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02章 圣器到手
    与此同时,后方不远处的关横还真遇到了些许麻烦,因为在背后窥视的家伙绕路从前面冒了出来,原来是三个身高丈余的巨大“土人”,它们可真是泥土做的,而且在瞬间就用身边的巨石落在通路正中,堪堪拦住了关横。

    “你们这三个家伙,看来和后土神的圣器应该有些关联吧?竟然敢拦住我,真是不知死活。”此时急着去和前方的小黑她们汇合,关横眼中倏地闪过一丝寒芒,双剑出鞘:“锵”

    ……

    另一边,跑在最前面的吞鬼喵被一只巨大的绿甲壳虫子拦住了去路,对方周围还有十几只震动翅膀、嗡嗡嗡作响的小飞虫。

    “喵呜!”吞鬼喵面对家伙毫不畏惧尖叫了一声,绿甲壳巨虫似乎不屑和它动手,倏地发出叽叽叫声,顿时有两只振翅飞虫朝着小猫儿疾掠而来,瞬间亮出尖嘴钉向它的面门。

    “噌噌噌”

    吞鬼喵身躯娇小,可是动作迅捷无伦,眨眼间倒纵出去丈余,紧接着抖动自己浑身皮毛,“唰唰!”两道破邪瞳力瞬间从好似怪眼的皮毛条纹迸现而出,笼罩住了飞虫,“嘭、啪!”将它们的身躯绞得粉碎稀烂。

    “咔咧咧……当啷!”两块宿魂之石应声坠地,原来吞鬼喵还顺势抓住了飞虫之魂。

    “咔嚓、咕噜。”小猫儿的行动速度可是不慢,瞬间吞下了两块魂石,下一刻,就只听一声厉吼咆哮响起,吞鬼虎的雄壮彪躯登时出现在了巨大绿甲虫面前。

    “噼啪”巨虎与虫充满挑衅的眼神立刻对撞一起,二者同时发出吼叫,恶战转瞬开始!

    ……

    关横将那几个高壮土人迅速斩杀,一路狂奔追来,嘴里大声叫着:“小黑,你们在哪里?回答我一声。”

    “在这、在这。”小黑清晰的回答登时在附近响起:“姐夫快过来,我这边有意外发现!”

    “是吗?”关横在说话间已经落在了巨蟒身边,原来她们这边刚才也遇到了意外之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几只浑身暴现紫气的尖牙鼠。

    虽然实力相差无几,不过蛇吃鼠这回事到了什么地方都不会改变,所以巨蟒三两下就把几只肥鼠给吞了。

    这里生长的奇兽常年受到五行神气息的影响,灵智可不低,剩下的一只尖牙鼠看到天敌陡现,吓得扭头猛跑逃窜,慌不择路的时候,竟然用脑袋撞塌了一堵矮墙。

    结果这只肥鼠到头也没跑掉,晕晕乎乎就被巨蟒给吞了,在这个时候,小黑也发现矮墙那边传来激烈的打斗声,恰巧关横此时也赶到了,大家正好过去看看。

    ……

    “嗷呜!”吞鬼虎一声咆哮,倏地前窜纵跃跳到巨虫近前,挥爪击落猛攻。

    此时此刻,因为它的吼声,众多嗡嗡飞舞的小虫死伤殆尽,绿甲壳巨虫都被震得晕头转向,不过这虫子好歹也是刚刚迈进紫气境界的存在,实力怎么着也稍胜巨虎,于是仗着外壳坚硬,一边拼命扛住虎爪重击,一边等待反击的瞬间。

    “砰砰砰啪啪啪!”疯狂的虎爪挠抓,加上头槌屡次撞击,对方的甲壳逐渐出现龟裂痕迹,巨虎此时气势如虹,举起前爪正要再来一下狠的。

    可就在下个瞬间,它的身躯骤忽缩小,啪嗒跌落在地,那只小爪子也只是轻轻碰了巨虫前额一下。

    “喵呜!!”变回小巧身躯,吞鬼喵吓得扭头便逃,那巨虫见状大喜,刚才自己一直被压着打,终于找到还手的大好良机,还不乐疯了它?

