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10章 暗魇堡(第五更爆发)
    数息之后,关横没好气的叫道:“喂,吃得差不多就行了,别没完没了。”

    说着,他倏地后掠身形离开了龙首沙鼋旁边,转瞬落在了埋头大嚼的烈王背上:“你再吃的话,我就把你留给这些沙鼋,看你这身肥膘不少,应该够它们美美来一顿了。”

    “?!”烈王被关横一吓唬,顿时停止了进食,要是没有关横保护,它可没胆子单独留在这里从鼋口夺食,于是大牙猪在巨禽的胸腹里一拱一掏,将某样东西含在嘴里,驮着关横扭头就跑。

    “噌噌噌唰唰唰”这家伙饱餐一顿之后,跑起来倒是格外的卖命,可关横目光如炬,见到它嘴里还叼着个圆乎乎的东西,就知道烈王想要独吞此物。

    “啪。”关横挥手一巴掌打在大牙猪额头上:“给本少爷吐出来,要不然我就揍你。”

    烈王知道瞒不过对方了,便张嘴用舌头把这东西递到了关横面前。

    “这是个什么玩意?妖珠?”

    关横捏住这赤红圆珠子瞧了两眼,心中有些疑惑,可看到烈王瞅着此物的眼神带着几分贪婪,便微微一笑:“嘿嘿,卿凰手里有驭兽珠,到时候再好好盘问你此物的来历。”

    “呼”就在关横他们离去没多久之后,原地赫然刮起一阵小旋风,龙首沙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脖颈上噗嗤多出一道飙红伤痕,这家伙虽然没被关横伤害,却莫名其妙死在了另一个家伙手里。

    “扑通!”

    沙鼋笨重的尸身摔倒在地,出手的家伙周身被浓郁黑雾裹住,看不出本来面目,此时他甩了甩掌中的血渍,而后恨恨的说道:“可恶,又来晚了,‘那东西’事关灵界千年诅咒的延续,必须夺回来才行。”

    打定了主意,此獠在原地呼的化为一阵黑烟,消失在了这里。

    ……

    “奇怪,总觉得背后有一股发凉的恶寒感觉。”关横这个时候扭头向后看了看,他心中暗道:“难道是我的错觉?”

    “…………”胯下的烈王骤然哼哼了起来,关横手遮前额及远眺望,立刻笑道:“哈哈,终于到土城遗迹了,这地方还是没变样,只不过里面已经彻底塌毁了而已。”

    “噌噌噌”烈王一晃身形,霎时间疾掠到土城废墟附近,关横左右观察,嘴里嘀咕道:“咦,卿凰她们还没有踪影,敢情是还没到这里吗?”

    “好,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会……”

    “啪嗒。”就在关横翻身跳落烈王背部的瞬间,他突然脸色一变大叫道:“危险,快闪开。”

    “呼砰砰砰!”三块从天而降的巨石接二连三砸落在关横所在的位置,可是他和烈王已经在瞬间挪移数丈之遥。

    “可恶,竟敢暗算偷袭!”关横嘴里喝问道:“是谁在哪里?滚出来”

    “无知小辈,你拿了本座的东西,立刻给我交出来!!”对方的嗓门比关横还大,倏地出现在土城废墟左近,这家伙周身都是黑雾萦绕,邪气迫人,关横瞧着他,双眸倏忽一眯:“你,是夜魇族人?”

    “哼,少拿本座和那群愚蠢之极、痴心妄想复活其余上古邪魇的杂碎相提并论。”

    这家伙厉吼着震散周围邪气,显出一张额生怪角的丑陋脸庞,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膺昔’可是真正的上古邪魇后裔,小子,赶紧把我的逆灵血珠拿出来,本座可以让你死得毫无痛苦,要不然的话……”

    这家伙的威胁话语还没说完,关横已经冷笑着拿出烈王找到的那颗赤红珠子在对方面前晃了晃,随即开言问道:“喂,你说的是不是这个?”

