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07章 重返古战场
    “更何况,只要准备万全,运筹帷幄,我觉得咱们这边的赢面还比较大。”关横说着看了一眼灵王:“岳父大人,我说的有道理吧?”

    闻听此言,对方微微颌首:“嗯,但愿如此。”

    接下来,就是进入繁复的准备时间了,灵王准备了不少针对夜魇族和上古邪魇弱点的东西,当然这些不是给关横的,他身负五行之力,小道具用不着。

    这些零七八碎的东西都是给卿凰、小黑和渚准备的,可见灵王对义女和徒弟很上心。

    很快,就到了午后,灵王大殿这里也有一个通往古战场遗迹的五行传送阵,大家现在就打算从这里出发。

    “一路小心,说实在的,就算我和关横做了一些准备,可是让你们这些孩子以身试险,我始终心中不安。”

    灵王拍了拍两个义女、徒弟的肩头,而后又对关横说道:“照顾好她们,大家都要安全回来,记住,一个都不能少,包括你在内。”

    “呃,到了关键时候,这老头还能对我有些牵挂之意,罢了,不枉我叫了你几声岳父。”心中这么想着,关横脸上带着郑重其事说道:“请您放心,我会以生命守护她们几个的。”

    此时,最不紧张的就属小黑了,她笑呵呵的说道:“灵王爹爹,其实古战场那里除了环境差一些,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再说了,有姐夫保护我,你大可放心,对了,要不要我带什么礼物回来给你?”

    周围众人闻听此言,都不禁莞尔一笑,心说这个小丫头啊,真是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性子,不过倒也可爱烂漫。

    “好孩子,有这份心就足够了。”灵王笑了笑,他抚摸着小黑的额头说道:“如果你能和卿凰、渚两个姐姐平安归来,这就是对义父最好的礼物了。”

    小黑刚刚想说“卿凰那个坏女人我才不管”之类的话,可是看到义父眼中柔和的神色,这些话反而说不出口了,于是她就默默点了点头。

    可就在下一刻,突然有人火急火燎的跑到了传送阵这边,原来是几个神色慌张的侍卫,为首的一个还叫道:“大人,事态紧急……”

    灵王见状,脸色不由得微微一沉:“且住,你们慌什么?有事慢慢讲。”

    “是,事情还是这样的。”为首的侍卫统领迈步上前说道:“灵王宫东、西、南三大市一带频繁来报,说是出现不少夜魇族人的踪迹,这群家伙开始袭击普通灵民了。”

    “哼,声东击西吗?来得好快呀。”

    灵王此时捻须冷笑,随即扭头对关横等人说道:“看来对方是有意想牵制住我和众多灵族战士,也罢,就让他们以为自己诡计得逞吧,关横,你们立刻前往古战场遗迹,记住,我说的话。”

    “岳父放心,我全都牢记在心了。”关横说着对身后振臂一呼:“‘娘子军’姐妹们,咱们走着。”

    “呵呵呵,什么娘子军之类的,有点意思。”卿凰和渚的话音甫落,几个女孩登时跟在关横身后,转瞬间来到了古战场这边。

    “嗯,这个位置,好像有点印象。”关横对身边的吞鬼喵说道:“猫儿,你看此处是不是和那只狼兽的窝巢很接近?”

    “喵呜……”小猫抬头打量周围左右,而后点了点头,关横笑道:“那就好,上次离开的时候,我让三花纹巨蟒、巨熊都到狼兽那里去了,这三只紫气异兽算得上是咱们的盟友,走吧,先去找它们。”

    就这样,吞鬼喵在前面疾奔引路,关横带着三女随后紧跟,大家不多时就跑到了狼兽作为窝巢的那个废弃遗迹。

    恰在此时,遗迹内突然传出一阵阵小兽的叫声:“呜呜呜”

    “难道是出事了?”

    众人带着带着几分担忧冲进了遗迹,却被眼前的情形逗得哈哈一笑。原来狼兽那只小崽,正在从缠着巨蟒和大熊玩耍,一会拿巨蟒盘绕的身躯当滑梯溜上溜下,一会跳到大熊厚实的背脊上打滚。

    不过两个大家伙似乎都已经习惯了小狼崽这种胡闹行为,只顾趴伏在原地假寐打盹,毫不在意。

    “喂。”关横此时冲着一小两大三兽喊了一声:“我来喽。”

    “嗷呜?”

