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04章 夜晚相会
    “嗦,你瞎打听什么?这是大人的事。”关横没好气的搪塞了一句,而后对她说道:“走吧,咱们入宫了。”

    ……

    数息之后,顺着参天古树枝杈攀爬进入宫墙的关横、小黑和吞鬼喵翻身落地,他嘀咕了一句:“嘿,总算是进来了。”

    “呃,再次回到大殿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小黑此时抱着吞鬼喵笑呵呵的说道:“这里的一切倒是没变样。”

    关横瞥了这丫头一眼,心中暗自思忖:“到了这里以后,大殿里的人当然不会为难小黑,因为她是灵王的义女,我应该赶紧把这块‘粘人的膏药’甩掉,而后去找卿凰。”

    打定了主意之后,关横正想让小黑和自己分头行事,谁知道这丫头鬼精鬼精的,突然伸手抱住关横的胳膊就不撒开了,她还故意说道:“姐夫,这里面黑乎乎的,让人害怕,你还陪我一起走吧。”

    “死妮子,你……”关横刚要骂人,双耳倏忽一动,原来是不远处有人顺着这座花园的碎石板路走了过来,他和小黑噌的一下躲到了低矮灌木丛后。

    仔细一看,原来是两个婢女手持托盘在前面走路,后面还跟着一个随护的侍卫。

    这三个人说说笑笑,边走边聊,正巧路过关横他们藏身的的低矮灌木丛,等到几个人走出十余步的时候,关横眼珠一转,突然计上心来。

    “嗤”屈指弹出一颗小石子,霎时间啪嗒坠落在地,让前方三个人愕然驻足不前,关横顺势把小黑和猫儿全都推出草丛,他嘴里还低声道:“掩护我,不要让旁人发现我在这。”

    “呃?姐夫你好坏,用我们吸引旁人注意……”小黑刚刚反应过来,再扭头时,关横早就不见了踪影。

    ……

    “哈哈哈不好意思了,小黑,这回就当我先欠你一次。”关横此刻得意非凡,拔腿就在大殿后花园里疾奔起来,而且还在下一刻唤出婴白鬼:“赶紧寻找卿凰和六伥鬼的下落,我要马上见到它们。”

    ……

    另一边,卿凰身处在清烟缭绕,摆设奢华的巨大房间里。她把所有的婢女都赶得远远的,自己百无聊赖的倚在软榻床头,心里也不知在想着什么,时不时的还轻轻叹息一声,嘴里嘀咕着:“这家伙好慢呐,怎么还不来?”

    “咚咚……”就在下个瞬间,突然有人轻轻敲动房门,卿凰赫然一惊,抬起了头:“是谁?”

    但是这敲门声没有再次响起,也没人回答卿凰的话,她倏地翻身下床,走到了门前,想要听听动静。

    “吱呀呼!”这扇门瞬间敞开,一道人影倏地窜了进来,没等卿凰做出下一步反应,对方就已经用双臂匝住了她的纤腰。

    “凰……”那人贴近她的脸庞轻轻唤了一声,呼吸的热气已经碰在卿凰绯红的脸颊上,她也痴痴回了一声:“阿横。”

    听到这佳人之语,关横的眼中倏地燃起一丝火热,他迫不及待的说道:“七鬼,把那只妖鹿给我拎出房去,记住,一个时辰之内,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要来打扰我们。”

    话音甫落之时,七鬼魂影掀起阵阵微风,“唰”一声卷走了在软榻边打盹的小鹿,随即掠出门外,顺势将门户紧闭。

    “阿横,你想做什么?!”卿凰此时有些惊慌失措,关横却不顾一切把她拦腰抱起,嘴里低语道:“凰,这两天可想坏我了,听我的,先做……什么也别说……”

    “喂喂,你…………”卿凰还想说些什么,小嘴已经被堵了个严严实实,对方疯狂的索取,似乎也让她开始迷迷糊糊了,“扑通。”下一刻,他和她的身躯已然倒在了软榻上。

    ……

    也不知过了多久,卿凰突然在软榻上翻了一个身,面带几分慵懒说道:“原来,你真的遇到了小黑……”

