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00章 残破土城(第五更爆发)
    听了他的话,渚默默只是点头,不再说什么。

    此时此刻,关横对巨熊和狼兽说道:“行了,今天带路的事情就到这里吧,接下来的战斗,你们派不上什么用场,还是先离开避难,记住,为了不被那些夜魇族为难,以后你们最好一起行动,我下次来古战场的时候,会去狼兽窝巢那里找你们。”

    他这句话甫一出口,狼、熊二兽立刻向左右分散疾奔离去,小黑在后面招手道:“喂,下次再陪我一起玩呀。”

    “果然不出所料,后面那些家伙没有去追狼、熊二兽,看来咱们才是首要目标。”关横的话音未落,身形立刻向后疾掠而去,他嘴里说道:“渚,暂时替我照看小黑,我去去就来。”

    “好!”随着对方一声答应,他已经向着身后那群家伙埋伏的地方疾奔而去。

    “什么?!竟然主动进攻我们?!”负责监视的几个夜魇族人见到关横长啸一声冲来,都是凛然大惊,因为他们的人可还没有集结完毕,不是出手的时候。

    可关横却不给对方反应过来的机会,“唰!”倏地弓身疾窜,转瞬落在了四个夜魇族人中间,他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你们的死期,到了。”

    “呼”原火之力霎时覆盖在句芒剑上,借住木灵气爆发的赤红剑芒威力何止飙升数倍,只见寒芒乍现迭闪,“噗噗噗噗!”四个夜魇族无一幸免。

    脑壳飙飞、身躯一剖为二、颈嗓洞穿,上半身拦腰截断,竟然是不同死法,关横顺势一抖剑上污脏蓝血,随即冷哼道:“夜魇族,不过如此。”

    “可恶,你竟敢辣手屠戮我的族人,杀”

    周围黑影“噌噌噌”疾窜而来,少说也有十余道,可就在此时,关横身形一晃,迅速纵离原地,向着渚和小黑所在的位置掠去,他嘴里还长笑道:“哈哈哈想杀我?那就追过来吧。”

    “上!”这十几个夜魇族无一不是和半步紫气灵族实力不相上下的存在,听到关横出现挑衅搦战,立刻气得目眦欲裂,齐刷刷直追而去。

    “小猫,换你了。”关横的话音甫落,抖手把两块魂石抛向吞鬼喵,后者顺势窜出小黑的怀抱,张嘴接住魂石吞下肚子,下个瞬间,就听见惊天动地的一声呼吼咆哮响起:“嗷呜”

    借助魂石里妖魂之力,吞鬼虎霎时间恢复雄壮彪躯,对准迎面而来的十余名夜魇族人微扬下颌、猛地吸了一口气。

    “唰唰唰!”巨虎周身上下的皮毛睁开无数怪眼花纹,数十道破邪瞳力齐刷刷发出,紧接着它的吼声也随之响起:“嗷嗷嗷嗷呜”

    那第一声虎啸,只是威慑敌胆,这第二声可就不一样了,它糅合了破邪瞳力和虎啸的双重威力,让所有夜魇族人霎时间浑身剧震,要说重伤这群家伙,吞鬼虎的啸声未必做得到,可却能让他们身躯短暂麻痹停滞。

    “这就已经足够了!”关横的话音甫落,掌中似雪弓“嗡嗡嗡”急颤弓弦,三支凌天箭、十二支雕翎箭登时掠空疾飙,将那些家伙全部钉在了地上。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箭镞上的原火之力陡忽狂涌燃烧,将这些家伙烫得不住惨叫:“呃啊啊啊”

    此时此刻,渚在旁边问道:“关兄,夜魇族的人都除掉了吗?”