    “嘶嘶嘶?!”巨蟒、大熊和小狼崽愕然抬头一看,顿时瞧见关横和小黑,它们不由得大喜过望,因为关横可是大家的救命恩人,再次见面当然高兴。

    “呵呵呵,小狼崽。”小黑此时抱起欢喜扑来的小兽,亲昵的蹭了蹭对方的脸:“毛茸茸,好玩。”

    “哎哎,让我也抱抱。”

    “等等,大家都有份,一起来嘛。”三个女孩子见到可爱的小兽,早就把来此的目的抛诸脑后,围拢一起对小狼崽逗弄起来。

    “对了,怎么不见狼兽?”关横此时走到巨蟒、大熊面前问道:“这个真正的家长不在,却把你们两个家伙留下了做‘保姆’,它可真是悠闲。”

    听了关横的话,二兽先是面面相觑,而后显出一丝拟人的微笑,还彼此低低叫了两声。

    “阿横,它们是在说,今天的分工是自己两个看着小狼崽,那个狼兽出去给大家觅食了。”卿凰捏着手里的驭兽珠开言道:“呵呵,随身带着这个东西就是方便,我基本上能明白各种兽语的意思。”

    “真的吗?”渚在旁边听了都很新奇,还有小黑,脸上出现了一丝羡慕和嫉妒混杂神色,她立刻对着卿凰摊开手掌说道:“喂,坏女人,把珠子给我玩。”

    “小丫头,来来回回说我是坏女人,你太过分了。”

    卿凰原本就是温和的性子,不太和小黑计较,但是听到这孩子张口闭口乱骂,此时终于忍不住回嘴道:“不错,我以前是欠你的,但是不证明永远都欠你的,告诉你,想要驭兽珠,没门!”

    “你!”小黑听了这话,顿时把嘴一扁就要哭出声来。

    此时此刻,关横看到她俩要翻脸,渚也是吃惊愕然表情,他叹了一口气直摇头,随即打圆场说道:“行啦行啦,一人少说一句,别忘了,我们可不是到这里踏青游玩的,还有重要的事情呢。”

    刚才关横已经把六伥鬼都遣了出去,一来是赶紧找到狼兽的下落,大家准备出发,二来是看看附近有没有夜魇族那些家伙的踪迹,顺手除了,以绝后患。

    就在此时,距离遗迹窝巢数里之遥的地方,一道迅疾黑影正在疯狂逃窜,后面,还有几个尖笑的声音不约而同叫道:“跑啊,你倒是在跑啊,哈哈哈”

    那是八个紫气顶峰实力的夜魇族人在追击巨大狼兽,这些家伙在这片区域捕获活物之后,带到某处宰杀待命。他们极度残忍,先是把此兽打成重伤,而后任其逃回窝巢,这样的话,就可以找到更多的奇兽了。

    说时迟,那时快,浑身浴血的狼兽突然前肢一软,扑通栽倒在地,后面有个为首的夜魇族人哼声说道:“不中用的废物,才跑了这么一会就不行了,杀了它吧。”

    说着,这家伙杀气腾腾迈步走向前方跌倒的巨兽。

    “喂,你们听……”另一个夜魇族人说完,赫然指着天上叫道:“有无形灵体飞过来了。”

    “什么?!”走在最前面那位抬头一看远处飞来的鬼影,却没注意到面前的狼兽倏地一扳身躯,翻滚跃起,挥爪就向他的面门打来:“呼”

    “砰!”这一击凌厉的兽爪恶狠狠落在夜魇族人身上,打得这家伙呼的倒飞出去七、八丈。

    “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风声陡现,六伥鬼魂影也在瞬间围拢而至,它们可认识夜魇族的外貌,在灵界的灵峡谷没少对付这样的家伙。

    “嗷呜……”挥出一爪攻敌不备,巨大狼兽终于压制不住伤势,哀嚎着扑倒在地,就在这时,被打出去的夜魇族人嘶吼一声:“畜生,你敢偷袭我,呃啊啊啊”

