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695章 墨灵飓风(第五更爆发)
    这股剧烈的旋风来得好生古怪,霎时间席卷了整个山谷,将无数草木沙石都掀到了半空。

    就在此刻,躲在草窠里瑟瑟发抖的伏突然尖声叫道:“糟了,这是灵界西北天域的‘墨灵飓风’,极为可怕,再不走的话……”

    他的话甫一出口,那只濒死九眼金犀突然嚎叫着冲向石甲猬,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张嘴咬住对方额头,只听“咔嚓”一声响,石甲猬脑壳迸碎而死,它脑中有一颗拳头大的晶石顿时被九眼金犀生吞下肚。

    石甲猬的死尸扑通栽倒在地,这金犀却瞪着关横卿凰发出低吼咆哮,自己的身躯陡忽膨胀了数倍。

    “糟了,这家伙知道自己必死,想要用‘自毁’的手段把我们留在这里陪葬!”关横的吼声甫一出口,登时合身扑向卿凰和妖鹿小角,把她们同时护在身下,并且喊道:“七鬼,合力保护我们!”

    “唰唰唰噌噌噌”电光火石间,七鬼齐刷刷扑到关横身后,布起七重魂影防御,与此同时,惊天动地的轰隆巨响直冲天际!

    “嘭嘭嘭嘭!”九眼金犀的身躯赫然爆成无数碎片齑粉,强大的余劲迅猛扩散,冲向被七鬼防御的关横。

    “叽叽叽!”四只只有假黑境界,率先被震飞、紧接着就是巨蜂、大伥鬼,婴白鬼声嘶力竭的惊声尖叫,最后还是被强大力量掀上半空。

    关横和卿凰、妖鹿小角也在同时腾空而起,眼角余光骤忽瞥到十余丈外汹涌席卷而来的“墨灵飓风”。

    他心中倏忽一沉:“这九眼金犀好狠毒的用心,它生怕自毁的力量无法杀了我们,竟然这股蛮力将我等震向墨灵飓风,可恶。”

    “呼嗤嗤嗤”风卷如刀,犀利无比,顿时把关横怀里的卿凰和小角刮得脱离臂弯,惊慌失措的卿凰发出一声尖叫:“阿横!!”

    “快抓住我的手……”眼见对方形势危急,关横急忙探出臂膀,可就在下个瞬间,一团黑影惨叫被吹了过来,不偏不倚挡在二人面前,顺势他的怀里。

    “伏?!你这个杂碎竟然敢拦着我救人!”关横此时气得目眦欲裂,但是卿凰和妖鹿早已经被吹出数十丈外,他的胳膊再长也够不到了。

    “可恶,七鬼听令,一定要保护卿凰安全,快过去!”关横一声令下,七道魂影瞬间合为一体,犹如划破空际迅疾闪电,一鼓作气扑到了卿凰那边。

    “凰”关横此时声嘶力竭的狂吼道:“等着我,不管你在何方何地,我都会找到你,千万不要有事!!”

    下一刻,远处的飓风里只传来了细弱的三个字:“我……等……你……”

    迅猛无俦、铺天盖地的墨灵飓风在席卷整个天斗谷之后,一直向北前进了数十里,终于被高耸入云的峰峦挡住,消散于无形了。

    ……

    不知过了多久,浑身剧痛的关横缓缓睁开了双目,一缕夕阳余晖顿时出现在眼前,但是他的身边,缺少了顾盼生兮的俏佳人,只剩下一个令人无比憎恶的家伙!

    此时此刻,狼狈不堪的伏从地上爬起来,拔腿就向开溜,关横立刻一个虎扑疾纵上前,合身压在这家伙上面。

    “嘭!”重拳狠狠落在对方脸上,关横怒吼道:“畜生,就是你挡住我,害得我丧失了救她的唯一机会,你该死、你该死!”