    “没有,少说还剩了一半左右。”关横沉声说道:“我感到还有十余道气息朝咱们这边围拢过来,这些敌人可比刚才的厉害多了,少量是和半步紫气之境相仿,其余的全部是紫气境界以上。”

    “什么?!”闻听此言,渚有些心惊胆战,关横瞥了一眼身后不远的土城,心中微动。

    “哈,我说这座土城怎么如此眼熟,想起来了。”关横突然扬声说道:“我在灵王宫境外见过一座‘白灵孤堡’,和这土城样式一模一样,走,跟我进去避避。”

    他的话音甫落,已经领着渚和小黑跑向了土城正门方向。与此同时可,朦休和述蔽率领其余的夜魇族精锐赶到。

    看着远处的关横等人退进土城,又瞧见满地尸骸灰烬,朦休顿足地吼道:“唉,晚了一步,让那群家伙进去了。”

    “朦休,这土城不是‘古战场最强怪物’的窝巢吗?咱们就算全都进去,也未必能杀灭对方。”

    述蔽此时忧心忡忡的说道:“那小子身上带着几个碎片,不管是怪物杀了他,或者他宰了怪物,二者咱们都惹不起,那样的话……”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咱们剩下这些人与之硬拼。”朦休眼珠一转立刻说道:“分批悄悄跟进去,要是能让这小子和最强怪物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大家到时再出手捡便宜。”

    闻听此言,述蔽重重点了点头:“有道理,就这么办。”

    “好奇怪的土城,虽然极为简陋,可是墙壁花纹和上面刻画的文字,都和我们灵族大有关联。”

    听到渚这么说,关横微微一笑:“嗯,之前我也说过,在灵界里见过类似的建筑,不过是在下等灵族的领地附近,古灵峡那边见到的。”

    “古灵峡……”

    渚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眼中突然掠过几分不知名的神采,她说道:“关兄,真羡慕你可以在灵王宫以外的地方走动过,要知道,我们这些上等灵族虽然在灵王宫境内无忧无虑的生活,实力也提升的很快,可是对外面的世界,始终充满了好奇。”

    “呵呵,下等四灵族的人,也是这么说的,他们时时刻刻都渴望回归灵王宫境内,为此一直做着不懈努力,在艰苦异常的环境中挣扎求存,很不容易。”

    关横刚说到这里,走在最前面的小黑突然哎呀叫了一声,他立刻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踩到了一个古怪的东西,差点扭到脚……咦?姐夫、渚姐,你们快过来看看。”小黑扬声叫道:“我发现了好玩的东西。”

    闻听此言,他俩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只见小黑拿着一根小棍,正和吞鬼喵在逗弄地上一个缓慢蠕动前行的甲壳奇物。

    关横一见皱着眉说道:“大概是个蜗牛吧?这有什么稀奇的?”

    “不对,要真是普通蜗牛,我才不稀罕呢。”小黑说:“这家伙刚才可不是这模样的,吞吞,再拍它一下。”

    “啪。”她的话音甫落,吞鬼喵挥起前爪闪电般落在甲壳上,“咣啷啷!”甲壳奇物受到撞击之后向前骨碌乱滚,紧接着,“唰唰唰。”从壳里涌出了无数软体膏状物。

    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家伙赫然变成了一个尺余高的尖鼻怪物,大家万没想到小小甲壳竟然藏着这么多东西。

    小黑说道:“看见没有?刚才我和吞吞看见它的时候,这家伙就是这模样,而后稍微一吓唬,就变成‘蜗牛’了。”

    “呵呵呵,好像很有意思啊。”渚说着,就想伸手去触碰尖鼻怪物,因为它看起来无害,可就在下一刻,关横突然喊道:“小心。”

    话音甫落,他已经急冲而来,因为尖鼻怪物倏地张开两排尖牙利齿去咬渚的手。

    “啪!”飞起一脚踢在尖嘴怪物脸上,这家伙身躯倒飞而出,登时撞在后面的墙上四分五裂。

    “姐夫,你怎么把它弄死了?”小黑哭丧着脸说道:“我还没玩儿够呢。”

    “你就知道玩……”关横扶额苦叹道:“再说我也没弄死这家伙,你自己看看。”

    他这句话刚一出口,那摔在墙上一滩烂泥似的碎肉缓缓滑落在地,紧接着,又变成了爬行的甲壳奇物模样,向着远处蠕动而走。

    “有意思,没想到你还是个不死之身啊。”

