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06章 本源灵力(第一更)
    “啪!嗤嗤嗤”说时迟,那时快,闪电般接近夜魇族人面门的鬼王珠疾转而动,骤忽暴现针芒似的原火之力气息,“嗤嗤嗤!”这家伙猝不及防之下,脸上登时中招。

    夜魇族人最怕的就是烧尽自己邪气的原火之力,此时陡忽被击中,自己脑袋上瞬间升腾炽热烈焰,立刻疼得他长声惨叫、就地翻滚:“呃啊啊啊”

    “老大?!”还没等其余四个夜魇族反应过来,大伥鬼一声厉啸,陡忽让双爪聚集原火之力,攥住对方双腿用力一撕,“噗嗤啦!”此獠霎时被扯成两半。

    借助着克制对方的原火之力,大伥鬼成功反袭与紫气境界相仿的夜魇族人,可谓是以弱胜强。

    “老大啊啊啊”其余四个夜魇族人见状悲恸痛呼,就在此刻,四只和巨蜂也挟风袭来,将他们彻底包围。

    “哼,想不到灵峡谷也有你们这些夜魇族渣滓的踪影,真是阴魂不散。”关横此时和卿凰、纵马而来,他冷冷说道:“准备受死吧。”

    “可恶,我和你拼了!”电光火石间,一个夜魇族人疯狂嚎叫着冲向三匹马,与此同时暴现全身邪气,看样子是要使用某种自毁招数。

    “就凭你,也配和我同归于尽?”

    “啪。”关横倏地一弹手指,巨蜂陡忽破空疾掠而来,用尾蛰针照着那夜魇族人后脑“嗤嗤嗤”连戳十余下,每一次都挟裹原火之力,顿时让这家伙的颅首燃起烈焰。

    “嘭!”大股邪气瞬间爆散,却被火能燃烧殆尽,其余三个夜魇族人见势不妙就想开溜,可四只嘶吼咆哮着围拢了过来。

    “可恶,兄弟们,既然逃不掉了,不如使用那招吧。”

    其中一个最强的夜魇族吼叫着,右手突然五指甫张扣向自己天灵额头,将头盖骨嗤啦一声硬生生抓了下来,其余二人如法炮制,只见大股诡异邪气瞬间聚集在半空中,这几个家伙突然厉吼道:“三魇魔梦咒!启”

    “砰、砰、砰!”夜魇族人吼叫的同时,身躯登时爆碎成飞灰齑粉。

    “不好。”看见三股邪气瞬间朝着关横卷来,卿凰立刻叫道:“大伥鬼,用全力把阿横震出去!”

    “呼砰!”闻听此言,大伥鬼毫不犹豫的挥拳打在关横背上,硬生生将他震出十余丈远,关横的耳边响起卿凰的喊叫声:“这邪咒困不住我们和六伥鬼,你快去找渚吧。”

    “啪嗒!”

    关横双足落地的同时,狠狠一拳捶在身旁岩石上:“可恶,大意了。”

    不过卿凰说的也对,对方豁尽剩余的性命发动那个“三魇魔梦咒”,不但困住了卿凰和,就连六伥鬼都在旁边,有它们在,卿凰肯定不会出生命危险。

    “不管怎么说,这灵峡谷里有紫气邪兽,还有夜魇族的踪迹,必须得赶紧找到渚,不然的话,她肯定会出危险。”打定了主意,关横拔腿就往峡谷内部跑去。

    ……

    就在这个时候,困在三魇魔梦咒里的群鬼陡忽护在了卿凰周围,她却说道:“别光顾着我,你们也分出两个保护……咦?”

    刚说到这里,卿凰愕然扭头:“?”

    此时那个小姑娘已经跌倒在地,人事不省,卿凰赶紧跑过去抱起她,嘴里不住呼唤:“、,快醒醒。”

    不过,此刻呼呼打起鼾来,竟然睡着了,嘴角还淌着涎水,时不时的发出呓语:“唔……姐姐……你为什么打我?我没有偷吃果子……”

    “傻丫头,你为什么睡着了?”卿凰这时有些哭笑不得:“,醒醒啊。”

    可就在下个瞬间,她头顶的六伥鬼骤忽发出一阵阵尖啸:“呜呜呜”

    “这是什么?”