    “逆灵血珠?!可恶,快快还给我”见到对方急得目眦欲裂的表情,关横哈哈一笑翻身骑上烈王,他扬声叫道:“既然此物对你如此重要,那就更不能还给你了,再见。”

    说罢,关横一拍烈王:“大牙猪,跑起来。”“”烈王此时感到身后那个家伙的邪气滔天,自己万万惹不起,于是照着关横的吩咐拔腿就跑,登时疾掠出去一箭之地。

    关横的心中盘算:“在此地开战动手多有不便,万一卿凰她们到来,我还有谨防对方出手暗算她们,干脆,就把这家伙远远引开,再好好收拾他。”

    “可恶,你给我站住!!”自称上古邪魇后裔的膺昔见到关横骑着烈王径直逃窜,勃然大怒之下立刻挟裹周身邪气旋风紧追不舍,他们一前一后眨眼间就来到了十里之外的山坳。

    “小子休走,杀”膺昔此时瞪着赤红双眸照着十余丈外的关横隔空挥拳,“呼”一道迅猛的邪气拳劲直捣关横背脊。

    “嚯,好厉害。”关横故意夸张大叫,随即一挥手:“婴白鬼,看你的了。”

    “吱吱吱”说时迟,那时快,婴白鬼登时浮现而出,举拳相迎。

    “砰!”原火之力在婴白鬼风驰电掣般的拳劲催动下,悍然反卷对方的邪气,膺昔登时大惊失色:“这是什么东西?”

    “呃好烫!”膺昔似乎没见过原火之力,猝不及防之下,自己的邪气拳劲瞬间被破,胳膊霎时被烧出几个黑窟窿,疼得他哇呀呀暴叫:“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怪招?”

    “奇怪,自称上古邪魇后裔,却没见识过五行之力?”关横此刻冷笑道:“你丫到底哪来的土包子?”

    “可恶,本座闭关千年,一直维持‘灵界诅咒’的循环运转,没想到一时不慎,竟然被你的怪招所伤。”

    膺昔嘴里叨叨念念,可是突然取出一只诡异号角,他桀桀冷笑:“小子,瞧你的服饰应该是灵族人无疑,那就让本座施展诅咒力量,让你化成浆液好了。”

    “呜呜呜”电光火石间,膺昔吹动号角,就只见地面上赫然出现一个漆黑洞口,从里面浮出数个长着四条手臂、周身散发着腐臭气息的怪物。

    他晃着号角猖狂笑道:“呵呵呵,灵族小辈,这些都是最强的‘水人魔’,小子,灵族人沾不得水,我这些宝贝,就是专门为了对付你们制造出来的!”

    “水人魔?!”关横冷笑一声:“谁说我是灵族人了?你这些玩意在我眼里就是垃圾废物。”

    “你说什么?虚张声势。”膺昔看到关横满脸不屑一顾的样子,登时气得目眦欲裂,随即指着他叫道:“给我上,撕了这小子。”

    话音甫落之时,几只水人魔朝着关横疾掠而来。

    “哼,什么破烂玩意。”关横倏地用金光鬼首释放大股土灵气息,这些土行之力迅速席卷而起,呼的罩住了水人魔的脚。

    “叽叽叽”这群家伙不断爆发尖声惨叫挣扎,却在瞬息间被大片泥土侵袭全身,眨眼工夫就变成了几个土堆。

    “你?!”见此情景的膺昔大惊失色,关横却在瞬间拽出双剑急袭而来:“五行之中土克水,连这个都不明白,还想用破烂人魔来对付我?你比他们更垃圾!”

    “可恶啊”怒吼声中,膺昔鼓足剩勇,用双拳直捣关横心坎:“你去死吧。”

    “蠢货,你的攻击对我无效。”关横的双剑挟裹原火之力疾斩而落,“嚓!”剑锋瞬间破开敌人的拳劲,噗嗤削在了对方臂膀上,膺昔的一条左胳膊登时飙飞而起,疼得他嗷的一声惨叫。

    “我不是这小子的敌手,赶紧走。”

    现在膺昔可顾不上什么逆灵血珠了,倏然间在自己断臂创口猛击一掌,大鹏污血夹杂着无数邪气朝着关横这边涌来,关横挥剑荡开血雾邪气的瞬间,膺昔竟然逃遁无踪了。

    “这家伙可能会一种用消耗邪魇之血的遁术,哼,便宜他了。”关横心说,自己拿到这颗逆灵血珠肯定对夜魇族至关重要,有机会回到灵界以后,去找见多识广的灵王问问才行。

    打定了主意,关横翻身跳上烈王的背部:“快,咱们赶紧返回土城遗迹那边。”

