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691章 灵骨玉匣(第一更)
    “咦?”最后赶到的关横看见对方怀里抱着一个长方形石匣,心中暗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为何这独眼怪受了重伤都是死不撒手?”

    想到这里,关横突然扬声叫道:“不要急着杀它,先把石匣抢到手再说。”

    婴白鬼早就料到关横会这么吩咐,说时迟,那时快,它抖手发出两道水刃朝着独眼怪手臂疾斩而去,“噗噗!”此獠的胳膊应声而断,石匣也顺势向地面坠去。

    “嗷”意识到失去了石匣,这怪物惨号一声,显得极为痛苦,巨蜂在电光火石间稳稳接住此物,转身飞回到了关横那里。

    “这……这石匣里面的东西散发的灵气真是太精纯了,简直让人喘不过来气,难怪对方死抓住不撒手,仅仅吸收此物散发的气息,估计就能让它伤势痊愈大半。”

    关横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可此时还不是证实的机会,他立刻说道:“灭了它。”

    一声令下,婴白鬼和巨蜂立刻就把重伤的独眼怪撂倒在地,连串猛攻之后,彻底诛灭此獠。

    “哼,费了我大半天劲追你,总算不是毫无收获。”关横此刻掂了掂手里的石匣,双耳倏忽一动:“嗯?!”

    “原来暗地里还有个躲起来的家伙?!”关横心中冷笑:“就是刚才那只野狗老大吧?很好,我倒想看看你打算怎么做。”

    挥手间,他和二鬼扬长而去,就在数息之后,那只蓝毛巨犬呼的从侧面巨石上窜了下来,与此同时,这家伙浑身上下窜出无数肉芽,卷住了独眼怪身躯。

    “咯剌剌……咯咯咯……”一阵挤压骨头、血肉的刺耳声音响起,蓝毛巨犬竟然利用肉芽之力在不停吞噬对方的残躯,转瞬之间就已经消化了大半。

    “当啷啷!”从独眼怪的残躯里还掉出一物,竟然是一枚萦绕着黑气的菱形晶石,那蓝毛巨犬见状大喜过望,张嘴就想去咬此物。

    “嗤啪!”电光火石间,一支破空劲矢赫然钉在晶石前边,上面还散发着迫人的清凉水气,登时吓得巨犬连退好几步。

    关横的声音随之响起:“喂,那东西不错,我要了,你赶紧滚远一点。”

    “嗷呜?!”此时此刻蓝毛巨犬看着关横从附近突起岩石上纵身而落,他呵呵笑道:“你看什么?既然你可以躲起来,我自然也可以,现在我可不打算放你走了,因为你这只野狗也不是好东西。”

    感到关横周身煞气奔涌,婴白鬼和巨蜂也在此时缓缓浮现而出,这巨犬登时又气又怕,它知道对方不可能放过自己了,于是发出凄厉嗥叫:“嗷嗷嗷”

    这是为自己壮胆,准备拼命!