    只可惜乐极生悲,就只听前方不远“嗤嗤”两声破空疾响,一双附着原火之力的劲矢瞬间钉进了巨虫前额。

    “叽叽叽”巨虫发出濒死的凄厉吼叫,身躯登时重重摔落在地,吞鬼喵此时也一头扎进了走来的小黑怀里,不停地喘息起来。

    原来关横他们穿过的矮墙正好是吞鬼喵和巨虫打斗的地方附近,千钧一发之际,关横出箭击中巨虫,解了这小猫的围。

    “哎呀呀,这只虫子的块头真大。”小黑走过去的时候,用手把虫壳敲得“当当当”直响,她不由得好奇问道:“好坚硬的甲壳,你的箭怎么就能一下把它弄死了呢?”

    “傻孩子,自己仔细观察呀。”

    关横顺手收回两支雕翎箭,随后说道:“你没注意到吧?刚才巨虎的重击已经在这家伙身上造成了多处龟裂痕迹,我只不过是瞄准了其中两处出箭,这才能轻易破开紫气奇兽的防御。”

    “原来如此。”看到小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关横随手掀起这巨虫的一片弧形甲壳,用手指弹了弹:“嗯,好像大小正合适,小黑,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决定做一件‘简易护甲’给你穿上。”

    对方听了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护甲?”

    “就是这个。”关横用虹云剑唰唰几下削掉两片虫甲,而后在上面钻了几个眼,又用两段妖虫筋串好。

    “过来,套在身上试试。”关横说着,就用这两片虫甲罩在了小黑身上,他问:“怎么样?”

    “还行吧,穿上以后不影响手脚活动。”小黑笑道:“姐夫,有了这东西之后,我是不是可以横冲直闯了?”

    “美得你,这紫气虫兽的甲片应该可以勉强抵挡霸者之境的攻击,可要是更强的敌人或者兵刃临身,照样能要了你的小命,总而言之,别那么毛毛躁躁的乱跑。”

    关横眨了眨眼说道:“因为我不可能每次都能及时救你,关键时刻,得让你这丫头多点保命的东西。”

    “嘶嘶嘶”

    关横的话音甫落,到前面乱逛的巨蟒突然扭摆着身躯爬了回来,这家伙刚才接连吞吃了好几只紫气肥鼠,周身气息飙升,显得极为亢奋,恰巧又发现了一个新的巨大石窟,急忙折返回来通知关横他们。

    “走,跟着它去看看。”关横的话音甫落,巨蟒已经垂下脖颈,让抱着吞鬼喵的小黑起了上去,大家转瞬之间就来到了那个巨大石窟的附近。

    “呼噌噌噌唰唰唰”急速窜动破空声陡起,刚刚走到这边的关横和巨蟒微微一愕,面前就围过来一大堆低吼嚎叫的家伙。

    “蝾螈?!”看着整群浑身青绿花纹的蝾螈,关横毫无惧色,就连吞鬼喵也亮出锐利的小爪子严阵以待,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巨蟒看到对方却有些发憷,忍不住向后缩了缩庞大的身躯。

    “笨蛋,你怎么可以后退呢?”小黑没好气的伸手敲了敲它的脑袋:“冲啊冲啊,那些小家伙对你来说应该没威胁吧?”

    可是在她的吆喝声中,巨蟒还是不断退宿,关横心中顿时一动:“怪事,这巨蟒的反应……”

    “嗤嗤嗤”他刚想到这里,对面几只冲过来的蝾螈陡忽张嘴疾喷,大股泛着腐臭气息的黏液夺腔而出,关横和吞鬼喵暗叫不妙,急忙后撤躲闪。

    此时就见落在地上的黏液“”作响,竟然将地面溶出硕大深坑,腐蚀力着实惊人。

    “难怪这巨蟒后撤,原来是害怕蝾螈吐出的黏液。”关横心中暗骂巨蟒怕死,可是如今却只能先想办法避过眼前危机,因为那些青绿蝾螈已经大批围拢过来,硬生生堵住了过去的通路。

    “锵!”双剑赫然出鞘,关横低吼一声:“好吧,直接杀过去,吞鬼喵,跟我一起冲吧。”

    “喵呜”

