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09章 瘴气与墨星花
    “没用的废物,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如何委以重任?”誊忌显得有些生气,可是却不耐烦责备对方,于是接着开言道:“赶紧把这些受伤奇兽装上车运走,要是再出纰漏,小心我宰了你们。”

    “是……”三个属下刚刚回答一句,誊忌的声音倏忽变了腔调:“怎么,你们身后有人跟踪?!”

    “呵呵呵呵,你这个夜魇族的家伙感觉很敏锐嘛。”不远处的岩石后赫然转出关横和烈王的身影,他敛息藏匿的很稳妥,不过大牙猪始终稍逊一筹,被对方察觉到了。

    “好大的胆子,你是灵族人?”誊忌见到只身前来,料定对方必有手段,于是一挥手,周围十余个气势汹汹的夜魇族登时围拢过来。

    关横却冷笑道:“你就这么点帮凶?觉得自己可以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唰。”说时迟,那时快,他的虹云剑赫然出鞘,剑尖嗡嗡微颤的瞬间,有一点原火之力霎时附着在了上面。

    ……

    “嗷呜!!”电光火石之间,大伥鬼从天而降,一双重拳狠狠轰中巨大石魔的身躯:“砰轰隆!”这拳劲爆发之时力有万钧,立刻震得那石魔“腾腾腾”不住后退。

    “就是这样,五鬼,学着大伥鬼的样子进攻石魔。”卿凰的呼喊声陡起,们和巨蜂立刻扑了过去,对着强敌疯狂围攻起来。

    就在刚才,这十余丈的巨大石魔和亢禄融合在一起,激发了这家伙体内尚存的一丝上古邪魇一族血脉,他竟然可以力抗群鬼爆发的原火之力,虽然身上邪气被不断焚烧,依然可以迅速聚拢补充,给群鬼造成不小困扰。

    可是伥鬼们毕竟追随关横已久,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尤其是大伥鬼,只在稍微犹豫思忖之间就想出对敌办法,只要在融合五行之力聚于一点,在对方邪气燃烧的瞬间持续攻击,照样可以造成巨大伤害。

    “呼砰砰砰乒乒乓乓!”六伥鬼的攻势越来越迅猛,打得巨大石魔的身躯不断龟裂迸碎,此时,它胸腹间陡忽绽开缝隙,显出了亢禄那张狰狞苍白的丑脸。

    下个瞬间,这家伙张嘴不停“哇哇”喷出血雾,小黑指着亢禄叫道:“快看,他已经不行了。”

    “姐妹们,手里的灵息短弩举起来呀”渚此时说着,将此物对准前方的夜魇族人继续叫道:“重创这个家伙,石魔一定会崩溃的。”

    “我敢打赌,你说的一点都不假。”小黑呵呵一笑,依言照做,卿凰亦是如此。

    说时迟,那时快,三女的小弩照着亢禄不停“嗤嗤嗤”攒发灵气球,这些攻击落在夜魇族人身上,打得他圆睁二目哀嚎不止,登时震碎了半边躯体。

    “轰隆哗啦”巨大石魔终于塌毁粉碎,卿凰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立刻叫道:“大伥鬼,快找找这家伙身上有没有那个‘蝎蛟皮锦囊’!”

    “呼”闻听此言,大伥鬼立刻朝着下方碎石堆飞掠而去,少时片刻,它抓着一物闪电般返回卿凰身边。看到她打开这锦囊查看,小黑在旁边问道:“喂,这里面有没有芫歆姐姐的残魂?”

    “这……”卿凰抬起头带着几分错愕对着渚和小黑说道:“锦囊里面是空的!”

    ……

    “唰嚓嚓嚓!”

    寒光乍闪迭现,剑尖赫然贯穿最后两个夜魇族人的颈嗓,一个家伙体内里噗的爆出大蓬腐臭之水,另一个却被无数泥土封住身躯,在原地变成一方“土墩”,这就是关横分别施展水灵之精、土灵气息出手的结果。

    “你、你竟然可以如此熟练的使用五行之力?!”