    蓝毛巨犬刚吸收了独眼怪躯体,非但力量大增,而且速度更胜往昔,此时辗转腾挪,“呼噌噌噌”在周围化成无数残影,伺机攻敌。

    “哼,就你这种现眼的速度和我家巨蜂比起来,差得太远。”关横微微冷笑,倏地倏地一弹手指,巨蜂霎时间挟风疾追而去。

    “唰唰唰”眨眼之间,巨蜂就已经追上了对方,二者登时展开极速攻防,“砰砰砰砰!”黑影此起彼落,碰击有声。

    说时迟,那时快,蓝毛巨犬陡忽借助俯冲之力撞中巨蜂正面,让敌人魂影倏然倒飞,但是巨蜂在同时疾喷鬼王珠,“啪!”正中巨犬额头,打得脑壳龟裂,迸出无数腐臭浆液。

    “噌嚓嚓嚓!”就在下一刻,这蓝毛巨犬恶向胆边生,骤忽弹出身躯里的肉芽去缠裹鬼王珠,想要把这东西夺走。

    “嗡嗡嗡”巨蜂警惕心极高,瞬间震动翅膀疾掠而去。

    “啪嗤嗤嗤!”瞬息夺回鬼王珠的巨蜂不但没让对方得逞,反而趁势用自己的尾蛰针在对方头脸上攒刺十余下。

    “嗷嗷!”骤遭突袭,蓝毛巨犬全身剧痛不止,脚下不由自主“腾腾腾”暴退,可是这家伙本身也是黑气顶峰的存在,实力稍胜巨蜂半筹,自然也对尾蛰针鬼毒有一定抵抗力。

    电光火石间,这凶兽终于爆发了自己全部实力,赫然用狂涌的黑气将鬼毒排出体外,紧接着,这家伙的躯体起了显著的变化。

    原先用四肢着地,现在两条后腿赫然人立而起,前爪化为肌肉虬结的壮硕模样,和之前的独眼怪一般无二,只不过还留下了一个蓝毛巨犬的颅首。

    “呼”蓝犬怪身形挪移疾窜,瞬息掠到巨蜂左近,挥拳便打。

    “砰!”巨蜂合身迎上,和对方硬拼一击,二者随即各自退开,它们看似打了个平手,实际上巨蜂已经用了八成以上的力量,而那蓝犬怪,只是随手一击而已。

    “吱吱吱。”婴白鬼发出尖鸣,在为同伴鼓劲打气,它又想上去帮忙,关横却在旁边说道:“先等等,巨蜂现在也没尽全力,再说它还有杀手锏未出。”

    关横的话一点也不错,电光火石间,巨蜂也起了显著变化,它周身瞬间覆盖上了一层蔚蓝之色,散发着浓郁水气。

    见此情景,蓝犬怪脸上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它可没忘记对方身上附着的东西,根本就是自己的致命克星水灵之精,硬拼的话,巨蜂碰到自己身上任何位置,都会让那里融化的。

    “嗷呜……”脸上明显出现了几分怯意,蓝犬怪下意识后退,可就在此时,巨蜂却抓住了疾袭对方的机会,“噌!”魂影霎时间消失在了原地。

    “呼”鬼王珠在下一刻疾喷而出,打向蓝犬怪面门,这家伙此时恰如惊弓之鸟,甚至不敢硬接挟裹水灵之精的珠子,自己“唰唰唰”一口气退出去七、八步。

    眼看着这家伙出现败势、还打算开溜,关横在旁边冷冷的说道:“你要是敢再往后挪一步,那就不是巨蜂一个对付你,我们也会出手!”

    “嗷呜?!”

    蓝犬怪听了这话,气得目眦欲裂又无可奈何,它甚悔自己为了吞噬独眼怪的尸骸,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结果落入了关横他们的包围圈,如今跑又跑不了,打又打不赢,真是把这家伙迫到死路上了。

    “癞皮狗,我看你这回往哪里走。”关横此时晃了晃掌中莲花奇刃,随即说道:“上,赶紧解决了它,咱们也该返回孤堡了。”

    “吱吱吱”

    “嗡嗡嗡”婴白鬼和巨蜂双影一晃,霎时间围拢上去,那蓝犬怪此时负隅顽抗之心大盛,立刻嚎叫着迎了上去。

    ……

    与此同时,白灵孤堡的矮墙上,卿凰看着大伥鬼逞威,用“鬼牙之刃”杀灭大部分怪物,们从旁协助也打败不少,其余的家伙嚎叫四散奔逃。

    见此情景,卿凰急忙扬声喊道:“快回来吧。”

    “呜呜呜”数道魂影霎时聚拢在卿凰身边,她先看了看大伥鬼,随即开言问道:“喂,你那个兵刃是怎么回事?”

    大伥鬼有些茫然的瞧了瞧鬼牙之刃,而后摇了摇头,表示不很理解,就在这时,那数尺长的鬼兵瞬间缩小成了寸许长的獠牙,被大伥鬼重新塞进了嘴里。

    “咦?原来是颗牙,好奇怪的东西,等阿横回来之后问问他吧。”卿凰刚想到这里,阶梯下的传来了平焦急的声音:“卿凰姑娘,不好了,那个受伤的族人情况有变,他可能快要支持不住了!”

