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703章 街上偶遇(第三更)
    “呃啊啊”突然显出一副穷凶极恶的表情,怒吼的关横锵然拽出虹云剑,只见空中倏地寒芒一现,他身侧半人多高的岩石顿时被一劈两半。

    “都别过来,否则小妮子的下场和这块岩石没有区别。”听到他的威胁话语,一众亲卫立刻刹住了自己的脚步,那个高壮的护卫统领脸色大变:“臭小子,你可别乱来。”

    “乱来?!老子都被冤枉成诱拐犯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乱来?!”

    关横此时一手抱着小黑和吞鬼喵,另一只手把虹云剑耍得呼呼作响,他故意凶狠的叫道:“现在是你们不可以乱来才对,都给本少爷听好了,马上把我要的东西准备齐全,要是少一样,小心我把这丫头切开晾着。”

    在他怀里的小黑嘀咕道:“姐夫,你不会真的要为难我吧?我、我只是开玩笑而已。”

    “闭嘴,你个死妮子。”关横用凶恶的眼神瞪视着前方所有人,用他们听不见的低声细语说道:“都是你惹出来的麻烦,现在还不是得由我来收拾残局……”

    说到此处,关横陡忽扬声吼道:“去给老子准备一辆双辕马车,要漂亮一点的,我要去城里馆驿接人。”

    好在关横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还没忘了伏那个家伙在驿馆等候自己,要是抛下伏不管,未免有点不够意思。

    那个高壮的侍卫统领听到关横的话,气得目眦欲裂浑身栗抖,周围的人也都是怒目而视,他们俱都想,这个挟持小公主的家伙好大胆,竟然敢公然勒索我们,岂有此理!

    “我……”

    侍卫统领刚想放出狠话,严词拒绝关横的无理要求,小黑此时却带着哭腔嚷道:“侍卫大叔,你们快找他说的做啊,我好害怕,对了,记得在马车上堆满我爱吃的零食和果子,我怕自己在路上会饿。”

    “呃?!”这一大票侍卫闻听此言险些齐刷刷扑倒在地,高壮统领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是挟持人质?还是游山玩水啊?”

    不过胳膊最终拗不过大腿,小黑这个“人质”毕竟在关横手里攥着,众侍卫只能忍气吞声找来了一辆马车。

    关横带着小黑噌的跳了上去,顺手把这丫头扔进了车厢里,他故意扬声说道:“看来这不夜城里也没什么好玩的,这样吧,我还是把这小妮子带到灵王大殿那边,向灵王勒索一笔巨额赎金算了。”

    “什么?!”

    那群侍卫把这一番话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都是瞠目结舌,这小子敢去勒索灵王?!

    “驾驾”关横瞬间拽起缰绳勒令马车跑了起来,没一会工夫就到了不夜城驿馆,他扯着嗓子吼道:“伏,快骑着马滚出来,咱们要走啦”

    就在此时,闻讯赶来的伏牵着马狼狈跑了出来,他一边上马,一边急促问道:“关大爷,这是怎么了?为何走得如此匆忙?”

    “简单一句话,本少爷挟持了灵王义女做人质,现在打算去大殿那边勒索他……”

    “我的个天呐!”听了他的话,伏从马上直接栽了下去:“扑通。”

    “喂,姐夫,这满脸怂相的家伙是谁?”小黑此时掀开车厢窗帘说道:“你看看他那副胆小的模样,还是扔下算了,免得拖累咱们,只不过是去大殿而已,我也可以带路啊。”

    伏灰头土脸的爬起来,用手哆哆嗦嗦指着对方问道:“关大爷,这位就是、是灵王的义女?小公主?”

    “是啊,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真是要把她送回灵王大殿。”关横说道:“赶紧走吧,那群侍卫找不到我们,肯定会把留在这里的修理一顿。”

    就在此刻,驿馆周围传来了无数嘈杂的脚步声,似乎还有人在喊:“快快、快搜快找,别放跑了那小子的同党!”