    誊忌看着关横的神色,除了惊愕、恐惧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他倏地一攥双拳厉声低吼道:“可恶,我堂堂的夜魇族精英,怎么可能在无名之辈面前软弱?呃啊啊啊”

    恐惧到了尽头,就是莫名愤怒,这誊忌的情绪自然也不例外。

    说时迟,那时快,这家伙周身邪气赫然在头顶汇聚。誊忌尖啸道:“反正我的身躯也即将贡献给上古邪魇一族的大人们,早一刻晚一刻,没有任何区别,邪魇血脉献祭,启”

    “呼呼呼”就在下个瞬间,誊忌的邪气骤忽起了“质”的变化,那些东西在此人头顶聚而不散,霎时变为巨大的魔魇虚影,猛地再度灌注进了誊忌身躯内。

    “这是什么?!”看着对方产生的异变,关横心中微微一动,感到了些许危险即将到来,可是他选择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然而关横身后的白牙烈王在目睹对方邪气灌体以后,显得极为惊惧,不住地向后挪步退缩,这就是兽类的本能告诉大牙猪:对方惹不得!

    “呃啊啊啊”誊忌的身体在瞬间膨胀数倍,此时,尖笑声赫然响起:“桀桀桀时隔无尽岁月,竟然又有血脉子孙在召唤我啦!”

    “哼,你的实力,好像比刚才强了一点。”关横盯着对方缓缓说道:“誊忌,现在感觉如何呀?”

    “你?!”

    面貌大大改变的夜魇族人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关横,他肆意狂笑:“哈哈哈,誊忌?誊忌是谁?我明白了,就是用血脉献祭召唤我出来的子孙,嘿嘿,可怜的家伙,一定是被你迫到了绝境,才走了这一步。”

    说到此处,那家伙看了一眼关横,继而面现狰狞继续开言:“小子,吾名‘烈风’,伟大的上古邪魇一族领袖之一,你竟然敢伤害我的血脉,今天就让你用最凄惨的死法来谢罪吧。”

    “哼,大言不惭!”关横此时倏地拽出双剑,向着对方疾掠而去,嘴里吼道:“夜魇族的渣滓,在我手下,你唯有引颈就戮、闭目等死一途。”

    “狂妄小辈,今天就让你临死见识见识,上古邪魇一族的怒火。”烈风邪魇骤然对着扑来的关横张开左掌:“邪风万刃,杀!”

    “呼嗤嗤嗤”刹那间,周围十余丈内的邪气变为铺天盖地的掠空风刃,狠狠蹭过关横的身躯,它们一道接一道左右狂袭,眨眼工夫拼凑为疾旋的迅猛飓风,硬生生把关横的身躯绞了进去。

    “呀啊啊啊”霎时间,关横的衣服在骇人飓风之刃里被绞得七零八碎,惨叫声伴随着漫天飙飞的大蓬血雾响起,吓得躲在附近的烈王在岩石后瑟瑟发抖。

    “扑通。”

    数息之后,关横从天而落重重摔在尘埃,溅得土石四迸,烈风邪魇见此情形昂首大笑:“哈哈哈,真是不堪一击,不过这小子的身体倒是挺结实,被我的邪风万刃正面击中,竟然没有化为齑粉……”

    “你这个家伙,说谁不堪一击?!”就在此时,关横用双剑拄地,气喘吁吁的站起身来,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碎裂得不成样子,可似乎没受多少严重伤害。

    看到他无恙,烈风邪魇登时凛然大惊:“不可能,你竟然能力抗我的招数?!”

    “嘿嘿,全仗着岳父大人送给我的九转聚灵甲,还有他那十分之一本源灵力保护。”

    关横此时抚摸心口暗叫侥幸:“我本来想试试上古邪魇一族的攻击手段,所以正面受他一击,没想到还是过于自信了,不过也好证明了灵王送的护甲真是好东西,而且力抗邪风万刃之后,我体内的本源灵力似乎受了刺激,现在又开始与我融合了。”

    “哈哈哈,什么邪风万刃,简直是给本少爷挠痒痒!”关横故意大笑讥讽:“杂碎,现在是我还手的时候了。”

    “噌”说时迟,那时快,他的身形陡忽窜离原地,双剑如同狂风急雨一般攻向对方。

    金光闪耀、木灵萦绕、水气激发、火劲汹涌、土息强横,五行之力在关横手里愈发运用自如圆满,对方猝不及防之下,只能用自身邪气制造风力屏障弹开攻击,只可惜,百密终有一疏。

    “嚓!”句芒剑瞬间破开邪风壁障一角,剑气如同附骨之疽,霎时落在烈风邪魇身上:“嘭!”