    “砰砰砰!”他一边咆哮怒骂,拳头一边像雨点似的不住倾泄在伏的头脸上,打得伏满脸是血、哀嚎不止,这家伙的眼中充满了恐惧和惊骇,在他看来,因为卿凰被飓风卷走,关横已经发疯了。

    “别打了……我、我知道怎么找到卿凰姑娘……”

    眼看对方下一拳就能把自己脸颊轰碎,伏忙不迭说道:“住、住在灵王宫内的人都知道,这墨灵飓风的行进路程有一定规律,都是从西北天域起始,一路肆虐来到这边,除了在这座高峰前面消散之外,剩余刮向上空都是往灵王宫尽头吹去。”

    “啪!”伸出去的拳头变成巴掌顺势甩在对方脸上,关横冷冷说道:“别废话,捡主要有用的说。”

    “这个、这个……简单就是一句话,卿凰姑娘要是没事,肯定会掉落在灵王宫境内某地……”伏此时嗫嚅道:“关大爷,求你别杀我,我愿意做向导,带你走遍灵王宫每一个角落,帮你寻找她的下落。”

    “伏,但愿这不是你为了活命临时编出来的谎言。”关横说话时面无表情,语气里却透着无尽森然的杀气:“否则的话,我不会马上杀你,却会让你受尽痛苦,恨不得只求速死。”

    听了关横的话,伏的心里拔凉拔凉的,他的嘴唇颤抖、牙齿得得打战:“关大爷请放心,我说的全是真的,如果有半句谎话,情愿以死谢罪。”

    “这还差不多,我们走。”关横打了这家伙一顿,气也顺了不少,想到还是寻找卿凰要紧,伏这条癞皮狗,毕竟还有点用处。

    ……

    另一边,卿凰还被墨灵飓风卷在半空中,她只觉得自己耳边风声迭起“呜呜”作响,但是心中却不怎么害怕,因为七鬼魂影都守护在身边呢。

    “阿横这家伙真是的,把七鬼这么重要的助手都留给我,他可怎么办?”卿凰嘴里虽然如此说,心里可是美滋滋的:“总算他还知道关心我。”

    “哞呜……”就在此时,她抱住的妖鹿小角怯生生叫了一声,这家伙可没经历过飞行数十里的旅行,显得格外惊惧。

    “小角别怕,有凰姐姐我和七鬼在,保你没事。”卿凰的话音甫落,婴白鬼突然发出一声尖鸣:“吱吱吱”

    原来这墨灵飓风到了此时余势减弱,她俩的身躯,直接摔了下去。

    “呃啊啊”卿凰的叫声赫然响起,七鬼便同时用力托住了她和小角,带着二者飞向远处长满翠绿松柏植被的一处高坡。

    “啪嗒!”摔在软乎乎的草甸上,非但不疼,而且很舒服。

    “喔喔喔……”卿凰抱着小角就势在草甸子上打起滚来,嘴里还叫道:“好爽啊,真的是很久都没在草地上打滚了,舒服!”

    她的话音甫落,妖鹿小角也喜滋滋叫了两声:“哞呜、哞呜”

    过了半晌,折腾够了的卿凰才搂着小角嘀咕道:“唉,不过这里是哪呀?我要怎么才能找到阿横呢?对了……”

    卿凰倏地一弹手指,七鬼顿时浮现而出,她问道:“喂喂,诸位,你们能感觉到阿横的气息吗?”

    婴白鬼、巨蜂和们都些茫然的摇了摇头,很显然,此处距离关横所在的位置还很远,它们只能等到离近一些再说了。

    唯独大伥鬼听了卿凰的话以后若有所思,紧接着,倏忽飞到了半空中,它的魂影不断在附近徘徊绕圈。

    说起来,大伥鬼跟随关横最久,彼此之间的羁绊和默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如果说七鬼里有谁能迅速感应到关横的气息,那就非它莫属了。

    数息之后,大伥鬼陡然落回到卿凰身边,而后伸出鬼爪向偏南方向一指,卿凰立刻笑道:“好好,你真厉害,看来阿横就是在那个方向了,咱们赶紧去和他汇合吧。”

    “唰唰唰嗖嗖嗖”可就在下一刻,附近草窠里传出的细微响动,一道黑影赫然扑向正在啃食青草的妖鹿小角,“吭哧!”对方这一嘴咬得不轻,登时疼得小角哞呜尖叫起来。

    “小角?!你给我滚开。”话音甫落之时,卿凰飞起一脚踹在那只小兽身上:“嘭!”