    昂首观看的瞬间,卿凰登时吓了一跳,只见天上已经被一股诡异邪气笼罩,无数邪魇诡影嚎叫乱窜,时不时疾掠而下,伥鬼们见此情景立刻扑上迎敌,可是尽管它们的鬼爪犀利,却是招招落空,根本碰不到对方分毫。

    “呼”大伥鬼一招失手,有一道邪魇诡影陡然掠下,恶狠狠撞中了卿凰的额头。

    “呃?!我……好倦啊……”这句话甫一出口,她就缓缓的软到在原地,和一起进入了梦乡。

    ……

    “噌噌噌嚓嚓嚓”关横此刻已经穿过灌木丛,赫然落在半山腰某处。

    “嗯?!是尸骸的腐臭味?”他的目光倏地落在前方不远的位置,只见两只邪兽的残尸已经散落在地,都是被硬生生扯成几爿的样子。

    “这群家伙都是紫气邪兽,竟然被人空手格毙,由此可见,对方比起它们可不止强上一筹。”

    关横的双眼倏忽一眯,而后看向云雾缭绕、距离尚远的峰顶,他嘴里自言自语道:“在来的路上曾经说过,他们家族所藏的上古文字典籍,就在峰顶岩窟里,渚……看来也是去了那里,必须赶紧找到她。”

    “嗯?前方有兽吼声?”关横双耳微微一动,转瞬提气纵跃上一块高耸岩石:“噌啪嗒。”手遮前额及远眺望,他就看见有黑影晃颤,一边疾速移动起落,一边撕斗恶战。

    ……

    另一边,两个凶横暴戾的夜魇族人倒了大霉,他们没想到往山上奔走的渚会留下随身几样东西,扔进了附近草窠里、岩石边,那些是邪兽之血和腐臭碎肉,都是预先准备好,能够引开活兽的东西。

    渚将此物留在沿途,等到夜魇族人追来,那些嗅到腥气的凶兽也都赶了过来,立刻和他们发生了冲突。

    “可恶,给我滚”

    “砰砰砰!”其中一个夜魇族人照着面前紫气邪兽连轰数拳,打得对方脑壳迸碎而死,可是后面的邪兽陡然疾窜而起,呼一声飞爪搭住了他的肩头。

    “呃?!”

    “咔吧!”在这家伙错愕之间,凶兽的血盆大口已经咬在了他的前额,就只听噗嗤一声,夜魇族人的脑壳连带半截身子全部被扯断,可是这家伙周身的邪气倏忽呜呜疾旋,竟然让自己勉强恢复了原形。

    “天杀的,我要你死!”

    “咯!”对方突然将邪兽的脖颈卡住,而后瞬间发力。

    “咯剌剌噗!”邪兽的颅首被夜魇族人用力拔起,尸骸扑通栽倒在地,而另一个夜魇族则是抱起身边一块巨石,砰然砸落在另一只狐尾邪兽腰椎上,使其骨断筋折,哀嚎毙命。

    “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就在方才,其中一个夜魇族人已经看到了渚的踪迹,可是对方转瞬扔下了邪兽之血和腐肉把活兽吸引而来,愣是阻止了他们半晌,而且还受了不轻的伤。

    这两个家伙自负是本族有数强者,竟然被一个灵族娘们这般耍弄,心中的滔天怒火已经遏制不住了。

    “唰噌噌噌”二人挟裹着周身邪气,朝着峰顶岩窟呼啸而去。

    ……

    与此同时,率先跑进岩窟,到处翻阅上古文字典籍的渚,终于开始了解那些古战场土城壁画的内容,这一下让她惊愕不已。

    “天呐,原来那土城里竟然有这种隐秘的东西,我、我还想知道了不得了的秘密。”