    伏听见了这些话吓得魂飞魄散,他忙不迭牵着坐骑跑到马车旁边,并且说:“关大爷,我和你们走。”

    “这就对了……嗯?!有个紫气境界的家伙冲过来了……”

    “噌!”关横倏地纵身跳到对方的马上:“伏,你来赶马车,我去抵挡那个家伙,记住,一直驾车往大殿方向跑就行,我就算一时没跟上,等会也会追到你们的。”

    “好嘞。”伏此时也是没办法,只好被关横牵着鼻子走,陡然将振动缰绳,驾着马车就往城外跑。小黑掀着车厢窗帘叫道:“姐夫,你快点,我们等你。”

    她的话音甫落,车子已经窜出去一箭之地,与此同时,有一人纵马从关横对面急冲而来,嘴里还喊道:“大胆恶贼,竟敢劫持小公主,你给我站住,呃啊啊啊”

    一阵咆哮声响彻云霄,可见此人是个天生大嗓门,关横见到那家伙浑身暴现紫气,便微微一笑:“来来,本少爷陪你玩玩。”

    “假黑之境的废物也敢如此猖狂?!杀”

    “锵!”说时迟,那时快,纵马疾驰之人拽出身畔巨剑高擎叫道:“小贼,记住杀你之人的名字,吾乃灵侯闶!”

    “就凭你也想杀我?!”关横冷笑一声随即拽出身边的灵剑:“哪怕是昔年最强的八灵侯也在本少爷面前饮恨败北,你算什么东西?”

    “什么?!这柄剑为何在你……”

    “嚓!”关横没等对方说完,用灵剑倏地横扫,一股无形斩击迅猛袭去,“嘭!咔嚓!”灵侯闶的巨剑受不住斩击压力冲击,立时断折两截。

    “哈哈哈牛刀小试,此剑不愧是灵王所铸的异宝,非同凡响。”关横此时一拽缰绳,坐骑前蹄霎时间撩起,咴咴暴叫。

    他随即扬声说道:“老兄,别听那群侍卫胡说八道,我和小黑那孩子关系匪浅,只是送她回灵王大殿,并非挟持,你若想知道事情真相,就来大殿找我们吧,告辞了,驾”

    话音甫落之时,他这匹马如风似电的疾驰而去,转瞬间就已经消失在了城门方向。

    这灵侯闶拿着手里半截断剑呆愕半晌,直到身后有人跑过来,他这才抬起头叫道:“喂,赶紧集合亲卫队人马,咱们回灵王大殿去。”

    ……

    另一边,伏率先驾着马车跑出不夜城,他身后的小黑不住叫道:“喂喂,快一点跑,那群家伙有可能会追上来。”

    可是一眨眼的工夫,她又改口了:“不对不对,要慢一点,要不然姐夫就追不上咱们了。”

    小黑的话吵得伏两耳嗡嗡作响,他一边哭丧着脸赶车,一边问道:“公、公主,你真的是被关大爷挟持了吗?我看一点都不像啊。”

    “你瞎扯什么?他挟持我?哼,本小姐挟持他还差不多。”话音甫落之时,小黑一巴掌拍在了伏的脑袋上:“别罗里吧嗦的,认认真真赶你的车,要不然我可就要生气啦。”

    “喵呜!”旁边的吞鬼喵也是尖叫一声,帮助她一起恐吓伏这个倒霉蛋。

    “好好,天大地大你最大,我全听你的就行了。”伏叹了一口气,可就在下个瞬间,马车前方不远突然出现三道人影,堪堪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桀桀桀……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在不夜城附近竟然可以遇到灵王义女,只要抓住她,多头邪魇大人肯定大为高兴。”

    为首的一个家伙说罢,双掌陡忽泛起大量邪气,转瞬汇聚成了球体,随即朝着马车猛挥过来:“呼”

    “糟了,有人偷袭!”伏的本事不行,但是仗着手疾倏地一拽缰绳,两匹拉车的马登时向侧面猛跑,瞬间躲过了疾飞而来的球体。

    “砰轰隆!”这诡异邪气击中附近一块半人多高的岩石,将其打得四分五裂,伏此时勒住马匹,转身抱起小黑纵落下车,吞鬼喵也跟着蹦了下来。

    “岂有此理,你们这些混账东西,不知道这是灵王的义女小公主吗?”伏看到对方三人都是普通灵将打扮,于是开口恫吓道:“不过念尔等无知,就饶你们一回,还不快滚!”

