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698章 夜魇族人(第三更)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不远处传来一声突兀呼吼:“坚持住,我来啦!”

    “唰唰唰嗤嗤嗤”箭镞锋矢接二连三破空袭来,将数只凶兽硬生生钉在地上,两个灵族人一见来了强援,顿时精神大振,厉吼声中各自奋力拼杀,又劈翻了几只扑过来的家伙。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浑身青灰硬甲、长着鳖鼋颅首的奇兽迅速翻出岩浆河,朝着二人这边“噗噗噗”连吐炽热岩浆球。

    那两个人没想到这时候还会遭到偷袭,慌忙躲闪之下,还是一个打中肩头,一个肋下受创,“扑通、扑通”栽倒在地。

    “呼!”

    这奇兽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二人,可是这个时候,关横已经拔身似电疾窜而来,虹云剑狂劈急落,斩向奇兽脑壳,这家伙见机极快,倏地用前爪一挡,“当!”剑锋、兽爪激烈碰撞,登时擦出一连串火星。

    “这家伙好硬的爪子,只可惜,你的身体不是每个部位都是一般硬。”

    “唰唰噗噗!”关横的话音甫落之时,剑尖陡忽疾点,不偏不倚没入对方两边眼眶,这奇兽头上立时窜出了两道血箭,疼得它昂首惨号:“嗷呜”

    “噌”一招得手,关横转瞬掠到了那两个灵族人和小黑身边,他扬声道:“这里有些危险,小黑,带着他们往后退。”

    “好嘞。”听了他的话,小黑对那两个人一招手,他们立刻互相搀扶一瘸一拐,和小黑一起跑出去老远。

    关横此时倏地一振双剑喊道:“喂,瞎子,你还能找到我吗?”

    “呼噗!”双眼已盲的奇兽听声辩位,立刻向关横喷出一颗岩浆球,关横哈哈一笑,不躲不避,竟然挥拳直轰了过去,“嘭!”炽热球体凌空迸碎,他的拳头却是毫发无伤。

    “嘿嘿,岩浆虽热,但是比起原火之力来,差得实在太远。”关横晃着左手护腕:“大家伙,看你也是招数用尽,现在该我还手了。”

    “噌噌噌”脚尖点地急窜出去,关横转瞬将双剑攥在手中,他早就观察到这奇兽周身硬甲坚固无比,要是强攻表面,估计一时半会难以奏效,既然如此,取其要害攻击一点就是了。

    “此兽的腹底有一处柔软的部位……”关横想到这里的同时,那疯狂凶兽的前爪已经挟风狂落,狠狠拍向他的面门,这倒不是此兽能看见,现在完全是胡挥乱舞,瞎打一气。

    “嚓”这回是瞎猫碰到死老鼠,爪尖堪堪掠过关横的前襟,“嗤啦”留下一道狭长裂口,但是关横也趁此机会噌的窜到了它的身躯下方,双剑登时齐刷刷直掼过去。

    “噗”顺势撩开凶兽下腹,大蓬血雾激溅而出,关横向前一溜翻滚,这才站起身来。

    “扑通!”带着几分不甘心摇晃了两下,凶兽绝气倒地。关横此时跑到两个灵族人面前问道:“你们没事吧?”

    “多谢这位兄弟相救,我是凌,他是瑕。”其中一人赶紧自我介绍,并继续言道:“唉,以前来到古战场的时候,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凶戾嗜血、疯狂暴躁的家伙,真是奇怪,都让我们赶上了。”

    “我是关横,这是小黑。”听了他们的话,关横心中微微一动,他开口问道:“怎么,你们之前进来过?那时候是什么情景?”

    瑕在旁边搭言道:“两个月前进来的时候,这里还只有一些不是很强的黑气异兽,大家轻而易举就可以打败,然后在这里吸收一些浓郁灵气就可以返回了。”

    “现在恐怕没这么轻松了。”关横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在沿途上可遇到了不少棘手的家伙。”

    “是啊,我想想,这一路上有……”小黑此时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岩骨巨鼠、擎苍飞魂……对了,还毒骨邪犬什么的。”

    “什么?毒骨邪犬。”看到两个灵族人的表情,关横便意识到他们很了解这一些东西,于是问道:“你们以前遇到过?”

