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08章 白牙烈豘王(第三更)
    “哒哒哒”急促脚步声赫然响起,从远处跑来另外几个夜魇族人,他们肩扛手提都是血淋淋的烈尸骸,为首的一个大叫道:“兄长,斑魁兄长!”

    “斑蚩?你那边杀了多少白牙烈?”听到此人询问,斑蚩立刻说道:“已经能够击杀数十只了,兄长,我估计搭建‘魔骨祭坛’的数量也差不多了,咱们是不是返回暗魇堡……”

    这句话还没说完,不远处的高坡上赫然传来一声凄厉的的惨号:“”

    紧接着,一头膘肥体壮、身长过丈的白牙烈出现在那里,这白牙烈看到自己的同族遭到无情屠戮,浑身蔚蓝鬃毛气得倒竖而起。

    这体壮烈本是紫气顶峰的奇兽,它和胆小的同族大不一样,不但凶悍善战,而且脾气暴躁,此时再加上悲恸愤怒,登时不顾一切从高坡上急冲而下。

    “咚咚咚”疾奔踏地声响如同闷雷相仿,白牙烈身后掀起滚滚黄沙,声势极为骇人。

    “哼,不过是一头发疯的畜生,让我来断送它!”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夜魇族人霎时间聚集周身邪气,挥拳直轰白牙烈脑壳:“去死吧。”

    这迅猛的邪气拳劲足可崩山碎石,白牙烈倏然感到对方的厉害,可是这家伙不退反进,立时加速,霎时间,烈周围的空气都摩擦出了高温变为赤红,它要拼命了。

    “嘭!”邪气拳劲和烈头槌瞬间对碰,这白牙烈的额头被打得绽裂崩红,可就在下一刻,同族惨死的情景从烈眼前晃过,悲恸、怒火飙升到了极点,它倏然怒吼着向前一冲。

    “咣!”豁尽全力的凶猛一撞,终于狠狠碰在这夜魇族人上身,直接把此獠撞得粉身碎骨。

    “可恶,好个蛮横畜生!”其余几个夜魇族见状勃然大怒,纷纷扑上围攻烈,唯独斑魁、斑蚩两兄弟自重首领身份,没有加入出手。

    “”虽然拼死击毙一个仇人,可是硬拼之下白牙烈也受了重伤,它昂首哀鸣,只觉脑袋的鲜血不断流淌,对于其余夜魇族人的围攻当然不敢硬接。

    好个白牙烈,别看膘肥体壮,移动速度真是迅捷无伦,就只听“嗤嗤嗤”声响此起彼伏,这家伙绕着圈子跑开,竟然出现无数东窜西落的残影,夜魇族的家伙霎时间被晃得眼花缭乱。

    “砰砰!”还有两个直接被急冲过来的烈用巨牙顶飞出去。

    见此情景,斑蚩大骂一声:“废物,全是没用的废物,滚开,让我来!”

    “噌噌噌”话音甫落之时,斑蚩冲到前方,双拳陡出“呼呼呼”接连十几击。

    “”那只烈见状尖叫一声左躲右闪,霎时间躲过大部分攻击,可是斑蚩狡猾,还有两道拳劲重重轰在地面上,白牙烈脚下一个不留神,登时踩进坑洞扑通栽倒在地。

    “畜生,受死。”斑蚩狞笑着掠身而上,照准惊慌失措的烈就是劈头盖脸连环重击,“砰砰砰砰!”邪气拳劲震得此兽高高飞起,张嘴吐出漫天血雾:“噗”

    “咣当!”身躯重重摔在十余丈外高坡上,白牙烈此时已经奄奄一息,可凶戾残暴的斑蚩却不会放过它,此獠狞笑厉吼道:“这一击,把你轰成肉酱!”

    “呼”邪气拳劲刚猛无俦,从天而降,烈闭目等死,“啪。”可就在这时,有人从斜刺里横臂格挡招架,登时挡住了这一击。

    “?!”没感到脑壳迸碎的剧痛,烈睁眼一看,面前有个人正攥住斑蚩的拳头,正是关横。

    “喂,大牙猪。”关横此时笑问道:“如果你肯给我当坐骑的话,我就让你在这家伙身上报仇如何?”

