,只见不远处的邪气霾雾里窜出一道身影,趔趄着朝自己这边跑来。

    “哎呀,是那只小兽,怎么浑身都是伤?”三女见状都是大吃一惊,可更让她们愕然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嗷呜呜”

    “噌噌噌”随着嚎叫声响起,周围霎时间窜出五道身影,不约而同落在了小兽身畔。

    这些家伙一个个膘肥体壮,全身都是尺来长、漆黑坚硬的鬃毛,鼻孔翻天、狭长獠牙如同弧月弯刃,模样像极了巨大的凶猛山猪,说不出的狰狞骇人。

    “嗷嗷!”为首的一个最凶猛高大的黑鬃巨兽朝着小家伙发出怒吼,就光是这股气势,就震得小兽身躯接连几个倒滚,砰然撞在了一块岩石上。

    “姐夫,这些家伙是?”听到小黑嘀咕,关横的双眼倏忽一眯,他低声道:“如果小家伙不是噬魇凶貘,那大块头就有可能是喽。”

    “什么?!”旁边最吃惊的当然要数俘虏渠戊,这厮也没见过凶貘,可是见到黑鬃巨兽凶威,身躯顿时微微颤晃起来。

    “嘭。”就在下一刻,黑鬃巨兽气势汹汹朝着小家伙迈进一步,似乎好像对它不利,小黑情急之下拽了拽关横的衣袖:“姐夫,你救救它好吗?求你了。”

    “先等等,看看情况再说。”关横此时倒是好整以暇、不慌不忙,可小黑却按捺不住心中焦急,俯身捡起一块石头就向那黑鬃巨兽扔了过去:“呼”

    “砰!”一块小小的石头打在黑鬃巨兽脸上,自然是难以伤对方分毫,可却成功吸引了对方注意力,这家伙赫然抬起头,狠狠瞪了过来。

    “不是我,是他、是他。”小黑看到对方眼神凶恶,立刻指着身边的关横说道:“喏,就是他打的你。”

    “臭丫头,哪有你这么拉仇恨值的?!”此时此刻,关横的脸都气得扭曲了,但那黑鬃巨兽是个畜生,哪里会分辨真伪,它在遭到挑衅攻击的瞬间,顿时昂首狂吼一声,率领其余几个同伴疾窜而来。

    “咚咚咚咚咚咚”双方相距不过是数丈之遥,巨兽扔下对面那个小家伙不管,眨眼工夫就已经杀到这边了。

    “啪。”关横伸手搭住渠戊的肩头冷笑道:“小子,总算有用到你的时候了,去吧。”

    “呃啊啊”渠戊的身躯“呼”的一下落向扑来的黑鬃巨兽,这家伙虽然在暴怒之下几乎失去理智,可是鼻孔里嗅到对方周身萦绕的邪气,登时大喜过望,“咔嚓!”血盆大口赫然咬住渠戊的身躯。

    “唰唰唰嗤嗤嗤”说时迟,那时快,在巨兽嘴里的夜魇族强者周身邪气急速外涌,顿时如同开闸泄洪似的进了巨兽的腹中。

    “呀啊啊……”渠戊的惨叫只响起半声就戛然而止,这家伙的身躯在下一刻就被黑鬃巨兽咀嚼吞咽下了肚子,此情此景就算是关横他们见了,也都有些触目惊心。

    “好家伙,这才是真正的‘噬魇凶貘’吧?”渚盯着对方喃喃自语道:“果然是凶恶无比。”

    “嗷呜!”黑鬃巨兽吞了渠戊,突然想起一件事,立刻扭头寻找那小兽,可是卿凰早就趁刚才关横抛出夜魇族人的机会,冲过去抱起小家伙跑回了大家身边。

    见此情景,巨兽更是勃然大怒,昂首一声狂吼,带着几个同伴就冲了过来。

    “六伥鬼,拦住它们。”听到关横的呼喊,数道魂影从前后左右急扑而上,各种攻击铺天盖地攻向那几只黑鬃巨兽,也就是噬魇凶貘。

    下一刻,就只听“砰砰砰”暴响声络绎不绝此起彼伏,其余的凶貘在遭受强力攻击之后,纷纷哀嚎栽倒原地。

    唯独最大的这一只,在被大伥鬼的风刃、婴白鬼的绿蛟血刃击中后,骤然一抖彪躯,硬生生震开这些攻击。

    “嗷嗷嗷”下个瞬间,最大凶貘前蹄倏然抬起而后重重落在地面,霎时间产生强大力量的涟漪状扩散。

    “砰砰!”这家伙的强横力量率先撞中大伥鬼和婴白鬼,二者奋起全力防御,登时倒掠十余丈,卸去大部分冲击,这才幸保不伤。

    可就在此时,凶横无比的最大凶貘朝着卿凰那边张开血盆大口,陡忽汇聚出一个巨大邪气涡流球体,呼的一声朝对方疾喷而去。

    “危险!”