    闻听此言,小猫儿也是一声尖叫,随着关横身后向前冲去。

    “噗噗噗!”剑锋横劈扫刺搠,将十余只扑过来的蝾螈斩杀,那些家伙甚至都来不及再次喷涂黏液,不,应该说喷出一次黏液之后,蝾螈们要隔一段时间才能再次分泌出此物。

    “原来如此,那就更该抓紧时间往前冲。”关横一下子意识到对方“大招”的短处,头也不回大声叫道:“巨蟒,你还不赶紧和我们一起冲,等会这些家伙再次喷涂黏液,我可不管你了。”

    他的话甫一出口,小黑敲着巨蟒的脑袋急促道:“姐夫说的对,快跑,我可不想和你一起完蛋。”

    “嘶嘶嘶”巨蟒此时也是吓得六神无主,又深恨自己堂堂紫气奇兽竟然产生畏缩情绪,于是为自己壮胆似的厉吼一声,朝着关横身后便跟了过去。

    “咦?!”关横只觉得手中句芒剑微微颤晃,他心中倏地一闪念:“这巨大石窟里难不成是木神句芒的圣器?”

    “噌噌噌”想到这里,关横脚尖点地急窜出去,转瞬间几个起落来到石窟正中的位置。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斜刺里的石台上掠下一道咆哮的黑影。

    “呼砰砰砰”刹那间,漫天爪影和关横的双剑对碰十余击,关横倏地低吼一声,句芒剑暴现木灵之气横扫而去,“嗤!”对方脑壳头皮和大片鳞甲登时被削得飙飞而起。

    “噗”红雾霎时间从伤口疾飙而出,这凶兽嗷的嚎叫一声,“腾腾腾”倒退了出去。

    “好大的蝾螈,姐夫,这家伙八成就是首领吧?”小黑和巨蟒此时在旁边岩石后探头探脑偷看,关横突然取出一块魂石扔给吞鬼喵:“快吃,化成虎形震塌洞口,不然蝾螈群跟进来可就糟了。”

    “咔嚓。”小猫儿叼住魂石咕噜一声吞下肚子,倏然间化为吞鬼虎彪躯,一个俯冲头槌朝着前方就冲了过去。

    “轰隆哗啦!”骤忽间土石飙飞四溅,尘嚣弥漫石窟内,那蝾螈王也突然看不见眼前的关横,心中顿时大急,口中不住嗷嗷低吼。

    “呼嚓!”说时迟,那时快,关横转瞬从天而降,双剑挟风急落,不偏不倚双双斩在蝾螈王头与脖颈之间位置。

    “噗!”硕大妖兽颅首在地上骨碌碌一阵翻滚,它的妖魂也顺势从残躯里浮现而出,被吞鬼虎用破邪瞳力转眼间化为宿魂之石。

    “得手了。”“噌!”关横脚尖点地,陡然窜上石台,他看到上面到处堆放着蝾螈的蛋,心中暗想:“这群青绿蝾螈是把此处当成窝巢了?咦,那是……”

    就见石台正中的位置有个东西,闪动着碧绿光芒,他掌中的句芒剑陡忽震颤,此物倏地朝自己飞了过来。“啪!”下意识挥剑和这东西撞个正着,关横这才发现它是个尺来长的“木勺”。

    “就是它?!”说时迟,那时快,此物与句芒剑碰触时骤忽化为碧绿粉尘,呼的一声附着在了剑身上,就只见周围木灵气越来越浓郁,就连关横怀里那几杆木灵阵旗也在疯狂吸收着它们。

    “吸吧,吸吧……”关横的心里默念:“你能吸收的木灵气越多,以后对我的好处就越大。”

    “姐夫,你在上面好了没有?”小黑此时骑着巨蟒和吞鬼虎一起窜到了和石台上,她说道:“洞口那边动静越来越大,蝾螈群都要发疯了,咱们再不另找路出去,就得和它们硬碰硬……”

    说到这里,小黑赫然想起蝾螈们喷吐黏液的模样,心中一阵恶寒,关横向着石台周围打量几眼,突然说道:“你们跟我过来。”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就带着大家走到了石台左边尽头,他伸出手敲了敲面前岩壁,随即扭头对巨蟒、吞鬼虎说道:“咱们三个一起全力出手,肯定可以轰碎它。”

    说着,关横稍微一顿继续言道:“我数一二……三!!”