    “那可就糟了,我跟你去看看。”她的话音甫落,已经“噔噔噔”跑下阶梯,二人眨眼就到了大厅里。

    “呃啊啊啊好痛苦啊、我好痛苦啊!”被绳索捆得结结实实的白灵族人此时狂嚎惨叫:“求求你们,杀了我吧,别让我受这种活罪了,我情愿一死了之。”

    “兄弟,你再咬牙坚持一会,说不定、说不定能救你的人马上就到了。”

    白灵族壮汉亘说到这里,声调有些呜咽,这受伤的人是他堂弟,此次离开古灵峡出门也全都是听了自己的话,想去参加邪兽围猎队,借此长长见识,谁知道却在孤堡这里被怪物弄伤,危在旦夕。

    “亘哥,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你要是不杀了我,我就自己咬舌头!”这白灵族人被痛苦折磨得意识崩溃,终于张嘴想要咬舌自尽。

    “快把他的下颌打脱!”众人身后赫然传来了突兀的叫声,樵听出那是关横在喊,于是挥拳打在伤者脸颊上,登时击得对方颌骨脱骱。

    关横此时从地宫那边的阶梯疾掠过来,随即喊道:“这人是不是中了毒?赶紧把伤口亮出来给我看看。”

    闻听此言,樵和平立刻挽起了对方的袖子:“唰。”

    “嗯,这伤口周围的腐肉处理得很好,暂时避免了‘灵僵’的剧毒扩散。”关横见了之后立刻微微颌首:“是谁做的?”

    卿凰一指自己的鼻尖开言道:“当然是我了。”

    她又复问道:“阿横,你有没有办法替这位白灵族大哥解毒?”

    “难说。”关横摇着头道:“我只能尽量一试,婴白鬼,你过来。”

    婴白鬼闻听召唤,立刻飞了过来,关横说道:“还记得当时咱们在正阊侯府,给路侯爷驱毒的手段吗?你赶紧用自己产生的吸力把此人胳膊里的灵僵毒素抽出来。”

    “吱吱。”婴白鬼答应一声,立刻开始忙碌起来,只见它小手微扬,那受伤的白灵族人只觉得自己胳膊上面毒素黑线不停游走,又麻又痒,但是远比刚才的痛苦要轻,故此咬牙坚忍,不为所动。

    此时此刻,樵、平、亘和卿凰都聚在关横身边,他们纷纷问道:“你说的灵僵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是你们刚才谈到的、在孤堡周围徘徊的怪物。”关横此时解释道:“我刚才在地宫里也遇到过几回,它们周身坚硬无比,我随便给取了一个名字,叫做‘灵僵’。”

    时间倒溯回之前片刻,关横和二鬼杀败蓝犬怪,而后再次越过宽阔石沟,打算返回地宫那边,可是刚走了几步,关横怀里的狭长石匣就产生了异动。

    “嗡嗡嗡嗡嗡嗡”石匣里的东西发出嗡鸣震颤,似乎是对附近的那个灵息池产生了兴趣,这池子里表面是赤红浆液,底部全是浓郁自己的灵气。

    石匣内的东西此时在关横手里拼命挣扎,他一个不留神,此物竟然自己脱手飞出,呼的到了灵息池上方。

    “赶紧把东西抓回来。”关横一声呼喊,婴白鬼御空疾掠而去,转瞬就抱住了石匣,没想到这东西顺势把它也带进了灵息池里。

    “真麻烦,巨蜂,咱们也下去看看。”想到这池子底下是通往五行神离宫的道路,关横已经走过一回,所以没什么犹豫,倏忽间就纵了进去。

    一人二鬼追着这古怪石匣跳进灵息池,但是没想到这玩意在池子里不住的兜圈旋转,拼命吸收周围的浓郁灵气。

    “原来这石匣想吸收浓郁灵气,也对,这灵息池里的灵气留下也是浪费。”关横此时对二鬼打了个手势:“你们也尽量吸收吧,能吸多少就吸多少。”

    闻听此言,婴白鬼和巨蜂哪里还有什么不乐意的,立刻吐出自己的鬼王珠,在周围疯狂吸收了起来。

    就在这时,关横凝神一看,那方石匣在吸收了不少灵气之后,竟然变成了半透明的颜色,里面的东西隐约可见,原来是一截尺余长、散发着淡金光芒的骨头。

    “难道说这就是上古灵族遗骨?”