    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对面的斑蚩登时气得目眦欲裂:“你”

    “我可没和你说话,闭嘴。”五指倏然合拢,一股原火之力瞬间烧灼对方拳头,疼得斑蚩长声惨号,他的声音立刻刺激了倒地的烈,此兽马上滚身爬起,忙不迭对着关横点头颌首。

    “好,既然你答应了,你这家伙就由你处置。”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的虹云剑瞬间出鞘,挟裹火劲掠过斑蚩四肢,硬生生削断他的手脚,关横接着说道:“大牙猪,自己报仇吧,我去收拾另外几个家伙。”

    “!”看到斑蚩倒地再无抵抗之力,愤怒的白牙烈疾扑过去,在这夜魇族恶徒身上疯狂践踏起来:“嘭嘭嘭咚咚咚!”

    “兄弟!!”在十余丈外的斑魁见此情景,顿时勃然大怒:“你伤我兄弟,我要让你付出惨痛代价,来人给我杀”

    “呀啊啊”他身边十余名夜魇族嘶吼疾掠而来,关横此时如同闲庭信步,好整以暇向前走着,掌中虹云剑霎时挟裹原火之力,攒刺点搠之间,这些家伙颈嗓眉心纷纷中剑,继而焚身惨号翻滚。

    “这是……五行之力?!”见到关横出手,原本想扑过来的斑魁登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嘿嘿,你倒是有点见识,认识五行之力,就应该知道自己离死不远了。”

    关横说这话的时候,双耳倏忽一动,听见白牙烈从远处奔来,他立刻笑道:“看来你那个兄弟已经没救了,放心,我现在就送你去陪他。”

    话音甫落,关横的眼光就已经落在对方腰间,那里挂着一个形状古怪的“双面邪兽钵”。

    “嗯,看来就是那个东西了。”

    “呼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地晃身疾掠落在对方左近,挺剑点向斑魁的颈嗓咽喉:“唰!”

    “呃?!”眼见要遭封喉之厄,这家伙陡忽用双掌护住面门脖颈,关横却趁机一拍腰间铜瓮,婴白鬼闪电般窜出掠过对方身侧,硬生生扯走双面邪兽钵。

    “呀,那是我的……”听到对方惊慌喊叫,关横微微冷笑:“哼,现在是我的了。”

    “呼”的一声甩手释放后土灵息,周围地面的泥土瞬间缠住斑魁脚踝、小腿直至上半身。

    晃了晃手中的小钵,关横此时盯着对方森然问道:“告诉我,灵界芫歆公主的残魂,是不是在这里面?”

    “我、我……”闻听此言,斑魁吓得六神无主,却一时说不出话了。

    ……

    另一边,卿凰她们这群人、鬼、兽的强强组合还在前往乱石荒丘的路上。

    小黑此时百无聊赖的骑着巨蟒脖颈,打量着四周荒芜景色,越想越没劲。

    前面的卿凰和渚边走边聊,却没有给小黑搭话的机会,她也知道自己之前说了一些难听的话,惹得对方讨厌,可小黑也是个倔强性子,要让她服软道歉,那是不太可能的。

    “嘶嘶嘶……”此时此刻,巨蟒仿佛瞧出了她的心思,这家伙低鸣一声,随即把脑袋扭向左侧,那里倒是一片罕有长着花草的山坡。

    小黑立刻拍了拍巨蟒的脑袋:“喂喂,咱们过去采两朵小花吧。”

    闻听此言,巨蟒当然没什么说的,一拧身就爬了过去,等到卿凰和渚扭头发现的时候,这一人一蟒早就到了坡上。

    “小黑,你在做什么?”卿凰扬声叫道:“快回来,附近不安全。”

    “够了,你真嗦,不要管我。”小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噌的跳到平地,伸手就去抓地面上一朵花:“嘿嘿,淡紫色的,好漂亮……咦?!”

    突然间,一片乌云似的黑影落在她面前,紧接着,对方发出桀桀怪笑,悍然一拳轰在巨蟒身躯上:“砰!”