    “呃啊?!”一招败,节节退,烈风邪魇受到挟裹五行之力的剑劲摧击,登时惨嚎一声,身形倒掠出去十余丈。

    “可恶,要不是这子孙的身躯重伤不堪大用,我肯定有一战之力,可惜现在……”

    烈风邪魇刚刚想到这里,关横又挟威疾掠而上,他嘴里叫道:“彻底消灭你们这些邪魔外道,还是用火劲最合适,呀啊啊啊”

    电光火石间,一股滔天炽烈,原火之力涌出关横的左手护腕,霎时附着在了双剑上面,关横厉声吼道:“烈风,你的死期到了!杀”

    双剑汇聚的五行之力赫然延伸成巨大斩击,在刹那间狠狠落在数丈外的烈风邪魇身上,这家伙尖声一叫:“不”

    “噗!”烈风邪魇躯体登时被凌厉之极的剑气一剖为二,左右两分。他的声音在空中凄厉回荡:“可恶的臭小子,若非这副残破肉身不能发挥我的招数威力,你早就被我撕碎了,我不服,等吾上古邪魇一族重返这里,定要将你身碎万断,报今天之仇”

    “我不会让你有这种机会!”说时迟,那时快,关横觑准时机向着空中大股邪气释放炽热原火之力,可是那里“唰”的裂开一道诡异缝隙,任凭邪气流窜而走,等关横的火劲袭去,对方已经消失无踪了。

    “岂有此理,让他跑掉了,以后必是后患无穷。”

    关横此时狠狠一跺脚,随即跑到那具残骸面前,这本是夜魇族誊忌的肉身,他这里可是藏着那个“邪骨瓶”,关横原本就是为了调查此物是否装着芫歆公主的残魂而来。

    “呃?!这也是空的?”他打开瓶子一看,顿时大失所望,平心而论,关横不认为卿凰她们那边会有收获,于是,他陷入开始沉思。

    “如果斑魁斑蚩兄弟、誊忌,还有卿凰她们寻找的那个亢禄手里都没有芫歆残魂,那么夜魇族的家伙会把残魂藏在什么地方呢?”

    “哼哼…………”就在此刻,烈王摇头晃脑的跑了过来,这家伙刚才受了不少惊吓,一直缩身躲在几十张外巨大岩石后面,也因此逃过了一劫。

    “大牙猪?唉,你没事就好,待会我还得骑着你去和卿凰汇合呢。”关横看到对方灰头土脸、可怜兮兮的样子不觉好笑,于是掏出一枚黑气晶石扔给它:“喏,拿去吃吧。”

    “。”烈王张嘴接住晶石,随即嚼得咔嚓作响,显得津津有味,关横此时又在那个誊忌残躯上搜了起来,他嘴里嘀咕道:“再找找,说不定还有什么线索刚才没发现。”

    数息之后,关横从对方衣襟内拽出一张散发着恶臭的兽皮,上面画着些古怪的图案,有些像是建筑构造或是房间的分布。

    “这是个什么东西?”关横看了几眼,下意识把上面的东西都记了下来,可就在这时,烈王哼哼唧唧凑了过来,先是兽皮周围嗅了嗅,而后吭哧一口,将半张咬在了自己嘴里。

    “呃?!”关横正在思考兽皮上的图案,却没想到对方玩了个“突然袭击”,顿时气得关横七窍生烟:“笨蛋大牙猪,这玩意不是吃的东西,你给我吐出来!”

