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622章 灵河岸边
    另一边,奔涌的灵息之河卷着小女孩直接冲了出去,瞬息之间就长达数十里,小黑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此时只吓得惊声尖叫:“呀啊啊”

    小小的身躯被翻滚巨浪抛来甩去,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挣扎了多久,昏昏沉沉的,只顾抱着怀里的东西。

    最终,一股灵气狂澜狠狠撞击在某处岸边礁石,小黑也被高高颠起,继而扑通掉在了灵河沿岸的浅滩。

    脑中一片混乱,周身像散架一般剧痛不止,两行泪水缓缓从脸庞滚落,小黑在朦胧中喃喃自语:“这是哪里?姐夫……你快来救我呀……”

    突然,女孩怀里抱住的“东西”摇晃着站了起来,它惊愕的扫视着眼前的一切,目光最后落在了昏迷的小黑身上。

    与此同时,灵河沿岸浅滩附近的树林里,响起之声,充满了极为诡异的味道,小黑它们已经被包围了!

    ……

    灵河底部,破碎的玉棺前,关横突然感觉自己怀抱之物有异,他心中凛然暗惊:“是个年轻的女子?怪了,她怎么没有‘脸’?”

    倏地,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阿横……是我。”

    “卿凰?!”关横失声叫道:“这怎么可能?”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原本模糊不清面部逐渐清晰,转瞬变成自己朝思暮想那个女子的脸庞,对方也顾不得解释别的事情,只是凑到他耳边悄声道:“带我离开这里吧。”

    目睹如此诡异之事,关横几乎无法说服自己相信,但是这年轻女子的脸,在自己的梦中出现过无数次,除了卿凰还能是谁?

    “走”

    当下毫不犹豫,关横用臂膀匝住对方腰际,径直向灵河上方游去,可是此处奔浪疾涌,竟然令他的气力逐渐不济,卿凰此时偎在他怀里说道:“罢了,咱们还是稍微放松一下吧,任由这灵息之河把你我送到任何地方去。”

    “不,我要先把你救上去……”

    “唔?!”他的话音甫落,对方的红唇已经悄无声息印在了自己脸颊上,卿凰喃喃道:“够了,我不要你太辛苦,咱们还是顺其自然,我宁可和你慢慢漂流,也不愿意你太拼命。”

    说着,卿凰的双臂便在他的腰际收紧,关横的脑袋开始嗡嗡作响,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确实是累了,一路奔忙,跨过无数世界,不就是为了与眼前伊人相拥依偎吗?

    可是此刻,只有欣喜,没有疲惫,关横嘴里轻轻念着她的名字:“凰……凰……”就这样,也不知道自己和怀里的女子在灵河漂流了多久。

    然后,就是某处灵河沿岸的浅滩,伸手不见五指的灵息霾雾持续蔓延萦绕,还伴着轻轻喘息声。

    ……

    时间一晃而逝,也不知过了多久。

    “咦?”关横缓缓抬头,轻声道:“这雾气好像散尽了。”

    “呃?!”卿凰突然用力一推他:“喂,你好重啊,快起来!”

    “哎呦!”猝不及防之下,关横一个翻身摔在了布满沙石的浅滩草丛里,卿凰却是满脸通红,哧溜一下钻到了附近一块巨大岩石后面。

    下一刻,双方都陷入了尴尬的沉寂中,一息,两息,三息……耳边除了继续翻涌的灵河之浪拍打岸边的声响,什么都没有。

    “唉。”最后还是关横长叹一声,打破了僵局,他扬声道:“喂,都完事了才觉得害羞,你的反应也太迟钝了吧?”

    “你住口!”卿凰气得顺手抄起一块石头朝他丢了过来:“想气死我是不是?”

    要躲开这块石头,对关横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但是他瞥见对方微怒薄嗔的娇俏模样,竟然忘了避开。

    “啪!”额头上挨了一下,关横顿时“哎呀”叫着仰面摔倒,嘴里还哀号道:“谋杀亲夫啊啊”

    “阿横,你怎么不躲……”卿凰一看自己失手,就想跑过来看看他,谁知道刚迈出一步,就觉得周身凉飕飕的,立刻红着脸又缩回岩石后。

    “喂,别嚷嚷了。”卿凰低声道:“一块石头怎么可能打死你?最少也得用一座山才行!快点把你的外衣扔过来。”

    “对了,你可别着凉。”想到对方在玉棺里时就是很“凉爽”的样子,关横立刻翻身坐起,抓起身边的外衣就抛了过去:“接住。”

    “呃?!”卿凰一看,这衣服因为关横在灵河底部挣扎游动,早就被激流扯破了不少地方,她皱着眉嘀咕道:“唉,只能围在腰间勉强做裙子了。”

    收拾好之后,卿凰一指远处的贴身铜镜护甲:“还有那个,也扔过来。”

    关横苦笑着照做:“好好,都给你。”

    可是卿凰给自己套上贴身护甲以后,又抱怨道:“喂,你这破护甲太小,我都系不上带子……”关横的声音赫然在她背后响起:“嘿嘿,我看是你那两只‘小白猪’太肥的缘故吧?”

    看到他自己凑了过来,卿凰又羞又气的低声道:“不许偷看。”

    关横故意轻笑一声:“姐姐,我还需要偷看吗?方才已经光明正大看了半天……”

    “你!”卿凰狠狠瞪了他一眼,继而说道:“还有、还有什么能穿的?”

    下一刻,二人的目光落在岸边那条中衣上,关横脸色微变,“噌噌噌”跑了过去,慌乱的给自己套上。他说道:“什么都可以给你,唯独这个不行,万一让旁者看见,那还不羞死人了?”

    “哼,现在也知羞吗?”卿凰下意识嘀咕道:“比这更羞人的事情,你刚才还对我……咳咳……”

    说到这里,她自己都红着脸缄口不言了。

    “唉,算了,还是不要在这种事情上纠结了,免得她尴尬下去。”关横此刻赶紧转移话题:“卿凰,我这里还有一双靴子,你要不要?”

    “呸,又脏又臭的,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她说完这句话,迈着纤细玉足走到了一棵低矮灌木前面,嗤啦扯下来两大片绿叶,正好帮自己围上该遮挡的地方。

    “哎呀,上好风景没有了……”关横心中暗叹没有继续大饱眼福的机会,连忙把自己的靴子套上了。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