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320章 再遇楼岫(第五更爆发)
    饿了吃糠甜如蜜,饱了吃蜜也不甜,这句话说的真是一点也不假。楼岫这小子已经饿红了眼,烤肉还在半生不熟的时候,他伸手抓起来就啃,也顾不得烫嘴。

    阿狗在旁边看着直皱眉:“这家伙饿了几天啊?比我胃口还好。”三口两口就把一只烤兔子吃成了骨头,楼岫刚要再去抓烤鸡,关横突然打飞了他的手:“啪。”

    “哎呦,你做什么?”楼岫愁眉苦脸的说道:“我还没吃饱呢。”

    “先等一会再吃。”关横撕下一条鸡腿递给阿狗,而后慢悠悠的说道:“楼岫,我记得和你说过,最好不要在柜山附近出现,你怎么把这话当成耳边风了?”

    “我、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楼岫看了看可怜兮兮伸出舌头舔舐骨头的妖鼬,他哭丧着脸说道:“那天我跑下柜山以后,想起要和出报酬雇我的人联系,于是就去了约定的地点。”

    “什么?你还要和那些人联系?是不是贼心不死?”

    听到高甫的喝骂,楼岫擦着额头上的汗,小声嘀咕道:“别把人心想得这么脏好不好?我是因为拿了对方一半的报酬,想要退回去,这才跑去和联系人见面。”

    听了对方的话,高甫这才狠狠瞪了他一眼,暂时不再说话了。

    关横问道:“那联系人是谁?你认识吗?”

    “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不过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那家伙和我仅仅是见过几次面的熟人,他只是个中间人,负责我和雇主之间的联系,不知道什么实情底细。”

    楼岫低声道:“不过我估计雇用我盗取柜山古树灵根的家伙,身份地位肯定不低,兴许是崇国王族也说不定,那一半报酬实在烫手,必须退回去,于是就去了双方约定的地点北边的苍弗湾水岩洞。”

    “原来是那里。”闻听此言,关横、高甫对望了一眼,心中若有所思。此时此刻,楼岫接着说道:“谁知道,到了水岩洞入口附近,我才算是倒了大霉……”

    时间倒溯回约莫两天前,楼岫和妖鼬来到苍弗湾水岩洞,打算把报酬退给中间人,让他拿给雇主,就说自己做不成这单买卖也就是了。

    可就在楼岫走到那附近的时候,突然听见激烈的打斗声和兽吼,走过去一看,这才发现中间人和一只头上仗着几颗肉瘤的妖兽厮杀正酣,好歹也是也是相识一场,楼岫就扑了过去出手帮忙。

    那只妖兽也就是半黑境界巅峰的实力,要是单打独斗,怎么着也能和楼岫或者中间人打个势均力敌,可是二人一联手再加上金须妖鼬在旁边助阵,妖兽立刻出现溃败迹象。

    中间人使用一柄重锤,越战越勇,霎时间狠命一击敲在妖兽颅顶,将其脑壳迸碎。

    可就在下一刻,水岩洞那边又冲出一只相同外貌、满头肉瘤的妖兽,这家伙疾奔时狠狠一头撞在中间人身上,对方登时骨断筋折,狂喷血雾绝气身殒。

    最诡异的是,后出来那只妖兽头顶浮现出一片古怪的东西,散发光芒之后竟然治愈了脑壳碎裂的同伴,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

    楼岫见势不好,立刻带着妖鼬惶急逃命,结果对方追杀他们数里之远,弄得一人一兽浑身是伤,要不是金须妖鼬急中生智朝着二兽连放了几个响屁,用臭气惊走对方,估计他俩的小命也就丢在苍弗湾了。

    后来楼岫不停歇的拼命奔逃,慌不择路之下来到了蓬燕岭这里,一头扎进草窠里睡了大半夜,直到天亮才遇到打猎的关横他们。

    “经过就是这样。”楼岫说到这里,看着面前烤得冒油的肉,不停咽着口水。

    看着他那没出息的样子,关横撕下半只烤鸡扔给他:“喏,拿去吃吧。”

    “…………多、多谢……”楼岫嘴里大口嚼着烤肉,支支吾吾的已经顾不得说其他话了。

    听了对方的话,关横一时间沉吟不语,阿狗此刻也吃了七、八成饱,他抬头问:“关横,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有必要去一趟苍弗湾水岩洞,因为那里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关横把之前高甫和自己说的事情讲了一遍,阿狗微微颌首:“那你和若桃就去找找三瞳地蜥吧,对了,刚才这个小子提到的‘肉瘤妖兽’,你们是不是也要留意?”

    “没错,如果楼岫说的话是真的,那么其中一只肉瘤妖兽可能藏有卿凰残魂。”若桃低声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就更不能耽搁了。”

    “那好,待会先返回巫族村寨做些准备。”高甫此时建议道:“我正好抓紧时间给你们准备一些应急两生膏,巫族熬制炼药很快,不用等侯太久。”

    “还有你这个家伙。”高甫又踹了一脚还在啃食烤肉的楼岫:“在巫族偷了东西,是要受到惩罚的,小子算你倒霉,跟我走一趟吧。”

    “难道是要杀了我?!饶命啊!!”楼岫吓得一松手,半块烤肉正好掉进妖鼬嘴里,他忙不迭说道:“其实我什么也没做,对了,要杀,就杀妖鼬好了,削断古树灵根的事情,是它做的,与我无关。”

    “杀个屁,老子是要把你抓回巫族做苦力。”高甫此时面带森然说道:“你小子要是敢说半个‘不’字,在场的人全都饶不了你。”

    “哼。”若桃和阿狗面色不善的盯了楼岫一眼,这家伙立刻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只好乖乖的跟在了大家身后,嘴里嘀嘀咕咕往前走。

    “喂,你把这么一个家伙留在巫族村寨做什么?不是等于把老鼠扔进米缸吗?”关横此刻一边走,一边问高甫:“万一这小子贼心不死,再顺点什么巫族的宝贝溜之大吉,你就是想哭都来不及。”

    “放心吧,咱们巫族有的是整人的办法。”

    听了此言,高甫嘴角掠过一丝冷笑:“偷了我们的东西,哪能轻易放走他,那样本族的面子可没处搁了,我找个机会在他的食物‘加点料’,只要他敢逃跑,即时发作,让这小子又疼又痒,哼,到时看看谁哭着喊着求饶不止。”

    【第五更,大家好,老沙继续求订阅、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