    盛怒之下,这家伙霎时间汇聚双掌邪气,猛地轰击前方狼兽:“呼”

    “唰”电光火石间,四只骤然融合成伥鬼之拳,狠狠迎了上去,这硕大拳头不但融合了无匹鬼气,还有高温炽热的原火之力,对面那个家伙见状凛然大惊,可是再想躲却已经来不及了。

    “轰砰砰砰!”伥鬼拳劲挟裹滔天火能,霎时烧尽对方的邪气,而后倏地落在了这夜魇族人身上。

    “嚓!”就只是一声轻响,仿佛在空气中燃烧殆尽的火苗,夜魇族人身躯竟然被烈焰瞬息炼成飞灰齑粉。

    “呀啊啊”其余几个夜魇族见状又惊又惧,在尖叫声中就想转身逃离。

    只可惜,他们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掠空疾行的巨蜂,“嗡嗡嗡”声陡忽响起,只见巨蜂尾蛰针闪电般戳中第一个家伙的面门,紧接着是第二个的脖颈,第三个的背脊……

    “轰噼里啪啦”这几个夜魇族的身躯赫然升腾烈焰,全被尾蛰针上的原火之力点燃了。转瞬间,夜魇族人已经化为了漫天飞灰,而狼兽也随着救了自己的六鬼返回了遗迹窝巢。

    ……

    “你伤得可不轻啊,究竟是在哪里遇到那些夜魇族坏蛋的?”卿凰此时一边给狼兽包扎伤口,一边充当“兽语翻译”,狼兽伸出舌头舔了舔在身边小狼崽,而后对着卿凰低鸣了几声:“呜呜呜……”

    渚在旁边问道:“它在说什么?”

    “哦,狼兽是说,它在窝巢以北偏西的地方捕食,突然看见有几十个夜魇族人同时出现,疯狂追捕附近所有的奇兽。”

    卿凰替对方裹好伤口,又喂给狼兽一片两生膏,这才继续说道:“那群家伙捕兽似乎不分种类,好像是活的就可以,对了,狼兽还说,对方有近半的人数已经朝这边搜索过来了,还让咱们早做准备。”

    “什么?已经过来了。”

    闻听此言,关横摸着下巴笑道:“很好很好,省的我再去找他们,送上门来的家伙,不错。”说着,他对狼兽继续道:“喂,能动吗?要是可以的,我马上带你去报仇。”

    听了关横的话,狼兽一骨碌身从地上爬起来,忙不迭点了点头,关横立刻对三女说道:“你们几个先在这里稍候,我马上就去把那些过来的夜魇族摆平,要是可以抓个获得俘虏,那就更走运了。”

    小黑和卿凰点了点头,渚却说道:“我倒是不担心你对付不了他们,不过这群家伙的嘴硬得很,估计审问不出什么来。”

    “那是因为这群夜魇族杂碎没有被原火之力烧成灰的经历,我先走了。”话音甫落之时,关横已经翻身骑上狼兽后背:“冲吧,报仇的时候到了。”

    “嗷呜”狼兽听了,亢奋的昂首嚎叫,霎时间从窝巢里窜出,眨眼就跑出去一箭之地。

    ……

    此时此刻,距离狼兽窝巢数里之遥的位置。

    “噗噗噗!”一只尖锐利爪在巨猿肋下几进几出,大蓬血雾漫天飙飞,这巨兽哀号一声扑倒在地,却一时未死。出手的夜魇族人冷冷说道:“行了,直接拖走吧。”

    “好嘞。”旁边有两个家伙拖起浑身浴血的巨猿走到附近,那里有一辆独角巨兽拉的双轮车,上面已经堆满了奄奄一息的兽类。

    就连独角巨兽闻到四处蔓延的血腥气,也情不自禁瑟瑟发抖,可它不敢逃跑,因为它知道只要自己走错一步,下场也和车上的群兽一样了。

    “博戾大人,咱们已经猎捕了近百只活兽,是不是立即送回冰雪极地的‘暗魇堡’?”