    小黑说着,下意识想跟过去,关横面无表情的一拽她的胳膊:“你先等等,咱们进土城里可不是来玩的,这里危机四伏,到处乱走的话,待会突然冒出一个夜魇族怪物,张嘴就吞了你个小丫头。”

    “胡说,你又在吓唬我了,咧咧咧”小黑说罢,对着关横吐舌头做鬼脸,可就在下个瞬间,她突然脸色大变,伸手一指关横头顶叫道:“呃啊啊啊”

    “嘶嘶嘶”一个硕大蛇颅吐着红信子挟风猛落,张开血盆大口就咬了下来,目标正是关横的脑袋。

    “找死。”关横其实早就对头顶风声有所察觉,说时迟,那时快,他掌中的虹云剑瞬间向上一刺,“当!”正和巨蟒的獠牙对撞一击。

    关横浑身剧震,“腾、腾、腾”连退好几步,他嘴里叫道:“是紫气顶峰级别的奇兽,大家快闪开,真打起来的话,这里的屋顶容易塌下来。”

    “嘶嘶嘶”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巨蟒身躯赫然落在了平地。

    “咣当!”这壮硕粗长的蟒身顿时砸得地面龟裂下陷,出现大片蛛网纹裂缝。

    “呼”蟒尾挟风横扫,掠向面前面前几个人,渚抱着小黑和吞鬼喵“噌噌噌”后退,堪堪躲过这一击,不过关横突然拔身纵起,瞬间停滞在半空中,下方情形一览无余。

    此处是土城中的走道,对关横等人来说,坑坑洼洼极不好走,然而迅速窜行的巨蟒却不在乎这些。

    “和这家伙在狭窄地段开战太不利了,务求一击必杀,让它再无余力反抗。”刹那间,关横打定了主意,虹云剑霎时附着原火之力,照准巨蟒眉心疾刺而去。

    “嘶嘶?!”这巨蟒感到对面这股力量炽烈难挡,而且还有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登时迅速翻身躲避。

    “嗤”饶是如此,剑锋依然掠过此兽前额,那股原火之力瞬间烫得巨蟒脑袋上冒出青烟。

    “嘶嘶嘶”这家伙惨吼一声,而后自己脑袋撞在了附近一个石柱上。

    此蟒倒是有些急智,竟用力一挣扎,“嗤啦!”将额头到身上一整张蟒皮褪了下来,那外皮带着烈焰烧焦的气息化为了灰烬,它自己却免于此厄运。

    “哈哈哈,好聪明的巨蟒,不过你躲得过初一,可躲不了十五。”就在此时,关横冷笑声突兀响起,原来已经持剑站在了巨蟒身后,说时迟,那时快,剑锋瞬间就已经嵌入了此蟒的眉心。

    “嘶嘶嘶……”巨蟒此刻浑身发抖,恐惧之极,论实力,关横不过是假黑顶峰,可它却早已突破紫气之境多年,问题是这虹云剑上面附着的“原火之力”能烧尽万物,连它也不例外。

    更何况,巨蟒熟悉这种力量的来源,那更是深深刻在骨髓里的恐怖,至死都不敢忘却的事情。

    “扑通。”没等关横的剑刺下去,这巨蟒自己趴伏在地瑟瑟发抖,对着关横不住哀鸣,拼命地告饶。关横冷冷打量了它几眼,随即问道:“怎么,你也知道这原火之力的厉害之处?”

    闻听此言,那巨蟒连连颌首点头,紧接着,它浑身的骨骼颤晃抖动,不停发出“咯剌剌”脆响,关横和旁边的渚、小黑都有些莫名其妙。

    可就在下一刻,大家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原来巨蟒把自己原先长达数丈的身躯拼命缩小,转瞬间就变为了原来十分之一左右的大小,而后对着关横老老实实一垂首。

    “噢,原来你是因为不想给我宰了,所以缩小身躯,表示对我们无害是吧?”