    “哎呀,真是的。”关横躺在她身边轻声道:“如此好时光,提那个小妮子很煞风景你知道吗?不过,咱们此来的目的,就是要找她,我要是忘记和你说一声,也不好。”

    “呵呵,看来我这个妹妹没少给你添麻烦。”

    缓缓起身,伸出一只白皙纤细的皓腕,拽住榻边散落的纱衣披在了身上,卿凰扭头说道:“对了,我也和你说一件事,我们俩的残魂碎片,其实一直在义父手里保存呢,这回也找到了。”

    “是吗?”关横此刻也从榻上翻身坐起,他问道:“灵王有没有把残魂还给你们?这老头没有为难你吧?”

    “什么老头,这种不雅的称呼,以后少在我面前提起。”卿凰微笑着把食指抵在关横唇边,而后低语道:“义父,他对我很好,真的给了我亲情的温暖,我实在是很感激他。”

    “嘁,哥哥我也很温暖啊……”关横说着,伸手揽住对方的纤腰,把嘴贴到卿凰耳边细语道:“不信,你可以再试试嘛。”

    “讨厌,别闹了。”

    卿凰的话音甫落,扭身说道:“阿横,不说别的,就连我现在这副临时肉身,都是义父当年为了救活芫歆姐姐才造出来的,试想想,若是没这副肉身,又怎么能有咱们方才片刻的欢愉,我觉得,做人可是要感恩戴德的。”

    “呃,这个嘛……说的也有道理。”关横此时尴尬的笑了笑,他低头稍一思索,又接着开言道:“这样吧,等到天亮以后,我亲自拜会灵王大人,对这个岳丈老泰山说一些感激的话,你觉得怎么样?”

    “好吧,就这么定了。”卿凰又想了想,继而说道:“你记住啊,义父为人方正严肃,不太喜欢看玩笑,所以你不可以惹怒他。”

    “知道了、知道了。”关横说着就要把旁边的被子扯到自己身上,他嘴里还说:“娘子,时间不早了,咱们赶紧安歇吧。”

    “去去,谁说要和你一起安歇了?”卿凰没好气的一捏关横的耳朵:“你给我起来,快出去,万一要是让侍从婢女看见咱们在这房里衣衫不整的,这群家伙会乱嚼舌根的。”

    “有没有搞错?做都做了,你还怕人说?”关横的话音甫落,卿凰已经一把将他推下了床榻。

    “再不滚,我就用这个打你。”卿凰红着脸抄起床边桌案上一个杯盏,关横晃着晕头转向的脑袋嘀咕道:“你这心情转换也太快了吧?‘用’完我就翻脸……哎呦妈呀!”

    看到卿凰真的要把东西砸过来,关横吓得连滚带爬跑向房门那边,他嘴里叫道:“谋、谋杀亲夫的恶妇,你等着,改天你我在鏖战三百回合。”

    “快滚吧你。”卿凰此时把手里茶盏往榻上一扔,随即自己也笑了起来:“呵呵呵,坏蛋,你要真敢来的话,我也不惧你。”

    自言自语道这里,卿凰伸手拈起榻上的外衫穿了起来,而后却面带疑惑的嘀咕道:“怪事,我那条束腰的彩带呢?”

    这条彩带长约六尺,镶着金边银线,内嵌无数名贵珠翠宝石,在星月之光映照下异彩耀眼,若是围住少女纤腰,正好可以连匝几圈,只可惜,此刻攥在关横的手里。

    “呵呵呵,把这个作为今晚的纪念品,再合适不过了。”

    关横一边顺着走廊往前走,一边打量着手里的彩带,再回想起方才轻轻拽这带子,卿凰的衣裳倏然香肩滑落之旖旎景象,他的心都要沉醉了:“呃……多么美好的一刻啊……”

    “嘭!”关横脑中回忆着刚才的事,没曾想正好和迎面走的一人撞个满怀,他向后接连趔趄了几步,嘴里叫道:“喂,你眼睛瞎了?走路不长眼吗?”