    “不不,这种凶兽一般都不会单独出现,它们是那些可恶的夜魇族人豢养的尸兽。”凌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突然惊异问道:“关兄,难不成你们也遇到了……”

    “没错,确实遇到了三个夜魇族人,不过死了两个,我是来追剩下那个活的,才路过这里。”

    关横表情平静的说道:“二位,顺便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之前我遇到一个濒死的灵将,说是发现了此地有大批夜魇族人聚会,图谋不轨,你们最好赶紧返回灵界那边报讯,以防不测。”

    “可是我们两个人是从灵王宫南市那里的传送阵进入,每人还支付了两百战绩点数,说起时间,还有一个时辰才能返回。”

    听了对方的话,关横稍一思考立刻说道:“这个简单,赶紧把你们的战绩聚灵牌取出来。”二人对望一眼,毫不犹豫的掏出牌子递向关横。

    “你们之所以能在古战场这边滞留一段时间,是因为聚灵牌里蕴含着一丝五行之力,只要这力量耗尽,就可以被自动传送回灵界,既然如此,看我的吧。”

    关横说着,伸出两只手搭住对方聚灵牌,心念一动,顿时把里面蕴藏的五行之力吸收到自己这边,说时迟,那时快,两个灵族人凌和瑕周身立刻泛起奇异光芒,这就是即将被传送离开的征兆。

    “记住,快回去报讯,通知所有人小心。”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对方登时消失在了自己眼前,他扭头对小黑说道:“走,过桥……咦?吞鬼喵呢?怎么又不见了?”

    “哦,它呀,我知道。”小黑笑嘻嘻的说道:“你刚才只顾着跟那两个人说话,吞吞去追那只奇兽逃走的魂体了。”

    “喵呜”他们两个人刚刚说到这里,小猫儿叼着一颗魂石溜溜达达的跑了回来,随即把东西递给关横,他不由得莞尔一笑:“呵呵呵,这回表现不错哦,你竟然没有私吞,值得口头嘉奖一番。”

    小黑此时抱起猫儿,向前就跑:“姐夫,快点走吧,你别忘了,咱们在这里也就剩下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了。”

    另一边,距离岩浆河长达数里之遥的某地,两个年轻灵族女子正躲在昏暗的角落不住喘息。

    其中一个刚刚迈进黑气之境不久,是个初阶灵将级别的女子,带着几分怯意说道:“渚姐,为什么这里会冒出上百个夜魇族的家伙?太可怕了。”

    “,没事的,反正咱们还有半个时辰就可以被传送回南市了。”

    另一个女子名叫“渚”,是中阶灵将、拥有黑气顶峰的实力,她到此时倒还能按捺心中惊惧,故作镇定:“我觉得咱们已经甩掉那些家伙了,只要在此处再待一会,然后躲得远远的,他们奈何不了你我。”

    “噌噌噌唰唰唰”

    渚的话音甫落,不远处风声陡起,有十余条窜跃疾行的黑影掠来,它们口中不断发出呜呜低嚎,渚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糟了,那群夜魇族拥有可以寻踪觅迹的‘毒骨邪犬’,我们要想脱身恐怕有些困难了。”

    看到身边瑟瑟发抖的,她暗自思量:“是我把表妹带到古战场历练,所以保护她是我的责任,哪怕是牺牲自己,我也得让安全返回。”

    打定了主意,渚反手抽出背上的短戟,随即低声道:“你在这里带着别动,我去引开它们。”

    “不,渚姐你别去,我害怕……”还没等她把话说完,渚已经拔身似电疾掠出去,她一横掌中短戟对着群犬叫道:“喂,到我这边来。”

    “嗷嗷嗷”为首的一只硕大毒骨邪犬嚎叫着急扑而上,却被挟风劈落的戟刃拍在面门上,登时脸骨迸碎倒跌出去。“不宜久留。”