    旁边有个夜魇族对着打倒巨猿、名叫“博戾”的家伙说道:“如果耽搁太久的话啊,我就怕这些兽类失血过多,会死在半路上。”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博戾冷冷开言道:“你们先押着这批‘生祭活兽’返回暗魇堡,我在这里等待咱们另一队族人捕兽归来。”

    对方听了这一番话,登时躬身行礼,赶着独角巨兽拉车离去了。

    ……

    与此同时,有二十几个夜魇族人追踪整群岩骨巨鼠,正好被关横和狼兽看见。

    “叽叽叽叽叽叽”尖叫挣扎的巨鼠们一个个被赶进硕大金属笼子,夜魇族人大笑喊着:“这回可是丰收了。”

    “弟兄们,赶紧押着这些活兽去找博戾大人,走……”

    “嗖噗!”这夜魇族人的话还没说完,斜刺里早有一只掠空劲矢钉进了他的脖颈侧面,箭镞上的原火之力瞬间将其躯体和邪气焚烧殆尽。

    “什么?!这是谁做的……”其余的夜魇族人看到同伴无故横死,顿时吃了一惊。

    “哈哈哈”关横此时迈着大步从远处走来,他扬声笑道:“夜魇族的杂碎们,别着急,本少爷会马上送你们去找同伴的。”

    “可恶的家伙,还我族人命来”

    “呼呼呼噌噌噌”几十个夜魇族人,大部分都是和王者紫气不相上下的实力,他们看到关横和一只狼兽走来,顿时泛起以少胜多的恶念,一个个疾窜过来。

    “急着送死?好,成全你们。”关横的话音甫落,掌中似雪弓弦声急颤,“嗤嗤嗤!”十余支挟风劲矢破空疾飙,全部飞向夜魇族人。

    “呀啊!”

    其中有两个冲在最前面的家伙,挥掌狂落,想利用自己爆发的滔天邪气震飞箭矢,谁知道甫一接触箭镞,顿时被上面附着的原火之力点燃手掌臂膀,疼得他们长声惨叫,转瞬化为一团暴走烈焰。

    “嘭、嘭!”这两个倒霉的家伙还顺势抱住了身后族人,一起烧了起来。

    这一下,立时就有几个夜魇族遭了池鱼之殃,用时被烧得哇哇惨叫,这原火之力本来就是夜魇族人身上邪气的克星,不把他们燃烧殆尽绝不熄灭。

    此时,后面目睹同伴惨状的剩余夜魇族立刻掉头就跑:“快走,去给博戾大人报讯……”

    “嗷嗷嗷”说时迟,那时快,巨大狼兽为了报仇,弓腰疾窜霎时间拦住两个逃跑的家伙,前爪照准他们就是一连串疯狂挥击。

    “砰砰砰!”这两个家伙正准备逃跑,却遭到拦住,虽然惶急暴退,却是只疼未伤,因为狼兽的利爪对他们威胁不大。

    其中一个家伙厉吼道:“岂有此理,老子就算要逃走也不是怕你,敢拦路的话,先宰了你这畜生。”

    “呼”这夜魇族人话音甫落,身形暴起丈余,一双卷裹邪气的利爪赫然拍向狼兽天灵:“去死吧。”

    “吱吱吱”电光火石间,婴白鬼掠到附近的金属笼子旁边,挥拳砰然砸碎笼子,里面几十只岩骨巨鼠登时一窝蜂似的冲向远方,正好狂飙到两个夜魇族身后。

    “砰砰!”一个夜魇族措不及防,登时被撞得横飞出去十余丈,另一个家伙的双爪刚要袭向狼兽,自己已经被疯狂鼠群踩倒、碾压而过。

    “岂有此理,你们这些……”

    “啪!砰砰砰”还没等倒地的两个夜魇族起身,狼兽摁住一个,利爪接二连三的轰击在他身上,另一个更倒霉,婴白鬼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打得这家伙长声哀嚎。

    “嘭!轰……”关横捏住身边最后一个夜魇族人的脑壳,瞬间催吐原火之力,将其烧成飞灰,他此时才叫道:“够了,把那两个家伙给我扔过来。”

    “扑通、扑通。”两个丑陋的夜魇族人被丢到关横面前,他此时冷冷说道:“我要知道几件事,第一,你们捕捉活兽要做什么?第二,此时的夜魇族人都集中在哪里,谁是首领,说!”