    渚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那些内容整理、重新记忆,她心里明白,自己必须赶紧知道的事情传出去,要是稍微慢半步,灵族都有可能遭受意想不到的灭顶之灾,真要是如此,补救都来不及了。

    “不行,我必须得把这些讯息火速送出去,一刻也不能耽搁。”渚拿起身边整理出来的典籍,转身刚要走,倏忽间就发现岩窟洞口方向出现了两道诡异身影。

    ……

    “呜呜呜”看到女主人在原地昏睡过去,咆哮怒吼的六伥鬼暴怒异常,突然爆发周身五行之力和滔天鬼气,“砰砰砰!”硬生生把漫天邪魇诡影震得无影无踪。

    “呼”大伥鬼率先飞到了卿凰面前,可却发现对方睡得非常熟,不管自己如何出声呼唤,卿凰还是不醒,看起来,要是想打破三魇魔梦咒,就必须靠她们自身的努力了。

    “呜呜呜……这里是哪儿啊?黑漆漆的,我好害怕……”在无尽的黑暗里不住狂奔,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啪。”突然有人伸出双手搭住她的肩头,并且大声说道:“别怕,我在这里陪着你呢。”

    “卿凰姐,你、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此时擦了擦眼泪,就想扎到对方怀里寻求安慰,可就在下个瞬间,她背后赫然传来另一个声音:“那个不是我,别上当!”

    “什么?!”听到身背后也是卿凰的声音,登时吓得瞠目结舌:“你……”

    “桀桀桀”搭住肩头的“卿凰”转瞬发出尖笑,并变了模样,那是一张异常狰狞的夜魇族怪脸,倏地张开血盆大口朝着的颈嗓咽喉就咬了过来!

    “休想伤她,给我滚”

    “噌噌噌!”真正的卿凰转瞬间急扑而上,手里的莲花奇刃接连挥舞,那邪魇怪物惊慌失措,尖叫着退避,呼的一下消失在了无尽黑暗中。

    “卿凰姐。”此时吓得浑身栗抖,缩在对方身后不敢动弹,嘴里还下意识嘀咕道:“多亏你身上还有兵刃,才把对方赶跑……”

    “兵刃?!”卿凰听到对方的话,恍然被提了一个醒,她失声叫道:“对啦,咱们俩好像都陷入了梦境中,这些兵刃又怎么会随身携带呢?古怪。”

    “唰。”她的话音甫落,手里的莲花奇刃转瞬消失不见,没留下一丝痕迹,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黑暗中尖啸声突兀响起,两只邪魇诡影冲向二女挥爪挠向她们的面门。

    “小心。”卿凰毫不犹豫的护在了的前面,就见一只邪魇怪爪落在她的肩头,“嗤啦!”红光迸现,她顿时受了不轻的伤害。

    “呃?!有痛楚的感觉?难道这不是梦境……”

    卿凰伸手一捂伤口,想想这个地方极为诡异难测,明明自己和已经陷入梦境,可是却会受伤、有痛楚,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啊呀,卿凰姐你受伤了!”

    此时心疼不已,除了自己的表姐渚,卿凰是唯一能够舍身救她的人,这小姑娘心头倏然恍惚、继而变成无尽的愤怒:“你们这些怪物,竟然敢伤害卿凰姐,不可饶恕,呃啊啊啊”

    “呼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的掌心赫然出现一副小小灵息短弩,她情急之下根本顾不得细加思索,照着那两只在空中折返、再次急扑而来的邪魇诡影,“嚓嚓嚓”接连释放灵力球攻击。

    “砰砰砰!”两只邪魇在空中爆碎湮灭,也为自己的大胆举动吓得瘫软在地,大口喘息起来。

    “嗷呜呜呜”空中转瞬间又出现了数十只、不,也许上百只邪魇诡影,这些家伙以铺天盖地之势包围了二女。

    可就在此时,卿凰瞥了一眼掌中的灵息短弩,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卿凰姐,我们已经被包围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看到对方的模样,急得连连跺脚,还以为她已经吓傻了呢。