    “轰咔嚓哗啦!”吞鬼虎和巨蟒头槌、关横挟裹金土火三行之力的双拳同时击中岩壁,这里果然如他所愿应声崩死塌毁,大家急忙钻了出去,一口气疾奔出去百十丈距离。

    “呃?!”迎面一股炽热气浪倏然袭来,关横和小黑只觉自己的头发眉毛在瞬间都被烫得卷曲发焦,他立刻叫道:“这种热度,没错了,肯定是原火之力!”

    “喵呜!”

    “嘶嘶嘶”

    刚刚耗尽力量变回来的小猫儿和巨蟒都扛不住翻滚而来的热浪,一个劲后退,关横说道:“这样吧,你们两个不要过来,拦住小黑在这里抵挡热流,我去把原火之力吸收殆尽,大家肯定就不觉得难受了。”

    说完这句话,关横拔腿就往前跑,虽然迎面而来的炽热气浪足够把金铁石头融化,可是关横已经得到了最精纯的水灵之精,自然能够抵挡得住。

    三步并作两步疾奔上前,关横发现自己被一条足有数丈宽的沟壑拦住,而对面高坡上放着一块不住散发原火之力的石头,自然是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咕嘟……咕嘟……”沟壑里全部都是沸腾冒泡的赤红岩浆,时不时掀起丈余高的热浪,关横如果想直接纵跃对面,只怕到了中途就会被热浪卷走。

    “哼,这种小伎俩怎么可能拦得住我?”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地一碰双拳,护腕里的原火赤珠、水神蓝珠同时飞速疾转,两种气息疯狂涌出,让关横身躯一半抗热、一半吸热,他猛然间一提气,呼的向对面纵去。

    “哗啦啦”霎时间,沟壑里的沸腾岩浆狂涌泛滥,骤忽掀起丈余高的热浪,如同赤红大手似的,铺天盖地打向关横的身躯:“呼”

    “给我滚!”电光火石间,暴吼的关横双拳陡出,齐刷刷轰中赤红大手,将其震得粉碎,“啪嗒!”关横也随即落在了对面高坡下。

    “啪。”伸手攥住这块巴掌大的火石,关横猛然觉得无比炽热气息瞬间缠裹在自己胳膊上,皮肉骨骼倏忽被烧得“咯吱吱”作响。

    “哼,虽然我的这副肉身不再对火焰免疫,但是我的精神意志依然不惧火焰烧灼,你们这些火神祝融留下来的东西,要么臣服于我,要么在此被毁灭,自己选择!”

    关横的吼声霎时间响彻整座土城地宫,不停烧灼他臂膀的火焰微微一颤,似乎感觉到了关横的决心与意志,登时齐刷刷涌进了护腕里的原火赤珠。

    “呼,火焰……终于被我降服了。”关横此时看着被烧焦的胳膊,现在才感到一阵钻心似的疼痛,不由得低声呻吟道:“该死,真是一群不懂得手下留情的火焰。”

    说罢,他就转身一挥手,顿时让沟壑里的翻滚岩浆消失殆尽,数息之后,小黑她们就跑了过来,隔着大老远就叫道:“姐夫,又得手了吧?”

    “嘿嘿,那当然了。”关横此时向着左右一打量,嘴里嘀咕道:“烈火生焦土,给我的感觉,最后一种五行生圣器沃壤,肯定就在这附近。”

    “呼”他的话音甫落,沟壑前方赫然吹来一股厚重的泥土气息,吞鬼喵提鼻子一闻,登时喵呜叫了起来。

    “有所发现?”关横哈哈一笑:“那还不赶紧到前面带路。”

    “嘶嘶嘶”驮着小黑的巨蟒、吞鬼喵一鼓作气在前面窜行,关横紧跟其后,大家不多时来到了一片黄土构造的墙壁附近。

    “啪。”关横轻轻用手掌拍了拍,发现这墙壁十分厚,最少也有数丈宽度,用蛮力恐怕无法轰破。“对了,现在是试试后土神之息的时候了。”

