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696章 灵王与邪魇(第一更)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三只浑身散发着腐臭气息的多爪怪物倏地窜出地面黑洞,这些家伙嘶吼着扑向紫气双卫。

    其中一人看到这怪物只有黑气初层的境界,顿时抡动掌中宽刃横扫过去:“滚”

    “噗嗤!”锋刃瞬间斩中怪物一只爪子,却没有如他所愿将其斩断,只见大蓬污臭液体挟风喷溅而出,那人大惊之下立刻后退,然而脸上却已经被溅上了几滴。

    “呃?!好疼!!”此人只觉得脸上作响,顿时出现了几个骇人窟窿,鲜血霎时间就涌了出来。

    “呵呵呵,虽然灵界早就没了水源,但我这新发明的‘水人魔’的体内却有酷似水的浆液,你们彼此就玩个痛苦吧。”

    “呼”话音未落,神秘人的身形就消失在了原地。紫气双卫顿时大惊失色:“糟了,主人他还在里面……”

    “嗷呜呜”可是没等双卫做出下一个反应,张牙舞爪的水人魔就已经把他们围起来了。

    “拼了,赶紧打退它们,却援助主人。”双卫心中打定了主意,却发现和水人魔作战自己已经落尽了下风,因为只要稍微蹭破这些家伙的表皮,那些可恨的浆液就会喷溅出来。

    灵界万物都被“水”克制,这二人虽然有紫气顶峰的实力,但是在对方面前缚手缚脚,根本就施展不开,转瞬之间,形势岌岌可危。

    “咦,你们这是?!”

    不远处的草窠里,钻出了一人,正是从石屋那边跑过来瞧热闹的卿凰,看见这个年轻姑娘出现,双卫顿时凛然一惊,他们不约而同喊道:“小姑娘,快跑,这些怪物凶猛,别伤了你!”

    “噗嗤嘶啦!”就因为出言提醒卿凰,二人身上再次添加了几处伤痕,红雾霎时间飙飞天际。

    “哎呀,大叔,你们受伤了。”卿凰看到对方为自己着想,当即决定救人,她噌的一下纵落在岩窟入口,挥舞莲花奇刃就冲了过去。

    ……

    就在这时,岩窟尽头,石室高台上。

    “噗”精疲力竭的中年人昂首喷出一口血箭,他“扑通”半跪在原处,心中恼恨以拳砸地:“可恶,芫歆的残魂实在太少了,根本无法与肉身融合,呃啊啊啊可恶啊!!”

    “哈哈哈哈”一阵突兀的尖笑声赫然响起:“老朋友,你今天可是太狼狈了,真不巧,这一幕竟然让我看见喽。”

    “什么?你是……”中年人听到这个声音,心中陡忽一沉。

    尖笑声的主人却在转瞬间出现在了石台上,这石台甚是宽阔,二者之间也有七、八丈的间隔距离,那家伙倏然间散去周身蔓延的黑雾,一张狰狞古怪的丑脸出现在了中年人面前。

    “你是邪魇?!岂有此理,胆大妄为的家伙,竟敢擅闯灵界,你活得不耐烦了!”中年人的怒吼道:“我要杀了你……”

    “呃?!噗”他的话刚说到这里,又喷出一口黑血。

    对面的丑陋“邪魇”得意大笑道:“哈哈哈,这些年,我早就暗中摸透了你的活动规律,你每次为这丫头施展‘聚魂入体’秘术之后,都会极度虚弱,现在别说是杀我,站起来走动都很费劲吧?”

    话到此处,这邪魇稍微顿了顿,又以高高在上的轻蔑姿态瞥了一眼中年人,他得意洋洋的说道:“灵界的至高主宰、灵王大人,你现在可威风不起来了,还是让我送你一程吧。”

    说着,邪魇掌中的木杖瞬间聚集起大量不祥气息,就要施展猛招。

    “等等!容我问你一句话。”中年人,也就是灵王突然扬声叫道:“这些年,灵界和你们的世界之间都被堵死,你是如何能到这边来的?”