    “呵呵呵,那是因为我已经明白了这‘三魇魔梦咒’的诡计了。”卿凰的话甫一出口,突然在自己肩头轻轻一抹,嘴里嘀咕道:“消失吧,伤口。”

    当手掌挪开的瞬间,卿凰肩膀上的抓痕果然无影无踪了,见此情景,登时瞠目结舌,可就这么一失神的工夫,她手里的灵息短弩也消失了。

    “哎呀……”看到惊慌失措,卿凰笑道:“妹子别担心,要兵刃还不简单吗?就像这样。”

    “呼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卿凰心念一动,左掌灵息短弩,右手莲花奇刃,瞬间出现被她攥个正着。

    “去你的吧。”

    “嘭!”翻腕疾转之间,莲花奇刃将扑来的邪魇诡影绞个粉碎,卿凰又迅速抬起小弩照准半空唰唰唰连出四、五个灵气球,打得邪魇鬼哭狼嚎,纷纷闪避逃窜。

    “卿凰姐,你怎么突然又有兵器了?”

    看到的疑惑,打跑众邪魇的卿凰笑道:“傻妹妹,这还是你提醒了我,刚才你看到我受伤,一时紧张让灵息短弩出现在手里,那时候我就在想,这梦境里的一切,应该就是出于我们自己的想象才对,就比如说这莲花奇刃……”

    卿凰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兵刃,她继续开言道:“第一次,我也是没注意,在你危险的时候,掌中就突然出现了这个,而后就是你的短弩,所以说,这咱们身上的一切都是可以凭着自己的‘想像’出现的。”

    “什么?真有这么玄奇吗?”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对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卿凰又接着说:“这该死的三魇魔梦咒就是想把咱们困死在梦境里,什么严重的伤害、邪魇的侵袭攻击,全部是心理作用,你只要稍微易产生恐慌,它们就会如附骨之疽一般出现,让你在暗示下惊惧而死。”

    “可恶,原来我们一开始就上当了。”被对方这么一提醒,气得狠狠跺脚,卿凰叫道:“注意,它们又来了,做好准备,相信自己手里会出现兵器。”

    “好,就听姐姐的。”看着半空扑来的邪魇诡影紧咬银牙,心念一动之间,手里顿时再次出现了灵息短弩,她惊喜道:“我成功了!”

    “别光顾高兴,动手”卿凰说着,扬起小弩照着空中疾发灵弹:“啪!嗤嗤嗤”

    也来了个依样葫芦,对那些疾掠而来的邪魇诡影下了绝情。

    “砰砰砰嘭嘭嘭!”空中数十个邪魇诡影在凌厉打击下溃不成军,就在此时,这群家伙仿佛意识到零散攻击已经吓唬不住卿凰和,于是在尖声咆哮中向一起集中聚拢,赫然形成一个巨大的邪魇魔影。

    “嗷呜”这家伙形成巨大身躯的同时,凶威大盛,朝着对面二女就是一声凶戾吼叫,卿凰久经大敌倒是不在乎,可是的身躯微微颤晃,登时双膝一软瘫倒在地。

    “哼,这就是三魇魔梦咒的杀手锏了吧?”卿凰冷笑一声:“能在我们的梦境里化成这种形态,你也算是有两下子,不过我既然已经看穿其中的诡计,又岂能没有应付的办法?”

    “如果是我家阿横的话,肯定也会这么做的。”想起关横那张笑嘻嘻的脸,卿凰也是嘴角上翘,她倏地屈指一弹:“啪。”

    “呼呼呼”数道鬼影霎时间就浮现在了她的周围,卿凰言道:“既然我可以让小弩和莲花奇刃出现,也可以把自己的‘帮手’一起拉进梦境,邪魇怪物,你要倒霉了。”