    关横心中一动:“怪不得赤红独眼怪那家伙对此物死不松手,感情是知道它异常珍贵,罢了,这东西我先收着,估计有用得到的地方,就算一时找不到用途,让卿凰每天拿着它每天吸收浓郁灵气也不错。”

    刚想到这里的时候,关横猛然觉得周围浓郁灵气开始锐减,想不到这石匣灵骨的“胃口”还蛮大的,方圆十余丈内的灵气都被它吸收七七八八,剩下极少部分,才被二鬼的珠子摄了去。

    附近的灵气逐渐减少,那石匣似乎有所感觉,于是向着正北方自动飞去,关横这时知道此物有多重要,立刻和二鬼疾追而去。

    石匣一路吸收灵气,在广袤的地下区域不停游走,竟然引领着关横他们辗转来到了地宫外围附近,最后还是二鬼用力轰破地表土层,让他们就此冲了出来。

    吸饱灵气以后,石匣彻底变成了半透明状,此时看来倒像是一方玉匣,关横拿着此物和莲花奇刃急匆匆跑出孤堡地宫,正好看见众人在围着受伤的白灵族人。

    “吱吱吱。”关横刚把自己的经历简略叙述了一遍,婴白鬼就开始叫了,原来它豁尽全力被伤者体内的灵僵剧毒抽了出来,可是这玩意在伤口附近一直赖着不动,婴白鬼也没辙了。

    “对了,灵僵同样害怕水灵之精,这水灵珠说不定能起作用。”关横想到这里,立刻取出那个随身携带的珠子,在婴白鬼抽出来的灵僵之毒周围一晃,那些无形毒素登时“嗤啦啦”作响,化为无形。

    “成了,看来这一步算是做对了。”关横此刻说道:“婴白鬼,你再检查一下,看看这位兄弟体内还有没有余毒尚未肃清。”

    婴白鬼点头,自己忙活起来。关横此时笑嘻嘻的把莲花奇刃递给卿凰:“喏,我给你找到一件趁手兵刃。”

    “莲花造型的?样式很奇特嘛。”倏地在掌中翻转一圈,卿凰赫然感到空气中细微的水灵气涌动,她双眸一亮:“难道说这东西……”

    “没错。”关横凑到卿凰耳边低声道:“里面有好几颗水灵珠呢,绝对可以让你在这灵界里横着走。”

    “嗯,如此说来还真的是一件好东西。”

    卿凰欢欢喜喜收下了莲花奇刃,关横此时抱着玉匣灵骨对众人说道:“你们来看看这个东西,根据我推断,那些蛮灵族来这里攻打孤堡,为的就是此物,那群家伙的族长说过,这是上古灵族的遗骨……”

    “什么?!”闻听此言,几个白灵族人吓得脸色剧变,樵第一个回过神来,他说道:“关横,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此物万万不能留在我们这里,否则白灵族必遭灭族大祸。”

    “这是因为什么?”听了关横的询问,樵叹了一口气。

    隔了半晌,他这才继续开言道:“那是我们四灵族还没有被驱逐出灵王宫境内的事情,听说灵王宫祖陵被盗,最珍贵的灵骨也不翼而飞,对于这件事情,灵王异常震怒,几乎整个灵界的人都知道,谁敢私藏上古灵族遗骨,肯定大祸临头。”

    “既然如此,反正我们也要去灵王宫那里,就顺便把此物还给灵王,你们觉得怎么样?”

    关横心想还能卖给灵王一个人情什么的,此时樵点了点头:“嗯,也只能如此了,反正我们是不敢随意碰触这东西,实在是太危险了。”

    “哥几个胆子真小。”关横看到对方对上古灵族遗骨畏之如虎,于是将此物卷了一个包袱递给卿凰,他小声说道:“这东西每时每刻都在散发浓郁灵气,正好供你吸收,不要白不要。”

    “呵呵呵,说的也是。”卿凰微笑颌首,随手就把包袱拿在了手里。

    “好了,你们先在此休息,我到孤堡附近兜一圈,看看还有没有灵僵的踪迹。”关横说完,对卿凰眨了眨眼:“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对方说道:“当然,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少时片刻之后,卿凰骑着妖鹿小角和关横一起奔出孤堡大门,她此时轻声开言道:“喂,你可不会无缘无故出来,说吧,到底有什么目的和计划?”