    “,嗝……”

    谁知道烈王吃得好快,三两下就把东西囫囵吞了,还顺便打了一个饱嗝,关横见了之后只能扶额苦叹道:“算了,吃就吃吧,总不能把你的肚子豁开再取出来,反正上面的内容我已经记得七七八八。”

    言到此处,关横挥手一巴掌打在烈王脑门上:“喂,吃饱了的话,咱们就赶紧去土城遗迹那边,走。”

    ……

    另一边,卿凰、渚和小黑显得有些失望,因为她们找到的蝎蛟皮锦囊里面也是空空如也,没奈何,只好骑着三兽也向土城那边赶去。

    渚此时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也不知道关兄此时有没有收获。”

    “放心好啦,姐夫本事那么大,肯定能找到芫歆姐姐的残魂。”小黑的神经大条,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卿凰瞥了她一眼,而后心中暗想:“当初和阿横分头行动之前,他就曾经说过,对这三个人是否带着残魂不要抱太大希望,因为残魂事关重大,夜魇族的家伙要是稍微小心一点,都不会随身带着。”

    卿凰又复想道:“所以说,我们只能把这个蝎蛟皮锦囊带上,先去和阿横汇合,而后再做打算。”

    “喂,巨蟒,你怎么了?”就在此时,小黑发现巨蟒有些神情恍惚,紧接着,它摇摇晃晃倏地跌扑在地,还阖上了双眼。

    “巨蟒,你别吓唬我呀。”小黑的话音甫落,旁边驮着卿凰的大熊咣当一下也栽倒在地,然后就是渚骑的狼兽,打着哈欠瘫软在其余两个家伙旁边。

    “喂喂,醒醒啊。”三女大惊失色,因为对方莫名其妙倒在半路上,让她们又急又怕,可连声呼唤之后,大熊和巨蟒已经呼呼昏睡了过去。

    卿凰此时想起自己带着驭兽珠,可以听懂兽语,于是赶紧跑到还有几分清醒的狼兽身边,她摇晃着狼兽问道:“喂,你们究竟是怎么了?快告诉我有没有解救的办法?”

    “嗷呜……嗷嗷呜……”狼兽此时被卿凰猛烈摇晃,突然对着她背负的莲花奇刃叫了一声,卿凰瞬间福至心灵,立刻摘下这东西,她自言自语说道:“此物冰凉醒脑,难道你是想……”

    说着,她的手往前一递,立刻把莲花奇刃贴在了狼兽脑门上,“唰唰唰!”一股清凉之意从大脑涌向全身,顿时刺激这狼兽清醒过来。

    “呼呼……”喘着粗气的狼兽被莲花奇刃的冰凉袭身,立刻晃悠着在卿凰耳边低鸣了几声。

    她扭头对渚和小黑说道:“糟了,狼兽说,大家都沾染上了古战场特有的瘴气,这种东西对灵族人和我们都没有危害,唯独不能让本地奇兽吸进鼻孔,否则的话一定会陷入昏睡。”

    “那、那可怎么办才好?”

    渚闻听此言也有些紧张。卿凰说道:“不要紧,大家只是吸了少许瘴气睡过去而已,还有得救,狼兽告诉我,附近的岩浆河沿岸长着一种‘八叶墨星花’,只要喂给大熊和巨蟒吃了,它们自然会醒。”

    “那我和你一起去找。”小黑刚说出这句话,卿凰立刻摇头:“不行,这里危机四伏,我不放心你的安全,你还是在这里陪着渚姐吧,另外大熊和巨蟒现在不能动弹,都需要你照顾。”

    小黑本想再争辩两句,可是想了想现在又不是闹别扭的好时候,只得微微颌首点头,算是默认应允了。

    卿凰倏地翻身骑上狼兽,她说道:“我马上就去找墨星花,你们记住,千万别离开这里,大伥鬼,你和巨蜂留下来守候,们和我一起走吧。”

    ……

    数息之后,卿凰和狼兽已经跑到了岩浆河沿岸,这条古怪的岩浆河流其实在古战场骤遭整整转了一圈,故此大家走到什么地方,都可以看见。

    “咦?!”翻身纵下狼兽后背的瞬间,卿凰就看见旁边的土壤里有一株怪异小花,淡黄的花瓣,上面有八片叶子,叶子的顶端都有一颗墨绿色星状花纹。

    “嗷呜……”狼兽原本就中了瘴气,强打精神驮着卿凰跑了一阵,此时低鸣着缓缓趴伏在地,已经力竭了。

    “对了,得先替你解决瘴气的困扰。”见此情景,卿凰立刻伸手拔出一株墨星花塞进狼兽嘴里:“喏,快吃吧。”狼兽觉得浑身乏力,不敢怠慢,立刻把八叶墨星花囫囵吞下肚子,这才有了几分精神。