    “你!”对面那个中年人明显没有料到关横说话这么不客气,非但没有立刻发火,反而笑了笑说道:“年轻人,好像是你走路太急,没有看见我吧?”

    “这……”关横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他想想也对,于是赶紧抱拳躬身施礼:“对不起啦,大叔,确实是小子走路莽撞,向您道歉了。”

    “你叫我大叔?这个称呼倒是挺特别的。”中年人听的直摇头,他突然看见关横手里的彩带甚是华丽名贵,于是下意识开言道:“年轻人,你走的这么急,难道是到此处做贼来了?”

    “喂喂,大叔你可别乱说。”关横抬起头,见到对方的脸总觉得有些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不过看到此人对自己没什么恶意,关横也忍不住开了一句玩笑:“呵呵呵,不过嘛,你说我是贼,倒也没完全说错,但我这个贼偷的可不是普通宝贝。”

    “噢?”听到关横自己承认是贼,中年人立刻来了兴趣,他问道:“那你来偷什么?”

    “嘿嘿,我来偷的,是人,而且是绝色美人。”

    关横此时心情大好,嘴里的话也多了起来,他大大咧咧的说道:“闻听灵王大人新收的义女卿凰公主美艳动人,我又没有娶妻,所以今夜正好来窃玉偷香,你看……”

    说着,关横在对方面前晃了晃手里那条彩带:“还有战利品呢。”

    “呃?!”谁知道,关横这下可捅了天大的马蜂窝,中年人此时认出那条彩带确实是卿凰的东西,再加上关横这番话,他立刻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咆哮:“小畜生,你竟敢调戏本王的义女?!找死”

    “我的个老天,是便宜岳父灵王!”听到对方的话,关横吓得脊梁沟直冒凉气,可想要后悔收回刚才的话,那也是不可能了。

    “你去死吧!!”灵王极为疼爱卿凰这个刚收的义女,别说关横有没有调戏过对方,就算是手拿彩带说一些污言秽语,他在盛怒之下都会把关横一掌拍死。

    “呼”对方随手一掌之力,挟裹的疯狂威压就已经超过了紫气顶峰的全力一击,关横在这一刻骇然感觉到了死亡威胁临近,情急之下他马上调动五行之力抵抗。

    “土行为盾、金行猎獬与水火二行助阵,木灵气战甲聚!”

    关横焦急的吼声中,周围的泥土瞬间汇聚起巨大土盾,沸腾的原火之力、蔚蓝水灵之精附着其上,融合了金祖灵息的独角猎獬魂影霎时间咆哮扑出,一起抵在土盾后面。

    “嘭!”灵王威力无俦的巨大掌劲狠狠落在土盾上面,就只见水火二行一红一蓝霎时迎上巨掌,却只是稍微一阻即告溃散。

    独角猎獬继而嘶吼着扑上,但它释放周身全部金祖灵息和掌劲对抗时,顷刻就被拍落在地,彻底陷入泥土中。

    “噗”关横在土盾后面,身上还覆盖一层木灵重甲,可甫一接触到掌劲的瞬间,嘴里登时飙出一口逆血,他挣扎着大喊道:“婴白鬼,快去通知……”

    “嘭。”中年人,也就是灵王一只手陡忽扣住了关横的颈嗓咽喉。

    他目绽凶芒的吼道:“小畜生,我说你为什么敢在我面前放肆,还玷污我义女的清白,原来是继承了一些五行神的力量,这种东西若是落在好人手里也就罢了,决不能成为你逞凶作恶的助力,你还是去死吧!”

    “我……现在要死了吗?”