    其中一个家伙好硬的嘴,嘶吼道:“你休想知道我族半点机密,我……”

    “婴白鬼,动手。”还没等对方说完这句话,关横已经不耐烦的挥手发令,婴白鬼顿时疾掠过去,伸出一只抓住对方臂膀,“唰!”一点原火之力登时烧了起来。

    “呃啊啊啊”这个嘴硬的家伙疼得目眦欲裂、长声惨号:“好疼!你杀了我吧!”

    “杀你?不着急,在你没招供之前,别想死得这么痛快。”说完这句话,关横喝止婴白鬼:“灭火。”

    “看见没有?就像现在这么玩,我可以尽情折磨你们。”

    关横的心里其实也很焦急,找不到夜魇族手里那几块三邪灵石碑碎片,就意味着他和卿凰、小黑受损的魂体得不到修复,久而久之,是要出大问题的。

    可是关横脸上依然如故,充满了冷厉森然之色,那个整条臂膀被烧焦的家伙已经能够疼晕过去,他此时正看向另一个家伙:“怎么样,你也想尝尝被原火之力焚烧的滋味吗?”

    “别、别这样,我什么都说,只求速死……”

    这个夜魇族人明显比同伴贪生怕死,他支支吾吾说道:“我们抓捕这些活兽是为了运往冰雪极地的‘暗魇堡’,作为生祭之物,具体有什么用处,我一个小卒子实在是不清楚,不过我们领队的博戾大人他、他也许知道。”

    “没用的废物,死不足惜。”

    “啪。”关横的双掌赫然落在两个夜魇族身上,把这两个家伙炼成飞灰齑粉,他扭头对狼兽说道:“赶紧回窝巢通知卿凰她们往这里来,我去找那个叫博戾的家伙,哼,他没有消失走远。”

    “嗷呜”得到命令,巨大狼兽骤然调转身形,向着窝巢折返而去。

    与此同时,关横身形挪移似电,朝着另一个方向疾奔而去。

    ……

    “可恶,那群家伙在搞什么鬼?”夜魇族博戾在三岔路口等了将近一刻时间,越来越生气,他本身极为注重时间,从来不允许别人迟到,若是有下属违反这种规矩,立刻会被当场格杀。

    “呼”就在下个瞬间,从附近低矮灌木丛里窜出数十条长短、粗细不一的长虫,朝着他吐信扑来,这家伙双眼倏忽一眯:“黑鳞暴蝰?!这倒是比较罕见的蛇兽,哼,竟敢向我出手,找死。”

    “嘶嘶嘶”

    一条丈余长的黑鳞暴蝰赫然人立而起,张开血盆大口狂噬而来,博戾冷笑一声,左手二指瞬间聚集邪气点中对方脑门,“噼啪嘭!”这条暴蝰顿时变成坚硬无比的石头,在空中霎时爆成碎块。

    “哼,虽然远远不及上古邪魇大人的手段,可是我这‘化石邪气’也不是好惹的。”

    博戾的话音甫落,顿时划出十余道残影,只见他出手如电,每一指都点中黑鳞暴蝰的躯体,让它们瞬息变为石头,纷纷惨死当场。

    “扑通、哗啦!”最后一只暴蝰也崩裂成飞灰齑粉,博戾冷哼一声:“一群废物,浪费我的大好手段。”

    “呵呵呵,原来你的邪气可以把活物变成石头,这倒是有趣的小把戏。”此时此刻,一个突兀的声音赫然在不远处响起,紧接着,关横出现了。

    “你……你是谁?”

    “我嘛?”听到对方询问,关横冷厉一笑:“我不就是你们这些夜魇族丑八怪的克星吗?你可是博戾?”