    “嗷呜。”小兽吃疼顿时松了嘴,就地一溜翻滚砰然撞在附近岩石上,但是这家伙的筋骨好结实,立刻像没事似的爬了起来,而后冲着卿凰和小角呲牙低嚎:“呜呜……”

    “哎呀?!这是……”卿凰看到眼前这只小兽似犬似狼,躯体只有二尺来长,一身赤红鬃毛好漂亮,小尖牙、小爪子,发起怒来摇头晃脑,她不由得呵呵一笑:“好可爱的小家伙。”

    “喂,你”卿凰倏地把脸一沉,用手指着“红鬃小狼犬”说道:“竟敢擅自欺负我的小角,不过看在你毛茸茸很可爱的份上,只要答应做我的宠物,这件事我就原谅你。”

    “哞呜、哞呜……”闻听此言,在旁边的小角几乎都要气哭了,不住低鸣抗议,可是对面那只小狼犬却不买账,对着卿凰呜呜叫了两声,竟然急扑上来搦战。

    “好大胆子,只有深红气息也敢和我打,看本姑娘驯服你!”卿凰一声低叱,迎上前去,用左手在小犬面前一晃,那家伙张嘴咬时,她急忙缩回手掌,倏地翻腕拍在对方脑门上:“啪!”

    “扑通。”尽管卿凰这一掌不轻不重,依然打得小兽摔了个腚墩,这小家伙吃了亏,登时有些害怕,变得畏畏缩缩向后退去。

    此时此刻,卿凰得意洋洋的笑道:“怎么样?乖乖做姐姐的宠物吧,我会好好疼你的,要是不听话,可是会吃苦头的。”

    红鬃小狼犬闻听此言,气得昂首尖鸣嗥叫:“嗷嗷嗷嗷呜”

    转瞬之间,就听见四周灌木丛里、草窠之中传来的响动,紧接着,大量狼獾猹豹、麂鹿獐狍都钻了出来,它们一个个呲牙咧嘴低声嚎叫,目光不善的盯着卿凰和小角。

    “呃,我想大概有什么误会吧?”卿凰此时讪笑道:“大家先冷静一下,容我道个歉行吗?”

    “嗷嗷嗷”还没等卿凰把这句话说完,群兽在红鬃小狼犬的吼叫声中,齐刷刷扑向她们。

    ……

    这个时候,关横已经和伏进了灵王宫的区域,伏是负责看守一处巨大宫门的初阶灵兵,关横要跟着他混进来自然不成问题。

    但是之后如何在灵王宫区域内自由行动,可就是大问题了,因为普通的灵民活动范围只包括东、西两市,其他的地方是禁止出入的。

    不管是要寻找小黑或者卿凰,关横必须得有更广的活动权限,根据伏介绍,自己作为灵兵,也只到灵将、灵侯住的南市去过一次,不夜城和灵王大殿可是进不去。

    想要进入那些地方,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提高自己在灵王宫内的身份地位,从灵民逐步上升,只要积功升到灵将阶位以上,自然有机会走遍整片广袤的灵王宫境内。

    “喂。”关横此时抱着肩膀倚在墙边,没好气的对伏说道:“你嗦嗦讲了半天,全无半点用处,我只问你一句话,南市、不夜城和灵王大殿,还有那个什么小枯山,到底要怎么进去?”

    “这个嘛……关大爷,我刚才已经说了,只要你能成为灵将或者灵侯那类贵族,就有机会进入,不过……”

    关横倏地把脸一沉:“叽叽歪歪的,把话说清楚。”

    “首先,你得先成为拥有‘战绩聚灵牌’的灵兵才行。”关横一听说那个什么牌子,不由得产生好奇,他问道:“你说的那个玩意是什么模样?”