    这一刻,关横的心沉到了谷底,他心中不由得暗叹一声:“特奶奶滴,这才叫乐极生悲啊。”

    霎时间,心中杀念陡起,灵王不再留手,他也顾不得询问关横的五行之力是从何处弄来的,狂怒之下,他只想宰了面前这个小贼,保住女儿的清白。

    “灵王爹爹,不要啊”

    “义父,请你住手!”

    就在此时,一东一西同时响起二女焦急的呼唤,小黑抱着吞鬼喵,卿凰身边跟着七鬼,全都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当然,她们身后还跟着不少抱着看热闹心理的侍从、婢女、护卫。

    “灵王爹爹!”小黑瞬间扔了怀里的猫儿,扑上来一把抱住灵王的腿叫道:“别、别杀我姐夫啊。”

    “义父、义父……”卿凰此时心慌意乱,她急促喘息着,几乎紧张的说不出话来:“请、请您先把他放开好吗?要不然我……”

    说着,卿凰就因为忧心关横的安危,摇摇欲坠、险些跌倒,旁边的侍女赶紧伸手将她搀扶住。

    “卿凰?!呃啊啊啊”就在濒死的一瞬间,关横见到自己的女人出现异状,他陡忽发出一声厉吼:“什么人都不可以让你伤心、痛苦!”

    “我一生所求,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女人远离悲伤和痛苦,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止我,就算你是灵界的主宰也不例外!!”

    关横愤怒的吼声霎时间传遍整座灵王大殿,甚至让灵王也为之一愕,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的七鬼瞬间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爆发,它们也在瞬间昂首咆哮,呼的吐出七颗鬼王珠。

    下个瞬间,关横让体内所有的五行之力全部灌注进了珠子里,他顺手拽出身后一柄剑高擎而起:“聚!”

    “呼呼呼唰唰唰”吸收了无尽之力的鬼王珠疯狂旋转运行,将五行力量瞬间转移到这柄剑上。

    “呃啊啊啊吃我一剑!”“唰!”关横眼中迸现疯狂之色,挥剑斩向灵王的面门,就在下一刻,灵王赫然注意到这柄剑的模样,他失声叫道:“灵剑?!”

    “嘭!”汇聚鬼王珠和五行之力,狂猛无俦的一剑终于落在了失神的灵王肩头,“噗!”一道浅薄伤口霎时间出现,灵王顺手松开了关横,随即一捂自己的肩头。

    “灵王大人!!”

    “灵王爹爹!”

    “义父!”

    这一回换成了众人担心灵王的伤势,但是他却在瞬间一挥手,制止众人扑向自己。

    “不要过来了,这小子的一剑虽然有些意思,却伤不了我太多,所有的人全部退下吧。”

    此时此刻,盛怒之意锐减,灵王恢复了平静的表情,他说道:“小子,你叫关横是吗?为什么灵剑会在你手里?”

    “一个好对手相赠……”关横此时看着周围疲惫衰弱的七鬼魂影,知道自己现在与灵王再无一战之力,双方还是好言好语对话为妙。

    于是他说道:“那个家伙,虽然被邪气侵染,一半身躯化为了怪物形态,可是却没忘记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师父,在临终前,将此剑托付给我,想让我还给他的师父。”

    “擘……”灵王脑中泛起昔时爱徒的高大身影,心里不禁感伤起来。

    卿凰赶紧上前,扯下自己一幅衣袖,把灵王受伤的肩头包扎好,关横也趁机说道:“我还从古战场带回来不少关于夜魇族的讯息,要不然,咱们找个僻静的地方聊聊吧。”

    “哼。”灵王冷冷瞥了关横一眼,随即说道:“我对你殊无好感,没想到自己这两个义女却同时为你求情,臭小子,也不知你用了什么歪门邪道的手段,把她们给骗了,着实可恶。”

    “我……”闻听此言,关横满脸尴尬,他低声嘀咕道:“话可不能这么讲,我认识她们的时间可比你长啊。”

    “义父,谈正经事情要紧,别再和阿横一般计较了。”卿凰低声对中年人说道:“求您了。”小黑也在旁边摇着对方的胳膊搭言:“灵王爹爹,我也求你,别和姐夫打架了。”