    “嘶嘶嘶”口喷血雾,巨蟒顿时直飞出去,顺势滚落到坡下,出手的家伙实力显然高出它很多,让巨蟒猝不及防就中招了。

    “哎呀?!”小黑见此情景,吓得一下坐在原地,唯独手里那朵淡紫鲜花却没有丢掉。

    “桀桀桀小丫头,跟我走吧。”

    “呼!”对方会也是个夜魇族凶人打扮,闪电出手五指甫张,登时扣向小黑额头。

    “别碰她!!呀呀呀”

    就在此时,卿凰骑着巨熊呼的一下窜上高坡,手里的灵息短弩朝着对方“嗤嗤嗤”连番进攻,挟裹劲风的灵气球接二连三落在对方头脸上,打得他哇哇暴叫,“腾、腾、腾”连退数步。

    “挡住这家伙。”卿凰这句话甫一出口,自己撒手扔了短弩,继而合身扑向惊慌失措的小黑,抱着她向远方滚去。

    “嗷呜!”

    巨熊纵过去挥掌狂落打向夜魇族人,六伥鬼更是发了疯似的上前围攻,那家伙原本是想趁着小黑落单将其抓走,没想到替自己误惹强敌,情急之下,他汇聚全身邪气照准翻滚卿凰就是一击:“看你们是杀我,还是救她!”

    “呼”邪气拳劲卷裹无俦威力,直接袭向卿凰背脊。

    “呜呜呜”见此情景,大伥鬼急忙带着四只迅速回防,转瞬护在卿凰周围,虽然挡住大半攻击,可还是有部分拳劲打中她的身躯了。

    “呃……噗!”卿凰只觉得背心剧痛,眼前发黑之下,一口热血疾喷而出,正好溅了小黑一脸,她的人也昏昏沉沉阖上了双目。

    “呼呼呼噌噌噌”那个夜魇族人借此机会急冲下山,却被迎面姗姗来迟的渚堵了个正着。

    她看到两个姐妹受伤,气就不带一处来,立刻用灵息短弩朝着对方不停攻击,“啪啪噗噗!”两颗灵气球赫然击中对方双眼,震得夜魇族人眼球爆碎,当场惨号失明,这家伙一个趔趄没站稳,登时向着数尺外断崖摔去。

    “卿凰、小黑,你们没事吧?”

    顾不得夜魇族那个家伙的生死,渚赶紧跑到坡上询问两个人的情况。卿凰此时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嘴里嘀咕了一句:“好、好疼啊,要不是有这义父送的九转聚灵甲护身,说不定我的骨头都被打碎了。”

    “哼。”小黑恨恨的瞪了卿凰一眼,她说道:“谁要你假好心来救我的,你听着,我不领情、不领情!”

    听到这丫头言语近乎无赖,卿凰只是微微苦笑,渚却忍不住说道:“你这孩子,说话太伤人了,没看见卿凰为了保护你都吐血了吗?人心都是肉长的,你怎么……”

    “好了,渚姐,小黑只是闹别扭而已,没别的意思。”卿凰此刻摇头道:“我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不打紧,对了,这件事可别告诉阿横,免得他为我们担心。”

    “唉,真搞不清楚你们两姐妹有什么解不开的恩怨。”

    渚叹了一口,心想自己本是局外人,还是少掺和这些事吧,卿凰的心里倒是有几分欣慰,因为她记得自己抱住小黑,吐了血昏昏沉沉的时候,听见小黑带着哭腔呼唤自己名字,而不是说什么“坏女人”。

    “嘿嘿,虽然醒过来的时候,这孩子立刻住口、慌忙擦了眼泪,又闹别扭恶语相向,其实还是蛮关心我的。”

    卿凰看着跑下山坡查看巨蟒伤势的小黑,暗自思忖:“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要亲自化解往昔仇怨,让你知道,咱们依然是彼此依靠之人。”

    ……

    少时片刻之后,三女终于到了位于古战场尽头的乱石荒丘,卿凰骑在巨熊身上,向左右看了看。

    “这里就是咱们要找到夜魇族亢禄的乱石荒丘了。”她低声说道:“此处地域不小,大家最好别分开,虽然博戾说过对方是单独行动,但也不排除原本就有埋伏的可能。”

    “不错,你说得有道理。”渚微微颌首点头,就在此时刚才一直发愣的小黑突然说道:“哎,你们听到什么古怪的声音没有?”