    ……

    “呼呼呼噌噌噌”就在这时,一阵奔跑的疾行声在土城附近响起,正是卿凰、小黑和渚她们到了这里。

    “可恶,后面那群夜魇族人和毒骨邪犬一直紧撵着咱们不放,干脆在这里解决他们算了。”

    渚说到这里,伸手取出灵息短弩,卿凰说道:“等等,马上就能和阿横汇合了,咱们把这群家伙引到土城废墟内部,一个不漏网全部灭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有道理,就这么办。”渚微微颌首,招手对旁边的小黑说道:“跟我走,咱们先去埋伏坏蛋。”

    “好啊,巨蟒,咱们走。”小黑此时兴致颇高,指挥着巨蟒和渚转瞬间跑远,卿凰则是跑到了另外的地方埋伏起来。

    数息之后,呜呜低吼声赫然响起,十余只气势汹汹的毒骨邪犬急匆匆窜来,后面还跟着不少夜魇族的家伙。

    “奇怪,刚才还看见人影兽迹,现在怎么不见了?”为首一个夜魇族刚刚发出疑问之声,四周围鬼啸声络绎不绝传来,这家伙也不是傻子,立刻扬声喊道:“不妙,可能能有埋伏,咱们快撤……”

    “嗖嗖嗖嗤嗤嗤”霎时间,无数小弩放出的灵气球疾弹而来,还夹杂着大伥鬼的犀利风刃,接二连三落在了那些毒骨邪犬,嘶吼惨叫的畜生纷纷翻滚倒地,紧接着就是夜魇族人中招的声音。

    “呃啊啊啊”有的夜魇族被灵力球击中,那东西登时在他们身上迅猛爆开,让这些家伙周身邪气顷刻溃散,躯体粉碎当场。

    “呃?快跑!”剩余的七、八个夜魇族人不甘心就这么死在土城遗迹,想要抽身窜逃,迎面正好遇到一个骑着白牙烈王的主儿,他笑呵呵的问道:“几位,这是要去哪儿啊?”

    “岂有此理,我和你拼了!”为首的一个家伙凶心大盛,朝着关横急掠而来,双拳瞬间汇聚厚重邪气,向着他周身上下“呼呼呼”连轰十余击。

    “!”烈王看到夜魇族,不等关横动手,自己登时红着眼睛迎面低头俯冲。

    “嘭砰砰砰!”

    对方的邪气拳劲还没发挥一成威力,就已经被烈王用蛮力撞散,它的迅猛头槌挟裹着一丝关横偷偷释放的火能,狠狠顶中这个倒霉蛋,让它在飞到半空中的同时,已经被烈焰烧灼冒烟了。

    “嚓”空中的残尸顺势化为飞灰齑粉,其余的夜魇族人吓得魂飞魄散,关横此时却不急着动手,而是扬声喊道:“喂,几位妹子别再看热闹了,想出来打落水狗的,赶紧来动手啊。”

    “我们来了!”眨眼的工夫,骑着狼兽的渚、巨熊驮着卿凰猛地从废墟角落冲出,把几个夜魇族人直接掀翻在地,狠狠践踏起来。

    “呃?!这些是什么人?太可怕了。”

    最后就只剩下一个距离众人较远的家伙,拔腿就往西南方跑去,可是斜刺里陡忽甩过来一条挟风巨尾,“嘭!”瞬间落在这家伙头脸上,打得他直接飞到关横脚下。

    “姐夫。”骑着巨蟒的小黑叫道:“这家伙给你玩吧,我们才不屑打落水狗呢。”

    “唉,打扫垃圾的事情总得有人做,好吧。”关横的虹云剑霎时出鞘复归鞘,他脚边那个夜魇族人的脑壳登时飙飞半空,身躯在顷刻间被原火之力彻底烧尽。

    与此同时,卿凰和渚同时笑道:“都摆平了。”