    关横说完这句话,又仔细看了此蟒几眼,发现这家伙浑身青黄黑三种扭曲花纹遍布全身鳞片,额头上隐隐凸起两个小肉疙瘩,看样子是要长出角来。

    他点了点头:“看样子你这紫气之蟒有机会‘生角化蛟’,当然不想就此死去,好吧,我暂时饶你一命,不过你突袭我在先,想要为自己乞命,就得为我做些事情,这座土城里还有什么厉害的怪物,马上带我去找找看。”

    看到三花纹巨蟒点头,关横又取出一块碎片继续言道:“还有,如果以前看见过这种东西,也必须告诉我。”

    “嘶嘶嘶?!”

    见到碎片的霎时间,巨蟒的眼神有些惊慌,可是很快就垂下了头,关横的眼光何等锐利,早就察觉到了这一点,他心中暗道:“哼,你现在的反应已经把自己出卖了,好吧,就看你能隐瞒到何时。”

    下一刻,三花纹巨蟒就领着关横等人穿行土城右方而去,在路上,渚悄声和他说道:“关兄,后面的家伙又跟上来了。”关横点了点头:“嗯,就在右后方,应该是三个家伙。”

    渚接着说道:“现在就动手吗?因为我还有一刻时间就要被传送回灵界了。”

    “不,这群家伙的同党还没到齐,咱们暂时按兵不动,要么不出手,要么务求全歼,以除后患。”听了关横的话,渚微微点头颌首:“有道理,就听你的。”

    ……

    此时此刻,悄悄摸进关横他们身后的三个夜魇族人躲在远处窃窃私语。

    “怎么样,咱们要不就这么直接过去偷袭?把能用的毒物全都抛过去,我就不信弄不死这几个家伙。”

    “笨蛋,对方要真的这么容易对付,之前咱们那几十个族人就不会死得凄惨无比。”

    另一个家伙低声道:“你别忘了,有一大半人连那小子丈余内都没接近就死了,他的弓箭那么厉害,咱们还没走近,就已经中招了。”

    这夜魇族人的话一出口,旁边两个同伴都是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最后他说道:“老老实实跟着对方,沿途留下记号,这发动总攻的事情,就让朦休和述蔽来想办法吧。”

    ……

    “嘭哗啦!”巨蟒的脑袋狠狠撞在前方一堵矮墙上,那些土石登时坍塌大半,而后它就一头钻了进去。“咳咳咳,好多土……”

    小黑一边咳嗽一边说道:“姐夫,这家伙究竟想把咱们带到哪里去?”

    “不知道,应该是和五行神或者这神秘碎片有光的地方。”关横低声道:“反正我已经把一丝原火之力留在了它体内,这家伙要想耍花样,马上就会被烧成焦炭的,放心好啦。”

    “喵呜。”就在此时,先跟着巨蟒钻到土墙后面的吞鬼喵突然发出一声鸣叫,三个人立刻迈步跟了过去。

    “这是?!”渚走到这宽敞房间的时候,赫然吃了一惊,关横瞧出她的诧异,立刻问道:“怎么了?”

    “墙壁上有好多上古的灵族文字,现在的灵王宫都已经不再使用了。”

    渚用手拂去墙上浮尘,随即仔细辨认,关横也在旁边观看,他说道:“我只是和几个下等灵族的长老、族长学过一些粗浅灵文,这上面十之七、八的内容,我都不认识。”

    “呵呵呵,好在我出身专门帮助灵将以及灵侯翻译上古文字的家族,这些东西都能认识辩清……咦?”

    渚刚说到这里,突然走到一堵残破不堪的土墙旁边,看着上方的图案和文字发愣,关横随即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呃……这墙壁损毁的太严重了。”

    渚用手抚摸着上面的内容,随即说道:“残缺不全的内容,我读起来也很吃力,只有几个关键词能辨别清楚,大概意思是说,什么‘最强灵侯、邪气侵染’‘自我封堵地下……窟’之类的话,对了,上面还有五行神的名字,最后几个字是‘三邪灵……碑’。”

    “呃,灵侯和五行神之外,我好像听不懂其中的意思。”关横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和你学学上古灵族文字的读写,这样的话,对我也有帮助。”

    “关兄,这样吧,我先把所有墙壁上的内容死记硬背下来,万一要是被迫离开这里,也好回到灵界再慢慢研究。”听了渚的话,关横微微颌首点头:“好吧,那你先记下来……”

