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575章 只差毫厘(第五更爆发)
    夏禹此时低声道:“此人实力,不在你我昔时全盛之下,要是遇到他,自己小心一点,不要被这厮拆了老骨头。”

    唐尧瞥了对方一眼:“哦,听你这话的口气,似乎吃了亏?”

    “哼,两败俱伤而已。”夏禹带着一丝忌惮说道:“他伤得未必比我轻。”

    稍微一顿,崇国这位共主把话锋一转,脸上倏地闪过一丝狡黠:“老朋友,看来你的顽疾似乎又加深了,可不要走在我前面啊。”

    “夏禹,大家不相伯仲,我有旧疾,你也是沉疴难愈。”唐尧慢悠悠说道:“青髅草医治心疾的方子还好使吧?”

    “哼。”原想奚落对方,却未料反被揭了老底,夏禹脸上顿时几分难堪:“咱们三大古国的共主表面风光,实际上各有各的麻烦,罢了,谁也不要笑话谁了,你要是没事,就赶紧离去吧,免得别人觊觎自己的位置,后院起火。”

    “你自己留神一点,‘天劫之日’将近,赶紧留个后嗣吧。”唐尧飘然离去时不忘揶揄对方一句:“不然的话,偌大古国都没人继承,娶了那么多正妃偏妃,却连个蛋也生不出来,难道是你的毛病?哈哈哈”

    “可恶,我没儿子,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要不然怎么会火急火燎寻找这‘凶星’的下落?”夏禹被对方的言语触动心事,好不气恼,最后也只能悻悻离去了。

    ……

    此时此刻,逃跑的戎宣尸马驮着若桃一头扎进了深山密林之中,尸马可不认识道路,只能在仓皇间走走停停。

    “呃啊啊啊”沉寂了一阵之后,若桃因为体内尸珠的气息暴走乱窜大声惨叫,继而扑通摔下马背,尸马赶紧凑过去拱了拱对方的身躯。

    “尸马……我好难受啊……”若桃此时不住呻吟着,掌中的吞雷刃的倏地被她狠命掷出,啪的一下戳进了树梢,接连嗡嗡震颤。

    “呜噜噜”尸马看到若桃痛苦不堪,自己毫无办法,只能打着响鼻在原地打转。

    “对了。”电光火石间,若桃心转如电,她突然想道:“公子以前被体内暴走的鬼气折磨过,每当那个时候,他就会把六伥鬼、吞鬼虎和我集中在身边,将鬼气分给我们,尸马、尸马可以帮我。”

    “喂,快过来。”若桃终于想到一个可行的办法,急忙招手唤过尸马,紧接着,伸手摁住对方的额头,把体内乱窜的尸鬼气息输送了过去。

    若桃满以为把庞大的气息输给尸马以后,自己的境界不是降回假黑就是半黑,谁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她的境界不但没有降低,反而扶摇直上,一下子飙到了黑气中层的模样,尸马也逐渐迈向假黑顶峰。

    原因就是,若桃因祸得福了,唐尧那一记淡紫掌劲正面轰中若桃身躯,要是换了旁人,哪怕是和她同阶的黑气霸者,都是非死不可,不过若桃体内有几颗处于一半融合的尸珠,硬生生吸走了淡紫之气。

    这股气息让尸珠膨胀、产生龟裂,尸气也随之外泄,才让若桃刚才感到那么痛苦,不过她把一部分气息分给了尸马,误打误撞应了那句话:堵漏不如疏通。

    若桃和尸马体内都有尸珠存在,正好借此循环渐进,让双方都得利。

    “呼好像安全了。”此时把三成尸鬼气融合几分紫气,输给了尸马,若桃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她抬头看了看满天星斗,忍不住唉声叹气道:“喂,你到底把我驮到什么地方来了?”

    ……

    “当当当轰隆当当当”荼嘉山峰顶茅屋附近的铸造炉,震耳欲聋的锤击声、夹杂着雷霆霹雳的轰鸣,整整响了一天一夜。

    “岂有此理,这剑身明明已经经过千锤百炼,大部分都修复接驳完成,唯独只剩下一丝裂痕,不管怎么捶打,都无法愈合,可恶啊!”

    毕无心一边继续锻打剑身,一边恶狠狠的叫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出在哪里?”

    关横此时在旁边观瞧,看到毕无心越来越急躁,自己也忍不住攥紧了双拳,暗暗忧心起来:“难道说真的出了什么纰漏?是要功亏一篑了吗?”

    瞥了一眼现在的时辰,关横发现东方已经逐渐发白,这才惊觉已经到了清晨,马上就要到多宝之窟开启的时候了,要是不赶到龙脊岭,那就糟了。

    就在此刻,毕无心挥动陨石锤狠狠敲在句芒剑上面,因为用力过猛,他的虎口登时绽裂,一条细微血丝倏然激溅而出,不偏不倚落在了剑身缺口上:“嗤啦”

    “咦,这是?!”两个人四只眼睛顿时瞪得溜圆,因为他们发现那剑身数寸长的裂痕沾到血渍的同时,竟然微微合拢,毕无心立刻大吼道:“兄弟,我知道了。”

    话音甫落之时,他手里的陨石锤一鼓作气,在剑身上“叮叮当当”连敲数十几下,而后不顾高温滚烫,倏地伸手将此剑擎过头顶。

    “要让此剑锋芒重现,需用热血浇灌,关横,立刻刺我一剑!”毕无心的吼声甫一出口,关横心头霎时间泛起犹豫念头:“这……”

    “混账东西,你想让老子一番心血白费吗?那我还不如一死了之!!”天下第一的铸炼大师愤怒了,毫不犹豫用掌中炽热剑锋抹向自己的颈嗓咽喉,关横惊叫道:“无心兄,不要!”

    “锵!”说时迟,那时快,关横拽出虹云剑,一道寒光迭现,径直挑向毕无心掌中剑锋,要阻止对方自尽。

    毕无心见状哈哈一笑:“这就对了。”电光火石间,他不退反进,竟然任关横的剑搠进自己的肩窝。

    “噗”一道血箭登时喷溅在句芒剑上,毕无心随即把此剑掼进火炉,他却在瞬间扑倒原地。

    “无心兄!”

    “当啷啷。”关横撒手扔了虹云剑,就要去搀扶他,毕无心却吼道:“笨蛋,别管我,趁着血迹尚在,赶紧锻打剑身,快快快”

    闻听此言,关横只能依言照做,要不然,对方飙出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当当当!当当当!”一鼓作气敲下来,句芒剑的剑身中间倏然出现一抹扭曲血红痕迹,就像是一条昂首咆哮的怒龙一般。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