    可是这话甫一出口,对面那几个家伙登时仰天大笑:“哈哈哈”

    “喂,你那些话好像镇不住他们。”小黑此时说道:“还是让吞吞变成巨虎形态,直接打跑对方……呃?!哎呦不好。”

    伏听到小黑语气焦急,便问道:“怎么回事?”

    “呜呜呜,糟糕,能让吞吞变成巨虎的魂石,都在姐夫那里放着,这回可失策了!”她哭丧着脸开言道:“总而言之一句话,咱们要倒霉啦。”

    “喵呜”说时迟,那时快,吞鬼喵看到对方三个疾奔而来直取小黑,它在瞬间毫不犹豫的迎上前去抵挡。

    “碍眼的小畜生,滚!”对方只是一挥手,“嘭!”吞鬼喵的小小身躯就被打得高高颠起,噗嗤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吞吞!”小黑见此情景急得要哭,就想扑过去,伏赶紧把她紧紧抱住:“小祖宗,你要是过去,那可就是有去无回呀。”

    “呜呜呜……”小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她哭喊着叫道:“欺负吞吞,我要让姐夫揍死你们。”

    “啪。”为首的那个诡异家伙故意用脚踩住吞鬼喵,疼得它不停叫唤,伏此时气得大吼道:“可恶,连一只小猫都不放过,你们究竟是哪里来的败类?”

    “哈哈哈,愚蠢的灵族人,连我们夜魇族的大名都没听过吗?”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这一声尖笑,三个人的嘴里赫然涌出大股黑烟,霎时将他们身躯笼罩,一眨眼,这几个普通灵将的外貌就变成了狰狞的夜魇族脸庞。

    “嘿嘿嘿,用自己的分魂依附在进出古战场的灵族人身上,我们就可以大摇大摆的潜进灵界了。”为首的夜魇族狂笑道:“可怜你们这些愚蠢之极的家伙,这数十年来一直懵然不知,哈哈哈”

    “什么?竟然是夜魇族人……”

    听了对方的话,伏登时吓得魂飞魄散,要知道夜魇族可是灵族人延续千年的死仇强敌,对方一转化,为首的那个少说也和半步紫气实力相仿,其余两个也都是黑气巅峰,自己一个小小的黑气初阶灵将,根本就不是人家的敌手。

    “不好,还是保护小公主快溜吧。”伏想到这里,忍不住向后退缩,可是为首那个夜魇族人狂叫道:“如果你们敢逃跑,我就先剥了这只小畜生的皮!”

    话音甫落的瞬间,这家伙脚下用力,顿时踩得小猫儿浑身骨骼“咯吱吱”暴响,吞鬼喵立刻惨叫着喷出一口鲜血。

    “不要啊放开吞吞!”小黑此时终于挣脱了负的臂膀,向着小猫儿的方向疾奔而去。

    “小丫头,你是我的了。”那夜魇族人满脸狞笑,倏地探爪就抓,可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支破空疾飙的劲矢赫然钉在了他的手掌上。

    “轰”炽热无比的原火之力瞬间烧着了这家伙的全身,让这夜魇族人惨嚎不止:“呃啊啊啊”

    “杀千刀的杂碎,竟然敢动我的吞鬼喵,你必须死!!”