    “姐夫,你看这巨蟒又发疯了,也不知在搞什么,过来瞧瞧啊。”

    就在此时,小黑在他身后喊了起来,关横苦笑一声,舍了正在认真背记墙壁文字的渚,转身走到了她们那边。

    “喏。”小黑看到他走来,伸手一指前方,原来宽阔房间这里空荡荡的,只有左边有个数丈高的多层石塔立在那里,巨蟒不知要玩什么花样,竟然一头钻了进去。

    可那座石塔实在是有够小的,门口连普通人都得弯着腰进去,巨蟒虽然缩小了自己的躯体,但后半身还是卡在了门外,此时正拼命甩着尾巴挣扎呢。

    “笨蛋东西,别动。”“啪。”关横说着伸手攥住巨蟒的尾巴,而后用力往外一拉,“呼”整条巨蟒顿时被他奋力拽了出来,“咣当”一声撞在附近石柱上。

    “看不出你这家伙变小以后还这么沉。”关横走到摔得七荤八素、晕头转向的三花纹巨蟒身边,用脚轻轻踢了踢对方:“喂,你这是要做什么?”

    “嘶嘶嘶……”巨蟒晃了晃脑袋,随即对着关横张开自己的嘴,那獠牙缝隙里挂着一枚烁烁放光的钥匙,小巧、样式别致,应该是纯金的,上面布满了古怪玄奥的纹路。

    “唰。”二指轻轻一拈,关横把钥匙摘了下来,那巨蟒讨好似的对关横点了点头,他才明白对方的意思:“哦,此物原来是在那多层小塔里存放,你是想把它拿出来给我?”

    上下打量这钥匙,关横正在思忖此物究竟是能打开什么东西之时,不远处坍塌矮墙外赫然出现了十余道诡异身影。

    “呼呼呼嗖嗖嗖”

    说时迟,那时快,这些突然而至的夜魇族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过矮墙缺口,朝着正在墙壁边观察文字图案的渚疾扑而去。

    “喵呜!!”正在附近溜达的吞鬼喵赫然尖叫示警,渚的身手也不一般,看到对方袭来,慌忙间向前扑纵翻滚,堪堪躲过夜魇族人联手一击。

    “轰砰!”那一片残破的墙壁应声碎裂崩塌,渚翻身站起的同时失声叫道:“糟了,墙上的文字……”

    “嗖啪!”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块疾迸而来的碎石正中自己左肩,“咔吧!”女灵将的肩骨赫然粉碎,疼得她“哎呀”一声惨叫,险些扑倒在地。

    “灵族女人,先宰了你。”“呼”一个气势汹汹的夜魇族单掌暴现邪气,撩起一块巨石向着渚的面门疾飞而来,这家伙和紫气之境实力灵族不相上下,要灭杀黑气灵将易如反掌。

    “小心。”关横的身形疾掠而至,掌中剑唰唰唰连劈三次,登时把飞石绞个粉碎,他扳住渚的肩头正要往身边拉拽,可女灵将的身躯骤忽闪耀异光。

    关横和渚的脑中同时意识到了一点:“呃?!传送回灵界的时间到了?”

    “关兄”渚的身躯不断闪烁光芒,她在即将消失的瞬间大喊道:“墙壁上的大部分内容,我都已经记下来了,回去一定抓紧时间整理出来,咱们在约定的地方见……”

    话音甫落的瞬间,渚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渚?!”关横心中一动,倏地将小黑和吞鬼喵护在了身后,因为周围十几个夜魇族精英已经气势汹汹围了上来。

    “桀桀桀,古怪的小子,我们又见面了。”此时此刻,夜魇族朦休和述蔽陡忽出现在数丈之外,他语气森然的说道:“小子,你杀了这么多我族精锐,我可要为他们报仇雪恨。”

    “哼,夜魇族的杂碎,对我来说杀了就杀了,和碾死一只蝼蚁没什么区别。”关横冷冷说道:“不单单是那些人,就连你们,敢出现在我面前,也一样要死!”