    “椭圆形、巴掌大的一块玉牌,很坚硬,不容易毁坏,就像我这个。”伏说着就拿出自己的那块在关横面前晃了晃。

    “咦,是这个东西?我也有啊。”关横说着从怀里也拿出一块,他说道:“当初跟着你们去关押巨蜓的山洞,一怒之下宰了那个倒霉的混球‘峥’,此物就是他身上的。”

    “没错没错,这就是峥的战绩聚灵牌。”听到伏的话,关横又问道:“你赶紧说说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处。”

    “是这样……”伏刚要继续开口,二人就猛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尖声怪气的声音:“呦,这不是当了二十年初阶灵兵的窝囊废伏吗?你怎么龟缩在这种地方?”

    “呃?固?是你。”扭头看见来人,伏的脸色微变,登时显得有些不自然起来:“你、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关横在旁边观察,这个叫做“固”的家伙,也是个黑气境界的灵族,长得矮壮结实,一脸横肉,身后还跟着三个人,一看就是打手保镖之类的。

    “哼,东市这种肮脏下贱的地方我才懒得来呢。”固桀桀冷笑着说道:“告诉你,我马上就要从高阶灵兵升到‘灵将’了,即将搬到南市去,不过你我有些陈年恩怨未了,所以要清算一下。”

    “你!”伏此时把拳头攥得咯咯直响,显然是对面前之人恨之入骨。

    关横此时看到对方没注意自己,下意识微微冷笑,他不动声色的问道:“喂,这家伙是谁?”

    “是我的……大、仇、人!”

    这句话甫一出口,伏心中滔天的怒火已经熊熊燃起,十几年前,他的实力已经是所有灵兵之冠,原本有机会晋升为高阶灵兵,甚至成为灵将,可是就因为这个固,他止步于初阶灵兵,前途尽毁。

    因为固当年的实力不济,却有一个身为灵将的表兄,就凭这一层关系,对方夺走了伏所有的战绩,硬是给了固,让他轻而易举的成为中阶灵兵。

    “哼,仇人,说得好,今天我就做的彻底一些,让你和旁边这个小子一起去死,了结后患,我也好安心搬到南市去,上”

    “是!”三个打手瞬间爆发周身汹涌黑气,拽出兵刃扑向二人,固这个家伙好狠毒,看到关横和伏在一起,竟然连他也不放过,只可惜,这群家伙算碰上硬钉子了。

    “呀!”其中一个灵族打手倏地落在关横左近,双腕翻转急落,将一对尖锥狠狠掼向他的心窝,这家伙看到关横只有假黑境界,这在灵王宫境内是废柴中的废柴级别,自然以为会轻易杀了他。

    “找死!”关横嘴里只是冷冷迸出两个字,身形“唰”的一声消失在了原地,那家伙的兵刃走空,神情顿现诧异之色:“咦?”

    可就在下个瞬间,关横的手掌已经挟裹水灵精气劈在他的肩头:“嘭!”

    “噗”这水灵之精是灵界万物克星,尤其是能够伤害灵族人,对方中了一掌,护体黑气根本就防不住,登时哇的喷出一飙血箭。

    “啊?!”固和另外两个打手没想到自己的同伴一个照面就重伤扑倒,脸色登时大变。

    关横却在此刻低吼道:“伏,去把这巷子入口堵住,要做就做的彻底一些,这几个人都不能放过。”

    “好嘞。”闻听此言,伏是最高兴不过的了,他带着一脸大仇将报的快感,晃身形堵住了小巷子的出入口。

    此时,伏还说道:“关大爷,你杀了他们之前,还可以夺取这几个人的战绩聚灵牌点数,赶紧动手吧。”

    “点数?!”关横虽然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已经杀气腾腾的冲向了另外三个人。

    “砰砰砰”泼风急雨似的重拳和掌刀数息间撂倒两个打手,关横的虹云剑霎时间出鞘,“锵嚓嚓嚓!”

    寒光乍闪迭现,霎时间削碎了固身上的衣服,这家伙吓得扑通一下坐在地上,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己方三个黑气灵族都对付不了关横一个?