    “嗤嗤嗤嚓嚓嚓”转瞬间,纵马疾驰的关横接连张弓再出三箭。

    “噗!”第一支箭镞锋矢钉进为首那个夜魇族人的颈嗓咽喉,这家伙原本就受到原火之力烧灼,此箭又暴现无俦威力,硬生生把他绞成了飞灰齑粉。

    “啪、啪!”另外两箭掼进一双夜魇族人的小腿,原火之力席卷之下登时吞噬了他们一条腿。

    “呃啊啊啊”惨叫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这两个夜魇族就地翻滚哀嚎,模样好不凄惨。

    小黑此时跑过去抱起吞鬼喵,看到它伤痕累累的模样,气得直掉眼泪:“呜呜呜……姐夫你为什么不早到一步,吞吞被他们欺负惨了。”

    “可恶,你们这群夜魇族的杂碎,只会欺负弱小,算什么本事?”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地翻身下马,扑过来薅起一个瘸腿的夜魇族大声吼问对方:“说,闯进灵界来,到底想做什么?”

    “哼,你休想从我嘴里知道任何讯息,我们绝对不会出卖同族的秘密。”

    “不招?那你就去死吧!”关横看到受伤的吞鬼喵早就气得目眦欲裂,勃然大怒之下,一股原火之力顿时席卷掌下夜魇族人,硬生生把他烧成了焦炭模样。

    “扑通。”随手扔掉对方的死尸,关横迈步走向另一个家伙。

    “瞎了眼的夜魇族畜生,现在轮到你了。”

    “啪。”盛怒的关横伸手扣住对方天灵额头,他说道:“老子也不盘问你什么讯息,我现在只想杀了你!!”

    “别、别……别杀我,我全说……”很显然,这个年轻一点的夜魇族人胆子更小,被关横威吓一下,竟然吓得要招供了。

    可就在下一刻,不远处传来一声凄厉咆哮:“大胆,竟敢出卖我族秘密,叛徒受死!”

    说时迟,那时快,两道人影转瞬间急速掠来,关横立刻甩手扔给小黑两块魂石:“快让猫儿吞了,准备迎敌。”

    “看打!”其中一人见到关横顿时眼红似喷血,汇聚邪气挥拳重轰他的身躯,在这家伙看来,关横的假黑之境实力不过是个脚底泥一般的废柴,只可惜,他错打了算盘。

    “哼!”

    电光火石间,关横双拳倏忽挟裹金灵气息、原火之力瞬间迎上,就只听轰隆一声爆响,金灵符文狂涌千钧攻势,原火之力霎时烧灼对方臂膀,让这个实力不下紫气初层的夜魇族登时惨号一声:“哇啊啊”

    “嗷呜!”此时此刻厉吼声陡起,吞下魂石、恢复彪躯状态的吞鬼虎也挥起前爪,狠狠落在了另一个夜魇族身上。

    “嘭!”这家伙正面挨了一爪,腾腾腾连退好几步,可是他有邪气护体,实力不在紫气之境以下,吞鬼虎的力量还伤不了他。

    “哼,吞鬼虎,只管攻击,现在是你报仇雪恨的时候了。”关横的话音甫落,陡忽屈指一弹,将星点原火之力附着到巨虎两只前爪上,它得到这股力量的瞬间,圆睁狰狞虎目骤然扑向对面的夜魇族人。

    “呃,你……”

    “砰砰砰砰!”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吞鬼虎双爪左右开弓,一套“组合虎爪拳”全都落在了他的头脸上,硬生生将此人脑壳轰得粉碎,死尸扑通栽倒在地。

    “啪乒乒乓乓。”关横挥拳重重打在另一个夜魇族人身上,这家伙虽然实力不弱,无奈五行之力彻底压制,在关横面前如同被老叟耍戏的婴儿似的,着着实实挨了一顿胖揍。

    “扑通。”此人和先前的俘虏被扔在一处,关横对伏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扑过来薅住先前那个俘虏吼问道:“说,你们混进灵界到底有什么诡计、阴谋?”