    关横倏地一弹手指,用金光鬼首释放出那股后土神之息,这气息依旧在关横头顶形成旋转涡流,小黑看了说道:“嘿嘿,好有意思,就好像那是一片乌云,随时都会有雷落下来劈你似的……”

    “呃?!”闻听此言,扶着墙的关横差点没摔倒在地,他气哼哼的说道:“死丫头,你才是没事招雷劈呢。”

    “呼呼呼唰唰唰”这后土神之息在此时可没闲着,它这涡流旋转的同时一直向黄土围墙的北面迅速移动,每经过一寸、一尺……一丈的距离,那些围墙都在缩短、变小,继而消失不见。

    关横瞧在眼中,立刻说道:“快,跟着我走。”数息之后,几十丈长的黄土围墙消失殆尽,关横他们眼前出现了墙后的景象,顿时让众人、兽吃了一惊:“这个是……”

    好大一片肥沃的黑土地,它们散发的不仅是浓郁灵气,更有无尽的生机洋溢着,小黑往前跑了几步,笑嘻嘻的用手抓起一把泥土,而后小心翼翼的捏了起来。

    “姐夫你看,是只小兔子。”关横看到小黑掌心的东西,顿时噗嗤笑出声来:“哈哈哈,翻鼻孔、蒲扇耳朵的兔子?我说妹妹,这是一头猪好吧?”

    “讨厌,我说是兔子,就是兔子。”小黑一赌气,随手将刚捏出来扔在地上,谁知道这泥土团就地一滚,竟然哼哼唧唧叫着爬了起来,而后向远处跑去。

    “呃?!活、活了……”小黑指着远方的东西失声叫道:“姐夫你看,我捏的兔子活了。”

    “让我说几遍你才明白,那是一只小猪。”关横此刻挠着头嘀咕道:“不过它为什么会活了呢?”

    “喵呜。”猫儿此时走到小黑面前,连比带划,想让对方为自己捏个鸡腿、红烧鱼什么的,小黑对着馋猫吐了吐舌头:“咧咧咧,想吃的话,自己捏去。”

    闻听此言,吞鬼喵气得尖叫,好像是在说,我要是有灵活的手指头,还用得着求你吗?

    “呼呼呼”可就在此时,关横看见头顶上的后土神之息涡流又有了新的反应。

    “嗖嗖嗖”

    感到后土神之息的涌动,附近无数充满灵气的沃土都在向一个方向归拢、集中,眨眼之间,这些泥土竟变成了一个巨人的模样,它身高数丈,有手有脚,不过头上只有一个个窟窿空洞,可没眼睛、鼻子。

    “呼啪嗒!”最后一方泥土在巨人手里变形,赫然成为一柄双掌攥住的硕大巨斧,见此情景,关横立刻叫道:“你们快退后”

    “唰!”拽出句芒剑骤然释放大股木灵气,关横右手又将几杆木灵阵旗甩向周围,“啪啪啪”钉在了以他为中心地面上,这一下,他的周身便覆盖上了碧绿战甲虚影。

    “呵呵呵,木灵旗阵的效果,第一回运用在我自己身上,这倒是感觉不错。”

    关横嘴里嘀咕道:“五行之中,木克土,就让我来看看,咱们之间能打到什么程度吧。”

    “嗷呜!!”抡动大斧,泥土巨人率先扑了过来,兵刃瞬间横扫对手腰际,关横双手攥剑大吼一声:“开”

    “砰!”句芒剑和大斧原本是不对称的两种兵器,此番猝然相撞,关横和泥土巨人竟然旗鼓相当,只因为关横身负金木水火四行力量相助,已经能够力抗对方了。

    “叮叮当当乒乒乓乓!”剑与斧的强横对撞转瞬间就是百余记,关横固然越战越勇,那泥土巨人更是不遑多让,双手握斧上下翻飞,简直凶悍之极。

    这番恶战,看得远处的小黑、巨蟒和吞鬼喵心惊胆战瞠目结舌她嘴里不住念叨:“呃,姐夫,你可千万要赢啊。”

    “嘭!”

    就在下一刻,对方依仗着身长优势,居高临下呼的一斧狂劈而落,关横见状登时举起双剑迎上,“当!”然而关横仓促应对,力量发挥有限,虹云剑瞬间被震得脱手而飞,他自己也在瞬间仰面摔倒:“扑通!”