    “嘿嘿嘿,这原本是我的小秘密,不过既然你都要死了,我就不妨告诉你。”

    邪魇眼中寒芒一闪而逝:“这些年,你们灵族不断派人前往那个‘两界缝隙古战场’历练,我们也知道的,所以嘛,我就派了一些不起眼的分身钻到了那些白痴灵族脑子里,就此混进灵界,这一招已经用了很多年了。”

    “岂有此理,没想到竟然是古战场的历练出了问题。”

    灵王心中勃然大怒,那邪魇却突然说道:“秘密你也知道了,灵王老兄,你的存在,对我们霸占灵界的企图始终是个威胁,所以,我要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杀了你,受死吧。”

    “凭你也想杀我?!别做梦了!”电光火石间,灵王赫然再度站起身,只见他双掌倏忽向前猛推,周遭百丈内的灵气立刻汇聚一处,变为无形巨掌恶狠狠撞向邪魇。

    “你?!”邪魇万万没想到灵王已经趁着和自己说两句话的时间迅速调息回气,这聚灵巨掌的威力无俦,而且还在不断抽取周围灵气,要是稍有不慎,邪魇立刻就会被轰至粉身碎骨。

    “拼了,只能硬接!”说时迟,那时快,邪魇挥动自己的木杖,疯狂砸向灵气巨掌。

    “轰砰砰砰!”

    “咔嚓!”毕竟自己的实力和灵王还有明显差距,这邪魇掌中的木杖在碰触灵气巨掌的瞬间就断折成数截,“噗!”邪魇昂首喷出一口深蓝血箭,顿时伤了。

    “可恶,你这该死的家伙”眼见迫过来的灵气巨掌压力越来越大,邪魇倏地将掌中半截木杖抛出掷向灵王侧面的玉棺:“毁了你女儿的肉身,我看你还怎么救她!”

    “不!”灵王看见玉棺危险,立刻不顾一切的扑了过去!

    ……

    “噗!”卿凰的莲花奇刃爆发威力,瞬间把其中一只水人魔的脑壳削落,可这家伙的头倏地又长出一个,只不过比刚才那个稍微小一点而已。

    “又来这套?六伥鬼,撕了它!”卿凰没好气的叫了一声,刚刚扯碎另外两只人魔的群鬼顿时扑向这家伙,只听“嗤啦”之声络绎不绝,这水人魔顷刻变成了碎片。

    “扑通、扑通!”紫气双卫这时也撑不住了,不约而同瘫坐在地。卿凰此时跑到双卫面前问道:“二位大叔,你们没事……呃?!”

    倏然间,她猛然揪住了自己的心口剧烈喘息起来:“这种感觉是、是我的残魂!没错,残魂就在这岩窟的某个角落里!”

    就在此时,紫气双卫不顾身上的伤痛,不约而同说道:“姑娘,虽然有些强人作难,我们还是想请你进入洞窟,通知主人小心、小心邪魇……”

    “好,我正想进去呢,那你们在这里歇着吧。”下一刻,卿凰拔腿就往岩窟里面跑。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其中一个守卫喘息着低声说道:“我、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这姑娘虽然能对付几只水人魔,要是和那邪魇比起来,相差的实在太远,咱们会不会害了人家?”

    “那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另一个守卫叹了一口气说道:“总得有人去通知主人小心,再说这姑娘身边有无形灵体随护,不是个简单角色……对了,你有没有感觉到,她很像一个人,不是相貌,而是……气质!”

    ……

    这个时候,狂奔进洞窟的卿凰赫然听见前方石室高台上传来打斗声音,她也感觉到自己的残魂也在也在那个方向,于是豁尽全力跑了过去,顺着阶梯不停往上爬。

    “呃!”合身扑上去护住玉棺,灵王就觉得自己肋下一紧,原来是那半截木杖已经顺势掼进了自己躯体,疼得他顿时眼前发黑,一道血箭登时飙洒在玉棺盖子上。

    “女儿,爹绝对不能再让你出事了。”灵王看着玉棺里的水晶球和肉身,心中既有悔恨又有伤感,他太恨自己当年没有拿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女儿,到现在只能对棺空叹,追悔莫及。

    “呃啊啊啊”说时迟,那时快,对面的邪魇倏地昂首发出尖叫,灵王那无形巨掌的威力,虽说重伤之下只发挥了三、四成,却也够他受的,双方只能算是两败俱伤。

    “可恶的灵王,我原以为这次可以轻而易举诛杀你,没想到你还能伤我,既然如此,凭着缩减寿命,我也要在此毁灭你。”这句话甫一出口,邪魇骤然嘶吼道:“真身现!”