    “嗷呜?!”邪魇魔影看到面前围拢过来的六伥鬼,顿时哀号一声,意识到自己的死期来临了。

    ……

    “你们是?!”在岩窟内的渚看到对面两个黑影,顿时吓得额头见汗。

    此刻,桀桀怪笑声赫然响起:“灵族的小娘们,你以为自己可以逃出我们的手掌心吗?别做梦了,我要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嘭!”这个家伙话音甫落之时,后脑就已经被突如其来的一拳狠狠轰中,出手的婴白鬼拳劲瞬间爆发原火之力,把这家伙半边身子彻底烧着了。

    “呃啊啊啊”惨叫声突兀响起,他身边那个夜魇族人吓得惊慌失措:“怎么……”

    “嚓噗嗤!”寒光乍闪迭现,关横的虹云剑霎时间掠过他的脖颈,大好颅首骤然腾空而起,死尸扑通栽倒在地,他这时才冷冷笑道:“多谢二位带路了。”

    “关横兄,你来了?!”见到对方出现,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关横微微颌首说道:“是啊,多亏你表妹来到灵王大殿送信,我才能及时赶过来,对啦,咱们赶紧去找她俩吧。”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和渚下山的时候正好碰见卿凰二人,她们说了刚才的经过。

    渚此时开言道:“关兄,你让我翻译的土城壁画和文字,对灵族关系重大,我想在见到灵王大人以后再详细说明,你看行吗?”

    “好。”关横点头说道:“立刻返回灵王大殿。”

    ……

    大半个时辰之后,众人已经踏入了大殿宫门,灵王正在这里等候。

    “义父,这位就是渚。”卿凰此时赶紧把对方拉到了灵王面前,渚刚要行礼,灵王一挥手:“事情紧急,你就不必多礼了,快随我进大殿。”

    少时片刻,大家在房间内坐定,小黑也偷偷溜进了房间,只是坐在角落静静的听着,和平时的吵闹性情大不一样。

    渚忙不迭拿出自己整理的东西,而后对大家说道:“这是古战场遗迹的土城壁画和文字,我在不断的整理、研究和翻译过程中发现,有一部分最容易分辨的内容是八灵侯留下的。”

    稍微顿了顿,她这才继续言道:“讲述了他们如何在灵族大军撤离后,与夜魇族争夺石碑碎片的经过。”旁边的关横搭言道:“嗯,这些内容我们都很清楚,之前灵侯擘已经都告诉我了。”

    “但是另一部分,却和夜魇族的家伙有直接关系。”渚此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又接着开言道:“这一部分记述的内容,与一群叫做‘上古邪魇’的家伙有关,我的能力有限,也只能辨认出九成左右。”

    “上古邪魇?!”闻听此言,灵王的双眼倏忽一眯,他低声道:“真是好久没听见这些家伙的名字了,让我想起以前的往事。”

    “岳父,你知道这些家伙?”

    听到关横这么问,灵王苦笑一声:“何止是知道,这些上古邪魇就是夜魇族的始祖,就像我们灵界的上古灵族一样,有着无尽岁月、悠远的历史,不过却是一群嗜血凶戾的家伙,后来大部分都消亡了。”

    “那些土城壁画的内容,是当年八灵侯无意中来到土城的时候所发现,他们在自己被邪气侵染、化为灵僵之前,始终在保护这些东西,壁画附近的文字都记述了这些内容。”

    渚低头想了想,又继续言道:“据那上面的古文字和壁画记载,上古邪魇在这个异空间生存过很短暂的一段时间,却把它们本族几个领袖的魂体都留在了古战场某处。”

    “什么?!上古邪魇的领袖?”

    灵王听完这话,眼中闪烁不定,显得有些紧张。可渚此时又接着说:“那个地方号称‘冰雪极地’,终年处于极寒状态,我们这些灵族人好像从来没找到过此处,最少我认识的人全都不知道。”

    听了渚的话,灵王微微颌首点头:“不错,古战场这个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别看这么多年来有不少灵族人前往历练,可是还有很多地方不为人知。”

    关横此时问道:“渚,壁画和文字还有什么内容?”“哦,剩下的内容让我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我也翻译出来了。”

    渚伸手打开一张兽皮卷,看着上面的东西说道:“千年轮转,佑我魇族,三邪融魂,魔威灭灵。”

    她接着开言:“就是这十二个字,看得我心惊胆寒,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可我就是觉得攸关灵族的生死存亡,故此不敢怠慢。”

    “千年轮转,佑我魇族……三邪融魂,魔威灭灵?!”关横嘴里念叨着这句话,突然和卿凰、灵王互相对望,他们不约而同说道:“难道和三邪灵石碑有关系?”