    “唰!”不等这家伙做出下一步反应,关横掌中剑已经稳稳陷进他喉头半分:“再动,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接着,关横扬声问道:“伏,你刚才说的战绩聚灵牌点数,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伏赶紧走到关横身边开言道:“灵王宫内的规定,只要任何人击败对手,都可以强夺对方聚灵牌上面的战绩点数,只要积攒够一定数量,就可以升阶了。”

    说到这里,伏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言道:“普通灵民只要打败五十个对手,就可以晋升为初阶灵兵,而后再击败一百个可成为中阶灵兵、再击败击败一百五十个对手,就是高阶灵兵了。”

    听到这里,关横微微颌首:“原来如此。”

    “不过,大家也没必要非得找那么多人对战,只要击败拥有相同点数的一个对手,也可以进阶。”

    伏这句话甫一出口,便狠狠瞪了瑟瑟发抖的固,他接着言道:“当年,就是这家伙的表兄找人偷袭我,夺走了我好不容易赢来的一百点数。”

    “只要失去聚灵牌上所有的点数,持牌者在十年之内都不得再次向高阶挑战,这群畜生害得我白白耗费了十年大好时光,到现在还是个初阶灵兵,可恶!”

    听了伏的话,关横微微冷笑:“这么说,我手里这块战绩聚灵牌也可以夺取他们的点数了,对不对?”

    “对。”得到肯定的答复,关横此时乜斜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固:“喂,我们的话你也都听见了,别发愣了,赶紧把自己的聚灵牌拿出来。”

    “不不,你们不能这么做,失去聚灵牌点数,我就一无所有了……”

    “嚓!”关横还没等对方说完,手腕翻转剑锋上撩,顿时削掉他一只耳朵,疼得固“哇呀呀”惨叫。

    “杂碎,别给脸不要脸,就凭你刚才要动手杀我,我现在宰了你都不会犹豫,不想死这么得快,就把牌子拿出来。”

    听了关横的话,战战兢兢、血流满面的固只好哆嗦着将聚灵牌献上。关横接过来一看,上面有几个灵族文字,写的是“二九八”三个字。

    旁边的伏说道:“要晋升为初阶灵将,需要打败三百个对手的点数,这家伙正好还差两个。”

    “我要怎么做,才能把他的点数夺走?”

    “简单。”听到关横的询问,伏立刻回答:“把他的血滴在你这块聚灵牌上,而后让他摁个指印,点数就会转移过去。”

    “嚓!”对方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挥剑削去固的半截小指,随即硬生生摁在了自己手里那块灵牌上。

    “唰唰唰”一阵轻响过后,关横手里的聚灵牌瞬间出现了“二九八”的几个字。

    “啪、咯剌剌……”失去所有点数的聚灵牌出现无数龟裂痕迹,伏在旁边大笑道:“哈哈哈,这一下你在十年内也无法进阶灵将了,活该。”

    “你、你们……”此时此刻,固气得浑身栗抖,在这灵王宫境内,失去了聚灵牌点数,就等于是让自己的地位一落千丈,他发了疯似的喊道:“我表兄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嚓嚓!”关横现在可没工夫理会这个家伙,他听到自己撂倒的那两个灵民打手也能增加点数,顿时挥剑削掉对方的手指,把他们的血指印摁在了自己那聚灵牌上面。

    “呼呼呼”就见聚灵牌在转瞬间急速闪光,迅速聚拢周围灵气之后,这牌子从不起眼的半透明转为了银白,紧接着,聚灵牌上方角落出现一颗闪亮星点,牌子正面赫然出现“三百”的字样。

    “哈哈,恭喜关大爷,你现在已经获得三百个战绩点数,升为初阶灵将了。”伏此时大笑道:“聚灵牌上方的星点名为‘将星点’,一颗代表初阶,两颗代表中阶,三颗代表高阶。”

    “是吗?这也没什么可高兴的,初阶灵将而已,要走遍灵王宫所有区域,这显然还不够。”关横乜斜了固一眼,他突然问身边的伏:“喂,打败一个灵将,可以获得多少战绩点数?”

