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356章 笑骂戏顽敌(第一更)
    “哼,你在害怕什么?”

    关横目光如炬,从对方眼中发现了惴惴不安的神色,他轻蔑笑道:“别再往我身后看了,实话告诉你们,只有我一个人追过来,因为对付你们这些鸡零狗碎的臭虫,我关横一人就足够了。”

    “大言不惭!”田皋气得浑身栗抖,再加上听说阿狗他们不会追来,双眸顿时迸现凶光:“臭小子,仗着鬼物伤人算什么本事?有种的和老夫单打独斗。”

    关横冷笑一声不去理他,随口叫道:“六伥鬼,加把劲,把黑吼族的渣滓全宰光。”这句话甫一出口,他才振动掌中虹云剑向田皋扑过去:“单打独斗,好啊!”

    “呜呜呜”

    六伥鬼好似狂旋之风,霎时间罩住包括陶颇在内的几十个黑吼族人,尤其是巨蜂,振翅喷放出无数漆黑雾霾,彻底封住对方视线,只在顷刻,霾雾里就开始不断爆发凄厉的惨叫:“呃啊啊伊呀呀”

    “唰唰唰!”寒光乍闪迭现,关横已经对着田皋连出十余剑,对方重伤之余护体黑气锐减,只能勉强左右遮挡,不停后退。

    “哈哈哈,田皋,你这黑气霸者窝囊死了,怎么不知道还手?”

    一边凌厉出剑,关横一边长笑道:“我与你单打独斗的时间可是有限的,等会六伥鬼收拾完黑吼族人,立刻就在你背后出手。”

    “什么?!”闻听此言,田皋吓得浑身一震,关横趁隙挺剑疾刺,只听嗤啦一声,已经在对方手臂上留下尺来长血痕,转瞬间鲜红飙飞。

    “呃,可恶。”这田皋受伤吃疼,倏地拽下自己的腰带甩向关横的剑锋:“唰”

    “嗯?”关横挥剑疾扫,却没有如愿将其斩断,心中稍一惊异,虹云剑的剑锋顿时被这数尺长的腰带连匝几圈:“啪啪啪。”

    “这是千年妖蟒的蟒皮拧成的腰带,任凭你这臭小子剑锋多锐利,一时半刻也斩不断。”田皋此时大吼一声用力回夺,竟然想把虹云剑抢走,关横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你这是找死。”

    “尝尝这个。”

    “唰”要说又长又韧的东西,关横手里也有,那就是廉山所赠的“百尺妖虫筋”,此时被关横用力甩动,倏地直扑田皋面门。

    “啪!”对方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打得满脸开花口鼻窜血,因为关横在妖虫筋的前端系了一块石头,现在把它当成流星锤使了。

    “噗、噗!”田皋倒了大霉,此刻连着吐出两颗门牙,关横趁隙一拍腰间铜瓮,婴白鬼霎时疾窜而出,它把嘴一张呼的喷出鬼王珠,等到田皋反应过来,此物已经重重打在了自己心口上:“啪!”

    “呃啊”一声惨叫,田皋吐血立时倒飞,身躯砰然撞在树上。

    “鬼王珠的威力虽然非同小可,却无法对霸者造成致命伤害。”关横想到这里,立刻和婴白鬼齐刷刷扑上,剑锋破空疾刺嗤声作响,和绿蛟血刃同时落在田皋身上。

    “呀啊臭小子,我和你拼了!”怒吼声中,肋下中剑的田皋瞪着喷火双眸挥拳猛轰,“砰砰砰!”婴白鬼首当其冲先中三拳,顿时哀叫暴退。

    “当!”挟裹黑气的拳劲与虹云剑正面相撞,竟然迸出火花,关横只觉对方力道迅猛,自己胸口如遭大锤轰击,哇的喷出一口逆血,毕竟论其真正实力还是和对方差的太远,终于伤了。

    “去你的吧。”

    “唰唰唰嚓嚓嚓!”关横吃亏不忘还手,掌中剑倏然间疾转狂旋,在田皋臂膀周围掀起一层层碎肉血花,竟然硬生生把对方这条胳膊削成了森然白骨。

    “哇啊啊”一条胳膊骤遭重创,田皋爆发撕心裂肺似的痛吼,就在此时,他身后恶风陡起,还伴着六伥鬼呜呜尖啸,田皋就知道黑吼族的家伙全完了,自己留下必是死路一条。

    “拼命或者逃走?!”这个念头瞬间在田皋的脑中泛起,可是关横根本就不给做出选择的机会。

    “噗!”虹云剑顺势掼进对方肋下,关横心想只要反手一撩,就能把你这家伙肚腹剖开,可就在这时,田皋嚎叫一声用仅剩那只手攥住了剑锋,不让它移动半分。

    “嗯?不想松开?那你就攥着吧。”关横临敌变招极快,虽然剑锋被对方钳制,可是左手二指倏然骈指如枪,向前破空直刺,“噗!”不偏不倚没入田皋眼眶。

    “呀!!”感到眼球瞬间被敌人用力拽出,田皋一晃脑袋松开剑锋,捂着不断窜血的肚腹扭身便跑。

    “六伥鬼,直接追,不要放过他。”听到关横的呼喊,数道鬼影疾窜而去,只不过是数息的时间,就听见远方传来一连串惨叫,大伥鬼率先返回报讯,告诉关横对方坠崖消失了。

    “我想起来了,前方的断崖下方……好像是誊江吧?”

    关横此时冷笑一声:“也好,就让你去喂鱼鳖好了。”他倒是丝毫不担心田皋会活着,此人就算命大,少了一只眼和一条胳膊,实力随之锐减,已经对巫族构不成任何威胁了。

    更何况如今的巫族还有谢智这个黑气霸者坐镇,等闲之人不可能轻易来犯。一扭头,关横看到有个人被六伥鬼打折了双腿,此时趴伏在地不断颤抖呻吟。

    “哦,原来黑吼族的大族长还没死,好得很,正好押着你回巫族村寨,我倒想看看,你落在高甫和龙尤老爷子手里会是什么下场。”

    伸手薅住陶颇的头发,不顾对方哀嚎求饶,关横直接把他拖回了村寨里。

    ……

    少时片刻之后,巫族村寨里篝火通明、亮如白昼,一堆满腔气愤的巫族小伙子对着陶颇拳打脚踢:“混账东西,就凭你也敢带人攻打柜山?不知死活的欠揍东西。”

    “哎呦,别打了,我、我再也不敢了!”衣衫褴褛的陶颇被打得鼻青脸肿,他就地翻滚不住哀嚎求饶,但是众人还没出够气呢。

    “来来,谢兄,喝了这一碗酒。”阿狗此时坐在篝火前大啃烤肉,还没忘了和谢智这个新朋友开怀畅饮。

    【第一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