    关横抚掌称赞道:“娘子军们果然厉害,了不起了不起。”

    “先别说这些了。”卿凰此刻开言道:“阿横,我得到了重要信息,知道芫歆姐姐的残魂在哪里啦。”

    闻听此言,关横大喜过望:“是吗?赶紧说说看。”

    于是,卿凰把自己遇到夜魇族屠莨的事情说了一遍。

    关横低头沉吟半晌,接着开言道:“卿凰得来的消息绝对可靠,如果是这样的话,咱们必须赶紧前往暗魇堡把残魂找到,要不然,对方一旦在密室附近安置了易爆邪元石,再想得到残魂就要大费周折了。”

    “嗯,关兄说的有道理。”

    “姐夫,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啊。”听到渚和小黑的话,关横却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们别着急,我有个想法,打算先和大家商量一下。”

    “什么想法?”

    听到卿凰询问,关横说道:“大家这回去寻找斑魁、誊忌和亢禄并非是一无所获,最少他们手里的双面邪兽钵、邪骨瓶和蝎蛟皮锦囊已经到了咱们手里,这样吧,卿凰拿着邪骨瓶、小黑保存锦囊,邪兽钵放在我这里,留在身上以防万一。”

    小黑有些莫名奇妙的说道:“姐夫,这有必要吗?”

    “别嗦了,听我的吧。”关横也没多做解释,他只是言道:“我总觉得这些东西都是有备无患,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好,我听你的。”卿凰拿起邪骨瓶收藏好,小黑嘀嘀咕咕的也把锦囊揣进了怀里,此时此刻,关横微微一笑:“好了,是时候前往冰雪极地的暗魇堡了。”

    ……

    大家花了小半个时辰,沿着土城遗迹以西持续前进,按照关横之前在敌人身上迫问出来的讯息,冰雪极地就在那个方向。

    “呼呼呼呼呼呼”大家越是往前走,周围的风声就越大,小黑此时在巨蟒身上觉得有些发冷,她嘴里嘀咕道:“唉,早知道就让灵王爹爹多给我准备几件衣服了。”

    “是不是冷啊?”有三只手同时把外衣朝她递了过来。

    原来是关横、卿凰和渚不约而同想让她暖和一点。

    “呃,谢谢……大家。”小黑此时还没披上衣服,就已经感到一丝温暖了,她伸手拈起关横的外衣说道:“姐夫这件够大,就是它了。”

    “这丫头的心眼挺多啊。”二女和关横对视一笑。此时,卿凰突然向前方一指:“你们看,那是什么?”

    “唰唰唰。”蹄子踏地上赫然响起,迎面跑来了几只惊慌失措、浑身浴血的小兽,卿凰身怀驭兽珠,能听到它们的叫声与其沟通,于是扬声问道:“喂,你们这是怎么了?”

    “叽叽叽”一只疲于奔命的岩骨巨鼠朝着她叫了几声,随即一头扎进了附近草窠里。

    “它在说什么?”听到渚发问,卿凰立刻说道:“这群奇兽好像在害怕逃命,它们都形容身后数里之外,有个‘黑漆漆的怪物’,也不知道是什么邪门东西。”

    “不管怎么说,咱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大家都觉得是这个道理,于是各自催促坐骑向前疾奔,数息之后,前方赫然响起嘶吼咆哮声:“嗷呜呜嗷呜呜”

    “喵呜?!”方才大半时间都在小黑怀里打盹的吞鬼喵都被声音吵醒了。

    听了这个声音,吞鬼喵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噌的一下窜出小黑怀里,随即啪嗒落地。

    “猫儿,你要做什么?”听到关横的询问,吞鬼喵朝着他低低叫了一声,关横立刻明白过来:“想要魂石吗?好,给你这个。”

    “呼”

    “咔嚓。”小猫儿瞬间接住魂石,咕噜一声吞咽下腹,紧接着化为了低吼咆哮的吞鬼虎,朝着东北方向疾奔而去。

    “走走,大家也跟去看看。”随着小黑的呼喊声响起,众人撒开坐骑向前赶路,数息之后,他们就听见十余丈外,响起了吞鬼虎凄厉的吼声:“嗷”

    关横和烈王跑在最前面,见到一幕震惊景象,原来是有五只巨虎围着吞鬼虎正展开拼杀。

    这些可不是普通的妖虎,而是“骨架巨虎”,它们浑身上下挟裹着人邪气,巨大颅首闪烁着两道惨绿异芒,对着吞鬼虎不断进击。

    “砰砰砰哗啦啦!”