    卿凰让它在这里先休息,自己跑到附近坡上,一口气揪了七、八株墨星花,用手帕包好揣进了怀里,她心中暗想:“嗯,这些应该足够为大熊和巨蟒解除瘴毒了,赶紧回去找大家……”

    “嗷呜呜”说时迟,那时快,一直在远处警戒的骤忽掠到卿凰身边,她稍一错愕,登时发现前方不远掠来数道黑影。

    “呃?看样子是夜魇族人。”对方似乎还没发现自己,卿凰立刻低声道:“快,你们去引开对方,我和狼兽先藏起来。”

    闻听此言,两只霎时间护在卿凰身侧,和她一起找到狼兽,二者立刻隐身在附近灌木丛的岩石后。

    而其余的则是故意在岩浆河上面尖啸疾掠而过,把几个夜魇族人的目光登时吸引了过去。

    “哼,原来是两只无形灵体,真烦。”为首的一个夜魇族倏地将邪气之球掌中,而后朝着一只疾抛而去:“呼”

    “呜呜呜”那在十余丈外故意躲得狼狈不堪,装成屁滚尿流的样子,惨叫着向远处疾逃而去。

    “哈哈哈”周围的夜魇族人都是一阵大笑,有的人还溜须拍马道:“屠莨大人,您出手果然威力十足,了不起。”

    “就是啊,屠莨大人可是咱们夜魇族十位顶尖强者之一,依我看,其余几位大人,未必是您的对手。”

    “呵呵呵,休要胡说,其余那九个家伙的手段都很厉害,真要相比,我们也就是个平手而已。”

    那“屠莨”嘴里在斥责手下,其实暗中得意,他此时稍微一顿,又继续开言道:“好啦,办正经事要紧,赶紧动手。”

    “大人放心。”几个夜魇族不约而同说道:“不就是找百十颗‘邪元石’吗?轻而易举。”

    “蠢货。”屠莨此时冷哼一声说道:“都听好了,我要的不是普通的邪元石,不要给我以次充好,你们要找的,必须是百斤以上的邪元石。”

    闻听此言,有个家伙愕然道:“这么重,究竟要做什么?”

    “哼,事到如今,告诉你们也无所谓。”

    屠莨扫视了一眼周围众族人,而后低声道:“多头邪魇大人最近刚刚把重要的‘上古灵族魂体’祭品送到了暗魇堡地下一层保管,但是他不放心那里的守卫安全,所以要做些必要的防御措施。”

    “什么?!”闻听此言,有个夜魇族人小声嘀咕道:“大人,难道关于邪元石的传闻,都是真的?”

    “嗯,你们知道就好。”屠莨说到这里,突然瞥见远处河滩有一颗不起眼的椭圆石头,登时五指甫张摄入掌中,他继续言道:“看见没有?这颗邪元石太小,威力不足,但是……”

    “唰唰唰”这家伙心念一动,霎时间将些许自身邪气灌注进石头:“邪元石这种东西,只要注入我们夜魇族人的邪气,变回产生异变,就像这样。”

    “呼”屠莨抖手将灌注邪气的石头抛向岩浆河,转瞬间,这颗不大的邪元石凌空爆裂发生巨响:“轰轰轰!”

    方圆数丈内的河面被硬生生炸得掀起滔天涟漪,这威力还不住向周围扩散,除了屠莨之外,其余的夜魇族人被震得腾腾腾不断后退,一个个吓得瞠目结舌:“石头灌注邪气以后,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不错,这就是古战场空间邪元石的特点,一旦吸收我们夜魇族邪气,此物就会潜伏强大威力,只要经过振动或者触摸、敲击,就会在瞬间爆裂,将周围夷为平地。”

    屠莨此刻说道:“这件事,多头邪魇大人也是最近才无意发现的,要不然,我们早就可以倚仗此物在灵界大杀四方了。”

    “真是太好了,那我们不如多收集一些,携带防身如何?”