    “哈哈哈,美女,你实在是太聪明了,这么厉害的漂亮妞,除了我恐怕没人敢要啊。”关横刚说完这句话,卿凰扬起手叫道:“又讨打是不是?赶紧说呀。”

    “哦,那我就告诉你吧。”

    关横微微一笑:“刚才和你们聊天的同时,我已经派出巨蜂和们到这孤堡方圆十余里搜索了一遍,它们带回来的讯息,说是已经发现了逃走那些灵僵的下落。”

    “真的?”闻听此言,卿凰大喜过望:“那你的意思是……”

    “当然是趁机全歼了这群家伙,免得它们以后再给白灵族的人找麻烦。”关横此时摸了摸鼻子笑道:“毕竟咱们歇息一个晚上,明天就要启程前往古灵峡了,到了那时,无法兼顾这里。”

    “嗯嗯,你说得有道理,咱们赶紧去找那群灵僵吧。”卿凰攥住莲花奇刃的握柄说道:“我的兵刃都已经饥渴难耐了。”

    ……

    不一会,他们两个就来到了距离孤堡数里之外的一处山坳。关横扭头对妖鹿小角说道:“喂,这回你的脚步可得放轻一些,刚才那几个灵僵都被惊动了,要不是我和卿凰出手够迅速,它们就跑了。”

    “哞呜……”

    听了他的话,妖鹿脸上出现了几分赧然之色,卿凰急忙打圆场说道:“好啦,别再责怪它了,咱们消灭剩余的灵僵要紧。”

    “嘁,你就护着它吧,早晚咱们因为它大亏。”关横刚嘀咕了一句,他和卿凰耳边就突然传过一阵的怪声。“听声音像是人的脚步?!”

    关横急忙示意对方看住妖鹿,别让它乱叫乱动,自己则是缓缓抬头向那边看去。

    “快、再走快一点,要是迟了,就赶不上围攻白灵孤堡的大事了。”这群人行色匆匆,为首的一个家伙不断低吼,看他们的装束打扮,就是那些食肉蛮灵。

    关横和卿凰闻听这些话,心中顿时明了:“这些是蛮灵族的人,大概是冲着蛮灵族长充的命令前往孤堡方向的。”

    “可恶,要不是在半路上洗劫另一个白灵族的小村落,咱们就不会耽误这么多时间了。”为首的家伙一边走一边抱怨:“该死的,都是我这习惯一上来,虐杀那群家伙取乐就忘了时间。”

    旁边有个家伙溜须拍马的说道:“少族长,您的巨斧用起来真是出神入化,竟然把一个小崽子的全身皮整个剥了下来,还没让他断气,了不起。”

    “哈哈哈,那小家伙好像不到十岁吧?”这个所谓的少族长大笑的时候下意识放缓脚步,他又继续得意的晃着脑袋说道:“就是吃起来不太可口,比起婴孩儿肉差远了。”

    这些人闻听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哈哈哈”

    “可恶,蛮灵族这群畜生,可杀不可留。”听到那些家伙的话,卿凰都忍不住想要扑出去宰了他们。

    关横虽然也痛恨对方的恶行忍不住想冲出去,可是他双耳倏忽一动,突然拽了拽卿凰的衣袖低声道:“不用咱们出手,这群家伙的克星来了。”

    他的话音甫落,四周围突然响起凄厉的嚎叫声:“嗷嗷嗷”

    “噌噌噌唰唰唰”还没等那十几个蛮灵族反应过来,他们的前后左右就已经被不少灵僵围了起来。

    关横和卿凰到此地本来就是找这群嗜血家伙的,好巧不巧,蛮灵族的大笑声把它们先吸引了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宰了以后能不能吃?”有个不知好歹的蛮灵族陡忽窜了过去,挥动掌中巨大骨刃直劈而落:“呼”