    “呼呼呼唰唰唰!”这家伙周身上下的黑雾四散徘徊颤抖,倏而覆盖到了全身,紧接着,“咯剌剌”骨骼错位声响络绎不绝此起彼伏,此獠登时变成了数丈高、生有多颗头颅的怪物。

    “哼,‘多头邪魇’吗?要是在昔时本王全盛时期,举手之间必能重创你,可是现在……”

    一只手扶着玉棺,一只手捂住心口,灵王就觉得自己的气息不断锐减,他心中暗叫不妙:“糟糕,难道今天真的要和这家伙拼命吗?”

    “死吧!”

    “嗤”多头邪魇的吼声甫落,一道漆黑骨刺登时从它背上疾弹而出,破空钉向灵王的颈嗓咽喉。

    “小心!”卿凰的声音赫然从石台阶梯那里响起:“七鬼,快拦下攻击。”

    “呜呜呜”

    数道鬼影立时掠空疾行,各自施展最强手段重重轰在漆黑骨刺上面,硬生生将其震成了碎片,卿凰之所以这么火急火燎的命令群鬼出手,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感到对方护住那个玉棺里有自己残魂的气息。

    “啪嚓!”骨刺齑粉飙飞,与此同时,卿凰的倩影也瞬间落在了灵王身边,她扬声问道:“你没事吧?”

    谁知道灵王看见她的刹那间,眼前登时出现了另外一个女孩子的样貌,对方那声音犹在耳边回荡:“爹爹、爹爹,你没事吧?”

    “女儿?芫歆?”灵王只觉得泪水霎时涌上了眼眶,他嘴里喃喃低语道:“爹没事,我不要紧的……”

    卿凰此时可没留意灵王具体在说什么话,她只是意识到面前的多头邪魇凶恶无比,远胜黑气、紫气邪兽,要是稍有不慎,必遭杀身大祸,于是卿凰立刻叫道:“七鬼,快进攻这家伙!”

    “呼嗖嗖嗖”七鬼也感到邪魇的压力非比寻常,所以一出手就各自喷出鬼王珠狠狠轰向对方。

    “区区黑气秽物,休想伤我分毫!”多头邪魇的颅首在瞬间呼呼旋舞,悍然迎向疾飞而来的珠子,双方瞬息间激烈对撞了起来:“砰砰砰砰!”

    ……

    与此同时,灵王宫内,灵将勒的住所。

    “啪!”关横的双剑霎时间重重拍落,对方来不及用断了半截的兵器格挡,立刻慌忙躲闪,“嚓!”只可惜还是稍慢半步,耳朵、半边脸颊的皮肉顿时飙红疾飞,疼得这家伙哎呦一声,险些扑倒在地。

    “呼!”关横倏地一个飞旋扫腿落在勒身上,他终于喷着血雾倒飞了出去,“咣当!”内侧门板被勒的身躯撞了个粉碎。

    此时此刻,关横已经满脸杀气的走了过去,“唰”剑尖转瞬抵住对方的颈嗓咽喉,他森然说道:“献出你的战绩点数,或是死,自己选一样吧。”

    “别、别杀我,你要战绩点数,我给你就是。”勒这个家伙看到自己的小命都要保不住了,好汉不吃眼前亏,顿时拿出自己的聚灵牌,接着咬破食指,把血指印摁在了关横的那块牌子上。