    “我、我只是个小卒子,具体事情不太清楚,只知道最近好像多头邪魇大人他们要有新的计划……”

    “混账东西,不许说!”那家伙刚讲到这里,另一个夜魇族突然厉吼道:“我要和你们同归于尽”

    “不好,大家赶紧退后。”

    意识到事情不妙,关横倏然伸手搭住伏和小黑的肩头,三个人和小黑霎时间疾掠出去数丈,说时迟,那时快,原地的两个夜魇族身躯猛地膨胀起来,继而轰然爆碎,大股邪气直冲云霄,声势极为骇人。

    目睹这番情景,伏此时大口喘着粗气说道:“好险……差点就被这个家伙的疯狂举动卷进去。”

    “哼,这群夜魇族人还真是没什么花样,和在古战场那里一样,只会耍一些龌龊手段。”听到关横这句话,伏骇然问道:“关大爷,怎么,你去过古战场了?”

    “对呀,就是和你在不夜城驿馆附近分手之后的事。”关横拍了拍小黑的脑袋:“那时候正好遇见这妮子,于是我们就去了传送阵那里,前往古战场溜达了一圈。”

    小黑也在旁边搭言道:“没错没错,那古战场还挺有意思的。”

    “你们……”伏指着关横和小黑满脸都是疑惑,而后问道:“小公主,你不是被关大爷劫持了吗?怎么还……”

    “咧咧咧,笨蛋笨蛋大笨蛋。”小黑冲着对方吐舌头做鬼脸:“那些什么挟持的事情,只不过是我和姐夫开的玩笑而已。”

    “姐夫?!”伏越听越糊涂,脑子里真是乱成一团浆糊了,关横此时对他摆手道:“喂,别再胡思乱想了,我们得赶紧去灵王大殿那里找人,出发吧。”

    “好好,反正我这一路跟着你也占了不少便宜,总而言之,有些好处,那就继续跟随吧。”伏到了现在也不想动脑子费心思去想别的,于是上了马车,一拽缰绳:“小公主,请上车来,咱们出发喽。”

    就这样,三个人一路风尘仆仆,兼程赶路近百里,终于来到了灵王大殿外围的“聚灵城”。

    “咱们到了,进城之后,一直往北走,就是灵王大殿。”

    此时此刻,伏一边赶着车缓缓前行,一边对身边的策马相随的关横说道:“聚灵城这边,住的大比分都是灵侯以上那些贵族的亲眷,所以守卫要比其他城市严一些,不过只要拥有高阶灵将或者灵侯的战绩聚灵牌,在城门口出示一下,就可以进去。”

    “哦,原来是这样,明白了。”关横微微颌首点头。

    小黑却在此时掀开马车窗帘说道:“何必那么麻烦?只要我报上灵王义女的名号,马上就会有人出来迎接啦。”

    闻听此言,关横翻了翻白眼:“笨丫头,你就知道给自己找方便,那我和伏怎么办?别忘了,我现在可是‘诱拐’你的犯人,那些侍卫出来迎接你不假,看到我还不气疯了?”

    “噗嗤。”听了他的话,小黑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这回你终于被我耍到了。”

    “闭嘴。”关横没好气的说出这两个字,而后又对伏说道:“这样吧,先想办法混进聚灵城,前往灵王大殿的事情,容后再说。”

    “明白了,那我们现在就进去。”众人商量已毕,骑马的骑马,赶车的赶车,在下一刻来到了城门口附近,偏赶上今天进出聚灵城特别多,关横他们派了将近一刻时间,这才轮到自己通过。

    守门的灵兵看了关横的聚灵牌,随口说道:“哦,原来是一位高阶灵将大人,您来聚灵城是公事?还是私事?”