    “嘭!”灵僵的坚硬身躯直接把骨刃高高颠起,那蛮灵族只觉虎口绽裂,兵刃登时脱手而飞。

    “我的妈呀……”“噗!”还没等这家伙惨叫声完全出口,灵僵一双利爪赫然直捣,戳进了他的颈嗓咽喉。

    “扑通。”被扯碎的尸骸纷落坠地,在这一刻彻底吓破了十几个蛮灵族的苦胆。

    “少族长,咱们拼了吧。”

    “啪!”那个少族长听了身边同族人的话,立刻扇了对方一个耳光:“拼个屁!还不快跑?!”

    其实不用这位少族长提醒,灵僵那股凶戾狂暴的气势,任谁也不敢多做停留,不过这些小子此时想跑,估计也不太容易了,因为灵僵可没有放过到嘴边肥肉的习惯。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三只嘶吼咆哮的灵僵倏地从前面急扑而上,直取那位少族长,他一见对方来势汹汹,立刻拽住身边某人的胳膊将其抛了过去。

    “少族长,你……”那飞出去的,正是最喜欢拍马屁的小子,此刻他陡觉背后一凉,原来是被几只利爪贯穿躯体。

    “噗噗噗!”漫天尸块夹杂红雾飙飞,蛮灵族的人顿时陷入极度恐慌和无助,一个个哀嚎尖叫不止。这群家伙在面对无辜的时候,杀戮从不手软,如今轮到自己,痛苦滋味如何,自然是深有体会。

    “可恶,该死的畜生,老子和你拼了!”

    蛮灵族的少族长确实有两下子,还是个黑气霸者,他此时抡动一双巨斧左右开弓狂扫,已经杀红眼了,不但是众多灵僵中招暴退,就连自己人都被他的斧刃劈翻了不少。

    “呵呵……”关横和卿凰在附近观战,都觉得有趣,卿凰还低声笑道:“这家伙是个白痴吗?”

    “嘭!”双斧骤然震退面前两只灵僵,这少族长又不是聋子,当然听见了对方的笑声。

    “是谁?是谁在哪里?”少族长擎着双斧狂吼道:“是不是你们让怪物袭击我?可恶,给我出来”

    “出来就出来。”

    关横这话甫一出口,立刻挽着卿凰的皓腕纵上附近一块巨大岩石,他朗声笑道:“喂,蛮灵族的白痴,你还是赶紧应付自己的敌人吧,这些灵僵非血肉不饱,和你们这些吃生肉的蛮灵族畜生一个模样,哈哈哈。”

    “你!!”少族长发了疯似的想要冲过来找关横麻烦,可是被面前的灵僵围困,他已经寸步难行了。

    “阿横你看。”卿凰此时一指远处某个位置:“有两只灵僵要跑出去了。”

    “走不了,让我来处理。”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地翻腕摘下似雪弓,朝着逃窜的灵僵连出两箭。

    “嗤嗤噗噗!”劲矢掠空疾飙,登时把怪物钉在地面上,由于箭镞锋矢上附着了水灵之精,让灵僵的身躯砰然爆碎。

    “大伥鬼,去把箭拿回来。”听到关横的话,大伥鬼魂影一动,眨眼间就掠过去,拔箭之后折返而回。

    关横对卿凰道:“怎么样?这一手漂亮吧?”

    卿凰微微一笑说道:“呵呵,马马虎虎吧,得手是理所应当的。”

    “呃?!岩石上的那个家伙好厉害,竟然出手就杀死两个我对付不了的怪物。”

    那少族长此时见到自己周围一个活着的同族都没有了,就只剩下嘶吼着持续扑来的灵僵,强烈的求生念头迫使他大喊道:“好汉,救命啊,救命!”

    “让我救你?!唉,我的手好累,抬不起来……”说到这里,关横晃了晃似雪弓,随即扬声问道:“喂,我听说你们这些人今天屠了一个白灵族的村落,有没有这回事?”

    此时此刻,少族长拼命招架灵僵猛攻,他下意识脱口而出:“有、有这回事,你问这个做什么?”