    “唰嗤嗤嗤”关横见到对方危及卿凰,摘下似雪弓顿时抖手连出三箭,“嘭!”第一箭赫然飙至巨兽嘴边震碎邪气球体,顺势掼进它的喉咙,第二箭第三箭噗噗钉进了巨兽一双眼眶。

    “嗷呜”这凌天箭威力无俦,又兼挟裹着磅礴的五行之力,最大凶貘猝不及防之下立时身受重伤,可是这家伙凶悍本色丝毫不减,竟然一转身想要逃离此地。

    “围上去,杀!”关横的吼声不带半点犹豫,因为这凶貘刚才试图攻击卿凰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自己的死期了。

    “砰砰砰!乒乒乓乓”被关横三箭掼体,又身受无数群鬼重击,这凶悍的庞然大物终于噗通一下瘫倒在地,可是仍旧没有完全断气。

    “真是皮糙肉厚,这噬魇凶貘……果然是名不虚传。

    就在关横他们心中泛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小黑想要伸手去抱那只怪鼻子小兽,对方却在卿凰怀里倏地一窜落地,忙不迭朝奄奄一息的凶貘跑了过去。

    “嗷……”濒死的凶貘意识到这小家伙扑来,眼里陡忽闪过无尽的恐惧之色,它刚要挣扎爬起来,就听见“唰”的一声破空疾响,原来是对方甩出了那条怪异的鼻子,骤然搭在了凶貘的身上。

    “呀,这是怎么回事?”站在最前面的卿凰、小黑不约而同尖叫起来,渚和关横跑上前细瞧,也都是为之愕然。

    “咯吱吱……呲溜溜……”就只听那噬魇凶貘那庞大身躯的骨骼不住颤晃抖动,发出剧烈摩擦声响,紧接着,竟然迅速缩瘪、变小,一个躯体超过数丈、重逾千斤的的凶貘,眨眼工夫就消失不见了。

    不,不应该说是消失不见,因为这凶貘在小家伙长鼻子的奋力吸扯下,身躯里的血肉、邪气都被吸收殆尽,凶貘的身体,只剩下拳头大的一团残渣了。

    “吭哧。”就连这一点血肉残渣,小兽都没有放过,张嘴就吃了下去。

    “呃……这小家伙的胃口真不错,居然全都吞噬了。”关横此时苦笑着说道:“诸位,咱们是不是救了一个更可怕的潜在敌人?”

    “姐夫胡说。”小黑此时为对方争辩道:“这家伙虽然长得难看了些,可是对我们却没什么敌意,不信你看。”

    她说着,就向怪鼻子小兽招了招手:“小家伙,过来过来。”

    “叽叽。”看到小黑召唤,这小兽毫不犹豫的跑了过来,可是却直接绕过了小黑,溜到了关横面前,欢快的摇起了小尾巴。

    “呃?!它这是对我表示友好吗?”关横挠着头笑了起来:“哈哈哈,我的人缘还真不错。”

    “喂,小家伙,你究竟是个什么奇兽呢?”卿凰说着,就想用手去摸对方,渚却提醒道:“小心,碰到它的鼻子,灵气可是会被夺走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小家伙意识到几个姑娘对自己的鼻子有些忌惮,于是在原地呼的转了一圈,再再扭过头的时候,已经把鼻子缩进了脸部,表面只有两个小小的孔洞在喘气。

    “哈哈,看,它是怕自己无意中用鼻子碰到你们,这才把‘凶器’收回去的。”关横说着伸手用二指拈起这小兽身躯,而后对着三女说道:“谁想要?过来抱抱吧。”

    “我要!”见到小家伙已经无害,三女登时大为高兴,不约而同扑过来要抢它,关横突然在她们伸过来的手背上“啪啪啪”连打三下。

    “哎呦。”卿凰疼得一缩手,随口问道:“你做什么?”

    “我只是想要善意提醒你们,动作不要太粗暴了。”关横此时也想通了为什么小家伙会先往自己这里跑,于是取出一颗小妖珠丢给对方,这小兽登时开开心心咬在嘴里,嚼得咔嚓作响。

    “看见没有?”

    关横呵呵一笑:“你们要是两手空空的这么乱抓乱抢,它肯定吓得惊慌失措,到时候再用鼻子吸走诸位的灵气,那岂不是自找倒霉,要和善一些,最好找点它爱吃的东西循循善诱,懂吗?”

    “姐夫,我懂了,给我几颗妖珠,我要和它玩。”听到小黑这么说,关横却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取出六颗妖珠,给了三女每人一对,他说道:“不要一次喂太多,否则就把这家伙的嘴喂刁了。”

    然后,关横才把怪鼻子小兽递给卿凰:“喏,还是你比较稳重,先抱着它吧。”

    “好嘞。”接过小兽的卿凰眉开眼笑答应着,渚立刻凑过去说道:“好妹妹,让我也逗逗它。”

    小黑此时气呼呼的说道:“姐夫,你又在偏心了。”

    “谁说的?你不是还有吞鬼喵吗?”关横坏笑着抓起没精打采的猫儿往她怀里一塞:“拿着,现在最需要温暖的就是它了。”