    “呃?!”闻听此言,二女登时为之一愕,紧接着,她们俩脸色微变,显然也是有所察觉了。

    说时迟,那时快,前方不远的乱石堆中间传出“咯咯咯”的刺耳声响,就在三女的注视下,那些重达千斤的怪石缓缓“长”出了手脚四肢,颤巍巍的走向她们。

    看到对面这些有手有脚的石头面目狰狞,眉宇之间和夜魇族人有几分相像,渚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嘴里嘀咕道:“这、这是什么怪物?”

    “谁知道呢?”小黑此时抱着巨蟒的脖颈叫着:“他们过来了,还等什么,赶紧动手吧。”

    “说得对,不能让这些家伙靠近咱们。”卿凰赫然一挥手:“六伥鬼,上!”

    “嗷呜呜”闻听此言,数道鬼影登时发出咆哮,瞬间疾掠而去。

    “呜……”看到大伥鬼向自己冲来,为首的一个石头怪挥臂横扫,呼的打向对方魂影,大伥鬼有心试试这家伙的真实力量,顿时攥爪成拳迎了过去。

    “嘭!”石头怪臂膀、大伥鬼重拳相碰瞬间发出暴响,二者立刻受到反震之力,同时向后疾掠。

    “力量竟然和大伥鬼不相上下?!”卿凰此时看着那些动作缓慢,一步步走来的石头怪,心中不住思忖:“看样子,这些家伙必然和夜魇族人有些关联,说不定有人在背后掌控……”

    渚此时凑到她耳边说道:“卿凰你看,这些石头怪物周身萦绕着的,都是夜魇族邪气。”

    “没错,阿横说过在,只要是那群家伙的邪气,用原火之力燃烧殆尽是最好的办法。”她立刻扬声说道:“六伥鬼,全部使用火劲攻击。”

    闻听此言,四只率先在空中汇聚成伥鬼之拳,“呼!”融合自身炽热火能,朝着走来的七、八个石头怪物悍猛直捣而去。

    “砰砰砰砰!”拳劲释放万钧之力,不但将石怪躯体轰碎,更把它们周身萦绕的邪气烧得点滴不剩,一个个在空中爆成飞灰齑粉,连渣滓都没剩下。

    “嗡嗡嗡”紧接着就是巨蜂,它的魂影在空中疾掠而落,霎时晃出十余道残像,有两只石怪挥舞双臂迅猛攻击,“呼呼”作响,却是屡次落空。

    巨蜂却在瞬息间挪移到它们背后,巨颚钳中一只脖颈,尾蛰针在另一只身上连戳数下,由于这些攻击全部挟裹原火之力,导致一双石怪扑通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嗷呜”眼见剩下最后一只石怪转身想逃跑,大伥鬼立刻掠空疾袭,还距离对方有数丈之遥,就隔空打出附着火能的鬼气拳劲,“呼砰砰砰!”这石怪中拳以后躯体砰然爆碎,可是一股邪气却在眨眼工夫漂浮而起。

    小黑眼睛最尖,立刻指着那股气息叫道:“别跑,巨蟒,咱们追它。”

    “嘶嘶嘶”闻听此言,巨蟒立刻尖啸一声,驮着小黑向前疾行,卿凰和渚对望一眼,无奈摇了摇头,只好跟着这丫头后面,一起冲了过去。

    “唰唰唰”谁知道这股邪气在空中颤晃一下,竟然消失了,小黑瞪大双眼,连呼奇怪,渚此时说道:“那股气息,在我看来和夜魇族的家伙没什么区别,很有可能就是它控制了所有的石怪行动。”

    “我觉得也是这样,找到此物,查明情况是当务之急。”卿凰微微颌首点头,表示赞成。

    ……

    “嗤!”与此同时,那股逃窜如丧家之犬的邪气在乱石荒丘里左拐右绕,终于哧溜一声钻进了某个地窟中。

    “呃呃呃”随着一声古怪低吼,并且伴着“咯剌剌”骨头错位摩擦的刺耳声响,身躯高大的夜魇族人亢禄赫然从洞里蹒跚而出。

    “可恶,就只差一步,便可以将‘巨石魔’完全控制了,哪里来的该死贱婢,竟然坏了我的好事……”