    说时迟,那时快,恼怒的吞鬼虎一发狠,前爪接二连三落在了其中一只骨虎身上,打得对方骨碎塌架,瘫倒在了原地,可是转瞬间,这家伙的骨头发出“哗啦咔嚓”声响,竟然再次自己组装好了。

    “这些骨虎靠着邪气复原,照这样下去,战斗会没完没了的,吞鬼虎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变回猫形,我去帮……”

    卿凰刚要跑过去,关横却拉住她的手说道:“等等,这是虎与虎之间的战斗,咱们还是不要轻易插手了。”

    稍微顿了顿,关横又继续言道:“看得出来,吞鬼虎实在可怜这些家伙,再怎么说也算是半个同类,它肯定不忍心看见对方变为枯骨之后还要被人利用到处被迫杀戮,这样吧,我来暗助它一下。”

    话音甫落之时,关横屈指一动,将些许原火之力倏地弹向吞鬼虎的前爪。

    “唰唰唰唰”炽热的火劲霎时包裹在虎爪上,吞鬼虎知道这是关横出手帮助,顿时抖擞精神发出一声厉吼:“嗷呜!!”

    “噌噌噌唰唰唰!”虎躯速度陡忽加快数倍,在那些骨虎面前急速绕行,每掠过一个家伙的身侧,顷刻挥爪急落,打得对方周身邪气被火劲燃烧殆尽,骨架塌陷之后再也爬不起来。

    “可恶,你们是哪里来的家伙,竟然敢破坏我的邪骨巨虎?!”说时迟,那时快,不远处白皑皑的雪地上掠来一道身影,这家伙见到吞鬼虎瞬间,气得挥拳狠狠轰出:“杀”

    “砰哗啦!”就在此时,最后一只邪骨巨虎也被拍个粉碎,吞鬼虎也耗尽了力气蜷缩成小猫模样,对方那邪气重拳正好向它身躯轰到。

    “找死!六伥鬼,上!”关横在旁边瞧得仔细,立刻喝令群鬼上前抵挡,数颗鬼王珠挟裹着五行之力猛然迎上拳劲,不但震得这些邪气应声溃散,顺势狠狠捣中这夜魇族人的身躯:“嘭!”

    “噗”一口逆血飙出,这家伙才知道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家伙,他失声叫道:“能使用五行之力?你、你是……”

    “凭你这种无名小卒,不配知道本少爷是谁,动手灭了他。”关横意在速战速决,为了不让夜魇族知道自己的行踪和目的,他们到这边来每一次动手都是不留活口。

    “哇啊啊”四只瞬间扑上扣住这家伙四肢,火劲催吐之下,登时将其烧成飞灰齑粉,关横随即说道:“六鬼,立刻向前方呈扇形搜索,记住,一旦遇到夜魇族,立刻出手灭杀,不要放过。”

    他又扭头开言道:“三位,咱们继续向前走。”

    卿凰点了点头,又问道:“阿横,现在是不是用到‘她’的时候了?”

    听了卿凰的话,关横摇了摇头,随即低声道:“不着急,等到了暗魇堡附近,再把她叫出来,因为这家伙平常出一次力就累得够呛。”

    “姐夫,你看。”小黑从地上捡起来一个东西,原来是个小小的兽皮囊,她说:“这是刚才那个夜魇族身上掉下来的。”

    “竟然没被原火之力烧毁?”关横一把抓在手里,反复看了起来,他说道:“由此可见,此物的抗热能力非常强,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

    小黑笑道:“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说着,她就要伸手抢到自己手里,可就在此时,渚和卿凰同时叫道:“又有人过来了。”

    关横眉头微微一皱,感到对方人数不少、行色匆匆,于是挥手说道:“大家先躲起来,看看再说,六伥鬼,把地上的痕迹清理一下,别让人瞧出破绽。”

    他的话音甫落,伥鬼们一卷鬼影怪风,登时灰烬和骨渣吹得无影无踪。

    数息之后,几十名夜魇族人疾奔从此处经过,为首的一个人嘴里还有些疑惑的嘀咕道:“怪了,我刚才好像隐约听见这边有响动,为何什么也没看见?”