    渚一击得手,转身便跑,十余只邪犬哪里肯舍,果然朝着她追了过去,此时此刻,就剩下在岩石岩石缝隙里瑟瑟发抖的了。

    “呃,表姐,我好害怕,早知道就不来这里了。”缩身抱膝坐在里面,嘴唇不住颤抖,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头顶上赫然传来一阵阵“哈、哈、哈”的急促吐气声。

    带着满脸惊愕、心脏怦怦乱跳,原来是刚才被渚挥动短戟打碎脸颊的硕大邪犬晃着身躯从原地爬了起来,这家伙的脸骨不断龟裂,噼里啪啦往下掉着碎渣,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步一步向着藏身的地方挪了过来。

    ……

    与此同时,倒提短戟的渚撒脚如飞,她没命狂奔,几乎已经可以听见前方奔涌的岩浆河声响,可就在下个瞬间,一只毒骨邪犬嗷呜狂吠,弓身疾窜倏地落在了她身后咫尺距离。

    “呼”利爪挟风直捣,渚脸色剧变,想要惶急躲闪的时候,脚下一个趔趄登时扑向前方,“嗤啦!”

    背脊衣裳碎片随着大蓬红雾飘洒散落,渚哎呦一声翻滚在地。

    “嗷呜嗷呜!”

    “噌噌噌噌!”恶犬吼叫声奔着疾窜身影纷纷落在她的周围,渚将短戟往身前一横,她尖叱道:“可恶的畜生,来吧,我和你们拼了!”

    “嗖!”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迅疾黑影突然掠来,它落在附近的瞬间立刻挥爪左右开弓,就只听“乒乒乓乓”一阵暴响,毒骨邪犬纷纷倒掠横飞,一个个粉身碎骨,出手的正是吞鬼虎。

    “嗷!!”这声惊天动地的咆哮更胜往昔,直把周围剩余的几只黑气邪犬震得骨架崩碎当场湮灭。

    “哒哒哒……”此时此刻,关横和小黑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小黑还问道:“这位姐姐,你没事吧?”

    “你们是?”

    “我们也是来此处古战场历练的人。”关横说着还晃了晃自己的聚灵牌,对方一见之下大喜过望:“原来是位高阶灵将大人,我是灵王宫南市的初阶灵将渚,请教您的大名是?”

    “这是我姐夫。”小黑此时笑嘻嘻的说道:“他叫关横,我是小黑。”

    渚顾不得说别的话,火急火燎开言道:“关横大人,我妹妹还被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吞鬼虎,愣着做什么?赶紧过去救人。”关横的话甫一出口,吞鬼虎立刻弓身疾窜而去,直奔远方,他也说道:“走吧,咱们也跟着。”

    ……

    与此同时,那只硕大邪犬缓缓走向藏身的石缝,吓得这姑娘手里紧攥着自己的兵刃长剑不住颤抖。

    “唰!”下个瞬间,一道黑影赫然出现在硕大邪犬附近,这是个身形颀长的夜魇族人,邪犬见到他,登时匍匐在地,不敢动弹了。

    “哼,派你们去追两个灵族女人却迟迟不归,可真是些废物!”

    此人说话如同金属之间刺耳的摩擦声,让人厌恶又毛骨悚然,他继续冷冷言道:“好像还受伤了?像你这种废物,我就该直接处决灭杀,免得旁人笑话我‘朦休’调教无方……”

    “嗷呜、嗷呜。”硕大邪犬吓得浑身栗抖、骨架颤晃不止,但是夜魇族人朦休却只是说说,随即一挥衣袖,“唰!”一股诡异邪气赫然笼罩邪犬面部,让它受损的地方恢复如初了。

    “要不是为了寻找‘那东西’需要你们这些废物继续出力,我才懒得救你。”朦休淡淡说道:“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赶紧去找吧,至于躲在这里的蝼蚁,就由我亲自处置……”