    这亢禄气得一拳捣在身边巨岩上,打得石头四分五裂,他低声嘀咕道:“要是被多头邪魇大人知道我失败了,只怕小命也保不住。”

    此獠转念一想:“不行,一定要再试试,正好那几个贱婢进入乱石荒丘,我不管她们因为什么而来,就用她们来血祭巨石魔,想必吞噬了灵族血肉以后,巨石魔也会任我驱使自如,嘿嘿,到了那时候,就不用看多头邪魇的脸色了。”

    打定了主意,这亢禄倏地一挥双臂,周身上下的邪气顿时在十余丈内蔓延四散,周围那些嶙峋怪石在沾附诡异邪气之后,竟然开始缓缓晃动起来。

    ……

    另一边,关横打倒了斑魁、斑蚩,救了那只最雄壮的白牙烈,原来它是整个族群的烈王,不过唯一令关横失望的是,对方持有的“双面邪兽钵”里面并没有芫歆残魂。

    “唉,原来这个只是斑魁收集普通灵族和奇兽魂体用的东西。”关横骑在烈王背上,掂了掂手里的邪兽钵,他自言自语道:“喂,大牙猪,你说我是不是该把这东西扔了?”

    “……”烈王此时的叫声有些不高兴,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人家明明有大名,叫白牙烈,什么大牙猪的诨号,最好别再提了。

    可是关横却没理会对方的意思,而是先把邪兽钵小心翼翼收藏起来,他说道:“罢了,先留着吧,说不定以后有什么用呢,大牙猪,我急着去古战场西北平原找誊忌和邪骨瓶,拜托你跑快一点,走喽”

    他的话音甫落,烈王终于找到了发泄不满的途径,立刻撩开四蹄朝着前方狂奔而去,它们身后登时掀起一长溜滚滚黄沙,好似翻身怪蟒嘶吼咆哮。

    ……

    “呜呜呜”

    “呼!”说时迟,那时快,尖啸的四只闪电般疾窜而出,同时挥拳打向小黑。

    不过拳头的落点却是对方身后,因为有一双古怪手臂赫然从岩石缝隙里钻出,想要去掐小黑的脖颈,们反应奇快,霎时间出手阻止。

    “砰砰砰!”挟裹原火之力的鬼气拳劲狠狠落在巨岩上,打得石屑四迸纷飞,小黑哎呀一声向前跌扑,多亏巨蟒用长尾急缠,卷住她的腰才没让小黑摔出去。

    渚急忙骑着狼兽窜过来问道:“妹子,没事吧?”

    “没事没事,这该死的家伙真是神出鬼没的,可恶。”小黑气呼呼的看着身后巨岩,那里被们的拳劲打得焦黑一片,可是古怪手臂却消失不见了。

    这种遭遇,三女在方才屡见不鲜,对方都是突然从石头里直接窜出,趁隙偷袭,好在狼、熊、蟒和六伥鬼几乎是全方位无死角防御,才没让那个混账东西得手,不过也把女孩们吓得够呛。

    “坏……那个,卿凰呢?”小黑此时支支吾吾的问道:“渚姐,她刚才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我在这边。”卿凰的喊声赫然在左侧响起,她和大熊从一片乱石堆后面探出脑袋来,随即对二女招了招手低声道:“快过来瞧瞧,我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什么?我来瞧瞧。”听到说什么有趣的事,小黑可比渚的兴趣浓厚多了,她一拍巨蟒的脑袋,对方登时载着小黑爬了过去。

    等到了卿凰那边,小黑顺着她的手指向前一瞅,立刻想要张嘴尖叫:“哇……”

    “别出声啊。”卿凰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嘴,小黑挣扎了两下,便冷静了下来,不过眼前这骇人的一幕,着实让她有些胆战心惊。

    因为前面乱石堆的石洼里“人头”攒动,已经钻出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怪物,不过这些家伙似乎没有眼睛看不见东西,不停在原地打转,让小黑瞧了以后感到异常恶心的是,石头怪物脚下全都是奇兽的尸骸,甚至还有灵族人残缺不堪的躯体。

    “呃?!那是……”

    最后过来的渚看见同族残躯,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卿凰立刻对着她打手势,示意对方别闹出太大动静,因为她们此刻居高临下,站在突起岩石上,所以才能及远眺望,发现这一幕情景。

    “这群石怪好像在不停啃噬奇兽的尸骸,真是恶心。”小黑没好气的低声道:“卿凰,你就让我看这种东西?”