    他把这一切都做完之后,关横的聚灵牌上面闪过一阵光亮,又出现了“三百”的字样。

    说时迟,那时快,勒这个家伙手里的聚灵牌发出“咯剌剌”脆响,紧接着出现了无数龟裂痕迹,他满脸委顿之色瘫坐在原地,嘴里喃喃自语道:“我完了、我完了……”

    “骨碌碌”对方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怀里突然滚出一物。“原来是个竹简?”关横顺手捡起,扔给身后的伏:“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哦,这上面的内容是需要一名中阶灵将调往‘不夜城’担任守卫统领,让十个符合资格的灵将前往不夜城外接受甄选。”

    听到伏这么说,关横摸着下巴想了想:“不夜城是吗?正好,那里离着南市最近,我们就去不夜城,伏,我还需要取得多少点数才能晋升中阶?”

    “算上刚才那三百,还需要三百点战绩。”伏回答道:“只要再打败一个初阶灵将就行了。”

    “真是的,为什么你这家伙不是中阶灵将?害得本少爷还得再找别人弄战绩点数。”关横没好气的踹了勒一脚,对方哎呦叫了一声,忙不迭说道:“我知道哪里还有灵将,马上就告诉你。”

    闻听此言,关横倒笑了:“看来你还有几分机灵,好吧,不想皮肉受苦的话,就赶紧带我去找灵将,越多越好,我什么都不缺,就缺战绩点数。”

    ……

    这个时候,疯狂摇摆颅首的多头邪魇悍然震飞了群鬼的鬼王珠,倏地在空中形成无数漆黑骨刺,就只听“唰唰唰”破空声响络绎不绝,不断攻向卿凰和灵王。

    七鬼被迫回访,堪堪挡住了大部分骨刺,卿凰此时往灵王前面一拦,她说道:“你受伤了,我来保护你。”

    “傻孩子,爹爹怎么能躲在女儿身后?你躲开吧。”灵王此时轻飘飘说了一句,卿凰心中纳闷:“你、你是谁爹爹?谁又是你女儿?”

    可还没等她多想,灵王呼的一甩袍袖扬声道:“也多亏这孩子身边有这么多下界鬼物助阵,而且我发现群鬼魂体蕴含五行之力,诸位老友,又要靠你们帮忙了!”

    “呼呼呼唰唰唰!”这句话甫一出口,空中的七鬼突然间觉得魂影剧颤,自己体内的五行之力赫然急速运转,紧接着被强行抽离,接二连三落进了石台周围五个巨大图案里。

    “唰!”这五个图案各自闪耀炫目异芒,刹那间浮起了几道光柱。

    金光闪耀,赫然出现蓐收虚影;碧绿气息萦绕,句芒半透明的身形浮现;蔚蓝水纹荡漾,玄冥被发跣足,抱肩微笑;赤红火浪呼的升腾而起,传出祝融低沉吼声;最后那个巨大图案缓缓飘起少许浮尘,一声叹息中,后土倒背双手,站在了原地。

    “这是?五行神的力量?不可能……”

    就在多头邪魇的尖叫诧异声中,五神虚影同时举起双手齐刷刷打出金祖灵息、木灵之气、水灵之精、原火之力和后土神之息,汇聚在一处,赫然形成一柄硕大巨槌虚影,猛地向多头邪魇砸落!

    “呃啊啊啊”这个家伙瞬息间就感到五神虚影的力量不可硬抗,可是对方已经攻到自己头顶,要是后退半步,同样也是灭亡败途。

    “拼了!”多头邪魇此时将自己所有颅首陡忽聚在一起,恶狠狠迎向巨槌虚影。

    “砰砰砰砰”

    就只听半空中轰隆声频起,那是一连串惊天动地的暴响,邪魇的颅首尽数迸碎成齑粉。此獠的凄惨嚎声犹在大家耳边回响:“可恶,若非我只是传送过来的一半分身力量,今天肯定能将灵王灭杀,我不甘心啊啊啊”

    邪魇的声音在转瞬间消失,卿凰急忙呼唤道:“喂,七鬼,你们没事吧?”