    “什么?!”听到关横无比嚣张的语气,朦休旁边的述蔽气得目眦欲裂:“天杀的家伙,我要宰了你!!”

    “啪。”伸手搭住想扑过去的述蔽肩头,朦休说道:“别冲动,那家伙拥有五行之力,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按照计划……”

    “住口,此人辱我夜魇族太甚,老子宁可与他死拼到底”

    述蔽的话音甫落,陡忽发劲震开朦休的手,狂吼一声扑向关横:“杀!”

    “就凭你也想和我拼命?不自量力。”

    关横的话刚一说出口,自己拽出双剑迎上前去,还是那句话,论实力,这些堪比紫气顶峰的夜魇族人随便挑一个都能压制关横,只可惜,他身负的五行之力却能完克对方。

    “嘭!”述蔽邪气拳劲悍然猛轰关横正面,他自忖这股力量足可以把自己轰杀至渣,哪里肯硬接,转瞬间提气旋纵堪堪避过这一拳,双剑登时挟风而落:“呼”

    “噗嗤!”附着原火之力的剑锋陡忽斩落对方一条左臂,述蔽惨嚎一声,右手攥拳照着关横身躯“呼呼呼”就是三记猛击。

    “噌、噌、噌……”关横落地时接连后纵,附近地面、墙上登时出现三个硕大窟窿,土石飞溅迸散。

    “嚓唰唰唰!”第四道拳劲已经是力竭之作,关横剑锋一绞,登时将其碾个粉碎。

    “哈哈哈,夜魇族,名不虚传。”关横此时一振掌中双剑,扬声笑道:“果然是出了名的废物!”

    “呃……”述蔽手捂着飙喷蓝血的断臂创口,这才意识到自己实在太小看关横了。

    “述蔽,你实在是太莽撞了。”朦休在旁边骂了一句,立刻用一股本源魔魇制止了对方的伤口涌血,他随即嚷道:“所有族人听令,立刻按照‘计划’散开。”

    “噌噌噌”转瞬之间,十余道身影向着房间东华西南北几个方向疾窜而去,这些家伙到达房间尽头,骤然扭身盘膝而坐,紧接着,左手甫张狠狠抠进了自己的天灵额头:“噗。”

    “呃?!”关横见状立刻扭头对小黑喊道:“在我身边太危险,赶紧抱着猫儿退到角落去。”

    “啊?噢。”小黑知道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为了不让关横分神,她立刻乖乖抱起吞鬼喵奔到了墙角。

    与此同时,十余个盘膝而坐的夜魇族人竟然硬生生扯下自己的头盖骨,脑壳里面转瞬漂浮出大股无形魂体,这些家伙齐声吼道:“生魂为祭,邪魇魔影诛灵阵,现”

    “呼呼呼唰唰唰!”

    眨眼的工夫,十几个紫气之境的夜魇族生魂赫然汇聚成一团,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巨魔虚,此魔面目狰狞额生多角,一张血盘大口,三头六臂,陡忽冲着关横嘶吼咆哮一声:“嗷呜”

    “呃?!噗”这巨魔虚影汇聚的实在太大,关横甚至来不及用五行之力融合防御,心坎便如同被重锤击中,飙出一口血箭。

    “姐夫……”小黑在后面见此情景刚想失声尖叫,可是想起不能让关横分神,便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哈哈哈,这小子受伤了,大家拼着命使出‘邪魇魔影诛灵阵’果然有效。”

    盘膝而坐的朦休此时拿着自己的头盖骨大笑道:“小子,这一招本来是为了和灵王同归于尽才研发的招数,你何等荣幸,竟然先受用了,大家加把劲,灭了他!!”

    闻听此言,关横看似一个趔趄没站稳,扑通栽倒半跪,只能勉强以手撑地,实际上却是在抽取大地灵息为自己疗伤。可那些夜魇族人却没看出破绽,齐声大喝:“杀!”

    半空中的巨魔虚影骤忽抡起六条手臂,呼的砸向关横身躯,可是他在瞬间挪移身形,“噌噌噌”倒掠出去数丈,立时拍动腰间小鼓:“你有阵法,我也有,猎獬金网阵,现!”