    “不是不是。”闻听此言,卿凰赶紧摇头。

    “除了那些石怪和尸骸,我刚才还发现有个夜魇族人的身影,但是一晃就不见了。”卿凰低声道:“我已经让大伥鬼和巨蜂过去寻找那家伙的踪迹了,咱们现在悄悄摸过去……”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要把这些丑八怪全都弄死对不?”小黑此刻开始摩拳擦掌:“那咱们赶紧过去。”

    “你?你不行。”渚在旁边苦笑道:“妹子,不是我说,你什么时候亲自动手打过架?到时候只怕还得我们动手,你还是老老实实跟在我身边看热闹吧。”

    “哼,渚姐少瞧不起人,我还有巨蟒这个帮手呢。”小黑说着拍了拍巨蟒颅首:“是吧大家伙?”

    “嘶嘶嘶”巨蟒此时战意如虹,早就把在半路上被夜魇族人揍得吐血的事情忘光了,卿凰和渚瞧着忍不住暗中发笑,不过眼珠一转,卿凰倒是想了个主意,让一只悄悄跟在小黑、巨蟒身边。

    如果巨蟒出手攻击石怪,就让把一丝原火之力附着在它的獠牙上,这样的话,巨蟒也可以轻易灭杀对方了。

    就在下一刻,三女和鬼、兽迅速向那一大群石怪所在的嶙峋怪石堆摸了过去。

    ……

    “呼”斜刺里的石缝赫然钻出一只石臂,攥拳猛轰小黑这边,“嚓!”卿凰挥动掌中莲花奇刃,削断这条手臂,堪堪解除了对方危机。

    不过此时,三女已经被围在了一堆高大的石头怪物中间,渚一边挥剑格挡从四面八方疾袭而来的石头手臂,一边大叫道:“可恶,我们好像被困住了。”

    到了此刻,卿凰脸色微变:“大伥鬼和巨蜂到现在都没回来,怕是也被对方用诡计缠住,现在我们必须想办法突围。”

    “呃!巨蟒小心。”小黑的呼喊声突兀响起,原来有个四臂石怪噌的一下急扑上来,挥舞乱拳轰在巨蟒的上半身:“砰砰砰!”

    “嘶嘶嘶……”巨蟒重拳吃疼,登时昂首飙出一口血箭,可是它不退反进,赫然晃动身躯唰唰缠住对方手臂,紧接着张开血盘大口就咬了下去:“吭哧、咔嚓!”

    四臂石怪的脑壳和半边身躯应声而碎,这也多亏旁边的那只将原火之力附着在巨蟒獠牙上,让它可以在攻时摧毁对方不费吹灰之力。

    “做得好,巨蟒。”小黑此时抚掌大笑,却忘记了自己还在对方脖颈上骑着,顿时向下跌去。

    “呼”电光火石间,一只手迅速在小黑背上托起,这才遏止了她的身躯下坠,巨蟒趁势伸过脑袋,稳稳接住了小黑。

    “咦?我怎么没有摔在地上?”小黑刚才吓傻了,却没留意到是卿凰出手才让自己免遭一摔,可是此时对方已经悄无声息走远,没让她发觉。

    “唉,这个丫头,要是总如此让人担心,可真是棘手。”卿凰看到依然在巨蟒头上指挥进攻的小黑,不禁摇了摇头:“我现在才知道,阿横对她感到头疼的原因,真是辛苦他照顾小黑了。”

    “砰砰砰!”说时迟,那时快,四只瞬闪前后左右,同时出手轰碎围拢过来的石怪身躯,可就在下个瞬间,有个冷恻恻的声音突兀响起:“动手吧。”

    “呼呼呼唰唰唰”