    “呜呜呜”七鬼魂体静静停滞在石台上,用叫声回应她,表示自己没事。刚才灵王出其不意抽取了七鬼的五行之力,让它们融入石台图案里,暂时调借五行神的力量,这才勉强打败了多头邪魇。

    谁也没料到,七鬼非但没有事,而且那些五行之力返回魂影里以后,变得更多了,就连一直卡在假黑顶峰的们,也顺势突破到了黑气之境,只是现在五行之力没有完全融合,导致群鬼暂时无法动弹而已。

    卿凰此时才扭头问灵王:“这位……大叔,你没事吧?”

    “啪。”就在下个瞬间,灵王骤忽伸手攥住卿凰的腕子,他低声问道:“你、你这副肉身是哪里来的?”

    ……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关横从勒那里打听到了几个臭名昭著、欺压良善的灵将住处,夤夜之间把这些家伙的居所大闹了一遍。

    三百点战绩,升为初阶灵将。到达六百点战绩,变成中阶灵将。

    之后便是凑齐九百点战绩,迈进高阶灵将的级别,直到东方发白,第二天凌晨时,他硬是凑齐了一千二百点战绩,达到了高阶灵将顶峰。

    “呃……啊啊……”出了最后一个被打败灵将的家门,关横伸了伸懒腰说道:“伏,先找个地方让我吃点东西,睡一会,然后咱们就前往不夜城。”

    “是是是,成为灵将大人以后,可以随便使用各地的馆驿休息,请您跟我来。”

    伏在这一夜跟着关横可没少占便宜,光是夺走喽灵兵的战绩点数,他就已经晋升到高阶灵兵了,这家伙现在对关横唯命是从,就差没把他当成活祖宗供着了。

    少时片刻之后,伏带着关横来到馆驿,先是饱餐了一顿,而后睡了小半个时辰,关横就此恢复了精神。

    看到关横起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高阶灵将的衣袍服饰,伏便凑过来说道:“关大爷,我已经备好了坐骑,您看,咱们是不是马上前往前往不夜城附近?”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颌首点头:“嗯,走吧。”

    二人出门上马一路疾驰,花了约莫半个时辰,就已经到达不夜城附近,这里比起南市那边热闹多了,还没进城,关横就看见不少人群涌动,向着前面走。

    “这个不夜城真热闹,要是前几年就开放,说不定盛况还胜过今时呢。”

    听了伏的话,关横心中微微一动,他开口问道:“早些时候就听你说过,这不夜城是关闭状态,最近几天才重新对外开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嗨,关大爷有所不知。”伏挠了挠脑袋,随即说道:“据说在很久以前,这不夜城是灵王大人最喜欢热闹的独生女儿‘芫歆公主’的住处,灵王为了建成这里,也着实费了不少心血,但是后来……”

    说到这里,伏的语气也有些伤感,他接着言道:“后来,芫歆公主出了事,年纪轻轻就夭亡了,灵王伤怀女儿早逝,又不愿意睹物思人,故此关闭了不夜城,不过我听说,灵王最近收了一位义女,为了她竟然把此城重新开放了。”

    “义女?!”听了对方的话,关横下意识低头沉吟,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于是二人就此默默无语,信马由缰走了半晌,终于来到了不夜城的大门附近。

    伏先是纵身下马,到城门守卫那里去打听甄选灵将护卫统领的事情。

    而后,他返回对关横说道:“守卫们说了,甄选统领的灵侯慕大人还有要务需要处理,半天以后才能到达,他们说是在不夜城驿馆已经安排了住处,让咱们去那里静待等候。”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颌首点头:“那好,就这么办吧。”就这样,二人牵马入城,走在街道上围观两侧,真是热闹,大部分人都围聚在一起,各找各的乐子,这不夜城就像是个巨大的游戏场所似的。

    “哎哎,快来看看,这是灵王的义女公主发明的游戏掷骰子,可有意思了,大家都来玩呀。”

    长街上吆五喝六的声音络绎不绝,关横越听越觉得哪里不对劲:“掷骰子……呃……我怎么有一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此时此刻,走在前面的伏说道:“关大爷,到了,前面就是不夜城的驿馆,咱们过去休息吧。”