    “唰!”说时迟,那时快,小鼓上那一丝猎獬真魂赫然疾窜上天,当看到巨魔虚影的刹那间,诛邪之心登时油然而生。

    “嗷呜!!”独角猎獬真魂暴吼一声,充满了无尽的愤怒,这真魂在下一刻抽取关横身上闪动的重水符文金光,壮大自身力量的瞬间化为无数蛛网状的金线,“唰唰唰嗖嗖嗖!”闪电般缠住了巨大魔影。

    “叽叽叽”巨魔之影被捆缚的时候发出凄厉惨号,这家伙毕竟集中了十几个紫气巅峰之力,六条手臂不停挣扎,眼看就要脱困而出了。

    “不行,单凭独角猎獬之力困不住这家伙,既然如此……”关横倏地发出后土神之息、木灵气、水灵之精和原火之力裹住上方金网,那巨魔受到五行之力共同碾压,顿时痛苦异常,不住嘶吼尖叫。

    与此同时,在东西南北方向那些盘膝而坐的夜魇族人也撑不住了,他们本就是透支生命才能施展这种诛灵阵,原以为只要转瞬间就可以灭杀关横,没想到却被对方的猎獬金网阵敌住,再加上五行之力爆发,这群家伙失算了!

    “呃啊啊啊嘭、嘭!”

    有两个实力最弱的夜魇族人身躯陡忽爆碎,暴毙当场,关横立刻瞧出便宜,单手将句芒剑戳进身边地面,他亮出似雪弓朝着那些夜魇族的家伙接连出箭:“唰唰唰嗤嗤嗤”

    “噗噗噗!”眨眼的工夫,夜魇族人中箭而亡,朦休和旁边的独臂述蔽见状急得目眦欲裂,而空中被猎獬金网紧缚的巨魔虚影更是即将溃散。

    “看来我的判断正确,只要杀了你们这群杂碎,天上那个东西就会立刻消失,纳命来吧!”

    电光火石间,关横身形疾掠而出,他的双剑倏然落在其中一个夜魇族脖颈上,“嗤!”脑壳被大蓬蓝血顶飞数丈,尸身栽倒,紧接着数息之间,除了朦休和述蔽,其余的夜魇族人全部被关横斩于剑下。

    “嘭嘭嘭嘭”说时迟,那时快,天上的巨魔虚影因为夜魇族人死绝而后力不济,赫然消散在金网阵里。“就剩你们两个了……”

    关横刚要向最后两个死剩种扑去,猛然觉得脚下地面一阵剧烈颤动,小黑此时在他身后角落叫道:“姐夫,小心!”

    “轰哗啦!”因为承受不住双方恶战爆发的强大余劲,土城壁顶和地面全都产生了无数龟裂痕迹,关横不由得凛然一惊:“不好。”

    可就在这个时候,自忖必死的朦休和述蔽身后突然出现一道暗影,倏地搭住了二人的肩头:“你们两个废物,到头来还得让本座出手相救。”

    “多头邪……大人?!”这二人又惊又喜,下个瞬间,关横也瞧见这个家伙,他舌绽春雷似的一声厉吼:“想要救人?你是在做梦,猎獬真魂,来!”

    闻听此言,在空中化为金线的猎獬真魂倏然附着在了关横左拳上,方才关横释放在金网阵周围的五行之力犹在,此时汇聚成一个凶悍的兽影,随即轰向对面三个家伙:“死吧!”

    “嗷呜”汇聚五行之力的猎獬魂影张开血盆大口噬向对方,就连来救人的家伙也大吃一惊:“此子是谁,除了灵王之外,我还没见过能将五行之力融会贯通的家伙。”

    但是此时容不得这家伙多想,他陡然汇聚全身所有的本源魔魇,形成巨魔虚影迎了上去,这巨魔之影远比,十余名夜魇族人联手汇聚的要小,不过威力却不在他们之下,可见此人的邪力远胜同族。

    “嘭!”猎獬兽影和巨魔虚影悍然硬撞,震得整座土城摇摇欲坠,那个家伙并非恋战之人,趁机救走朦休和述蔽,眨眼间不见了踪迹。

    关横身形倒掠回小黑身边的同时,突然灵机一动大喊道:“其余的碎片都在我手里,要想夺回,三天之后,古战场中心区域见。”

    “什么?!”已经瞬间挪移出土城、双手拎着朦休和述蔽的那个家伙浑身一震,他登时将两个手下摔在了地上:“嘭。”

    “你们两个没用的废物,竟然让对方把石碑碎片弄走了?!”此人恨恨低吼道:“早知道如此,就应该让尔等死在他手上!”