    “嗷呜”泥土巨人得势不饶,俯身后掌中之斧就此抹向关横脑壳。

    “好机会!”关横的摔倒实为诱敌之策,他要的、等的就是敌人俯身这一刻,“呼噌!”说时迟,那时快,他倏地一扳腰身窜起,掌中剑挟风直搠而去。

    “噗嗤!”这一剑不偏不会掼进泥土巨人的脑壳,木灵之气瞬间狂涌爆发,“嘭!”下一刻,泥土巨人的身子整个爆开,无数漆黑土块纷落如雨,啪嗒坠在地上,附近的后土神之息猛然产生吸力,将它们迅速合拢、收集、吸收。

    “呼……险胜、真是险胜……”关横使出那一剑之后,身躯也被震得高高抛起,扑通摔在十余丈外软绵绵的泥土上,此时此刻,小黑她们疾奔过来:“姐夫,你没事吧?”

    “我……”关横刚刚坐起身要说话,半空中的后土神之息倏然将绝大部分沃壤尘土吸进了自己涡流里,可是剩余部分却化为了一块丈余见方的漆黑泥土箱子,咣当一声摔落在小黑脚边。

    “哇呀,想砸死人啊?”小黑气急败坏的一脚踢在箱子上,却被震得脚趾生疼,哎呦叫出声来。

    “唉,你没事耍什么活宝啊?”

    关横一骨碌身坐了起来,顺势用金光鬼首把后土神之息收回体内,他走到那泥土箱子近前,左看右看,而后说道:“对了,差点忘了咱们下来要找的除了五行生圣器之外,还有一样东西。”

    “我知道,就是那个灵侯擘说的什么来着……”小黑歪着脑袋稍一思索,便开言道:“叫石碑碎片核心,对吧?”

    “不错,应该就在这箱子里面。”关横此时一撸袖子:“退后退后,看我一拳捶碎了它。”

    “呼砰!”破空一拳重重轰在箱子上,关横登时痛吼一声:“哎呀!”

    “可恶。”关横一边抖动剧痛的手腕,一边气急败坏说道:“这是什么狗屁泥土箱子,比金属、石头还硬。”

    “哎哎,姐夫,你也太漏气了,竟然连个破箱子都砸不破?”小黑可是不会放弃任何奚落关横的机会,她狭促笑道:“我敢打赌,你再打这箱子一拳,连胳膊都要震折了。”

    “呸。”关横没好气的轻啐一口:“谁没事儿吃饱了撑的再打它呀?我用句芒剑劈它好不好?”

    “唰嚓!”他的话音甫落,句芒剑瞬间出鞘疾斩,顿时把这泥土箱子斜斜削下去半截。

    “果然没被我料错,到底还是木克土,句芒剑能轻易破开沃壤做的箱子,我却没办法用拳头震碎。”

    关横嘀咕了一句,此时已经看见了箱子里的东西,那是尺来长一块石片,上面有三个凹洞,呈品字形排列,就在他刚要伸手去拿的时候,左手护腕骤忽微微震颤,但这也就是刹那间的事情,护腕又恢复了平静。

    “怎么回事?”关横拈起石片之后,心中泛起一丝疑惑,可一时之间又不得其解,于是扭头对小黑、巨蟒和吞鬼喵说道:“走,返回上方土城吧。”

    再往走的时候,堪称轻车熟路,没费多大工夫就已经到达了入口附近,这一路上他们也没少遇到地宫里那些奇兽,可是对方一感觉到关横身上散发的五行气息,登时退避躲得老远。

    ……

    此时此刻,土城的水晶墙附近,灵侯擘看着对面透明墙壁映照着自己的脸,原本一半灵族人,一半灵僵化的面孔,如今已经僵化了大半。

    “还……没回来吗?年轻人,我可要支持不住了。”擘嘴里刚刚念叨了一句,就听到隧道入口处传来了关横的声音:“有劳擘兄久候,关某来迟了。”

    “是你?哈哈哈,是你!”灵侯擘倏地用手扶住水晶墙缓缓站起,他大声说道:“关兄,看来你已经获得了五行神圣器中遗留的力量,好得很,你终于有了和我一战之力,谢谢你。”