    “唉,女生外向。”灵王看到两个义女又在为关横求情,点了点头:“好吧,我就给他一个机会,把话说清楚。”

    见到对方松口,关横立刻打蛇随棒上,躬身说道:“多谢岳父见谅。”

    “什么岳父?!休要胡说。”灵王一听见这两个字顿时气得七窍生烟,险些再次发作,卿凰和小黑赶紧一左一右拦在了他前面:“息怒息怒。”

    “可恶的臭小子,竟然占我便宜,本王一定找机会狠狠修理你。”

    看到灵王目光不善的样子,关横却嘴角上翘,脸上出现一丝微笑,他心中暗想:“嘿嘿,你就暗气暗憋吧,反正在二女面前,你也不敢伤我。”

    “其余人等全部下去,对了,全都把今晚在这里发生的事情给本王忘掉,谁要是敢胡乱外传,休怪我不客气。”

    听到自己主子语气中透着一丝恼怒,侍从、婢女和护卫全都唯唯诺诺答应一声,躬身退走了。

    数息之后,灵王把二女和关横带到了自己的房间,而后仔细盘问起关横的身份和古战场遇见夜魇族、灵侯擘的事情。

    关横一口气讲个把时辰,尤其是到了古战场发生的事情,小黑更是在旁边添油加醋不住搭言,听得卿凰和灵王不住点头。

    “咳咳,岳……啊不,灵王大人,这柄灵剑是擘兄的遗物,现在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关横说着,将此剑双手递向灵王,可是对方一时出神,却没有伸手接剑。

    半晌,灵王才叹了一口气:“罢了,当年此剑是为我徒弟专门铸造,如今这孩子却已经不在了,与其睹物思人,倒不如舍弃,此剑还有些威能,你自己留着吧。”

    “哦。”闻听此言,关横也没急着把剑收起来,他随后又把几个石碑碎片,包括那个核心碎片都取了出来:“您看看这些碎片,都是这些年八灵侯在古战场细心保护之物。”

    灵王随手拿起一片问道:“这是……你刚才说的,夜魇族人和八灵侯互相争夺,之后粉碎的石碑,对吧?”

    看到关横微微颌首点头,灵王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也难为这些战士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不过当年我率领灵族大军撤走的时候,没见过这东西,所以要查到它的来历,需要几天时间。”

    “那正好,在神秘的夜魇族救走同伴之时,我也喊了一句,说是想要得到其余碎片,三天后和对方在古战场中心区域见面。”

    关横说到这里,又讲述了自己可以利用五行之力来往古战场和灵界之间的事情,闻听此言,灵王的双眸倏忽一亮:“你是说,自己可以在这两边来去自由?”

    “没错,之前带着小黑的时候,单凭我手里的战绩聚灵牌就可以做到这一点。”关横解释道:“只要往牌子里灌注些许五行之力,就可以。”

    “嗯……这是个好办法,自从五行神舍身封堵两界缺口之后,他们的力量在灵界这里几乎流失殆尽,只有我手里还保留了一些。”

    灵王说到这里,心中暗想:“说起来,大部分五行之力都是我为了复活女儿芫歆耗去的,唉,想不到女儿也没复活,五神的力量也即将……多亏了这个年轻人的出现,我才有看到了一丝希望,好在刚才没杀了他,不然也就麻烦了。”

    由于五行神的力量牵扯到灵界里一件隐秘大事,故此关横的出现让灵王心中突然泛起了别的念头,再加上这个年轻人和自己两个义女都有纠缠不清的关系,让他有几分苦恼如何处理刚才发生的误会。

    所以这灵王在权衡利弊之后,才会决定把灵剑赠给关横,以缓和大家之间的气氛。

    此时,他又说道:“既然你和那些夜魇族说了三天之约的事情,正好,我也可以趁这个机会调查一下这些石碑碎片的事情,你在这段时间就留在灵王大殿吧。”

    “太好了。”闻听此言,关横就想伸手去攥卿凰的皓腕,可灵王接着却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这几天不许你和卿凰私自见面,这是规矩,懂吗?”