    “呼!”说时迟,那时快,朦休左掌瞬间聚集起一团邪气黑球,此物发出嗡嗡声响,威势绝不弱于黑气顶峰的全力一击。

    “死吧,小虫子。”“唰”邪气黑球霎时间破空飞向藏身的岩石缝隙,原来这家伙早就发现她了。

    “表妹!!”和关横、小黑一起赶回来的渚见此情景吓得魂飞魄散,可是关横的凌天箭也在弓弦急颤时赫然发出:“嗤”

    “嘭!”千钧一发之际,箭镞锋矢正撞在黑球上,那上面附着的原火之力陡忽将黑球燃烧殆尽,那个夜魇族人见状顿时大惊失色:“什么?竟然可以化解我的‘本源魔魇’,这是……”

    “恶贼,看这里!”关横的吼声甫一出口,转瞬又发出三支劲矢,朦休顿时不敢硬接,随手抓住身边硕大邪犬的身躯奋力抛出。

    “啪啪啪!”疾旋的箭尖骤忽绞碎惨叫邪犬那副骨架,“呼”星星点点的原火之力顿时溅到了朦休身上。

    “呃啊啊啊五行之力?!”这些夜魇族人仿佛对五行神之力畏惧如虎,朦休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这还是最炽烈的原火之力,烧得他不断惨号。

    不过朦休这家伙似乎也有些实力,倏然间将自己周身邪气黑雾凝聚、继而狠狠轰击在地面上:“砰砰砰哗啦”

    无数土石迸飞四溅,关横、吞鬼虎和渚各自上下格挡,奋力震开来袭土石,朦休那家伙竟然趁此机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数息之后,关横把从碎石堆里挖了出来,万幸的是岩石缝隙很大,她缩身在里面,只受了一些剐蹭轻伤。

    “表妹,对不起,我不该抛下你一个人跑出去。”

    “姐姐,我知道你是想牺牲自己引开那群邪犬。”二女此时抱头呜咽,关横在旁边问道:“你们想不想立刻被传送回灵界去?我有办法,只要……”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渚扭头问道:“关大人,你和小黑妹妹不打算走吗?”关横摇了摇头:“我决定继续留下来调查夜魇族的事情,而且我们想要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

    “那就请您把我表妹先送回灵界吧。”渚斩钉截铁的说道:“我留下来帮您。”

    “这……”

    关横脑中疾转如电,迅速思考这件事是否可行,但是渚接着说道:“我姐妹蒙您救命大恩,无以为报,你就让我留下来帮忙吧,这样的话,万一和那些夜魇族家伙作战,我也可以保护小黑妹妹。”

    “好啊,姐夫,你就让渚姐留下吧,我喜欢她。”小黑说话素来肆无忌惮,也是天真烂漫所致,关横听了微微颌首:“好,我答应你了,,现在让你回灵王宫,赶紧把聚灵牌拿出来吧。”

    “表姐……唉,你们多加小心。”本来也想随大家留下来,可是却被对方用眼神制止,她明白自己的心情和实力都不适合在此拖大家的后腿,所以只好拿出自己的聚灵牌递给关横:“请您动手吧。”

    关横霎时间抽走了牌子里微弱的五行之力,周身立刻闪动光芒,那一瞬间,她大声喊道:“表姐、关大人,你们一定要平安返回灵界,我等着……”话音甫落,人、声俱已彻底消失了。

    “表妹……”渚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扭头刚要说话,却发现吞鬼虎也起来变化,眨眼的工夫就变成了一只小猫儿,渚指着它失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哦,吞噬这里的无形灵体、奇兽妖魂之后,它可以暂时保持巨虎形态。”

    关横苦笑着摇了摇头:“可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不说这些了,我有事情要问你,还有,不要叫我关大人,听着别扭,叫关横或者关兄都行。”

    渚此时点了点头:“好的,关大……啊不,关兄,您有什么事要问我?”

    “你们是在什么地方遇到夜魇族人聚会的。”渚想了想,回答道:“被传送过来的瞬间,我们落在了距离岩浆河不远的古战场西北,那里有一座‘枯骨山’,也是在那里看见的夜魇族人。”

    “好,立刻过去确认一下还有没有对方的踪迹。”

    关横心中暗想:“通过刚才的作战发现,我身上的五行之力应该可以克制夜魇族的家伙,尤其是原火之力最为凶猛,能把他们烧到焦头烂额,也许夜魇族对付灵族有把握,但要是遇到我,嘿嘿,那就算他们倒霉了。”

    ……

    另一边,枯骨山。

    “呼”一道狼狈的身影倏然出现在此处,旁边几个正在对话的夜魇族人登时吓了一跳:“朦休?你这是怎么了?”