    “呃……”关横眼珠一转,立刻搪塞说道:“二者兼有吧,有公事,也有私事,嘿嘿,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那灵兵摇了摇头:“没有了,大人请往里走吧。”

    “咚咚咚呜呜呜”就在关横他们刚刚走到聚灵城街道上的时候,身后城门骤然传来一阵阵锣鼓和号角的轰鸣声,紧接着,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响起:“灵王大人与公主回宫喽闲人回避”

    “什么?!是灵王爹爹回来了吗?”闻听到这个声音,小黑此时掀开车厢帘子跳了下来,此刻,关横的眼睛却已经定格了,目光直愣愣的瞅着迎面而来的庞大车队。

    只见逾百护卫手持仪仗在前方齐刷刷前进,中间簇拥着一辆被六对骏马辕驾的华丽马车,上面左侧坐着一个衣饰华贵、容貌极美的年轻女孩,怀里还抱着一只小鹿,她右边坐着一位面容清癯的高冠王者。

    沿途的灵民百姓纷纷匍匐跪拜,口中山呼:“灵王大人、公主大人万福”

    “卿、卿凰……”关横看着对面华丽马车上、那个让自己倍加思念的女子,虽然二人才短短两天未见,却如同离别经年,那份相思愁苦,如同剜心一般。

    “可恶,居然是卿凰那个坏女人!”就在这时,小黑恼怒异常的话语声赫然响起,关横惊愕的扭头看她,这丫头兀自在喋喋不休。

    “坏女人就是坏女人,什么都和我抢。”小黑气呼呼的咬着手指说道:“先和我抢姐夫,现在又和我抢灵王爹爹,臭卿凰,气死我了,我、我和你拼了!”

    说到这里,小黑就要冲向前方的车队,关横吓了一跳,赶紧把她抱起来和伏一起疾奔到附近陋巷里。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找那个坏女人拼命啊…………”

    小黑刚叫到这里,关横已经捂住了她的嘴:“小祖宗,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拜托你顾忌一下自己的身份好不好?”小黑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姐夫,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是灵王义女,卿凰现在也是,你俩要是在这大街上撕扯对骂起来,成何体统?”

    关横扶额苦叹道:“恐怕到时候,就连灵王的脸上都不好看,这样吧,咱们今天晚上潜进大殿,找到卿凰问个清楚,你看如何?”

    “这……好好,我是给你和灵王爹爹面子,否则才不在乎那个坏女人的脸面呢。”

    听到小黑这么说,关横急忙继续开言道:“你可得答应我,到时候不许和卿凰吵闹,要不然,姐夫以后都不再理你了。”

    “什么?你还是这么偏心眼!”

    小黑气得嘟起嘴,可是关横一边观察陋巷外面的情景,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过去的事情,也该揭过去了,你小黑姐大人有大量,一切向前看,别再和她斤斤计较了好吧?”

    闻听此言,小黑只是低头不语,而关横却在这时注意到近在咫尺的灵王护驾车队附近有七鬼魂影,于是倏地一弹手指:“喂,都给我过来。”

    “呜呜呜呼呼呼”

    转瞬之间,六伥鬼、婴白鬼赫然出现在关横身处的小巷子里,群鬼再次见到关横,可是乐坏了尤其是婴白鬼,最爱粘着关横了,它一头就扑到关横怀里,吱吱叫着,说自己十分想念主人。

    “好啦好啦,这两天辛苦你们保护卿凰。”关横此时对大伥鬼说道:“你领着它们五个继续留在卿凰身边,对了,告诉她一声,就说今晚入夜前后我就回去找她,赶紧去吧,婴白鬼留在我这里了。”

    闻听此言,六伥鬼俱都点了点头,随即飘然离去,关横笑着对婴白鬼说道:“来来,回到自己的铜瓮里吧,这里可是最舒适的家哦。”

    “吱吱。”对方欢喜的叫了两声,化为一道白光赫然进了瓮口。

    ……

    另一边,坐在华丽马车上的卿凰轻抚着妖鹿小角,突然间,大伥鬼的魂影在她耳边乍明乍暗、瞬息微微晃颤。

    “嘻嘻……”霎时间,卿凰的嘴角上翘,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发自内心的微笑,附近那些围观的灵民见此情景全都看得痴了。

    “快瞧,公主娘娘笑了,她真是好美啊。”

    “这是一种让人从心底羡慕、开心的笑容,看到这笑容,我的心仿佛都要融化了似的,这一刻,只要公主一句话,我愿意上刀山、下火海。”

    这些议论纷纷的声音越来越响,人群熙熙攘攘,异常嘈杂,灵王此时也注意到义女脸上的变化,便笑问道:“怎么了,突然发笑是何意?”