    “呵呵呵,不做什么。”关横冷笑道:“小子,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说说自己今天杀了多少白灵族人,只要能数清楚,我会考虑救你的。”

    “这、这……我杀人一向没数过,实在记不清啊。”他说到这里,双斧陡忽劈中一只灵僵腰肋,可对方只是身躯微震,就突然用利爪死死攥住了斧刃。

    “可恶,松手!!”少族长勃然大怒,斜刺里骤然掠过一只灵僵挥爪就挠,吓得他急忙松开了那只斧柄。

    关横见到那家伙异常狼狈,心中好笑,于是扬声说道:“唉,看来这小子是个没记性的白痴,卿凰,咱们还是走吧。”

    “等等,我想起来了!”少族长此刻满嘴发苦,他浑身是伤,抡动着手里仅剩的巨斧叫道:“是、是十四个白灵族人,五个壮年男的,七个女的,一个白胡子老头……”

    听到这里,关横眼中寒芒大盛,他厉声低吼道:“还有一个是谁?”

    “是个小娃娃……哎呦!”少族长刚说到这里,肩头又被灵僵撕扯走大片皮肉,霎时间红雾飙飞,他伸手捂着伤口哀号道:“救救我吧,你要什么,我、我都能给你。”

    “我现在只想要你去死!!”关横的怒吼声甫一出口,似雪弓弦声急颤:“嗤嗤嗤”

    “噗噗噗噗!”转瞬间,少族长周围的灵僵几乎全都被箭镞锋矢贯穿,砰然爆碎,唯独有一只,箭矢穿过了它的脚面,把此獠硬生生钉在地上,一时间动弹不得。

    “走。”关横吐出这个字,和卿凰双双纵落到平地。“呃……”少族长此时精疲力尽,手里半截断斧也“当啷啷”坠地,他看见关横走来的瞬间,嘴里还说道:“谢……”

    “畜生!”

    “呼砰!”关横没等对方的话说完,一拳直捣过去,打得少族长口鼻窜血,扑通摔倒在地,他捂着脸说道:“你、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收拾你了。”关横冷冷说道:“你刚才已经承认了,今天杀了十四个无辜者,按照我的规矩,应该在你身上钻出七个对穿的窟窿才行。”

    “呃?!不要啊”少族长此时感到死亡暗霾瞬间笼罩头顶,不断地缩身后退。

    “阿横,你说得对,这种畜生,不能让他得了好死,否则那些死去的无辜者都难以瞑目。”

    卿凰的话甫一出口,关横便说道:“不过今天嘛,我想换个花样,就不杀他了,免得脏了自己的手。”

    晃了晃掌中的莲花奇刃,满脸疑惑的卿凰继而开言道:“那,难道是让我来?”

    “不用,那家伙只要再向后退上几尺,自然会有出手的……”

    “呃?!”少族长闻听此言,突然感到身背后泛起一股滔天凶煞之气,他暗叫不好,这才意识到自己是退向那个脚背被箭镞钉在地面上的灵僵。

    “嗷呜!”那只灵僵也是一时未死,见到对方缩身过来,立刻张开血盆大口咬住少族长肩头。

    “哇呀呀”痛吼声霎时间响彻夜空,这声音实在是太凄厉了,听得卿凰也是一皱眉。

    关横伸手搭住她的肩头说道:“看来此地也没有其余的灵僵了,咱们走吧,我把巨蜂留下,等到这两个家伙折腾得差不多了,就‘清理’了它们。”

    ……

    少时片刻之后,二人返回了孤堡。

    樵此时迎了过来,他说道:“唉,你们可算是回来了,知道吗?二位离开之后,我这心里始终不太踏实,看到你们平安返回,行了,我也去睡了。”

    “卿凰,累了吧?”关横轻轻低语道:“赶紧回房间去休息,咱们明天继续上路。”

    “嗯。”卿凰答应了一声,刚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扭头道:“喂,要不要来我的房间睡?”