    “大事不好,我刚才遇到一个古怪家伙,他竟然可以用五行之力伤我。”

    “什么?!”其余夜魇族人听了他的话都是凛然暗惊。

    有一个家伙低吼道:“这不可能,多头邪魇大人说过,自从五行神消失在这古战场之后,整个灵界能够彻底动用五行之力的人,只有灵王一个而已,你是不是昏了头啦?”

    “放屁!”一听到对方质疑自己的判断,朦休立刻没好气的说道:“睁大你的贼眼看看老子身上的伤,这是不是原火之力造成的?我能用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吗?”

    他这句话甫一出口,众族人登时面带惊愕惶然,纷纷陷入了沉默。

    倏地,有个家伙说道:“不行,你说的这个能使用五行之力的人,是个危险的苗头,咱们此时最好把他彻底留在古战场,灭了他,不然的话,此子必成我夜魇族的心腹大患。”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来找你们商量,快,先分给我一些‘本源魔魇’疗伤。”

    大家各自打出一道诡异黑气送进朦休体内,他感到稍微恢复一些,这才继续开言道:“诸位,此次我族为了寻找那些石碑碎片,动员数百精锐潜入古战场,已经是冒了极大风险,而且经年潜伏在灵界的多头邪魇大人分身也去牵制灵王,让他不能分神顾及这边。”

    讲到这里,朦休注意到大家脸上都是凝重之色,他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言道:“所以嘛,石碑碎片的寻找工作还是重中之重,不过那个小子也是我们的心腹大患,这样吧,你们谁愿意出来帮我去暗袭那家伙,自己站出来,而后咱们带五十个族人前往。”

    “那其他的人就负责碎片,对吧?”有个胖墩墩的家伙说道:“朦休,你说的那个小子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哼,我就不信咱们堂堂夜魇族精英会输给一个无名小辈,我和你去迎击对方。”

    “述蔽?!也只有这个好战疯狂的胖子肯帮我了。”朦休微微颌首:“好,想来那个小子会一路追踪到这里来,你和我赶紧准备应敌吧,诸位,寻找碎片的事情,拜托大家了。”

    其余的夜魇族人不约而同说道:“好,就这么办。”

    ……

    与此同时,另一边,前往枯骨山的路上。

    “呃啊啊啊姐夫救命啊”小黑抱着吞鬼喵惊骇疾奔,背后跟着一大群振翅直追的诡异飞虫。

    这些虫子长着毒蛇一样的倒三角颅首,关横之前还遇到过两三只落单的,知道它们的名字叫做“魅影虿蜂”。

    在旁边的女灵将渚飞扑过去伸手揽住小黑的腕子,将其护在身后,她面色凝重的说道:“这些魅影虿蜂剧毒无比,关横兄小心。”

    听了对方的话,关横气得把眼一瞪::“小黑,你又从哪里招惹的这些棘手东西?”

    “不是我、不是我,是吞吞先动的手……”小黑的话音甫落,已经有十余只率先扑过来的魅影虿蜂朝着他们狂袭出招了。

    “嗤嗤嗤”这些邪蜂猛然一翘尾部,那个位置的孔洞顿时弹迸出挟裹劲风的寸许尖刺。

    “乌光闪动,腥气扑鼻,果然有剧毒。”关横倏地抛给吞鬼喵一块魂石:“自己惹的货自己扛,反正你也不怕这里的毒物,快上!”