    “不错,你知道本座的大名和手段,竟然还敢主动现身?”博戾此时微眯双眸盯着关横,似乎是想要看透对方的来历,可是关横却没时间和他嗦。

    “婴白鬼,一起动手。”

    “噌噌噌唰唰唰”话音甫落之时,关横和婴白鬼同时急扑而上,后者掠空而来一碰双拳,登时汇聚赤红火能轰击对方面门。

    “呃?!”博戾果然有两下子,在瞬间用周身邪气聚成一面石盾,堪堪挡住这一击,“砰!”只可惜火劲摧枯拉朽、威力无俦,霎时就把石盾震得四分五裂,这一拳照样轰在对方肩头:“啪。”

    “呃啊啊是原火之力,你是杀败朦休和述蔽的家伙?!”惨叫声中,博戾不断暴退,显然认出了关横的身份。

    “嘿嘿,正是,既然认识我,更不能容你就此离开!”

    关横的话音甫落,自己已经落在对方左近,双剑赫然疾斩而下:“唰!”措不及防避无可避,博戾只好用被火烧的那只手仓惶一挡,“啪嚓!”胳膊应声坠地。

    “哼,先要你一条手臂,接下来就是……”关横刚说到这里,对方的断臂伤口倏地汇聚一股莫名邪气,赫然再次形成手臂,电光火石间骈指点中关横的手腕:“着!”

    “呃?!”博戾这一招来无影去无踪,关横猛然觉得手臂一沉,从指尖部分就开始化为石头,他嘴里不由得失声道:“糟糕,大意了。”

    “噌噌噌”博戾一招得手绝不贪食,转瞬间退出丈余,他刹住脚步之后昂首大笑:“哈哈哈,小子,原来你也不是太难对付嘛,我只不过假意牺牲一条手臂,就能让你获得惨痛教训,值了!”

    “可恶……”关横此时气急败坏地叫了一声:“婴白鬼,杀了他。”

    “吱吱吱”

    婴白鬼闻听此言,登时挟裹着滔天怒气扑向不远处的博戾,这家伙刚才在婴白鬼手下吃了大亏,知道对方原火之力凶暴犀利,自己哪里会硬拼,既然已经暗算了关横,是应该见好就收才对。

    可就在博戾想要拔身倒掠疾退的时候,关横突然笑了:“现在想走?似乎是有点迟了。”

    “啪嗤嗤”两支破空劲矢霎时间划破长空,骤忽掼进博戾的一双小腿,硬生生把他钉在了地上。

    “呃?你、你怎么没有变成石头?”

    博戾受伤受伤栽倒的瞬间感到不可思议,关横却晃了晃自己的手掌说道:“白痴,五行之力里面包含后土神之息,就你那微不足道的点物化石小伎俩,怎么可能害得了我?别做梦了。”

    原来就在刚才,甫一中招的关横确实有些许惊慌,可掌心的金光鬼首瞬间催吐一股后土神之息,竟然将化石邪气彻底炼化成虚无,他自然就已经没事了,之后在敌人面前只不过是装相而已。

    “噼里啪啦……咔嚓……”这一次钉中博戾小腿的箭矢并非附着原火之力,而是土灵之息,在瞬间将其半个身子用厚实土层包裹,让这家伙动弹不得了。

    “嘿嘿,你看,把人变成石头的招数,本少爷学得很快。”眼中轻蔑之色一闪而逝,关横此刻冷笑道:“小子,刚才你敢暗算我,胆子着实不小,现在嘛,就是我好好回敬你的时候了。”

    “阿横!”

    “姐夫”就在此时,关横身后响起叫声,这是卿凰、小黑她们赶到了,他回头一看,嚯,这姐们三个真厉害,卿凰骑着大熊,小黑搭乘巨蟒,迅疾如风的狼兽驮着渚,先后赶到了关横身边。

    “看来你们磨合的不错,现在就剩下我用两条腿走路了。”关横苦笑着摇了摇头,小黑此时指着对面那个博戾问道:“姐夫,这是什么东西?好玩不?”

    “哈哈哈,这是我刚刚抓到的俘虏。”关横乜斜了一眼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夜魇族人,他说道:“众位姐妹,有没有兴趣玩玩审问俘虏的游戏?”

    “好啊,我要玩。”小黑歪着脑袋问道:“姐夫,我可不可以把他玩死?”