    “呃……气死我啦,我也要和它玩!”小黑现在抱着猫儿,不管不顾的扑到二女那里,和怪鼻子小兽玩了起来。

    看着三女和那小兽还算融洽又相安无事,此刻关横的警惕却没有丝毫减弱,因为刚才小兽吞掉噬魇凶貘的情景太过骇人,他只能暗中提高戒心了。

    “大伥鬼,你们几个好好盯住卿凰怀里的小兽,如果这家伙有半点异动或是不轨企图的话,立刻让它远离三女。”

    听到关横的话,大伥鬼、四只和巨蜂顿时隐身为核桃大的魂影,悄无声息的护住了卿凰她们。

    “小家伙,我可不管你是什么怪异物种,既然卿凰她们喜欢你,我自然不会阻拦你随行。”关横心里暗暗念叨:“但如果你想伤害她们,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就在下一刻,卿凰抱着小兽扭头问道:“阿横,现在渠戊那个倒霉向导也死了,你知不知道大家还要走多久才能到万魇城?”

    “这个嘛……”关横稍一思忖,回答道:“不如我让婴白鬼飞到前方去查看一下路径,咱们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确认就行了。”

    闻听此言,渚在旁边点头:“也好,这是个办法。”

    ……

    少时片刻之后,众人已经走出去约莫十余里路,突然间,在前面奔跑的吞鬼喵倏地刹住脚步驻足不前,紧接着,就朝前方喵呜叫了一声。

    “呼呼呼”说时迟,那时快,前面陡忽狂风旋动,卷起无数飞沙走石,堪堪拦住大家的去路。

    “怎么回事?”关横的脸微微一沉,这个时候,刚才飞出去探查路径的婴白鬼掠空而回。

    “吱吱吱。”尖叫的婴白鬼飞得高看得远,自然瞧清楚了旋风里藏着什么古怪东西,它毫不犹豫的接连发出数道犀利血刃,就只听“唰唰唰”疾响络绎不绝,血刃击中旋风的瞬间,顿时将其震散。

    “呜呜呜”电光火石间哀嚎声响起,一个头顶光秃秃、浑身都是灰白癞斑的独角怪物从原处跌扑而出,它身上还有不少血刃蹭伤的痕迹。

    “活像一只丑陋的怪猴子。”小黑见状哈哈大笑:“还想用怪风来吓唬我们,真是不自量力。”

    “嗷”

    灰白癞斑独角怪赫然发出一声厉吼,这家伙其实受伤不重,全凭着它“旋风之壁”挡住了婴白鬼大部分血刃攻击,此时听出小黑语带奚落,此獠顿时气得目眦欲裂,陡忽间朝着小黑这边扑纵而来。

    “喵呜!”猫儿看到对方凶恶,立刻不顾一切迎了上去,用自己的身躯狠狠撞中独角怪前心。

    “砰!”这一下力量不轻,可是独角怪皮糙肉厚,倏地抖动身躯,立刻将吞鬼喵震飞倒掠,不偏不倚飞进小黑怀里:“啪。”

    “姐夫!”小黑的尖叫响起同时,关横早就纵身跃了过去,双剑霎时间“唰唰唰”削砍搠刺,瞬息迫得那独角怪迈动步伐“腾腾腾”后退。

    “吱吱吱。”电光火石间,婴白鬼从空中疾掠而下,双手合握成锤狠狠砸向对方,独角怪仓促之间双膝微弯,砰然蹬地跃起,用独角悍然相迎。

    “砰!”婴白鬼的拳劲隐含五行之力,瞬间爆发无俦威力,对方那只独角陡忽发出“咯剌剌”脆响,随即彻底迸碎,婴白鬼双拳挟裹威猛余势又轰在了它的额头上:“咔嚓!”

    “噗”这怪物飙出一口血雾,登时向前方扑倒。

    好巧不巧,这家伙跌倒的位置,正是面向抱着小兽的卿凰,霎时间,她周围的鬼影陡现,就要扑过去撕碎独角怪。

    可就在这个时候,小兽眼中精芒一闪而过,骤忽从卿凰怀里窜落在地,“噌噌噌”疾掠到独角怪左近。

    “唰啪嗒。”倏地甩出自己的长鼻子搭住对方身躯,这小兽用尽浑身吸扯之力,再次把这独角怪的邪气、血肉皮骨吸尽,还是剩下拳头大一团碎渣,被它一口吞掉了。

    “这……”事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关横和三女都没反应过来,这小家伙就已经将鼻子缩回,打着饱嗝折返到卿凰身边。

    “这家伙,也太能吃了吧?”关横看得越来越心惊,不过他也思索:“从前后两次经历来看,长鼻子小怪都没办法直接打倒敌人,它只是看到我们击倒对方之后,趁其不备把凶貘和独角怪吞掉。”

    想到这里,关横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小家伙就是个又馋又懒的战五渣,仗着有我们在前边打败敌人,它自己躲在后面捡便宜,呵呵,真是聪明。”

    “嗨,那有什么关系?”卿凰听到他的话,笑嘻嘻抱起小兽说道:“它喜欢吃就吃呗。”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