    “这个可说不准,每个灵将的战绩都不一样,如果是初阶灵将,最少有三百点数,才能保持战绩不掉回灵兵阶位。”

    伏回答道:“而且成为灵将之后,你的战绩会自动清零,三天之内必须寻找新的对手,开始重新积攒点数,一个月内要恢复到三百点,不然也会退回高阶灵兵的。”

    “呵呵呵,这么紧迫?正合我意。”关横笑了笑又问道:“这家伙表兄的家在那里吗?”

    “知道。”伏也不是傻子,立刻就听出关横想去找对方的麻烦,他立刻说道:“我可以带路。”

    关横点了点头:“好,我也不亏待你,遇到灵将级别的对手,点数我要,其余小喽的全部归你。”

    “多、多谢关大爷。”听了对方的话,伏大喜过望,关横随手拍昏了那个倒霉的固,在他的带领下,直奔灵将勒的家里赶去。

    ……

    另一边,卿凰搂着还在怀里轻轻挣扎的红鬃小狼犬说道:“怎么?还在闹别扭?我早就告诉你啦,乖乖做我的宠物不就没事了吗?好在我身上带着驭兽珠,否则大家非得乱斗一场不可。”

    原来,在小狼犬的嗥叫召唤下,满山的狼獾豺豹、獐狍麂鹿都跑出来,想要围攻卿凰,她急中生智之下取出驭兽珠,此物陡现光芒,大大缓和了群兽的情绪,这群家伙登时没了发脾气的念头。

    卿凰则是老实不客气的抱起小狼犬,不停逗弄着,这小家伙倒也习惯了。

    “哞呜、哞呜……”妖鹿小角此时溜达了过来,张嘴一咬卿凰的衣襟,向着旁边拉拽,她问道:“怎么了?难道是有什么发现不成?”

    小角微微颌首点头,就这样,它在前面带路,卿凰抱着红鬃小狼犬后面跟随,大家一口气走到了附近山梁上。卿凰一边走,一边向远处眺望,她心中暗想道:“看来这里是一座无名的高山,就是不知道向着阿横所在的地方怎么走才好。”

    “呜呜呜”就在此时,方才飞到前方探查地形的们飞了回来,它们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一直示意卿凰向左边走。

    “好,这就过去看看。”卿凰抱着小狼犬往前发足疾奔,小角也欢快跑着,仅仅数息之后,她们就看见前方有一座颇为高大的石屋。

    “呀,这里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太好了。”卿凰想到眼下天色已晚,不管是投宿也好,打听路径也罢,能遇到有人烟的地方就不错了,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石屋门前,她抬手就敲了起来:“咚咚咚”

    “请问有人吗?对不起,能不能让我投宿一晚?”卿凰喊了几句,屋里却没有人搭言,就在此时,妖鹿小角用自己的脑袋一顶,竟然把石屋大门撞开了。

    “哎呀,小角,咱们未经允许就进去,是不是不太好……”可还没等她再往下说,小角和窜出卿凰怀里的红鬃小狼犬就一起跑进了门去。

    “哎哎,你们这两个孩子真不让人省心,那我也只好跟进去了。”卿凰微微一笑,步走进石屋内。

    进门一开,这里摆设倒很齐全,各种家具、床榻和铺在地上的蒲团一应俱全,桌案上甚至还放着一盘果子。

    “咕噜……”卿凰听见腹内空鸣,这才觉得自己有些饿了,可是不问自取,实在有些不合适,但是小狼犬和小角都没这种忌讳,它们一看见桌案上摆放的果子,立刻跑过去,张嘴就吃。

    “喂,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这是人家的东西。”听到卿凰的语气有些不悦,小角立刻叼起一枚红彤彤的果子,讨好似的跑到她面前递了过去。

    “好香的果子……”卿凰接在手里稍一犹豫,也跟着啃了起来:“嗯,先吃饱再说,到时候再和主人家好好道歉就是了。”

    一边吃,卿凰一边在石屋内逛了起来,这里面积宽阔,可是大部分房间都是空荡荡的,只有她们刚才所在的地方才有些摆设,看样子有人居住。

    “找了这么半天,也没看见主人家的踪影,真奇怪,他们是凭空消失了吗?”卿凰刚刚自言自语说到这里,脚边的红鬃小狼犬突然满脸警惕扬起脑袋,而后嘴里发出“呜呜”的示警声。