    “可以吗?”闻听此言,关横两眼都是亢奋的小星星,卿凰点头笑道:“当然可以,不过,我就得去你的房间睡了。”

    “呃呃呃你耍我!”关横此刻受了沉重打击,头也不回的跑向自己的房间,他嘴里哀嚎道:“我的心已经被伤透了,呜呜呜”

    “嘁,我开玩笑嘛,别太认真了。”卿凰在关横身后叫了一声,而后对妖鹿小角勾了勾手指:“来,回房吧。”

    ……

    第二天一早,卿凰被敲门来叫自己的关横吓了一跳:“呀,这是怎么了?好大的熊猫眼!”

    “还不都是昨晚你那玩笑害得。”关横此时萎靡不振的说道:“我呀,一夜都没睡好。”

    “这、这不关我的事。”

    卿凰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有些心虚了。看到对方脸上出现内疚的意思,关横立刻伸手揽住她的纤腰,用力往自己身边一拽,嘴里说道:“害我受了这么大罪,怎么着也得‘啵一下’作为赔礼吧?”

    “我才不要呢。”脸上霎时飞上两抹微红,卿凰本来想推开对方,谁知道,关横的手臂越搂越紧:“要不然,咱们现在进屋补充一场战斗也可以啊。”

    “越说越不像话了,快放开……”卿凰又羞又气,可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白灵族小女孩“霞”的声音:“卿凰姐姐,你在么?我来找你玩。”

    “糟了,别让孩子看见……唔。”猝不及防之下,关横给她的双唇来了个突然袭击,一触即退。

    “哈哈哈,好甜。”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扭头便跑,卿凰再想打他都够不到了,她只好跺脚嗔怒道:“你等着,这笔账早晚算清楚。”

    “咦?”小女孩霞走过来带着几分好奇问道:“卿凰姐,你的脸怎么红红的,是发烧了吗?”

    “没、没有。”卿凰捂着脸,难为情的低声道:“小孩子家的胡说些什么,走,姐姐带你去吃早餐。”

    这句话甫一出口,卿凰就抱起霞向远处跑去,这孩子趁机用小手一摸她的额头,随即嘀咕道:“人家明明没说错嘛,真是很烫的。”

    ……

    少时片刻之后,众人在大厅用餐,吃的无非是些孤堡里栽种树果、菌菇之类的东西,倒也清爽可口。

    席前,樵边吃边说:“咱们出了古堡之后一直向北走,只要小半天时间就可以进入古灵峡境内了,到时候我们的族人渐多,肯定会盛情款待二位的。”

    “那真是太好了。”关横先是对他呵呵一笑,随即伸手把面前的吃食推到卿凰面前:“来来,吃这个,味道不错啊。”

    “哦,谢谢。”卿凰也不拒绝,伸手拿起一枚树果就吃了起来。

    关横却觉得她的语气生硬冷漠了许多,心中不由得苦笑:“糟了个糕,肯定是还在生气,哎呀呀,我也真是的,只图一时痛快,这下把凰妞得罪惨了,如何才能把这件事化解呢?”

    “阿横,别愣着呀,你也吃。”卿凰突然换上了一副笑脸,而后亲手拿起一个树果递给他。

    “呃,谢谢、谢谢。”关横此时受宠若惊的拿起树果,大口咬了起来,不知不觉连果核都嚼得“咯吱吱”作响,而后囫囵咽下了肚子。

    “噗嗤,你个傻瓜。”卿凰悄悄凑到他耳边说道:“人家没那么小气,别再疑神疑鬼了,好啵?”

    “瞧你说的,可我不敢疑神疑鬼,再说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嘿嘿,你不生气就好。”关横说到这里,还神不知鬼不觉的,轻轻捏了捏对方的手。

    “咳咳,二位,咱们是不是该出发了?”

    旁边的樵、平和亘看着想笑都不敢笑,卿凰的脸色微红,立刻把手抽了回去,关横的脸皮堪比城墙,却毫不在乎,他说道:“好吧,咱们也吃得差不多了,出发。”

    ……

    片刻之后,两匹马和妖鹿小角并驾齐驱,一溜烟似的跑出了白灵孤堡。

    “关兄弟,咱们前往古灵峡的途中,我想顺道去个地方,你们可愿意随我一起?”

    听了樵的话,关横顺口说道:“我是没意见,咱们全靠你带路,你说从哪里走,咱们就去哪儿呗。”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