    有的夜魇族人刚说到这里,就被屠莨摇头否决:“那是不可能的,普通夜魇族人的邪气一旦灌注进这石头,立刻就会在手里爆裂,根本不能携带,因为你们的邪气并不精纯,会导致邪元石承受不住压力。”

    “是这样吗?可惜。”“就是啊,要是能得到这种东西,我的实力也有可能飙升。”

    “好啦,废话也说得够多了,赶紧去找百斤以上的邪元石,集中到这里来。”

    看到众人眼中有些失望,屠莨哼了一声:“我奉了多头邪魇大人的命令,要把这些邪元石运送到暗魇堡地下一层,灌注邪气以后埋在密室周围,要是有任何人接近,就会把他们轰成碎片,这可是紧要大事,你们还不快去?别耽误我的时间。”

    一众夜魇族人被自己老大呵斥,立刻四散在岩浆河沿岸,开始寻找邪元石。

    “呃,没想到竟然能意外知悉芫歆姐姐残魂的真正下落,在暗魇堡……”

    躲在暗处的卿凰心中又喜又惊,但她和狼兽此时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那个屠莨实力和已臻紫气顶峰的灵族不相上下,而且对方身边还有众多帮手,自己恐怕不是对手。

    “得先办法赶紧跑,然后和姐妹们去土城遗迹那里找阿横汇合。”卿凰想到这里,立刻伸手一拍狼兽背脊,可是她们刚扭身想走的时候,十余丈外的屠莨陡忽厉吼一声:“谁在哪里?”

    “呼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出手迅猛狠毒的屠莨抛出数个邪气球体,径直轰向卿凰她们所在的岩石这里。

    “糟了,……”情急之下,卿凰低呼四个“保镖”齐刷刷扑出去护驾,们嘶吼咆哮飞出,挥爪狠狠打飞了那些邪气攻击。

    屠莨见到对方也是微微一愕,因为刚才两只已经在他面前出现过,就是为了吸引这家伙的注意力,此时四只的行为却显得格外诡异。

    卿凰心想:“决不能让这些夜魇族人注意到我和狼兽的行迹。”

    于是趁着这个时候稍有混乱,暗示在空中旋舞狂转,弄得附近飞沙走石,掀起大片扬尘。

    包括屠莨在内的夜魇族人全部退避躲开,他们嘴里还大呼晦气,都以为是屠莨刚才出手攻击岩浆河上飞掠的,故此遭到对方袭扰报复的缘故,卿凰和狼兽见到机不可失,早就借着掩护逃之夭夭了。

    ……

    少时片刻之后,卿凰骑着狼兽急匆匆赶回大路边,她先是把八叶墨星花扔给渚:“快给二兽它们服下去,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们说。”

    三言两语,交代清楚自己得知的一切,而后说道:“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出发前往土城遗迹,把知道的事情全告诉阿。”

    “不错,这是当务之急,赶紧走吧。”渚的话音甫落,二兽也在此时晃悠着身躯爬了起来,看样子服下墨星花之后,它们身上的瘴气已经化解了。

    突然间,小黑低呼道:“快看前面,好像有些东西跑过来了……哎呀,是毒骨邪犬,夜魇族的家伙最喜欢豢养的东西。”

    “糟了,附近肯定还有夜魇族人的踪迹,不要和对方纠缠,咱们快撤。”卿凰说完这句话,已经和她们骑上了大熊它们,群兽拔腿就往远处疾奔而去。

    少时片刻之后,十余个夜魇族人赶着几只硕大的毒骨邪犬赶到这里,这群家伙看着地面上的足迹,为首的一个立刻说道:“看来有巨兽从这里经过,赶紧追踪抓捕,暗魇堡那里正需要大批活兽做祭品,走”

    ……

    与此同时,关横和烈王已经来到了距离土城遗迹仅有数十里的一片小荒漠,他正要催促烈王抓紧时间赶路,天空中突兀的嘶鸣声:“嘎叽叽叽嘎叽叽叽”

    “什么东西叫声这么刺耳,比起象蛇鸟都厉害。”

    关横忍不住用双手捂住耳朵抬头观看,就见不远处西北空中赫然飞来一群古怪禽鸟,这些家伙扁嘴圆喙,仅有一只眼睛,全身翎毛黑白错落,显得非常扎眼。

    “。”同时看见这群怪禽的也有烈王,这家伙眯缝着一双小眼低声鸣叫,显得有些紧张,关横便笑着问道:“怎么,你长得五大三粗,竟然会怕这群小小的鸟儿?”

