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452章 半清淤泥河
    “顺着这条河可以出阳城?!”关横双眼一亮:“这就好了,到时候我准备两颗避水珠,就可以带着你们从水路离开。”

    “真的吗?太好了。”

    闻听此言,云琴主仆欣喜若狂,她们知道,只要关横应承此事,就绝对可以带自己离开。就在这个时候,石屋房顶附近传来几声“嘁嘁、啾啾”的叫声,似乎还有求救之意,三个人脑中顿时泛起一个名字:“碧翎金!”

    “糟了,肯定是金儿耐不住寂寞想来找我们……”云琴话音未落,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还有人吼道:“都把弹弓和弩匣准备好,我就不信,今天弄不死这只杂毛鸟。”

    “是。”听声音像是三、四个人同时答应,关横此刻把脸一沉,旁边的婷儿低声说道:“喊话的那个人应该是正妃娘娘房间里的仆妇头头,她和自己的主子一样,都特别恨我们小姐,也讨厌金儿。”

    “行了,你们在这里不要乱动,我去打发这些讨厌的苍蝇。”

    关横说完这句话,已经晃动身形掠到门口,顺着门缝一看,顿时火撞脑门,原来那个肥胖的仆妇头头正指使三个粗壮婢女手里拿着小巧弹弓和弩匣,向空中的妖禽瞄准。

    “嗤嗤嗤唰唰唰”弹丸和寸许长的短矢不住破空疾飙,就像漫天蝗虫不断尾随碧翎金,这小鸟原本就已经精疲力尽,此时在天上左避右闪,终于被一颗弹弓泥丸打中左翼。

    “嘁嘁!”一声哀鸣,可怜的小鸟转瞬坠落在石屋左檐上,好悬就摔在地面粉身碎骨。

    “可恶,赶紧去找梯子,老娘就不信今天弄不死这杂毛鸟。”

    肥胖仆妇跺脚喝骂的时候,这天上勐然刮起一阵诡异黑风,转瞬间罩在了众人头上,紧接着就听见“噼里啪啦”脆响络绎不绝,每个人的脸上都被抓出无数血痕。

    “哎呀、好疼!”黑雾霎时散尽,这些惨叫的人双手捂脸,突然发现脚底一绊,原来是肥壮仆妇已经昏厥在地口吐白沫。

    “糟了,别是遇到什么脏东西了吧?我可听说,以前有不少遭到正妃娘娘构陷关在这里的女人,她们都死在了石屋里……”

    “别说啦,快跑”三个女人越想越害怕,抬起昏厥的仆妇头头,飞也似的跑了。

    “哼,便宜了你们,要不是怕影响云琴主仆的脱逃计划,你们就死定了。”关横此时一招手,大伥鬼顿时掠过房檐把小鸟捧了下来。

    帮助小鸟敷了一点药,关横轻声唤道:“金儿哎,醒醒。”

    “嘁嘁?!”听到对方的声音,碧翎金缓缓晃动小脑袋,这才睁开双眼,关横笑道:“还记得我这个救命恩人吗?我可是第二次救你了。”

    “啾啾。”金儿记性不差,当然认识关横,此刻带着几分开心蹭了蹭他的衣襟。

    关横捧着小鸟进了石屋,他对云琴、婷儿说道:“我有主意了,明天清晨之前,我配好三虫酥骨散,让金儿带上这药和避水珠送来,你们只要静静等待黎明就行了。”

    “好,我们都听你的。”云琴刚说到这里,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情,她说道:“可是宫里那些人对金儿可凶了,万一别的恶人再袭击它怎么办?”

    “没关系,我可以派一个最殷勤的保镖来随护金儿。”关横笑着开言道:“你们忘了象蛇鸟了吗?”

    二女顿时莞尔一笑,她们不约而同齐声道:“对呀,象蛇鸟很可靠。”

    此时此刻,关横把碧翎金揣进自己怀里,他走到云琴身边缓缓拽出虹云剑,只见寒光迭现,已经轻忽掠过那条匝住她脚踝的锁链铜环。

    “我已经将这东西毁了九成,凭你的力气,只要稍一用力也能掰断。”关横低声说道:“但是现在先别拆开,免得我离开这段时间有人进来检查,记住我说的话,云琴,只要你信任我,我一定可以还你自由。”

    “放心吧,关公子,就算是对我的父母,我也没有如此信任过,唯独你,让我有一种可以绝对相信的感觉。”云琴柔声说道:“我、我等你……”

    “好。”关横此时只是说了一个字,随后就伸手摸了摸婷儿的脑袋:“好好保护你家小姐,明天这个时候,你们就自由了,喏,这个给你防身。”

    说着,关横掏出一柄寸许长的带鞘短刃塞给了婷儿,他接着言道:“未到万不得已,别让人看到这东西,否则你会有麻烦的。”

    “关大哥,我知道了。”婷儿眨着大眼睛,将此物抱在怀中,关横此时对着二女微微颌首,抬头看了看石屋顶端附近的通风口,顿时脚尖点地急窜上去,伸手扒住了这窗洞边缘。

    “明天见。”这三个字甫一出口,他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小姐,别看了。”婷儿此时顽皮笑道:“明天呐,就让你看关大哥看个够。”云琴脸颊飞红,啐了一口:“死丫头,你胡说什么?!”

    “我怎么会胡说呢?傻子都看得出你喜欢关大哥呀。”婷儿嘟着嘴说道:“只要关大哥那个傻瓜看不出来吧?”

    “别瞎说了,虽然和关公子只见过寥寥数面,可是我依然能感觉到他早就心有所属了。”

    云琴的语气虽然带着一丝遗憾,可是更多的却是如释重负,因为她自己终于说出来了,此时云琴继续道:“现在对我来说,与其去追逐不属于自己的缥缈感情,更向往的是外面的自由。”

    “你说的我不懂……”婷儿揉着有些发懵的脑袋,随口嘀咕道:“喜欢就说出口嘛,哪怕对方给个准确的拒绝呢,都是不错啊。”

    “丫头,你还小,不懂什么叫做矜持和顾忌。”云琴似是自言自语,又像在作出解释:“可是我不一样,既然明知道答案,就已经没必要去求证了。”

    ……

    此时此刻,关横穿过石屋顶端的通风口,倏地钻了出去。

    “啊嚏”关横揉了揉发酸的鼻子,他嘴里嘀咕道:“莫非有人在背后诅咒我?害得我打喷嚏。”

    看着眼前的景象,他缓缓点了点头:“嗯,没想到这条‘半清淤泥河’真的和共主寝宫只有数丈之遥。”

    【第二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n_n)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