    “呃?!这规矩也太严了,我抗议……”关横脸上登时蒙上一层失望之色,小黑却在旁边笑道:“姐夫,你可以和我住在一起啊,我不在乎。”

    下个瞬间,灵王和卿凰几乎同时说道:“可我在乎!”

    卿凰此时朝着关横挤了挤眼睛,那意思是说:“阿横,你就忍两天好了,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在一起。”

    “唉,好吧,客随主便,全听岳父大人安排。”

    “岂有此理,臭小子又在占我的便宜……”灵王对于“岳父”这个称呼极为恼怒,可一时之间又发作不得,只好暗气暗憋先忍下了。

    “对了,灵王爹爹,听这个‘坏女人’讲……”小黑指着卿凰刚说到这里,灵王立刻制止道:“小黑,不可以没规矩,要叫姐姐。”

    “凭什么她做姐姐?我不服不服不服!”

    小黑刚要在这件事情上争辩,可是又怕忘了自己要问的事情,于是狠狠瞪了对方一眼,便接着问道:“爹爹,卿凰说,我们俩的残魂都在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可以还给我呢?”

    “呵呵呵,不用着急,我之前也对卿凰说过,你们的两片残魂,在很久以前就和我女儿芫歆的魂体一起封在了水晶球里。”

    灵王笑了笑说道:“残魂非常虚弱,我需要花费几个月时间,为它们灌注灵力,这样你们才可以完好无损的吸纳回去。”

    “哦,我知道了。”小黑点了点头:“对啦,我还想问问您,姐夫说自己受了人界神使的托付,一直在寻找五行神的下落,爹爹,你知道吗?”

    “这个嘛……”灵王此时脸色凝重,他看了看关横,这才开了口。

    “关横,看你身负五行之力,与蓐收、句芒、玄冥、祝融和后土他们羁绊不小,罢了,有些事情想瞒也瞒不了,终归是要让你知道的。”

    灵王说到这里,招呼大家在自己身边坐下,而后说出了一番不为人知的往事。

    在无尽的岁月之前,灵界这片大陆还被“上古灵族”所统治,可是由于过度摄取资源,需要每天大量吸收精纯灵气的上古灵族逐渐衰亡,反而是那些不起眼的普通附庸种族,渐渐兴盛起来。

    有鉴于此,认为此地已经不适合上古灵族居住的最后末裔们,决定迁徙到别的世界,另图发展。

    这五个上古灵族末裔,就是蓐收、句芒、玄冥、祝融和后土,而他们的长兄灵王,留在了灵界,建造了庞大无比的灵王宫,守护着灵界子孙。

    历经千百年的岁月,几个上古灵族末裔终于扎根下界,并利用五行循环之道,衍生了让自己成为普通生灵膜拜的神祗,原本,人界、灵界一直相安无事,没想到一场酝酿已久的祸事,突然降临到了大家身上。

    首先是灵王之女芫歆豢养的灵兽受到莫名邪气侵染,袭击了芫歆,导致她就此殒命。

    芫歆公主的猝然离世,让灵王悲痛欲绝,他费尽心力想到办法,决定用上古灵族遗骨,以及聚灵收魂之术,让自己的女儿复活,可是没想到,此时灵族古墓被盗,祖先的遗骨也消失不见了……

    听灵王说到这里,卿凰在旁边对关横解释道:“此物就是咱们在白灵孤堡地宫找到的那截灵骨,我被墨灵飓风吹到小枯山的时候,已经把此物还给了义父。”

    “那就好,算是物归原主了。”关横微微颌首点头:“您继续说吧。”

    灵王此时叹了一口气:“就在我一心想要复活芫歆的时候,灵界的上空突然出现异空间裂缝缺口,大量邪气涌入,侵染了本界的众多生灵,等我发现的时候,局面已经很严重了。”