    “嗯,这个嘛,我打算在城里转转。”

    关横突然说道:“伏,这里如此热闹,你是不是也想到处逛逛?这样吧,这两匹马你先牵到驿馆去,顺便安排咱们的住处,之后你也可以四处去游览了,两个时辰后,咱们在住处碰面就行。”

    “那成、那成,我先去驿馆了。”伏一听说可以自由活动,当然乐不可支,三步并作两步向前方走去。

    关横此时叹了一口气:“唉,为了证明我这预感是否正确,还是赶紧在这城里兜一圈吧。”

    ……

    与此同时,不夜城里一间食肆里热闹非凡,众食客围着几张桌案吆五喝六、兴高采烈,原来大家正在掷骰为戏。

    “啪。”一只白嫩小手摁住骰盅,这女孩随即叫道:“买定离手啊,赶紧下注。”

    “哗啦啦”

    她的话音甫落,一堆黄白之物登时急落如雨,被扔在了桌案上,灵王宫境内有货币流通,一共是两种:金灵币和银灵币,这些东西就是真金足银铸造,金的当然比较贵重,十个银灵币才能换一个金灵币。

    小女孩手法娴熟的抄起骰盅,把此物晃得“哗啦啦”作响,众人的眼睛跟着骰盅一起一落,都带着几分紧张,她还笑着说道:“这声音不错,我敢打赌,一定是大!”

    “啪!”骰盅落地的瞬间,小女孩立刻掀开盅盖,众食客人头攒动争先恐后向里面观瞧,立刻有人惊喜叫道:“二二一,小,是小,哈哈哈我押中啦!”

    “呃,怎么搞的,我又输了。”小女孩脸上有些尴尬无奈,她嘴里嘀咕道:“以前明明总是我赢,最近每次都输,这也太邪门了吧?”

    “喂,小丫头,你要是输光了就赶紧让开,不要妨碍我们发财。”

    听到那个光头食客不耐烦的嚷嚷,小女孩撇了撇嘴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只是暂时输了而已,回去多拿点灵币,再接着和你们拼。”

    说着,她捏着瘪瘪的钱袋倏地从桌案上纵落下去,因为人小身矮,她刚才可是一直站在桌上摇骰盅的。

    “真是的,当初这个摇骰子的游戏还是我兴起的,没想到自己却没赢过几回。”

    小女孩噘着嘴溜溜达达走出食肆大门,可就在此时,远处倏然传来一阵阵急促脚步声音,她脸色微微一变:“呃,这脚步声听得有些耳熟,我敢打赌,肯定是冲着我来的,快躲起来。”

    向左右一扫视,旁边正好有一条狭窄陋巷,女孩发足狂奔一下子钻了进去。

    脚步声的主人在这时跑到附近,其中还有个壮汉气哼哼喊道:“我收到消息,她就在附近转悠,专门找那些有客人掷骰玩乐的地方逗留,可恶,这回一定要把她抓回去,好好看起来。”

    说,壮汉大吼一声:“分散开来找。”

    他身后十几个人全都向左右冲去,有人还在悄声议论:“咱们统领今天的火气这么大?”

    “嗨,你不知道,‘那位’天天出去掷骰子,输的昏天黑地,其实都是悄悄拿的统领的私房钱……”

    此时此刻,小女孩已经爬上了陋巷侧面的一个屋顶,她偶然听见了两个人的对话,心里还有些不爽:“小气鬼,借你几个小钱用用都不乐意,等灵王爹爹回来,我让他打你!”

    正这么想着,她脚下倏地一滑,一块碎石登时啪嗒落地,声音不大不小,恰巧惊动几个在附近搜查的人。

    “这边有动静,大家快过来呀。”喊声骤忽响起,小女孩也紧张了起来,她呲溜溜一下滑下了房脊,顺势落在一堆软乎乎的稻草上,随即猛跑起来:“嘿,本姑娘可不想被你们抓住。”

    “嘭!”这句话甫一出口,女孩正好和迎面来的人撞个满怀,她晃着脑袋叫道:“喂,你走路不长眼是吧?我……”

    “小黑!怎么和我说话呢?”抱住她的正是关横,女孩当然小黑了。

    “姐、姐夫?你可想死我了!”见到关横,小黑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抱住他就不撒手了:“呜呜……这些天看不到你,可吓死我了,你个大坏蛋,怎么一直不来找我?”