    四周围骤忽飞来无数巨石,挟风落向卿凰她们所在的地方,原来敌人早就觑准三女所在的位置,集中所有石怪,让这些家伙朝着那里奋力投掷飞石,三女就是有天大本事,也会在瞬间被压成肉饼。

    “可恶,难道就这么遭了暗算?!”卿凰和渚迅速护在小黑身前,她们的脸上倏忽出现了紧张之色。

    “嗷呜嗷呜”

    说时迟,那时快,狼兽此刻奋不顾身的暴现全身力量,向着落下的巨石冲去,紧接着,就是大熊和巨蟒,它们用自己的身躯狠狠撞在落石正面,任凭自己血肉迸碎,也不后退半步。

    “不要啊,快回来”

    三女见状脸色焦急,就在这时,们抓住了三兽舍身争取到的一丝契机,瞬间化为伥鬼之拳,用尽所有力量直冲天际,“轰砰砰砰哗啦”无数碎石飞溅疾弹,如同漫天落下一片“石雨”。

    这威力无俦的强悍一拳,打出了们的全力,无论是鬼王珠还是五行之力,全部汇聚其中,不光是为了解救三女危机,也是为了用肉身抗击落石、被砸得血肉模糊的狼兽、大熊和巨蟒,拼了!!

    在这种危机中,们力量得到了飞速飙升,倏忽间,疾涌的五行之力在拳劲里迸发,如同狂澜涟漪向周围数十丈方圆扩散而去,所有的落石全部化为了飞灰齑粉。

    “呼砰!嘭!嘭!嘭!”非但如此,那些投掷飞石的怪物,甚至是夜魇族人亢禄,都被这股力量击中,怪物们应声粉碎湮灭,亢禄哇的喷出一口血箭,身受重伤!

    “嗷嗷嗷”“嗡嗡嗡”与此同步,大伥鬼和巨蜂的声音也赫然响起,它们两个刚才被对方用巨石分身迷惑,被引开数息时间,结果让卿凰她们险遭不测,这如何了得!

    尽管三兽皮糙肉厚,没有伤筋动骨,可是用血肉之躯撞击落石也让自己浑身浴血,此时趴伏在地大口喘气,小黑、卿凰和渚见状,顿时眼眶湿润落下泪来:“巨蟒……狼兽……呜呜……大熊……”

    “六伥鬼!!”卿凰突然大声吼道:“立刻给我用尽全力杀了那个家伙,我要给三兽报仇!”

    这句话甫一出口,群鬼倏地发出咆哮,向站在突起岩石上的亢禄气势汹汹扑去。

    这家伙此时知道自己难以幸免,也厉声尖啸:“可恶,你们竟然毁了我所有的巨石魔,既然如此,我就以身献祭,和你们这些贱婢、鬼兽同归于尽!”

    “邪魇石魔,现”

    凄厉尖叫声中,亢禄挥爪自盖天灵:“啪。”头盖骨塌陷迸碎,一股绝强邪气霎时间笼罩周围的嶙峋怪石,他诡笑道:“贱婢,我若不得好死,就让你们也永不超生好了,杀呀”

    “呼呼呼”邪气在他的吼声响起瞬间,已经渗进了巨石。

    “哗啦啦噼里啪啦”无数翻滚的巨石从四面八方涌来,在滔天磅礴的邪气作用下,碎石竟然全部包裹在了重伤的亢禄身上,转瞬间形成一个高约十余丈的巨大人形。

    ……

    “噌噌噌唰唰唰”风声陡起,在布满泥沼坑洞的道路上,烈王敏捷窜行,速度迅捷无伦。

    可即便如此,关横还是嫌它跑得不够快,嘴里不住吆喝:“喂,猪兄,再快一点,再快一点,你只要卖命往前跑,我不会亏待你,喏,再给你一块晶石。”

    这句话甫一出口,他就把一颗用黑气凝聚的菱形晶石扔进了烈王嘴里,对方毫不客气的囫囵吞下,接着往前猛跑,哪怕是透支体力,累吐血也毫不在乎。

    说起来,白牙烈王已经是紫气奇兽,吞吃这些黑气晶石对它来说,除了补充微不足道的体力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不过烈王这家伙也是个馋嘴之辈,被关横诱导之后,对于这种晶石一吃上瘾,现在片刻不吃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彻底沦为了关横的小跟班、这也是因为古战场这片区域物产贫乏,能供奇兽食用的东西就那么几种,也难怪大牙猪馋嘴了。