    烈王一声不吭,只是撒开四蹄向前疾奔,这回不用关横出声催促,它竟然跑的越来越快。

    “怪事,你怎么突然卖力了?”关横正觉得纳闷的时候,空中骤忽疾掠下来一只黑白翎羽怪禽,呼的亮出尖爪扣向他的脑门。

    “找死!”关横不觉有些恼怒:“我不去找你们麻烦,你们竟敢过来挑衅?”

    “唰!”这么想的同时,他的掌刀倏地挟裹金灵气息疾斩而落,立刻这怪禽身躯一剖为二。

    “噗嗤!”漫天血雾翎毛乱飘的刹那间,立刻引起天空中鸟群的愤怒,一个个朝着关横这里发出决死进攻。

    “我擦,铺天盖地啊。”关横此时才知道为什么烈王不愿意轻易招惹这群鸟,它们太喜欢死缠烂打了。

    “一旦被这群家伙死死纠缠,肯定不易脱身。”关横想到这里,一拍腰间绿魍小鼓:“猎獬,你赶紧和婴白鬼出去抵挡这群鸟一阵,掩护我们撤退,快快快”

    关横的话音甫落,猎獬真魂赫然疾窜升空,与此同时,婴白鬼也瞬间扑出了自己的铜瓮,和那群怪禽狠狠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被婴白鬼碰飞了十余只同伴以后,怪禽们勃然大怒,正要四散躲避再图进攻,可就在下一刻,独角猎獬在空中骤忽化为无数金线,将它们彻底包围在了里面。

    原本,猎獬金网阵只对捕捉鬼物的无形魂体起作用,不过在融合金神灵息以后,对于生灵肉身也同样可以困住了,堪称犀利无比。

    那些怪禽此时才意识到自己似乎逃不掉了,眨眼间就吓得魂飞魄散,想要挣扎的时候,却被金网狠狠的掼向附近地面。

    “砰!”那里登时砸出龟裂深坑,无数黑白翎毛怪禽落了个粉身碎骨的下场,剩余的也被婴白鬼闪电般出手,以乱拳击毙。

    “做得好,总算是摆平了。”关横和烈王此时已经跑出去一箭之地,见到它们出手利索,便忍不住扬声称赞了一句,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赫然传来一声凄厉惨号:“嘎叽叽叽”

    “呃?!还有一只?”关横昂首观瞧,发现飞来的是一只翼展足有数丈的巨禽。

    “哈哈,打了孩子,家长出来,这话一点不假。”关横骑在烈王身上长声一笑:“喂,怪鸟,既然是你们先来挑衅我,那就别怪咱手狠了。”

    说着,他在转瞬间摘下似雪弓,引弦搭上一支凌天箭遥遥对准黑背白腹的巨禽叫道:“快滚,要不然我一箭要你的命!”

    关横这副弓箭击杀过无数强敌,蔓延散发出来的杀气非同小可,就算是那只堪比紫气顶峰的怪禽见了,在空中也是微微颤晃一下。

    就在怪禽犹豫是否冲下来搦战关横的瞬间,附近荒漠的地面上赫然隆起无数土包,其中那个最大的砰然碎裂,从里面窜出一头嘶吼咆哮的龙首沙鼋,这家伙虽然背着笨重甲壳,出手速度可是迅捷无伦快似闪电。

    说时迟,那时快,龙首沙鼋照着空中巨禽噗的吐出一口掺杂泥土气息的碎石,“砰砰砰!啪啪啪!”猝不及防之下,巨禽把这些攻击照单全收,一个倒栽葱砰然落在了地面。

    “嚓嚓嚓……”附近荒漠地面冒起的土包纷纷绽裂,一只接一只的小沙鼋疯狂窜出,全都扑在了那只身上,发了疯似的撕咬起来。“嘎叽叽叽”