    ……

    “姐夫,这地方就想就要塌了?!”听到小黑这么说,关横也是苦笑一声:“可能吧,咱们应该赶紧出去……”

    “嘶嘶嘶”可就在下一刻,刚才消失不见的三花纹巨蟒突然从房间角落边缘窜了过来,它对着关横和小黑连连吐信子、点头,关横脑中灵光一闪,他立刻说道:“如果你想带我们出去,赶紧引路。”

    “唰唰唰”闻听此言,巨蟒毫不怠慢,立刻扭身向着彼端窜行而去,关横背起小黑紧随其后,三窜两跃间,他们来到一处墙角的低矮洞口,巨蟒挪开身躯,示意关横出力将其破坏。

    “呃啊啊啊”

    “嘭!”双拳汇聚金土双灵气息,悍然轰碎这一片墙壁,关横一头扎了进去。

    “轰隆隆哗啦啦”身后巨响接连不断,尘嚣四漫,关横就知道刚才那个房间已经塌陷崩毁了。

    “喵呜”猫儿此时从斜刺里三窜两跃落在了关横脚边,他笑着说道:“好啊,刚才没看见你,原来是自己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了。”

    这句话虽然带着几分调侃揶揄,可是吞鬼喵听着却极不舒服,它恼怒的扬了扬小爪子,表示自己一直没闲着,而是去找别的通路,而后拔身而起,向前疾掠而去。

    “喂喂,等等啊,你到底发现了什么?”关横一边叫,一边紧追不舍,这下三花纹巨蟒倒成了他们的跟屁虫了。

    “噌噌噌唰唰唰”

    越往前走,关横就越觉得不太对劲,他看到面前的路越来越窄,而且全都是有间隔的断层,必须得接连窜蹦才能到达另一边,他嘴里忍不住咒骂道:“吞鬼喵,你特么是不是成心带着我跑这种路,是怕累不死我对吧?”

    “喵呜”那猫儿此时才不管关横如何叫嚷呢,自己先跑个痛快再说,最倒霉的就是后面跟随的三花纹巨蟒,这家伙每到了一处断层,都得费老劲才能爬过来。

    万幸的是,吞鬼喵还没有把大家带进沟里去,数息之后,这猫儿纵落在一个高坡上,陡忽驻足不前了。

    “啪。”关横此时伸手一抓对方的背毛,把猫儿拎了起来:“小畜生,你是不是在消遣本少爷,我打……”

    小黑趴在他背上看得远,她伸手指向前方:“姐夫,别忙着动手,你看前面。”

    “呃?!”关横手遮前额及远眺望,发现前方数丈是一个巨大之门,上面有古怪的花纹,还闪耀着诡异淡金光芒,他嘴里嘀咕道:“不晓得是个什么地方。”

    “管他呢,快进去探险才是真的。”小黑此时拍了拍关横的肩头,嘴里叫道:“驾驾驾……”

    他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死丫头,你怎么也拿我当马骑?”

    “也?什么叫‘也’?”小黑听了有些发懵:“谁还骑过你?”

    “闭嘴,你再嗦我就把你扔进沟里去。”关横刚说到这里,身后陡忽传来扑通一声,扭头看时,原来是狼狈不堪的巨蟒追了过来,这家伙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真是奇怪了,这家伙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们,难道说,前面以后啥东西在吸引它?”

    想到这里,关横带着几分狐疑瞥了巨蟒一眼,那家伙被瞧得愕然一惊,急忙低头不敢和关横目光接触,他马上醒悟过来:“果然是有内情。”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