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428章 典浒与妖豹(第三更)
    “咳咳、咳咳咳……哇哇哇……”没想到被关横击了几掌以后,这孩子竟然咳了几声,紧接着就醒转了过来。

    “噢噢噢,不哭不哭,乖乖……”也不知是否关横的安慰声管用,这孩子果然停止了啼哭,转为了平静。

    “兄弟,你还懂得治病,真了不起。”

    中年人此时由衷的佩服了一句,而后看了看已经因为断臂疼晕的女贼,他说道:“我把这家伙捆在此处即可,然后送孩子回他自己家里,想来此婴的父母已经等得非常焦急了。”

    说到这里,他才意识到自己仿佛遗漏了什么,急忙问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哈哈哈,可是它却认出我来了。”关横伸手拍了拍凑过来的蚁斑豹脑袋:“嘿嘿,好久不见喽。”

    看了一眼愕然的中年人,关横说道:“典浒兄,莫非忘了以前彩鹦山上,遇到褐血斑蝥的事情了吗?”

    “哎呀,你是我的恩人,你是关横!!”

    中年人典浒,正是关横昔时救过一个假黑强者,当时典浒是个路过彩鹦山的旅行者,因为发现有妖虫褐血斑蝥的踪迹,所以大着胆子上山看看,没想到遭了毒手,一双眼睛险些因为虫毒废掉。

    典浒在盲眼后和蚁斑豹遇到了关横、若桃,得到了他们仗义相救,还帮忙搏杀了褐血斑蝥王,取得妖珠救了他。

    可是在典浒的盲眼好了之前,关横他们就离开了,他始终没有看到对方的样貌,只是依稀记住了声音,不过蚁斑豹可没瞎,刚才就认出了关横。

    “真该死,我竟然连救命恩人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典浒此时尴尬说着,用绳子将那女贼隋茵捆结实,关横却笑道:“我早就说过了,咱们有机会一定会再见面的,走吧,送这孩子回家。”

    这一路上,典浒向关横介绍了自己离开彩鹦山之后的经,他本是个旅行者,到处流浪游,倒也无拘无束,上个月终于来打到了崇国的都城阳城。

    只是刚到阳城,典浒就遇到了一宗龌龊事,有个叫隋茵的女贼仗着自己是深红境界强者,经常趁夜潜到城西平民住的地方,偷走人家的婴孩卖给偏远部。

    这些孩子一旦被卖走,终身都无法在和父母家人见面,必将沦为部落最底层的奴隶,活活劳作到死。

    典浒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非常生气,他还在暗中做了不少调查,终于在女贼作案的时候,将其堵了个正着。

    “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典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一时大意,险些让这娘们逃跑,而且要不是你细心,孩子恐怕也救不回来了。”

    听到对方的话,关横只是微微一笑,二人边走边聊,不多时便走到了丢失孩子那户人家门口。

    典浒敲门之后,把这孩子送还给他的父母,对方自然是千恩万谢,二人随后各自告辞分手,言道要是遇上,可以互相上门拜访。

    ……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回到了馆驿,进门以后,若桃迎了上来:“公子,事情办得怎么样?”

    “还行,知道了一些内幕消息,是关于卿凰残魂的。”关横此时眉飞色舞,不过脸上也有几分疲惫,他说道:“这些事情等我明天再告诉你吧,现在我可要回房休息了。”

    “好好,你去吧。”若桃此时看他累得好似有气无力,于是摆摆手,转身离去了。

    “奇怪,若桃大半夜的想去哪里?”关横挠了挠头随即嘀咕道:“算了,女孩子家的事情少管,还是回去睡觉要紧。”

    ……

    “唿,总算是跑出来了,要是平常的公子,肯定会觉察出来不对劲,呵呵,现在嘛,是因为太累了吧?”

    嘴里念叨着,若桃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马厩,唤出了尸马:“走走,带你去个好地方,反正咱们这些古尸女鬼晚上也不需要睡觉,出去玩玩也不错。”

    “呜噜噜”戎宣尸马打了个响鼻,表示赞同,若桃倏地跨上马背,而后低声叫道:“走喽,天亮以前回来就行。”

    ……

    不一会,城南,十二层崇威塔下面。

    若桃在白天的时候听路人说过,到了晚上,崇威塔这里可热闹了,到处都是好玩的游戏。

    “哈哈,那些路人果然没介绍错,这里好好玩。”若桃迈步走到一圈人群附近,就见里面“咕咕咕”尖锐叫声和翅膀扑打的声响络绎不绝,好奇心驱使之下,若桃立刻硬生生挤进人群观看。

    “我押十个铜货贝,就赌黑鸡赢。”

    “哈哈哈,那只黑鸡病怏怏的,走路都像是在打盹,能赢才怪,我押白鸡三十个铜货贝。”

    若桃听了三言两语,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个斗鸡的场子,正好,我也来玩玩。”

    “当啷。”若桃也没赌过,随手将一枚金货贝扔到庄家的铜盆里,她扬声叫道:“本姑娘押、押这两只鸡同归于尽,一个金货贝。”

    “噗哈哈哈”

    听了她的话,在场所有的人都是哄堂大笑,其中有人就说道:“小妹妹,你以前没玩过斗鸡是吗?这里都是赌单方独赢,怎么可能会有同归于尽的时候?这机会也太小了,不划算、不划算。”

    “嘁,你管我呢?”若桃满不在乎的说道:“这种游戏图的就是一个刺激高兴,输赢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这两位鸡大哥斗得这么辛苦,我是给它们捧场而已。”

    “好家伙,这小姑娘的话有点意思,既然如此,我也赌这二位‘鸡兄’同归于尽,就一个铜货贝好了,图个乐。”

    “有道理,我们平时太在乎输赢了,把斗鸡的乐趣全都忘光了,这样吧,我也押一个铜货贝,赌不输不赢。”

    被若桃这么一感染,大伙也都乐呵呵的跟着起哄,眨眼间,若桃面前的货贝就堆得像小山似的了,她大声叫道:“来呀来呀,赶紧开始吧,本姑娘都等不及了。”

    “哈哈哈哈说的是,快开始。”围观斗鸡的,不管下没下注,都是一般心情亢奋不停吆喝,那黑白二鸡此时在圈子中间,互相狠狠瞪视对方,开始缓缓转动迈步。

    【第三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w^)】(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