    “对了,壁画文字的最后内容,我并没有完全记住,实在是太遗憾了。”

    渚此时挠了挠头说道:“我只记得那些内容好像提到关于复活上古邪魇一族的必备条件,其中包括什么‘三邪’,哦,对了,好像还有献祭,需要献祭某种上古遗族的魂体或者血脉。”

    听了渚的话,灵王身躯剧震,霎时间如遭雷殛,他急忙拿过自己在大殿内找到的上古典籍,而后展开观看:“我记得三邪灵的传说里,还提到了其他的事情,有了,在这!!”

    说着,灵王把手里的东西推到了众人面前:“你们看看,这上面写着呢,上古族裔复活的必备条件,除了被复活者本身的魂体要与三邪灵融合,让自身魂体力量壮大做准备之外,还需要得到其余上古异族的‘生魂献祭’。”

    倏然间,关横突然想到一件事,他立刻大声说道:“岳父,难道说,那群家伙夺走了芫歆公主的魂体,是为了……”

    “嘭!”灵王此刻气得目眦欲裂,挥掌震碎了面前的桌案。

    他厉声低吼道:“不错,芫歆是我的嫡亲血脉,而我,则是上古灵族仅剩的后裔了,这群杀千刀的畜生,为了复活上古邪魇,竟然要用芫歆的魂体献祭,我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行,我要前往古战场,夺回芫歆的魂体,灭了那群家伙!”

    “可是,义父,您的力量太过强大,根本无法进入古战场一步。”卿凰此时苦笑着说道:“您之前不是也说过吗?强行进入,会导致古战场空间崩毁的。”

    “呃?!”

    闻听此言,灵王这才缓过神来,他一跺脚说道:“唉,说的也对,这是现今最让我发愁的事情,关横、卿凰,那些上古邪魇的实力非同小可,就算是我的祖先上古灵族,也只是勉强和他们打成平手而已。”

    稍微一顿,灵王又继续言道:“如果就此让你们前往古战场,那和送你们几个孩子去送死没什么区别,我看,咱们必须重新重新计划一下。”

    “灵王爹爹,我可不怕危险。”小黑此时突然说道:“你和我说过,特别、特别想复活芫歆姐姐,我也不想看着姐姐的魂体被献祭给坏蛋,我想去救她。”

    “小黑,你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

    灵王走到这孩子面前,用手轻抚着她的小脑袋说道:“但是你记住,爹爹绝不会为了救一个女儿,而让你和卿凰陷入生命危险之中,我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你们这些孩子,对我都是一样这么重要。”

    “义父……”卿凰听了对方这句话,也被感动的热泪盈眶,她低垂娥首,也不知想些什么。

    可就在这个时候,关横却说道:“岳父,这件事情,也不能想得太悲观了,更何况我们还有转机之策。”

    “什么?你的意思是……”

    看到众人把目光集中在自己这里,关横先是舒了一口气,而后才缓缓说道:“你们别忘了,对方要复活上古邪魇一族,需要芫歆公主的魂体献祭不假,可是还需要三邪灵石碑呢。”

    言到此处,关横嘴角上翘显出一丝微笑:“现在此物的几块碎片,包括核心碎片都在你我手里,由此可见,夜魇族人还没有复活对方的机会,这就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他这一番话说出口,登时稳定了灵王原本有些慌乱的心神,对方毕竟是灵界主宰,智慧非比寻常,自然能够分析出,关横说的极有道理。

    灵王此时对关横充满了信任和欣赏,他微笑着开言道:“女婿,继续往下说呀。”