    “老大,快走吧,耽误了几位大人的要事,咱们可是要吃苦头的。”

    对方的话音甫落,为首的那个夜魇族人眉头微皱:“你嗦什么?难道我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吗?不过没有那个家伙的邪骨巨虎跟随,我心里有些不踏实,喂,最后两个人留下来,找一找巨虎的踪迹。”

    这个家伙似乎和驱使邪骨巨虎的同族很熟悉,又有些担心对方,于是让两个属下留在了原地寻找,其余几十人拔腿就往西南方向疾奔而去。

    “岂有此理,当老大的一张嘴,我们就得留下来做这种苦差事。”其中一个夜魇族人看着同伴消失的背影跺脚愤恨:“每次都是我,老大是不是和我有仇啊?”

    “闭嘴,赶紧找找那些巨虎踪迹,没有的话,立刻追过去复命就是了……”

    “唰唰唰”另一个家伙的话音甫落,赫然感到周围鬼影浮现,嚎叫着朝自己这边飞来。

    “不好,这是……”

    两个夜魇族的家伙吓得魂飞魄散,还没来得及逃跑就已经被摁倒在地,他们还不老实,正想运用邪气力量震退伥鬼的束缚,关横却冷冷说道:“用原火之力烧掉他们的四肢,我倒要看看,你们逃到哪里去。”

    “呼唰唰唰!”火光迸现,这两个家伙的手脚登时化为了灰烬。

    在感觉到极度痛苦的同时,他们的嘴也被堵上,关横冷冷一笑:“好,这回换我来问这些家伙一些事情。”

    由于原火之力的威慑,和四肢被烧尽、难以忍受的痛苦袭遍全身,只求速死的夜魇族人没坚持多长时间,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统统都说了出来。

    原来几十个夜魇族人都是从暗魇堡来的,他们接到通知,被多头邪魇大人派去寻找邪元石的屠莨即将返回已经到了附近,众族人前去接应,准备把邪元石都布置在暗魇堡地下一层。

    听到这里,卿凰猛地上前一步喝问道:“现在暗魇堡地下一层藏着什么东西?说!”

    “这、这……我……”夜魇族俘虏吓得语无伦次起来,关横眼中寒芒一闪而逝:“我倒是忘了,要问话,一个俘虏就足够了,那就宰了你留下另一个好了。”

    “别别,我说、我说。”看着自己那个已经被折磨得昏厥的同伴,这家伙忙不迭叫道:“地下一层的密室里好像是、是多头邪魇大人很久以找到的生魂,属于上古灵族的一个公主!”

    闻听此言,在场的关横、卿凰、小黑和渚都已经明了,那就是芫歆公主的残魂。

    “唰!”让大伥鬼用土行之力将俘虏变成两个土堆,关横随即对三女说道:“看来咱们的目标基本上可以确定,就是要先去暗魇堡地下一层的密室,不过……”

    他说到这里,稍微一顿,这才继续开言道:“卿凰之前也说过,那些家伙找到的邪元石一旦埋在密室附近,必然会对我们造成很大困惑,为了避免这个情况,我决定撵在对方后面追过去,看看能否想个什么办法让屠莨的邪元石到不了暗魇堡。”

    “那我们几个该做什么?”听到卿凰询问,关横便把想好的主意说了出来:“你们先到暗魇堡附近的隐蔽地方躲起来,让巨蜂在高空徘徊警戒,等我办完事回来,它自然会帮我找到你们的藏身地。”

    双方商量妥当,卿凰等三女和凶兽群鬼向着暗魇堡那边移动,关横则是去追那些去接应屠莨的夜魇族人。

    ……

    少时片刻之后,满载而归的屠莨在路上和接应的族人碰面了。

    他大声说道:“喂喂,别愣着,赶紧帮我把装着邪元石的车子拉上山,你们记住要小心一点,因为有部分邪元石已经被我灌注了气息,要是不经意受到剧烈震动,那可是会瞬间爆裂的。”