    “咔吧、咕噜。”小猫儿咬住魂石吞咽下肚,登时化为了吞鬼虎的模样,暴吼一声急扑而上,用自己散发护体黑气的彪躯一横,堪堪将所有的尖刺拦住。

    “啪啪啪嘣嘣嘣!”吞鬼虎皮糙肉厚,又有护体黑气,眨眼工夫就弹飞了无数疾飙尖刺。

    那些毒蜂看到攻击无效顿时更生气了,一个个振翅疾扑,想要近身肉搏,可是巨虎却没有给它们这个机会,这家伙下颌微扬瞬间吸气,顿时照着对方蜂群就是一声咆哮:“嗷呜”

    “乒乒乓乓嘭嘭嘭!”那些魅影虿蜂躯体扛不住巨虎咆哮声浪的压力,登时凌空爆碎,横死当场。

    此番情景,小黑见多不怪,不过却把那个女灵将渚看得瞠目结舌:“竟然这么厉害?!”

    可就在下一刻,关横双眼倏忽一眯:“嗯?前方是……”

    只听远方杂乱的蹄声响起,那是一群在疾奔中激起无数扬尘的家伙,小黑立刻大叫道:“是犀牛,好大的犀牛。”

    对面那群确实像是浑身青灰的巨犀,可是脑袋上面无角,却布满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肉瘤”。

    “是一群‘宿虫无角犀’,它们和毒骨邪犬一样,有不少都被夜魇族驯化豢养,听说在以前两界战争中,还伤了我们不少族人。”

    女灵将渚说道:“大家小心它们头上的肉瘤,攻击的时候不能碰破了,要不然里面不是毒浆毒液,就是飞舞的毒虫。”

    “明白了,渚,带着小黑他们后退,这里由我来对付。”

    对方依言而行退出去老远,关横霎时间摘下似雪弓严阵以待,他心中暗忖:“如何能用第一箭扰乱对方的奔跑队形,才是致胜的关键……有了,就是那里!”

    “啪嗤嗖”

    关横这一箭破空疾飙而去,攻击角度极为刁钻,箭镞先是蹭破最前面一只奔跑的无角犀前腿,让其狂嚎扑到,紧接着钉进第二只犀牛的下腹,那家伙顿时和前面那只撞在一起,“砰!”下个瞬间滚做了一团。

    “嗷嗷……哞哞……”惨叫声接连响起,十几只奔跑的无角犀互相碰撞打滚,继而碾压挤在了一起,全部身受重伤。

    “哈哈哈,这个滋味如何?”见此情景,关横扬声大笑,可就在倏然间,几道疾影从无角犀群后面噌噌噌疾窜而出,其中三个直取关横,另外两个则是攻向渚和小黑。

    这群家伙明知道犀群冲击奈何不了关横,故此隐身藏匿在后面,此时才趁隙出手。

    “找死!”其实关横的直觉犀利,早就意识到对面有人暗藏,此时他们竟然分袭自己和小黑二人,顿时气得关横目眦欲裂。

    “呼唰唰唰!”原火之力瞬间聚集在双掌上,关横一轮迅猛无俦的掌刀疾影顿时落在迎面一人躯体:“噗噗噗!

    原火之力摧枯拉朽、掌刀更是犀利,霎时将对方斩成数截焚烧尸块,对面另外两个家伙吓得魂飞魄散,稍一犹豫的刹那,关横的攻击罗在了他们身上。

    “噗!”挟风一掌直接掼进丑陋夜魇族人的颈嗓咽喉,关横的左手重拳轰在了另一人胸椎上,就只听“咯剌剌”骨裂声络绎不绝,这小子躯体登时被原火之力烧出巨大窟窿,死尸扑通栽倒在地。

    “呀啊啊”渚此时挥舞短戟把小黑护在身后,不断格挡两个夜魇族联手进袭,那两个家伙虽然稳占上风,可是因为这女灵将奋不顾身的打法,一时不能取胜。

    其中一个夜魇族眼角余光看见三个同伴顷刻间全部身殒,魂飞魄散之下,他立刻叫道:“不好,快撤……”

    “想走?先把命留下!”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的身形如风似电疾掠到他们左近,一个夜魇族只觉心窝拔凉,早就被掌刀贯穿躯体,渚尖叱一声,挥动短戟将其颅首横扫而飞。

    “噗!”大好魁首从脖腔飙飞而起,蓝血溅了同伴一身一脸,“嘭!”关横五指甫张,顺势捏住对方的天灵额头喝问道:“其余的夜魇族都在哪里?说!”