    “嚯,老丈人可是第一次叫我‘女婿’,看起来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

    关横心中暗笑,脸上却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以我之见,原计划非但不变,而且还要更快进行,我和那群夜魇族的家伙说是三天以后做个了断,可是最好今天下午就前往古战场,布置一切。”“

    阿横说得对,我们不但要凑齐三邪灵石碑碎片,自己融合邪灵修复受损魂体,更要找回芫歆姐姐的残魂。”

    卿凰说这句话的时候,紧攥着双拳:“这样的话,就可以彻底破坏夜魇族复活上古邪魇的计划,一举数得。”

    “让你们对付夜魇族那些家伙,我不怎么担心。”灵王手捻须髯沉吟思考,他突然说道:“可一旦遇到上古邪魇那群家伙,就算关横身负五行之力也好,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啊。”

    闻听此言,关横的眼珠一转,想起一个能够应急的办法,他凑到灵王耳边嘀咕了一阵,灵王的脸上赫然出现古怪之色,而后竟显出一丝微笑:“好好,难得你能想到这个招数,好吧,就照你说的试试。”

    卿凰和小黑在旁边看着他们窃窃私语,都有些疑惑,小黑不管三七二十一问道:“爹爹,姐夫,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这个嘛,临时保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关横说完这句话,又扭头对灵王言道:“岳父,那个什么九转聚灵甲,也给小黑弄一身吧,这丫头实力太差,平常只会耍嘴皮子,就怕她到了古战场那里会拖累我。”

    “嗯,有道理。”手捻须髯的灵王刚说到这里,小黑就不乐意了,她沉着脸言道:“怎么,你们大家都瞧不起我?”

    “唉,我何止瞧不起你,简直就把你这丫头看穿了。”关横摇了摇头:“我们现在正忙着呢,卿凰,把她拉走,不要来打扰我和岳父研究大事。”

    “好吧。”卿凰答应一声,刚要伸手去拉小黑,对方没好气的挡开她那只手:“坏女人,走开啦。”

    说完这句话,小黑气呼呼的跑出了门外,关横在后边叫道:“喂,别走得太远,估计要不了多久,咱们就该出发了。”

    “关兄,这次前往古战场,请务必带我同行。”渚说着往前跨了一步,她低声道:“虽然我的实力只有黑气左右,但是也想出一份力。”

    “这个嘛,渚姑娘,此行凶险,我看你还是……”

    “不。”渚毅然决然打断关横的话:“事关灵族生死存亡,我不知道细情也就罢了,如今早已经不能置身事外。”

    “说得好,渚,你应该是我灵族第一位女英雄,这种胆气,让我心折。”灵王微微颌首,倏然骈指点中对方的眉心,渚登时满脸惊愕的看着他。

    灵王却说道:“别紧张,我现在把自己的一丝本源灵力灌注给你,用来激发你体内的潜力,短时间内,你就可以晋升到紫气顶峰境界了。”

    “多、多谢灵王大人馈赠。”渚心中大喜,她实在没想到天大的福缘会突然会突然降临到自己头上,灵王微微一笑:“以后就不要称我为王了,叫我‘师父’即可。”

    “是,多谢师父。”渚此时明白对方的用意,便不卑不亢行了一个礼,满脸恭敬的退到了旁边。

    灵王说道:“卿凰,不止是渚而已,你和小黑身上,也被我灌注了本源灵力,你是否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最近有所提升?”

    “是的,义父。”卿凰点了点头:“女儿只觉得摄取灵气速度大大飙升,已经从假黑之境突破,如今平稳的到达黑气顶峰,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晋升到半紫境界。”

    “呃?!”关横在旁边听着有些羡慕,他嘴里嘀咕道:“那要是这样的话,我的实力在大家中间岂不是有垫底了?不行,我要岳父的本源灵力灌注。”

    “臭小子,你以为我的本源灵力是便宜货吗?”灵王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说:“我可是上古灵族末裔,这本源灵力输出一分,就少一分,凭什么给你?”