    就算本身力量强横,实力不弱,巨禽也架不住一窝蜂似围拢上来的小沙鼋噬咬,数息之间爆发着此起彼伏的惨叫,竟然有半边身子已经变成了皮肉不剩的白骨。

    “嗷嗷嗷”就在此时,龙首沙鼋发出一声咆哮,那意思是说,孩儿们,你们吃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归我喽,吼声甫落,它就已经迈大步扑过去,张嘴噬咬怪禽的血肉。

    “…………”在不远处驻足旁观的烈王对着那堆巨禽残骸直流哈喇子,关横问道:“怎么,你也想尝尝那血肉的滋味?算了吧,赶路要紧。”

    可是这回烈王却铁了心似的不肯向前挪步,最后索性扑通一下趴卧在原地不动了。

    “玛德,大牙猪你个馋鬼,没事尽给本少爷添麻烦。”

    关横此时气得七窍生烟,可是看到烈王这一路疾奔百余里,实在已经累得喘不上气,身上汗出如浆,哗哗流淌,他一咬牙:“唉,好吧,谁让我拖累了你呢,那咱们就冒险过去一趟,走着。”

    “”一听关横肯帮忙,烈王顿时来了精神,它撩开四蹄朝着正在大快朵颐的龙首沙鼋就扑了过去。

    “嘭!”正在埋头吃鸟肉的沙鼋身后被狠狠撞了一下,登时摔得这庞然大物向前跌扑而去,大脑袋蹭着地面呲溜溜划出一道土沟,将前面一块千斤巨石碰得粉碎这才停住。

    “嗷嗷?!”周围的小沙鼋见状急红了眼,立刻朝着用头槌偷袭的烈王围拢过来,这大牙猪刚刚闻到巨禽血肉的味道,急不可耐的张嘴就咬。

    “婴白鬼,给我赶散这些小东西,别让它们过来。”听到关横的话,白光疾影登时绕着沙鼋群疾飞绕转,打得那些小沙鼋哀嚎惨叫身躯乱飞。

    “唰唰!”关横此时拽出双剑走向晃着脑袋爬起来的巨大龙首沙鼋,他苦笑着说道:“抱歉打扰阁下进餐了,不过嘛,相请不如偶遇,你也让我那饥肠辘辘的坐骑吃一点,我们马上就会离去的。”

    “嗷?!嗷呜”龙首沙鼋闻听此言气得鼻孔喷出浓重气息,目眦欲裂的朝着关横发出怒吼,一向只有它强取豪夺,今天却被对方占了便宜,如何能让沙鼋不愤怒?

    “咚咚咚咚咚咚”说时迟,那时快,龙首沙鼋向前猛冲疾奔,与此同时,朝着关横这边张嘴疾喷土息砂石:“呼噗噗噗”

    “玩土?我也会呀。”关横的虹云剑赫然汇聚大股土灵气息,它们所产生的强大吸力骤然将沙鼋的疾喷碎石吸走,在半空中凝成一个巨大剑形。

    “哈哈哈,原物奉还,尝尝这碎土灵息之剑的斩击。”

    “呼砰!”

    关横的话音甫落,碎土巨剑陡忽落在了龙首沙鼋头上,打得这家伙哀号一声,咕咚瘫倒在地。关横的句芒剑倏地涌出碧绿气息,他身形甫动落在了龙首沙鼋面前,“嚓。”剑尖挟裹木灵气抵住对方颈嗓。

    “你最好别动,五行木克土,在我这木灵剑气面前,你那甲壳还不如泥捏的一层。”

    听了关横的话,龙首沙鼋吓得大惊失色,关横又瞪了它一眼:“我现在不想多造杀孽,还不赶紧让你那些小沙鼋缩回洞里去,要不然,婴白鬼下了狠手,眨眼间就能把它们杀尽。”

    “嗷嗷嗷呜”闻听此言的龙首沙鼋,只好昂首咆哮,让那些已经被婴白鬼赶得四散奔逃疲于奔命的小沙鼋撤回岩洞了。

    “吭哧、呼噜……咔嚓咔嚓……”此时,唯一毫不在乎周围发生之事,趴在鸟尸身上大快朵颐的就是烈王了,这家伙狼吞虎咽,吃得豪爽之极。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