    二人未曾动手,擘却先扬言道谢,这在旁人看来似乎有些匪夷所思,其实关横心里却非常清楚他在想什么。

    这个最强灵侯身处黑暗土城,为了支撑残躯、压制灵僵化的身体,等待有人来拿走五行之力、石碑碎片核心,坚持的太久了,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如果关横不出现,只怕他就要完全变成灵僵这种怪物了。

    “擘兄,你是最强灵侯、最好的灵界战士,理应受到最高礼遇,就让关某来送你最后一程吧。”关横此时把核心碎片递给小黑:“去,和猫儿、巨蟒在水晶墙房间外面等候,一会我就会出来。”

    看到关横说的郑重无比,小黑不敢再说什么,立刻接过了东西:“知道了姐夫,吞吞、巨蟒,咱们走。”

    看着她们的身影在远处消失,灵侯擘大步走到了那块高耸的水晶石碑前面,陡忽挥拳重轰,“嘭哗啦!”水晶石碑里的长匣子顿时在疾坠碎片中落在了他手里。

    擘低声自语道:“昔年在此,吾身沾染邪气,自忖再也无力驾驭此剑,也不敢玷污恩师所赠异宝,故此将其水晶石碑中……”

    说到这里,他扭转身形看向关横,而后继续言道:“关兄,我若败于你手,身殒魂消,自此消失于天地,还请将此剑送还给我的恩师,擘,感激不尽。”

    “好,男儿一诺,掷地有声。”关横说道:“我答应你了!”

    “说得好,只恨你我相识太晚,若是能够早早遇见,必成终身挚友。”这句话甫一出口,擘赫然震碎怀中石匣,随即释放出全身强横力量。

    “此剑,名为‘灵’,乃是我恩师灵王大人亲手铸炼,我晋升八灵侯之首的时候,恩师赠剑留言,剑出鞘,只与寰宇间英雄一战!”

    灵侯擘缓缓说出这一番话,已经将灵剑擎起,骤然一声暴喝:“请”

    “铮、铮、铮!”与此同时,关横掌中的句芒剑、虹云剑同时铮鸣作响,让关横掀起无穷战意,他大声吼道:“来吧!!”

    ……

    这一战,其实没有进行多久,守在门外的小黑、巨蟒和吞鬼喵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她们抬头拢目光细瞧,浑身伤痕累累的关横一言不发攥着灵剑缓缓走来。

    见到大家之后,关横沉声说道:“他,走了,真是个了不起的对手。”

    听出对方的语气异常凝重,小黑眨了眨眼睛,原先开口说出来的话,也咽回了肚子里,关横此时抚着她的脑袋说道:“咱们也该回灵界了,走吧。”

    ……

    另一边,灵王宫境内,小枯山通往灵王大殿的道路上,长长的护送队伍簇拥着一辆奢华无比的马车缓缓前行。车里面坐着一个明眸皓齿、美艳动人的年轻女子,她用手轻轻抚摸着在自己膝间打鼾小憩的妖鹿。

    突然抬起头,这女子轻声问道:“义父,我们要不了多久,就能到达大殿了吧?”

    “呵呵呵,是啊。”她对面坐着的那个身形颀长、面容清癯的中年人捻须微笑道:“我已经派人兼程赶往不夜城,去把小黑接回来,到时候你们就能见面了。”

    话到这里,中年人稍微顿了顿,又略带欣喜继续言道:“卿凰,说来咱们之间可真是奇遇,没想到我竟然在短短几天内,先后收了你们姐妹俩做义女。”

    “呵呵呵,这只能说明,义父和我们真有父女的缘分嘛。”卿凰微微一笑,而对面端坐的灵王也显然对她的话非常满意。

    灵王接着说道:“虽然这次我还是没有让芫歆复活,可是却得到了一丝契机明悟,另外,存储在水晶球里的、你们那一丝残魂,我也要细心滋养一段时间,到时候也好让你们吸纳回去。”

    “要是能够复活芫歆姐姐,那就太好了。”

    卿凰道:“这一路上,听您将了不少姐姐的事情,就连我得到这副临时肉身,都是沾了姐姐的光呢。”