    “笨蛋丫头你说什么?我这不是来了吗?”关横抱住小黑看了几眼,发现这孩子衣着华丽,小脸虽然有些脏兮兮,却是胖了几分,显然这几天没少享福。

    刚要继续询问几句小黑这几天的近况,他们前方不远就传来了急促脚步声,紧接着,就有一个壮汉发出怒吼:“大胆小贼,快把她放下,否则我就让你粉身碎骨!!”

    “呃?!”关横听了这话有些惊诧,但是对方十几个人已经气势汹汹的围拢上来,他抱着小黑还问道:“诸位好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情?”

    “少废话,挟持贵人,死罪!”

    说时迟,那时快,有个长得精瘦的家伙倏地一抖掌中长矛狠狠搠向关横小腿,他急忙往后一躲,对方这招走空,关横把脸一沉:“你们这些家伙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

    小黑眼珠一转,立刻凑到他耳边说道:“姐夫,咱们快走吧,一时之间解释不清楚,待会来更多的人肯定会把咱们包围,那时候就走不了了。”

    “小丫头,这肯定又是你惹的祸。”关横此时满头黑线,但是也没办法,他抱着小黑转身就跑。

    那个壮汉和周围十几个人气得目眦欲裂,不过关横的身法奇快无比,众人起步追的时候,他已经带着小黑跑远了。

    就这样,关横在城中左拐右绕跑了不少地方,总算是把那些人彻底甩掉了。

    “呼……呼……死丫头,你是不是变胖了很多。”关横此时把小黑往地上一放:“才抱着你跑了几步,就把我累成这样。”

    “哪有?我一向很轻的,姐夫,该不会是你虚了吧?”

    “呃?!”听了小黑的话,关横的脑袋差点撞中旁边的墙壁,他扶额苦叹道:“刚才这句话,我就算你童言无忌好了,丫头,和我说说你这几天的经历行吗?”

    “好啊,告诉你,我这几天遇到了一个大好人,他还收了我做义女呢……”小黑此时一边拉着关横游览不夜城,一边说着自己的经历,原来收她做义女、开放整座不夜城供小黑玩乐的,正是灵王大人。

    灵王这些年因为丧女之痛,备受孤寂所扰,难得小黑可以讨他欢心,所以灵王也格外珍惜与小黑之间的感情,不过他最近却消失了,小黑一直不知道自己的义父去了哪里。

    “对了姐夫,我现在要带你去见一个老朋友,你赶紧和我走。”

    说着,小黑拉着关横的胳膊就往前走,她还说道:“灵王爹爹派来保护我的那些侍卫大叔,人倒是非常好,就是有些小气,而且我出门的时候总是被他们跟着,显得有些不自在,于是就偷跑出来了。”

    “唉。”关横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原来刚才那些人是保护你的侍卫,却误会我劫持你,唉,这下跳进河里也洗不清了。”

    “那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怕他们。”小黑此时伸手一指前面的偏僻院落:“喏,这就是我在不夜城的小窝,偷偷找到的。”

    “吱呀”一声门开了,小黑进门就喊道:“吞吞,快出来,你看看谁来啦。”

    “喵呜”一道矫健身影赫然从房间里疾窜而出,继而落在院中。

    “你是?!”关横看见眼前的小巧猫儿,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吞鬼虎?!我的老天呐,你竟然变成猫了!这是怎么回事?哈哈哈”

    “喵呜、喵呜……”看到关横语带奚落揶揄,吞鬼喵气得扑上来,用小爪子不断抓挠他的裤脚,以示愤怒。

    “来,让我仔细看看你。”关横说着抱起吞鬼喵上下打量起来,眼光掠过后腿之间的时候,他的笑声更大了:“嚯哈哈,擎天柱变成小牙签,你这下完了。”

    “喵!”听到他越说越不像话,吞鬼喵一爪子猛抓过来,关横把脑袋一偏:“喂,你想弄瞎我的眼睛吗?对了,你身体变得这么小,器灵可怎么办?”