    “呃……咳咳,小孩子家家的,嘴里不许说死啦活啦的。”

    关横悄声说道:“把这家伙整个半死不活,吃点苦头也就算了。”说到这里,旁边的渚挽起袖子说道:“关兄,我倒是想试试,这家伙的嘴到底有多硬。”

    “好啊,渚姐既然肯露一手给大家看看,我当然赞成。”关横和卿凰抱定了看热闹的心态,小黑还想过去跟着一起捣乱,却被他一把揽在了身后:“先看看再说。”

    “哦,对了,这家伙有一种可以把活物变成石头的邪气,我得先做防范措施。”关横说着挥手再次释放一股土灵气息,霎时间困住博戾的双臂手掌,让他动弹不得,再难作怪。

    渚此时把拳头捏得嘎巴直响,而后扬声问道:“你想问些什么事情?”

    “哦,刚才抓住一个小卒子,对方提过冰雪极地‘暗魇堡’的事情,问问这家伙那里的具体情况,还有,那些我们想要得到的‘东西’都在何处。”

    关横说的就是芫歆残魂、三邪灵石碑碎片的事情,不过没有直接点明而已,渚可是清清楚楚,于是冷声喝问道:“喂,还不赶紧招供?”

    “灵族的贱婢,你休想知道……”

    “砰!”对方话音甫落,渚的拳头就已经落在了他的脸上,这一下打得极重,博戾登时狂嚎一声:“呃啊”

    “奇怪,我的拳头平时没这么厉害呀?”

    渚正有些莫名其妙,关横在她背后笑道:“我是怕你揍这家伙的时候手疼,所以将一点金祖灵息和原火之力附着在你双手上了,尽情的打吧,绝对不会震疼你的。”

    闻听此言,渚哈哈一笑,瞧向博戾的眼神充满凶芒:“关兄果然够意思,那我就不客气了。”

    “砰砰砰嘭嘭嘭!”

    雨点似的拳头狠狠落在博戾头脸上,这家伙已经被渚大姐修理了接近一刻时间,倒不是因为博戾没招供,其实他早在片刻之前就已经把知道的全说了,不过渚的愤怒之火,也同时被点燃。

    因为这群夜魇族恶徒抓走的不止是活兽,早在数月之前,古战场这里就失踪了不少来历练的灵族人,全都是被他们围攻偷袭以后,抓到暗魇堡放血惨死,被当成了祭品。

    “行了,渚。”关横看到对方发泄的也差不多了,立刻过去攥住渚的手腕:“这家伙已经断气了。”

    “呜呜呜……关兄,那可是上百灵族人呐,都是我的族人。”渚此时落下泪来,她恨恨的说道:“这群夜魇族的畜生,应该被零切碎剐才对。”

    “渚姐,夜魇族的恶徒马上就会遭到恶报,放心吧。”卿凰攥起对方手说道:“因为,我们已经到了,不是吗?”

    “不错不错,这次坏女……卿凰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小黑挥舞着拳头说道:“姐夫,咱们赶紧去打坏蛋吧。”“你也就是动嘴说说,哪一次不是让我们出手?”

    关横瞥了对方一眼,而后继续言道:“现在也算是得到了些许讯息,咱们商量下一步吧。”

    卿凰说道:“刚才这个叫博戾的家伙招供,咱们要找的三邪灵石碑碎片,都集中在冰雪极地的‘暗魇堡’,不过芫歆姐姐的残魂,却不在那里,我建议,咱们应该先去找残魂才对。”

    “不错,碎片核心咱们已经到手,只要再把残魂夺回来,对方想要复活上古邪魇一族,根本就不可能成事。”

    关横摸着下巴说道:“博戾说,自己并不知道残魂具体被谁保管,他只有‘三个人选’供咱们参考。”

    这三个人分别是,斑魁,与兄弟斑蚩在岩浆河上游搜寻奇兽白牙烈的皮与骨,准备制作祭坛;誊忌,带领一部分手下,在古战场西北平原捕猎奇兽。

    此外就是亢禄,这家伙奉了多头邪魇的命令,独自在古战场乱石荒丘寻找神秘物品。

    斑魁手里有“双面邪兽钵”、誊忌携带着奇兽之骨制成的“邪骨瓶”、亢禄有一个“蝎蛟皮锦囊”,这三样东西都可以禁锢无形魂体,所以博戾才会说芫歆残魂有可能在其中任何一人的身上保存。