    “?!”就在下一刻,烈王陡忽纵身而起,原来是它脚下的孔洞突然钻出一张血盆大口,找不是猪老哥见机快,前蹄说不定会被对方给咬下一截来。

    “呼骨碌碌”

    烈王那壮硕身躯竟然在空中敏捷的来了几个空翻,赫然落地,关横也顺势跳了下来,他没好气的说道:“大牙猪,你玩空翻之前能不能通知我一声,玛德,转得本少爷晕头转向。”

    “”此时此刻,白牙烈王正因为险遭暗算勃然大怒,闻言立刻朝着关横哼哼了几声,他说道:“好吧好吧,你等着,我去揍那个家伙替你出出气。”

    “呼”关横霎时间急冲过去,拽出虹云剑朝着孔洞就是奋力一斩:“暗算偷袭的家伙,给我滚出来!”

    “嘭!”这一剑之威挟裹土灵气息好不犀利,轰在孔洞正中,顿时把一只古怪奇兽震了出来。

    “叽叽叽”

    此兽被“土灵剑气”刺激的尖声惨叫,倏地落在平地,抖着身上的血渍,扭头就跑,原来是个长着一双短耳、却有一张驴似长脸的奇兽,烈王见状气得目眦欲裂,叫着就想过去追击。

    “等等,你要是追过去的话,我可就没坐骑了,看我的。”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赶紧伸手将其拦住,随即捡起一块石头振腕呼的扔了过去。

    “呼啪!”这块石头正好击中驴脸奇兽的后脑海,疼得这家伙一个趔趄险些扑跌在地,可还是一瘸一拐的跑了。

    “”烈王看到对方狼狈不堪的样子,自己也觉得解恨,随即对着关横一侧身,示意对方骑上来继续赶路。

    可就在下个瞬间,不远处传来了“噌噌噌”急促脚步声,而且还有蔓延的些许邪气飘来,关横立刻对烈王说道:“先躲起来。”

    数息之后,三个夜魇族人急匆匆从远处冲了过来,烈王躲在关横身边,一看到这几个家伙顿时怒火中烧,它全族都被对方这个模样的恶贼所灭,仇恨无时无刻不在折磨自己,现在按捺不住就想冲出去拼命。

    “嘘,大牙猪,别冲动。”关横用细弱声音低语道:“这些家伙不过是些小卒子,杀起来不过瘾,等会我带你去找夜魇族的老大,让你报仇,现在暂且忍耐。”

    说着,他还用手轻轻抚摸了对方后颈上的蔚蓝鬃毛。

    闻听此言,烈王这才缓缓放慢急促的呼吸,这大牙猪也不是傻子,自己势单力薄,要想报仇,就得跟着关横,只要可以报仇雪恨,对方说什么,自己就听什么。

    此时此刻,三个夜魇族人奔到附近,为首的家伙说道:“奇怪,刚才还看见几只兽类从这里跑过,怎么现在却不见踪迹了?”“哼,八成已经被咱们给杀怕了吧?”

    另一个夜魇族人说道:“只不过是几只弱小的漏网之兽,‘誊忌’大人是不会怪罪你我的,赶紧回去复命,别耽误时间了。”

    此人说话似乎有些分量,两个同伴听了连连点头颌首,他们仨立刻扭头疾奔,片刻之后到了附近的平原地带。

    不远处的岩石上坐着一个沉着脸命令属下将受伤奇兽集中的夜魇族人,这家伙一袭黑袍裹身,看不清楚本来面貌,但是周身邪气徘徊不去,显得极度危险,实力只怕不在紫气顶峰的灵族之下。

    “喂,你们几个为何现在才回来。”听到对方询问,三个人立刻躬身施礼,随即诚惶诚恐的回答道:“启禀誊忌大人,属下因为追捕奇兽,不知不觉跑远了一些,可还是让对方溜了,所以迟来复命。”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