    卿凰此时也觉得周围气氛有些不对,急忙向着石屋侧面的一扇窗子那里走了过去。

    ……

    此时此刻,关横和伏来到了灵王宫境内,西市和南市比邻的地方。

    “这里就是固的表兄灵将‘勒’住的地方。”伏一指前方的大院子说道:“这家伙一向喜欢欺压普通灵民,品行极度恶劣。”

    “嗯,从他表弟身上也能看出这个勒不是好东西。”关横看了看现在的天色,而后说道:“走吧,直接冲进去。”

    “这……关大爷,你现在没有那些无形灵体帮忙,势单力孤的,我怕……”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关横便笑道:“怎么,你怕我会输给那些家伙?实话告诉你,没有那些宝贝帮忙,我关横一样能打,在这灵王宫内,能够赢我的人,恐怕还不多见呢。”

    说到这里,关横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言道:“当然,如果你觉得没胆子跟我进去,我也不勉强,不过之前说过的那些小喽的战绩点数,你可就捞不着了。”

    “呃?!”对方这句话甫一出口,伏的脸色登时变了变,他苦苦等待十年,终于又可以再次积攒点数,以图进阶灵将,老实说,跟在关横身边捡便宜,对他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放弃的话,有些不值得。

    “好,富贵险中求,我这回就拼了!”伏一跺脚低吼道:“咱们一起去!”

    “呼砰!”一脚踹开面前的大门,关横和伏迈步就走了进去,那院中站着四、五条灵族大汉,齐刷刷围拢过来吼道:“大胆,什么人敢擅闯灵将大人的住所?”

    “滚,本少爷要找的是灵将,不是杂鱼。”关横的话音甫落,虹云剑赫然出鞘,寒光乍闪迭现,这群家伙掌中的枪矛长剑霎时间断折成数截,人也喷着红雾飞了出去,扑通通摔了一地。

    关横此时扯着嗓子嚷道:“那个叫‘勒’的灵将在哪里?赶紧给我滚出来”

    “是什么人在此喧哗闹事?本将来也!”说时迟,那时快,从屋内倏地冲出一道黑影,此人躯体高大,全身肌肉爆棚隆起,手里还拎着一柄巨锤,他嘶声大吼道:“小子,你是何人?”

    “我是何人,这你就不用打听了,交出自己的战绩点数,我饶你不死,否则的话,别怪本少爷不客气。”

    说着,关横晃了晃手中的战绩聚灵牌继续言道:“这就是从你那个怂包表弟固身上弄来的点数,现在,你的我也要定了。”

    “呃?!你这混账东西竟敢夺走我表弟的点数?”灵将勒此时勃然大怒:“可恶,杀”

    “呼”说时迟,那时快,勒掌中的重锤山峦压顶似的轰向关横面门,可是关横却无意和他硬碰,霎时间挪移身形堪堪闪避过锤击。

    “轰隆!砰!”巨锤落在地上,砸得原处地面下陷龟裂,土石四迸飞溅,扬尘顿时挡住了勒的视线。“哼,有勇无谋之辈,就让你看看你我的差距。”

    “唰!”一道剑光陡忽从斜刺里飞来,勒感到脑后恶风不善,急忙想躲,谁知道剑势从直刺倏地变为下劈,“噗嗤!”登时在他肩头留下数尺长的血痕。

    “哇啊”痛吼声中,勒向前“腾腾腾”趔趄了几步,他面带惊骇的扭头时,关横已经再次杀了过来:“不乖乖献出自己的点数,你就准备去死吧!”

    ……

    另一边,卿凰跑到石屋侧面的窗前观看,只见窗外弧月如钩,在点点星光的衬托下,才刚刚爬上树梢,远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不知是兽吼还是有人呼喊的声音,让她心中不免产生疑惑。

    “怪了,那个方向似乎有某种声音正在呼唤我?不对!”