    原来,灵王为了复活自己的女儿芫歆,先后塑造了几副肉身,其中一副因为略有瑕疵,正好被留在了灵河河底,关横和卿凰初到灵界时,好巧不巧就得了去。

    之后,卿凰因为被墨灵飓风卷走,落在了小枯山上,灵王恰巧在这里借助五行之力为自己的女儿聚魂入身,却遭到失败,还被异界的强敌“多头邪魇”袭击,千钧一发之际,被卿凰和七鬼所救,双方这才有了一段义父女的缘分。

    非但如此,卿凰还从灵王这里得知了小黑的近况,那丫头也被对方收为义女,如今在不夜城那里正玩得痛快,卿凰当然得赶紧去看看了。

    伸出一只皓腕轻轻搭住马车窗棂,卿凰出神的打量着沿途倒掠的风景,她心中暗想:“阿横,若是你我心有灵犀互通,就赶紧来灵王大殿找我吧,我和小黑一起等着你。”

    ……

    “唰!”关横和小黑的身影霎时间出现在不夜城传送阵洞窟里,小黑欢喜大叫道:“哎呀,总算是回来了,这一路又惊又喜,好玩好玩,比豪赌三天三夜还有意思。”

    “啪。”关横用手弹了对方一个脑锛:“就知道赌,告诉你,赶紧的把这不良嗜好戒掉,不然的话,休怪姐夫翻脸。”“不戒不戒就是不戒!”

    小黑朝着关横吐了吐舌头:“咧咧咧,除了和你冒险以外,这个可是我最喜欢的游戏喽。”

    “可恶,你这个死丫头,真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关横一听就急了,在后面撵着小黑直追:“等我抓到你,赏你一顿好打,看你戒不戒!”

    “噌噌噌”二人撒脚如飞,一口气跑出洞窟,就在下个瞬间,入口处倏然响起一连串暴吼:“快,围起来。”

    “呼啦啦”附近岩石后、草窠里瞬间涌出无数灵族战士,每个都有初阶灵将级别,为首的一个高壮灵族大声吼道:“兀那小子,竟敢拐带挟持灵王大人的义女……和宠物,你就不怕自己死罪难饶吗?”

    听见这吼声,小黑满脸苦笑:“哎呀糟了,灵王爹爹派来保护我的亲卫队追来啦。”

    说到这里,抱着猫儿的小黑眼珠一转,突然带着几分坏笑往关横怀里一靠,他吓了一跳,低声问道:“你、你要做什么?”

    小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突然带着哭腔扬声大喊:“救命啊救命啊,诸位侍卫叔叔、统领大叔,这个坏人真的是挟持我啊,他强迫我和那些大熊、狼兽和巨蟒在一起,动不动就骂人,最重要的是,他不让我赌,呜呜呜……”

    “死丫头你说什么?竟敢冤枉我!”

    听见对方胡说八道满嘴胡柴,关横气得脸都绿了,问题是这些话……除了“挟持”两个字不恰当,其余的竟然毫无破绽,他就是想反驳都没底气。

    细想想,一点都没错,进入古战场以后,关横确实让大熊、狼兽和巨蟒一直陪着小黑,自己没少对她连损带骂,刚才强迫小黑戒赌来着。

    “黑豆丁,我打你……”恼羞成怒之下,关横真的扬起巴掌要打小黑,她立刻眼泪汪汪的叫道:“诸位大叔你们看,我可没骗人,这家伙又要行凶了。”

    “岂有此理,你这个杀千刀的小贼,竟然我们的小公主?!”

    “可恶呀,赶紧把小黑姐放下,否则老子劈了你!”

    “锵锵锵”这些亲卫队的灵将纷纷拽出兵刃,气势汹汹的围拢过来。

    小黑表面愁眉苦脸、可怜兮兮,暗地里都要把肚子笑炸了,她此时还火上浇油的叫道:“诸位叔叔,谁要是能替我教训这个家伙,前几天赌输我的钱就不用还…………”

    她的话还没说完,气急败坏的关横伸手就把她那张嘴捂住了。

    现在也是因为憋着一口气,关横突然吼了一嗓子:“岂有此理,既然事情说不清楚,那本少爷只好破罐破摔了。”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