    “没什么。”卿凰此时微垂二目,借此掩饰内心窃喜,她低声说道:“女儿只是看见众位百姓的热情,又想起这两天受了义父很多照顾,心中充满了高兴和感激之情,故而发笑,失礼了。”

    “没关系,卿凰。”

    灵王的眼中闪烁着慈父的柔和光芒,他说道:“女儿啊,开心就笑,这是好事,你以后要多多的笑,让周围的人都分享自己的快乐,这样的话,自己也会得到更多欢悦的心情,你说是不是?”

    卿凰微微颌首:“嗯,义父说的有道理,女儿一定谨记在心。”

    灵王的护驾车队与众侍卫越行越远,关横却痴痴地瞧着那边,目光一刻也舍不得挪开,他嘴里喃喃自语道:“可恶,这天……怎么还不黑下来呀?”

    倏地转回身,关横一把拉住小黑的胳膊,随即说道:“你在灵王大殿也住了一段时间吧?赶紧把里面的地形和我说说,我怕晚上去那里的时候会迷路,那样就不好了。”

    “你你你、你急什么?”小黑看到关横的眼里都是急不可耐的神色,就知道对方极度渴望夜幕降临,好去和卿凰那个“坏女人”见面。

    这丫头的小脑袋里,已经彻底嫉妒之火给点燃了,不管此时关横好言相劝也好,故意板着脸询问也罢,她就是紧咬牙关不开口。

    “岂有此理,黑豆丁你是不是欠揍?”关横终于忍不住想发火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伏突然一指陋巷外面的街道低叫:“糟、糟了,你们快看,那些人是谁?”

    听到他说话的声音有异,关横和小黑也顾不上吵架斗嘴,两个人四只眼齐刷刷的向远处望,这一看不要紧,他俩顿时失声道:“怎么是他们?”

    “驾驾驾”纵马疾驰的为首一人,是个高壮的汉子,他还不时回头对属下吼道:“快快,跟上,一定要抓紧时间把小公主被劫持的事情报告灵王大人。”

    后面那些人也是轰然怒吼道:“不错,逮到犯人和同党之后,零切碎剐,绝对让他们死得很惨!”

    这十余骑转瞬之间掠过长街,直奔着灵王大殿方向而去。看着对方消失的背影,小黑喃喃自语道:“姐、姐夫,我好像闯了一个大祸……”

    “啪。”她的话音甫落,就被关横弹了一个脑锛:“死丫头你还好意思说,冤枉我当了挟持犯人,现在好了,这群亲卫队的家伙到了灵王大殿添油加醋一说,我就算浑身都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这、这也不能全怪人家嘛。”小黑捂着额头苦笑道:“你说该怎么办?”

    “嗯,我想想……”

    关横沉吟半晌,而后对吓得脸色发白的的伏说道:“你自己在灵王大殿附近先找个住处隐藏下来,我们今晚夜探灵王大殿以后,要是安然无恙的话,就回去找你,快走吧,被人瞧见咱们在一起,你也有危险。”

    “那好,关大爷,我先找个地方躲一躲。”

    伏和关横他们在一起经历的事情越多,就越觉得这些人不可思议,不过他如今对别的事都缺乏兴趣,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小命。

    目送对方的背影消失,关横又对小黑说:“估计那群亲卫此时已经到了灵王大殿,他们把我的事情一说,大家以后兵戎相见,就不好收场了,这样吧,你赶紧把大殿的地形和我说一遍。”

    小黑现在也有些忧心生怕自己的义父和关横再打起来,于是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她随口问道:“那、那我该怎么办?”