    “哈哈哈,不用你去找,我的族人也会把你们留在……此处……”

    “咔吧!砰!”关横闻听此言,懒得再盘问对方,登时将其脑壳捏碎。

    “呜呜呜”有两个夜魇族人的残骸上浮现无形魂体,关横毫不客气的说道:“猫儿,把它们抓住。”

    “唰唰唰。”吞鬼喵的破邪瞳力瞬间将对方化为魂石,关横伸手接住揣进了怀里。

    “关兄,我们这里也有收获。”渚和小黑跑到无角犀残骸翻找了一阵,她用短戟剖开奇兽肚腹,掏出了几截小骨头,都是色泽奇异,五彩斑斓的模样。

    古战场这里的奇兽与人界妖兽、灵界群兽都不一样,它们无法凝成灵珠,却可以把自身最浓郁精纯的力量变成几截骨头的模样,储存在体内,前来历练的灵族人会把这些收集起来,拿回灵界为自己换取“战绩积分”。

    不过,现在有了关横,这“奇兽灵骨”的作用就变了,关横会用金光鬼首把灵骨里蕴含的邪气、杂质炼化剔除,而后让渚彻底吸收,这样的话,她的实力会得到飞速飙升。

    渚原本只是黑气初层左右的实力,经过吸收几次灵骨力量之后,已经达到中层顶峰了,这也是听渚提出要保护小黑,关横才决定让她赶紧增强实力。

    “拿去。”关横把奇兽灵骨处理完毕,递给女灵将。

    渚一边吸收灵骨之息,一边问道:“现在已经出现了主动来袭的夜魇族人,那咱们该怎么办?”

    “暂时还是继续往枯骨山那边前进吧。”

    关横摸着下巴分析道:“这群家伙好像是要寻找什么东西的样子,就算如此,也要分出人手来对付咱们,可见他们认为我的威胁不小,咱们可以一边消灭夜魇族的人数,一边摸清楚对方的目的。”

    “嗨,姐夫,反正只要跟着你走不就行了?你说去哪,我就去哪……”小黑刚说到这里,怀里的吞鬼喵陡忽一阵挣扎,突然蹦到了平地上,她急忙叫道:“吞吞,你要去哪里?”

    可是这猫儿不顾一切弓身疾窜,朝着西北前方狂奔而去。关横立刻说道:“它肯定是发现什么了,快快,赶紧跟上。”

    几个人尾随吞鬼喵发足狂奔,数息之间就跑到了前方不远一个漆黑的洞窟前面,吞鬼喵此时刹住脚步,却朝着洞里不断鸣叫:“喵呜喵呜”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高大壮硕的身影赫然人立在洞口,这家伙对着小猫儿,再次发出咆哮,紧接着疯狂的扑纵狂袭而来。“呼砰!”

    力重千钧的一掌悍猛轰落,打在距离吞鬼喵身边数尺的位置,土石四迸疾弹,吓得吞鬼喵一骨碌身,满脸狼狈的跑回了关横等人的身边。

    关横没好气的说道:“有能耐招惹强敌,却没本事和人家打,你可真‘厉害’。”

    吞鬼喵被他奚落的抬不起头,关横此时却打量起那个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狂喷粗气的家伙,它是一头高大壮硕的独角巨熊,周身纯白皮毛为底色,蔓延着无数像蛛网似的漆黑花纹,显得极为诡异。

    “咦,那家伙头上有个龟裂痕迹,好像嵌着什么东西。”关横双眼倏忽一眯,注意到对方额头上有个旧伤口,里面是个碎片模样的玩意。

    可就在此时,对方不容他多做观察,赫然狂吼一声朝着这里奔袭而来。“好家伙,那本少爷就陪你玩玩。”

    “唰!”话音甫落之时,关横倏地消失在原地,转瞬间出现在半空中,那独角巨熊突然扑空,登时马失前蹄般一头撞在不远处大岩石上:“砰!”