    那个时候,灵王发现从异界涌来的邪气还可以融合成人形,那就是“夜魇族人”的形态,这群家伙狠毒嗜血,试图用武力在短时间内侵占整个灵界。

    不过在灵王亲自出手以后,对方登时溃不成军,绝大部分被赶回了异空间缝隙以内,灵王也率领大军直接追杀过去,双方在两界之间一个无名区域展开了旷时持久的恶战厮杀,那里就是现在的古战场遗迹。

    夜魇族人这种凶戾嗜血的家伙,只要有邪气护体,就算受过重伤害,也可以慢慢复原,灵族战士与之动手,往往会陷入被动挨打,非但如此,它们掌控的邪气还持续不断的向着灵界缓速蔓延,甚至已经有一些渗入了人间下界。

    有鉴于此,灵王迫不得已从下界召唤来了老兄弟五行神,紧急商量对策。五行神一到,双方战局形势果然逆转,尤其是火神祝融的力量能够焚烧夜魇族人的“本源魔魇”,将它们彻底灭杀,犀利无比。

    而且五行神还把自己的力量分出一些,留给了灵王手下最强的战士八灵侯,不过好景不长,夜魇族面对犀利的五行之力,因为完全没有应对之策,终于采取了同归于尽的激烈手段。

    这群凶戾残暴的家伙选出本族强者,用自毁方式反复轰击两界缺口,试图让隧道无限扩大,如此一来,五行神就算有通天彻底之能,也无法阻止所有邪气涌进灵界。

    见到对方这种不要命的招数,后土他们与灵王立刻就陷入了束手无策的被动局面,不过直到最后,五行神才决定牺牲自己,用最强的力量彻底封堵两界缺口,退治所有邪气。

    “就这样,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五个兄弟为了灵界和人间下界的安危,消失在了眼前……”听到灵王这么说,旁边的小黑失声道:“难道说五行神都死了吗?”

    “死了?也许吧。”灵王缓缓说完这句话,突然摇了摇头:“不对不对,后土、蓐收他们消失之前,曾经对我说过,五行之力循环不息、周而复始,我认为只要有机会,兄弟们肯定会重新回到我身边的。”

    言到此处,他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言道:“而且这些年,我偶尔会动用兄弟们留在灵界的五行之力,虽然这些力量虽然逐渐衰弱,可始终没有断绝,因此,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彻底湮灭才对。”

    “嗯,这样就好。”关横微微颌首点头,他低声道:“有一丝希望,总比彻底绝望要好得多,我回到人界的时候,也可以向神使们有个交代了,对了……”

    关横此时接着言道:“岳父,关于芫歆公主复活的事情,如果需要我的五行之力,请您尽管开口,我一定竭尽全力帮忙。”

    听到他说得如此认真,灵王也点了点头,第一次默认了对方的称呼,而后灵王又摇了摇头:“唉,复活……说得轻巧,做起来却不容易啊。”

    “灵王爹爹,这是为什么?”小黑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卿凰不是已经那个什么灵骨给了您吗?为何还不能复活芫歆姐姐?”

    “呵呵,小黑啊,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用上古灵族的骨殖重新塑造肉身、用聚灵收魂入体的方法,使逝者苏醒过来,这些对我来说都不算困难。”

    灵王此时轻抚对方的额头说道:“而且再加上关横的五行之力的话,会更简单一些,不过,在没解决一件大事之前,我想,再试几次,估计也是徒劳无功的。”

    卿凰比较聪明,又善解人意,她突然灵光一闪,继而开口道:“义父,难道您是说,芫歆姐姐的情况,和我们一样?!”