    听了屠莨的话,旁边的夜魇族人都是吓得微微一颤,暗中惊异邪元石的威力。

    可是躲在不远岩石后的关横也听了个清清楚楚,他心中思忖:“哼,邪元石爆发力量的话,那可是无差别伤害,这就好了,只要找个地方把它们引爆,这近百夜魇族人就要吃个大亏了。”

    “对了,屠莨大人,这个给您。”

    来接应的为首那个族人递给屠莨一物,他说道:“多头邪魇大人唯恐密室里的上古灵族生魂出事,又在那里多加了几层禁制,所以他叮嘱过,你过去的时候,一定要佩戴这个,此物是大人炼制的‘邪骨之爪’,可以打开密室之门。”

    “好极了,到时候会用得上。”屠莨收起这个邪骨之爪的瞬间,被关横瞧了个满眼,他心中倏忽一动:“能够打开密室之门的东西,如果能弄到手,必然会省不少麻烦。”

    眼珠一转,关横对身边憋得直喘粗气的烈王低声道:“喂,让你办一件紧急的事情,如此……这般……然后……”

    听了他的话,烈王眯缝着一双小眼微微颌首点头,表示已经清楚了。

    ……

    “喂,我让你带几只拉车用的邪骨巨虎过来,为什么没看见?”

    听了屠莨的话,此人脸上一黑,正要解释,可就在这么个工夫,白牙烈王噌的一下从远处雪地里窜了出来,竟然溜溜达达在这群夜魇族人眼皮子底下,用鼻子拱开石头左闻闻,右嗅嗅,似乎是在寻找食物的样子。

    “算了,别去管那些倒霉的巨虎了。”屠莨此时急着赶路,伸手一指前方摇着小尾巴的烈王说道:“过去几个人,把那畜生抓过来给咱们拉车,要不然上山的陡坡太难过去。”

    屠莨的顾忌不是无的放矢,他们找到的邪元石最小一块都有上百斤重,整车这么多加起来,着实不轻。

    “好,我们走。”登时有十余个夜魇族迈开大步扑了过去,他们这些家伙的实力都不在紫气顶峰之下,自忖联手之下,可以轻易抓住烈王。

    可就在下一刻,烈王旁边倏地出现一道不起眼的白光,闪烁之时在它身上附着了些许原火之力,正是婴白鬼做的好事。

    “”说时迟,那时快,烈王一改刚才慢悠悠的样子,爆发狂吼朝十余个夜魇族人急冲了过去。

    “呼砰砰砰砰!”电光火石间,暴怒的烈王用原火劲头槌悍然撞飞了这些家伙。

    “哇呀呀呀”

    “呃啊啊”惨叫声赫然响起,有几个夜魇族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被烧成了飞灰,其余的落地时也是哀号翻滚,彻底没救了。

    “什么?这畜生竟然可以使用原火之力,那可是我们夜魇族的致命强敌。”屠莨见状立刻吼道:“决不能让这白牙烈逃走,留下来几个人看住邪元石,其余的赶紧跟我上,围杀、要不惜一切代价围杀这个畜生。”

    屠莨这家伙的担心非常正确,原火之力对于现今的夜魇族人来说,根本没有抵抗的余力,那是挨着死、碰着亡。

    方才族人惨死的一瞬间,屠莨看出烈王身上的火劲不是很强,但就是这样,也有不少夜魇族吃了大亏,屠莨打算趁着对方在这里的时候,不惜代价也要除掉烈王。

    “上”