    这千斤巨石顿时四分五裂,独角巨熊觉得脑袋一阵发懵,关横却顺势落在了它的背上。

    “嗷?!”感觉背上有人,这凶兽顿时气得目眦欲裂。

    “呜呜嗷呜!”巨熊不住嚎叫挣扎,窜蹦跳跃,想把关横从背上摔下来,可是他五指如钩紧紧抓住对方皮毛不松手,一时半刻还下不来,却把这凶兽累得呼呼直喘粗气,不由得放满了动作。

    “你这熊崽子还不老实?”见到对方放缓,关横腾出一只手倏地拽出虹云剑,用剑身狠狠拍在了熊脑袋上:“啪!”

    “嗷呜!”巨熊疼得目眦欲裂,再想挣扎的时候,关横再次拍了下去:“砰砰砰啪啪啪!”

    “当啷啷!”刚刚敲了十几下,巨熊脑袋上嵌着那块东西应声坠地,这家伙的身躯一晃,竟然突兀跌倒,险些把关横压在底下。

    “噌噌噌!”关横接连几个翻转,落在了二女身边,他们这时候再看,这独角巨熊的身躯眨眼工夫缩小了三分之一,而且头上的角也没了,变成十分委顿虚弱不堪的模样。

    “姐夫,你真厉害。”小黑此时嘀咕了一句:“你竟然把这熊硬生生给打‘瘦’了。”

    “瞎扯什么。”关横扶额苦叹道:“你姐夫我的本事是不小,可还没有这种功能,据我估计,巨熊这家伙变了模样,可能是和它头上那个碎片有关系。”

    说到这里的时候,吞鬼喵早就跑过去把那地上的碎片叼起,而后折返回来。

    “拿来我看看。”关横将此物反复观察,发现就是一个黑黝黝的石片,里面蕴含着些许不知名的灵力,在手里掂了掂,巴掌大一块东西有点分量还挺压手。

    “不晓得它有什么用处。”关横将此物递给女灵将渚:“你认识这个东西吗?”

    “没见过,我也只是来过古战场两回而已,这里有很多东西都认不全。”渚说道:“要不然,关横兄你就先把它带上吧,也许以后有用处。”

    “嗯,我也有这个打算。”捏着此物,关横正要继续说话,小黑和吞鬼喵却对那头奄奄一息的大熊来了兴趣,她扬声说道:“姐夫,你能给不能救活它,我想收服这家伙。”

    “什么?你又来了。”关横苦笑着摇摇头:“妹子,咱别闹了,救活它能对咱们有什么好处?就不怕它清醒之后一口吞了你个黑豆丁。”

    “我不怕,我要你把它救活,我要骑大熊,这多有意思。”小黑说着不停摇晃关横的胳膊:“快点快点,在这里走路很累的,你又不能总是背着我,有个代步的家伙不是很好吗?”

    “呃,真是麻烦。”看到小黑又吵又闹,关横尴尬的看了渚一眼,对方捂嘴偷笑,却是摇了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好吧,你等等,我还盘问一下,这家伙还有什么用处。”关横此时走到白熊面前,抬脚轻轻踹了踹它:“喂,醒醒,本少爷有话要问你。”

    “嗷呜?!”白熊茫然抬起头,突然看见关横手里的碎片,立刻显出几分惊骇恐惧,它挣扎着想往后缩,无奈太多虚弱,只是在原地颤抖而已。

    “看来你是挺怕这个东西?”

    关横心念一动,暗中驱使护腕里的“原火赤珠”化成一丝星火,缓缓没入对方身躯,这是为了预防万一,万一此兽暴起伤人或者有不轨企图,他就能立刻引发原火之力烧毁巨熊心脏。

    此时此刻,那巨熊盯着关横手里的碎片,眼神又怕又恨。

    关横微微一笑,将此物揣进怀里:“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这玩意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不过嘛,你应该带我去找这碎片其余的部分,让我带着东西离开古战场,这样的话,才能获得永久的安全。”

    巨熊的灵智似乎不低,听了关横的话,它顿时陷入了沉思中。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