    “不错,女儿,芫歆的魂体确实也不完整。”

    灵王长叹一声:“不过这孩子的魂体只是缺少一部分而已,从这一点来说,她比你和小黑稍微幸运一些,但这部分魂体似乎不在灵界境内,我竟然找不到它,这样的话,才造成了多年来复活芫歆的事始终以失败告终。”

    “残魂失踪?难以寻找?”关横此时摸着下巴稍一思索,倏地,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神秘微笑:“呵呵呵,我有主意了。”

    卿凰看见关横脸上出现自信的笑容,心中也是微微一动,他俩彼此的想法素来都有玄妙的勾连,下个瞬间,卿凰也反应了过来。

    果然不出她所料,关横倏然伸手抓起小黑怀里的吞鬼喵,这丫头登时吓了一跳:“姐夫,你要做什么?”

    但是关横却没理会她,而后把猫儿放在了灵王面前,继续开言道:“岳父,我之所以能找到卿凰、小黑散落在各地、甚至各个世界的残魂碎片,全都是靠‘它’,我想,这家伙应该也可以找到芫歆的残魂才对。”

    “你说什么?!”闻听此言,灵王大喜过望,关横便低声召唤道:“喂喂,器灵、逆星盘器灵!别睡大头觉了,赶紧起来,有工作啦!”

    “呃……吵死了,关横,我才睡了两天,你这家伙就又来烦我。”

    “呼”话音甫落之时,逆星盘器灵的无形之体转瞬从吞鬼喵额头上方浮现而出,它不耐烦地说道:“你想做什么?咦……这……”

    器灵看到灵王的刹那间登时吓了一跳,倏然后退躲避:“哇,这老家伙是谁?好大的灵压威力,赶紧离远一点。”

    “关横,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灵王这话甫一出口,陡忽伸出左手疾摄,立时有一股强大力量把器灵直接吸扯过来。

    “啪。”灵王的五指扣住器灵的瞬间,它竟然惊慌尖叫道:“呃啊啊啊非礼呀!”

    闻听此言,灵王哭笑不得的说道:“闭嘴。”

    “唰唰唰”

    说时迟,那时快,他把大股极为精纯的本源灵气输送给了对方的无形之体,逆星盘器灵的影子居然在转瞬间凝实、化为了人的模样,原来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外貌,不过……好像什么也没穿……

    “阿横,别看。”卿凰倏然挡在了关横眼前,他苦笑着说道:“我还没瞧清楚呢。”

    “呼”

    惊慌失措的器灵少女顺手扯起周围一片灵气,瞬间披在身上化为白裙,她落地的时候还低声说道:“哎呦,时隔无数岁月,我居然又化为人形了,大叔,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啥不良企图?”

    “你……小小器物之灵,竟然不识好歹。”灵王被对方的话气得胡子翘起来老高,此时此刻,关横、小黑和卿凰都围了上去,他们齐声说道:“器灵,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女孩子。”

    “嘿,你们别瞎说了。”

    器灵少女此时摇了摇头说道:“我本来就是一个生存亿万年的无形灵体,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化自身形态,何为男?何为女?什么公母雌雄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样,不过嘛,我以前确实喜欢用这种女孩子的形态出现而已。”

    稍微顿了顿,器灵又继续言道:“不过,关横你也知道,我在之前沉睡过很长时间,大部分力量已经流失,故此只能勉强保持无形灵体的模样,要不是这个大叔给我输送本源灵气……”

    她指着灵王说:“我恐怕还要有几十上百年才能变成现在这样。”

    闻听此言,灵王这才捻须微哂付之一笑:“哼,总算你这器灵小丫头还有点良心,说了实话。”

    “咧咧,不过是个大叔而已,你这叫‘市恩’才对。”变成女孩形态之后,器灵显得愈发伶牙俐齿,她随即问关横:“喂,你突然吵醒我,究竟想要做什么?”

    “除了让你寻找失物,还能有什么事情?”关横翻了翻白眼说道:“我岳父……咳咳,是灵王大人女儿的残魂失踪了,劳驾器灵姐姐你出手帮忙找一下,好不好?”

    听了他的话,器灵瞥了灵王一眼:“哇,真的是这位大叔有求于我?难怪这么大方助我回复人形状态。”

    【第四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