    “杀呀”近百夜魇族的精锐在屠莨带领下气势汹汹冲向大牙猪,那家伙也就只有婴白鬼赋予的丁点原火之力,看到杀神们追了过来,焉能不怕?当然是转身开溜了。

    这烈王实力也许不及对方联手,不过跑动起来,对方短时间内可追不上它,就只听“噌噌噌唰唰唰”疾奔声响络绎不绝,烈王已经把对方甩得老远了。

    “婴白鬼,就是现在!”关横在暗处赫然命令对方出手,婴白鬼伺机朝着那些装载巨大邪元石的车子扑了过去。

    “呃?!这是……”十几个看守车辆的夜魇族吓了一跳,可就在刹那间,婴白鬼爆发全身原火之力,朝着这群家伙“唰唰唰”疾转一圈,登时把他们的躯体点着了。

    “呃啊啊啊烫死我啦!!”惨叫声霎时响彻山谷周遭,正在追赶烈王的屠莨骤觉不妙,立刻扬声吼道:“不好,邪元石有危险,大家快和我回去。”

    “轰砰砰砰轰隆!!”

    然而为时已晚,下一刻,也被原火之力烧灼,随即绽开缝隙的邪元石瞬间爆裂,将方圆数十丈全部夷为平地,包括那些全身冒着黑烟、被烈焰烧得半死不活的夜魇族,连一星半点渣滓都没剩下。

    “呃啊啊啊我的邪元石!!”见到蒸腾烈焰和黑烟在不远处升起,屠莨气得目眦欲裂,险些喷出一口老血,可就在此时,关横也趁机出手了。

    “唰唰唰!”三支凌天箭呈品字形从斜刺里疾飙而至,不偏不倚钉进了屠莨的眉心、颈嗓和心窝,全都是附着最炽烈原火之力的箭镞锋矢。

    “呀啊啊”就算屠莨实力不弱,位列夜魇族顶尖强者之属,但是被三支凌天箭贯穿躯体,也保不住小命,更何况,惨叫声响起的同时,他全身已经被原火之力烧成焦炭了。

    “不好,屠莨大人中了暗算死啦。”

    “咱们快跑!”其余的夜魇族人犹如惊弓之鸟吓得魂飞魄散,顿时向周围飞逃。

    “烈王、婴白鬼,一个也别放过,杀!”

    听到关横的呼喊声,婴白鬼陡忽一声尖啸,周身聚集了无数闪耀赤芒的风刃,这血刃此时附着了原火之力,再加上凶兽绿蛟血原本具有的热度,堪称惊世骇俗。

    “呼嗤嗤嗤”逾百道向四方散迸的原火血刃破空疾飙,接二连三击中夜魇族人躯体,它们不需要造成犀利伤害,只要轻轻蹭触对方,就可以让敌人彻底焚烧起来。

    “呃啊啊啊”哀嚎声在身边此起彼伏络绎不绝,那些窜蹦的火团转瞬化为齑粉飞灰,关横也毫不在意,迈步走向前方烧焦的屠莨身躯。

    刚才出手的时候,关横刻意控制原火之力的用量,再加上屠莨的防御力也不弱,到底是没有变成崩溃的飞灰状态。

    “你身上的邪骨之爪,我就收下了……”说到这里,关横刚要伸手去抓那家伙腰间缠住的兽皮囊,可就在转瞬间,屠莨焦黑的身躯赫然一跃而起,双爪挟裹无匹邪气狠狠轰向关横心坎。

    “诈尸?!”刹那间,关横无瑕躲闪,于是猛地展开身上九转聚灵甲的防御硬接对方一击。

    “砰!”双爪一击如同悍猛迅雷,汇聚了屠莨剩余不多的力量,登时打得关横倒跌出去丈余之遥,但这家伙的躯体也随之迸碎。

    “唰!”屠莨的实力非同一般,所以躯体崩坏,却在顷刻凝聚了夜魇邪魂,朝着暗魇堡方向疾飞而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

    关横倏地一弹手指,婴白鬼陡忽在空中形成一个丈余宽窄的巨大血刃,下个瞬间,感到死亡暗霾从背后涌向,屠莨邪魂爆发出最后的惨叫:“呃呃呃多头邪魇大人,救命啊!”

    “唰嚓嚓嚓”巨大血刃掠过邪魂的刹那,登时爆发无俦威力,将它绞成漫天溃散的虚无状态。

    “啪。”用剑尖挑起兽皮囊,关横倒出那里面的“邪骨之爪”,此物萦绕着极为不祥的邪气,若是被等闲之人拿在手里,顷刻之间只怕会危及自身生命。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