    关横此时说道:“这三个家伙身处的位置距离咱们都不算近,一个接一个寻找,只怕用半天左右的时间。”

    “嗯,这倒也是。”卿凰稍一思忖,而后说道:“阿横,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和你分开行事,分别去寻找这三个人的踪迹……”

    她刚说到此处,就瞥见关横眼中闪过异色,于是赶忙继续言道:“先不要急着否决我的意思,咱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抓紧时间办成所有事情,细说起来,义父留给我们三个女孩的防身宝物不少,要是遇到为数不多的夜魇族人,我们应该能应付自如。”

    听了她的话,渚也是微微颌首点头:“卿凰说得对。”

    “呃,既然是这样,那就让六伥鬼、吞鬼喵和三兽都跟着你们。”

    关横说着,又看了看对面这一群“打女”、“厉鬼”和“凶兽”组合,他心中暗道:“这样的你们聚在一起,估计就连我也惹不起,这样才能放心啊。”

    “好,就按照你说的……”卿凰刚刚讲到这里,小黑又开始闹别扭,她跺着脚说道:“我才不和坏女人一道呢,我要和姐夫在一起打坏蛋。”

    “那可不行,小黑,你的实力太差,和阿横在一起只会拖累他,让他分神照顾你。”卿凰此时面无表情的说道:“其他的小事,我尽量容忍你胡闹,可是这事事关大家的安全,你得听我的。”

    听了对方的话,小黑立刻戮指卿凰道:“你这坏……”

    “小黑,住嘴。”

    关横登时把脸一板说道:“都什么时候了,我拜托你不要再胡闹了好不好?你就拿出做妹妹的样子来,听卿凰一回,算我求求你了,给她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彼此重新相处。”

    他的声音越说越小,却显得格外沉重:“要不然,你心中对卿凰的恨意永远都不会消减,这样的话,也会造成咱们俩之间的裂痕,你要知道,这种结果,才是我最不愿意看见的。”

    “姐、姐夫……”小黑看到关横眼中的乞求之色,终于低着头退到了渚的身边,用手拽住了她的袖子。

    “好好,那你就跟在我身边好了。”渚此时也知道要打圆场,随即苦笑着对卿凰和关横说道:“你们放心好了,我会看住这妮子的。”

    “嗯,接下来开始具体分工。”关横抱着肩膀沉声说道:“斑魁兄弟、誊忌的身边都有手下,那这两批人让我来对付即可,你们去找落单的亢禄,夺取他的蝎蛟皮锦囊,这个应该没问题吧?”

    “呵呵呵,我们姐妹好几个,再加上群鬼凶兽,在对付不了一个夜魇族,那就说不过去了。”

    卿凰这时莞尔一笑:“倒是你,要来回奔走找那两拨人的麻烦,小心累断腿。”

    “唉,是啊。”关横心中暗想:“现在代步的群兽都在你们那边,哥哥我却得用脚跑路,好不公平的说。”

    可就在这时,狼兽凑到卿凰耳边低鸣几声,她听了之后连连点头,随即又对关横说道:“狼兽说,岩浆河上游栖息的白牙烈,因为生性胆小,所以是古战场这边跑得最快的奇兽之一,你要是能驯服一只,自然可以当成代步之兽。”

    “好主意,反正我正要前往岩浆河上游去找斑魁的麻烦,弄一只应该不成问题。”

    关横接着言道:“等到咱们得手之后,就在原先土城废墟那里碰头,渚,你不是说过吗?那里是前往冰雪极地的必经之路。”

    渚点了点头:“没错,关兄,咱们就一言为定。”

    ……

    少时片刻之后,岩浆河上游。

    “”一声兽吼惨叫赫然响起,正在疾奔中的白牙烈倏地伸手两分,脑壳噗的一声疾飙上天,尸身则是颓然栽倒。

    “嘿嘿,这是第九只了。”夜魇族人甩了甩手上的血渍,而后森然说道:“蠢兽,逃得快有什么用,最终也是被我们屠戮的下场。”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