    关横此时凑到他耳边低声道:“你要是不给我的话,我在古战场出危险可怎么办?那样卿凰可就守寡啦。”

    “哼,好吧,就给你一点。”灵王看到这个无赖女婿简直是死缠烂打,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只好缴械投降,把一丝本源灵力灌注进关横的体内。

    可是关横晃着脑袋,突然说道:“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啊?力量也没提升,岳父,你不会是在敷衍搪塞我吧?”

    “胡扯!”听了他的话,灵王的脸色气得红一阵白一阵,他低吼道:“臭小子,众目睽睽之下,我当着女儿和徒弟,怎么可能骗你?”

    “可、可我确实什么感觉都没有。”关横此时也觉得有些尴尬,他小声说道:“要不然,您再给我灌注一些试试吧。”

    “呃……”灵王的脸色着实不好看,但此时卿凰却带着一丝期待的眼神瞧着他,灵王心中一疼:“女生外向啊,凰儿你就知道向着臭小子,怎么就不心疼义父呢?罢了,难得慷慨一回,也不在乎这些了。”

    想到这里,灵王右手五指甫张,一股磅礴的灵力霎时间浮现而出,紧接着,就被他挥手一掌摁进了关横的天灵。

    “啪。”随手不轻不重扇了关横一个耳光,灵王没好气的说道:“行了,便宜你这个臭小子,这可是我十分之一的本源之力,好好保护我的女儿,她要是少一根头发,我就把这力量收回!”

    “是是,多谢岳父打赏,小婿遵命。”这一回关横立刻就感觉到灵王的本源之力不停在体内游走奔腾,这是王道之力,不汹涌、不霸道,却充满了洋溢着勃勃生机的灵力。

    眨眼的工夫,关横就感到自己的力量从假黑顶峰一路飙升不止,突破到黑气初、中两层,直接飙升到黑气巅峰,就算是这样也没遏止。

    他的嘴乐得都快裂成瓢了:“哈哈,半步紫气?!这回可赚大发了,挨了个耳光就换回灵王十分之一本源之力,岳父大人,你能再多打我几巴掌吗?”

    闻听此言,满头黑线的灵王登时给了他一个极度鄙视的眼神:“滚!”

    当然,现在事态不是一般的紧急,灵王也不可能赶走关横。

    他只是冷笑着说道:“小子,我这个岳父的本源灵力可不是那么好消化的,它强行提升了你的实力不假,可也顺势破坏了你本来就千疮百孔的魂体,如果你再短时间内不能找到三邪灵融合修复的话,就等着肉身迸碎、魂消湮灭吧。”

    “什么?!”闻听此言,关横还没怎么样,卿凰就已经先被吓得脸色发白了,她说道:“义父,你这样不是把他坑了吗?”

    “傻丫头,我就知道你会替这个小子说话。”灵王此刻摇了摇头:“正所谓:人无压力轻飘飘,人有压力争上游,为父要是不把他的脖子勒紧,这臭小子又怎么会努力做事?”

    稍微顿了顿,灵王又继续言道:“放心好了,只要在两三天之内找到邪灵融魂修复,这小子肯定没事,再没摆平古战场和夜魇族之事以前,我还舍不得让他出事呢。”

    “哦,原来还有好几天的时间。”关横此时满不在乎的说道:“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岳父,你就放心好了。”

    “好,处变不惊,胆色过人。”灵王低声笑道:“你也就只有这么一丝优点能配得上我灵王的义女了。”

    听到这似褒似贬的话,脸皮厚如城墙的关横回道:“呵呵呵,多谢多谢,谬赞谬赞。”

    “喂,你们两个大男人好过分,又扯到我身上来了,赶紧说正经事情。”卿凰此时双手叉在小蛮腰上,没好气的开言道:“也不怕旁边的渚笑话。”

    闻听此言,在旁边的渚赶紧低下头,挡住自己要笑出声的表情。关横笑道:“嗨,大战将至,轻松一下调剂心情,这也无可厚非嘛。”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