    “今晚进入灵王宫之后,你先去找灵王见面,把咱们的真正关系和他解释一番,先把误会消除再说。”

    关横没说自己会单独去找卿凰,免得引起这丫头心中不快,到时候暗中搞破坏的事情,这妮子也做得出来,小黑不疑有他,忙不迭颌首道:“好好,就听你的。”

    ……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是黄昏了。

    “噌噌噌唰唰唰”衣袂破空声响霎时间出现在灵王大殿的围墙外面,关横背着小黑,吞鬼喵在前面疾行,它和小黑在此处住过几天,因此对路径也有几分熟悉。

    沿着围墙数十丈距离,小黑突然低声道:“吞吞,稍微停一下。”

    “”闻听此言,猫儿登时刹住了脚步,小黑说道:“姐夫,这附近的一处围墙靠近参天大树,树的枝杈一直延伸到墙后,咱们可以从那里过去。”

    “喵呜。”猫儿此时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对方的说法,关横低声道:“好,就按照你们说的办。”

    可就在下个瞬间,他双耳倏忽一动,急忙细语道:“有人过来了,咱们先躲一下。”

    说着,便闪身掠进了附近灌木丛中。

    数息之后,七、八个灵族武士在一个灵将带领下从西北方巡逻走来,有一个武士还说道:“副统领,今天晚上这大殿的守卫好像增加了不少,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嗨,估计和灵王大人的两位义女公主有关系。”那副统领显然是个多嘴闲不住的人,他一边走,一边和众属下闲谈:“今天看见那位灵王大人新收的义女卿凰公主了吗?”

    “看见了、看见了。”灵族武士们纷纷点头,有个家伙还嘀咕道:“公主娘娘可真漂亮,当时我远远望见了她一眼,一时失神差点从台阶上摔下去。”

    “哈哈哈”闻听此言,周围几个灵族武士都是哄堂大笑,可是那副统领却说道:“都闭嘴,你们知道什么,卿凰公主确实美艳之极,就算为她失魂落魄也没什么新鲜的。”

    这话甫一出口,另外几个武士也不再发笑了,因为白天的时候,他们远远望见陪同灵王一起走下马车的公主,每个人都是那副失神的表情。

    此时此刻,在暗中偷听的关横忍不住微微一笑:“嘿嘿,诸位,你们嘴里议论的,可是我的女人喔。”

    就在这个时候,副统领接着开言道:“加上之前的小黑公主,灵王大人最近连收了两个义女,宫中的人都在背地里谈论,说这二位天之骄女会不会是大人的亲女儿呢?”

    有个灵族武士忍不住搭言道:“我看不像。”

    “对对对,别说卿凰公主了,就连小黑公主也比灵王大人的模样漂亮一些……”

    “闭嘴,不要再胡乱议论了。”副统领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事暂且不提,你们知道吗?有个胆大妄为、禽兽不如的小贼,竟然丧心病狂的把小黑公主劫持走了。”

    “什么?谁这么大胆?”

    “是啊,这不是和我们灵王宫,啊不,整个灵族做对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今天下午亲卫队回宫的时候,那些人被灵王大人好一顿训斥,狼狈极了。”

    副统领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所以灵王大人才在大殿这里加派了不少护卫,生怕连这个卿凰公主都被人劫了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七、八个灵族武士已经渐行渐远,副统领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你们说这个贼人奇怪不奇怪,劫持一个小孩子也不知做什么?莫非他是个有特殊癖好的禽兽……”

    “噗嗤……哈哈哈……”躲在草窠里的小黑耳力很好,听到了对方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好一个禽兽不如、胆大妄为,还有特殊癖好的小贼,有意思。”

    “有意思个屁!”关横气得七窍生烟,一巴掌拍在她的脑门上:“小东西,还不是你坏事?气死我啦。”

    说完这句话,关横心里还恨恨的想:“加派护卫?怕我把卿凰也劫了去?开什么玩笑,她是我的女人,只要本少爷勾勾手指,卿凰就立刻自己跟着我跑了。”

    看到他沉着脸一言不发,小黑又凑过来低声问道:“喂,姐夫,你在想什么呢?”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