    他的话音甫落,逆星盘器灵的声音赫然响起:“哇,你小子竟然能想起我来,这可真是不容易。”

    “唰!”这句话一出口,器灵的无形之体顿时从吞鬼喵脑门上浮了出来。关横微微一笑:“喂,好久不见啦,你过得怎么样?”

    “唉,自从离开你和卿凰,跟这小丫头混开始,倒也没多少麻烦,而且这个世界灵气充裕,很适合让我恢复力量,不过这死大猫的身材突然缩小,着实吓了我一跳,好在我有随意变换大小的手段,及时应付了过去。”

    器灵一口气说到这里,关横微微颌首:“嗯,看来你的运气不错。”

    “对了,那个灵王确实不错,其实就连小黑都不知道,在吞鬼喵刚刚缩小的时候,体内气息很不稳定,它原本就是吞鬼兽的无形魂体,占据百瞳妖虎肉身之后,始终都有些瑕疵,魂与肉身不能完全契合。”

    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言道:“多亏灵王顺手用一道气息滋养了吞鬼喵的小身板,它这才有惊无险熬了下来。”

    “没错没错,我就说了嘛,灵王爹爹是个大大的好人。”小黑在旁边搭言道:“就是平时有些沉闷,不爱说话。”

    “嘿嘿,说不定是你太烦人了。”关横说着,带着几分戏谑捏了捏小黑的脸蛋:“竟然在整座不夜城里传授掷骰子的游戏,你把这些人都带上歪路了知道吗?”

    “呜……”小黑脸上吃疼,立刻晃着脑袋躲开对方的“魔爪”,她没好气的说道:“要说带上歪路,你还是个领头的呢,我会掷骰子,还不是姐夫你手把手教的?”

    “呃,这个嘛……”关横听了她的话顿时语塞,额头上都冒汗了。

    好在此时器灵说道:“喂,你们先聊,我要回到这只小猫体内休眠了,不管是有事没事都别来烦我,嘿嘿嘿,我要大睡一场,尽情吸收这世界的灵力。”

    说罢,器灵的无形之体就消失了,关横也岔开话题说道:“喂,反正现在闲着无事,你和我说说,这不夜城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咱们去逛逛。”

    “好啊。”小黑从他手里抱过吞鬼喵,随即说道:“我知道一个神秘有趣的地方,不过侍卫大叔们都说那地方危险,好像是什么安置了‘五行传送圆阵’的岩洞,咱们去看看好不?”

    “有危险?”关横听到对方这句话,心中有些犹豫起来:“那还是算了吧。”

    “哎呀姐夫,难得咱们两个一起出去玩。”一听说关横拒绝,小黑倒有些不乐意了,她摇着关横的手臂说道:“你这个大英雄该不会是怕了吧?就连去未知之地冒险的勇气都没了?”

    “谁说我怕?”被小黑一激,原本有些犹豫的关横立刻说道:“那个地方在哪里,咱们马上就去。”

    ……

    少时片刻之后,不夜城西北角的城墙下。小黑伸手一指前方不远的巨大石洞:“喏,就是那里,我第一次路过的时候,就发现此处有人看守,于是想溜进去瞧瞧,可对方守得很严,反复巡逻,我一时之间进不去,只好放弃了。”

    “哦,之后呢?”关横说道:“你不是去问了那些侍卫吗?这石窟里到底有什么玄机,打听清楚没有?”

    “哎呀,说到这里我就来气。”

    小黑此时气呼呼的跺了跺脚,她说道:“我回去问了侍卫统领大叔一句,他开始没留神说漏了嘴,说什么里面有‘五行传送圆阵’,实在太危险,接着我再怎么追问,他也不说了。”

    “原来是这样。”关横摸着下巴说道:“既然提到‘五行’之名,我就有必要调查一下了。”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