    卿凰手抚心口,低声自语道:“是在呼唤这副肉身才对,我一直就很奇怪,又有谁会把放着肉身的玉棺沉入灵河的河底,难道说,肉身和这里的某样东西有联系?”

    想到这里,卿凰倏地一攥拳头:“对,我得去确认一下才行。”她的声音此时稍微大了一点,顿时吓到了妖鹿小角和红鬃小狼犬。

    二兽齐刷刷看向卿凰的脸,她想了想说道:“喂,待会我要去的地方可能有一定危险,不许你们跟着,听到没有?这座石屋很安全,吃饱了的话,就去睡吧。”

    卿凰的话不容置疑反驳,妖鹿和小狼犬只好耷拉着脑袋跑到附近的房间去了。

    她三步并作两步跑出石屋大门,心中暗想:“看那个发出声音方向,应该是在密林尽头,我倒是不怕什么,反正有七鬼保护,哪里都能来去自如,过去看看。”

    打定了主意,卿凰就往密林中跑去。

    ……

    另一边,密林尽头一个巨大岩窟的入口,两个面无表情,抱着长矛和宽刃的灵族壮汉正站在那里。

    其中一个人突然说道:“主人他进去一天一夜了,这次恐怕又是……失败吧?”

    “那又怎么样?反正别人怎么劝,主人都不会放弃营救‘那个人’的。”另一个人平静说道:“我们身为忠仆,不应该怀疑主人的决定,只要全力协助就好,你说是吧?”

    先开口的人点了点头:“不错。”

    这个时候,岩窟的尽头,巨大石室的高台上,面容清癯、身材高瘦的中年人用手轻抚玉棺。

    看着里面的人,中年人柔声说道:“这一次,我犹豫再三,都没有启动秘术,是因为‘那孩子’让我重温了昔年的快乐,这种时光,让我有些舍不得放下,要知道,你聚魂入体的秘术异常凶险,就连我也可能有生命危险。”

    稍微顿了顿,中年人又继续自语道:“不过我心里很清楚,自己最放不下的人,还是你这孩子,等着吧,爹爹这一次绝对会让你复活的!”

    这句话甫一出口,中年人立刻从怀里取出一物,那是个硕大的水晶球,原本洁白透明的球体内,蕴藏着一丝缓缓颤动的魂体,就像羸弱幼苗、摇曳灯火,似乎稍有震动就会溃散湮灭。

    “女儿,爹爹也很无奈,这么多年来,你的残魂越来越虚弱,要是再不融入肉身,就已经没希望复活了。”

    中年人看着水晶球里的残魂,眼里隐隐出现泪光,他低声道:“可是这魂体实在是太少,一旦融入肉身失败……不!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说到这里,中年人倏地一甩衣袖:“连女儿都救不了的我,怎么配做父亲?”

    这句话甫一出口,中年人便看了看石台周围五个巨大的图案,他沉着脸说道:“五神,想不到事过多年,我还是要借助你们残余的力量来救自己的女儿,抱歉,这是最后一回了。”

    “呼唰唰唰唰唰”转瞬间,五个图案释放出大量灵气,竟然是金祖灵息、木灵之气、水灵之精、原火之力和后土神之息这五种力量,它们汇聚在一处,瞬间包裹住中年人面前的玉棺。

    此时此刻,中年人也是蓄势待发,他双眸中闪过一丝炽热光芒:“好,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

    与此同时,岩窟洞口,两个守卫突然觉得面前黑影疾晃,他们不约而同低吼道:“是谁?”

    “桀桀桀怎么,大名鼎鼎的‘紫气双卫’都认不出我了吗?”这诡异黑影发出冷恻恻的尖笑,瞬间在原地凝成形体,紫气双卫看到他的模样,顿时失声喊道:“是你,邪魇……”

    “本座现在急着去见老朋友,没工夫和你们纠缠,就让我新发明的‘水人魔’陪你们玩玩吧。”这家伙的话音甫落,陡忽一顿掌中木杖,地面眨眼间出现一个黑洞,“唰唰唰”不停扩大。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