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117章 山鼲之殇
    那些凶神恶煞似的家伙气势汹汹四处搜查,南夫人慌不择路之下一脚踏进了前面的土洼,谁知道这地方恰巧有个古旧的地底隧道,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何人所挖。

    夫人抱着小娃娃一口气顺着隧道往前爬,耳后边就已经听见了凶徒们的脚步声,她心中惶急,一咬牙就把身后的隧道口用脚踹塌了。

    “关公子,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我和孩子恐怕都已经闭气憋死了。”南夫人此时心有余悸的说道:“但是凭这一点,你就是我们的救命大恩人。”

    “不用谢谢我。”关横笑着拍了拍山的脑门:“要谢就谢谢这小家伙吧,它也是祷过山土生土长的妖兽,这一次,多亏它挖洞把你们救了。”

    “呀?!”南夫人一看到对方的模样,立刻失声尖叫道:“这、这妖兽不是尖嘴山吗?怎么还会有活着的?”

    关横此时和阿狗对望了一眼,俱都感到诧异,关横下意识地问道:“活着的?夫人,不知您这是什么意思?”

    “唉,你们不知道,一百多年前,祷过山确实有很多这种叫‘尖嘴山’的小妖兽存在。”南夫人揉了揉发胀的额头,随即解释道:“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根据南夫人的说法,尖嘴山这种小妖兽在过去很受玉族人的喜爱,因为它们不但老实听话,而且拥有锋利结实的尖爪可以帮助人们开采玉矿石,是最重要的帮手之一。

    可是百余年前,祷过山上蔓延过一次极为严重的瘟疫,染上这种古怪疾病的人顶多是身体虚弱、呕血和寿命衰减。

    但尖嘴山也会被时疫感染,并且传播的更严重,妖兽的体质和人类截然不同,染上瘟疫的山们,无一例外全都死绝了,为了防止妖兽尸骸再度感染族民,玉族的人架起火堆焚毁了它们的尸身。

    不过这些小妖兽的外貌特征和以前对人们的种种好处,倒是在玉族族民口耳之间一直流传了下来,所以南夫人才会一眼认出山。

    “叽叽?!”

    听到对方说,自己的族群在百多年前就已经灭绝,尖嘴山顿时大为悲恸,双眸里溢满了泪水,它这一路千辛万苦跟随着关横他们,就是想回到祷过山看看自己的同类,没想到,现在却完完全全成为了最后的“死剩种”。

    “叽叽叽”倏然间,山昂首向天悲鸣,声调悠长充满痛苦,旁边的吞鬼虎和象蛇鸟受到感触,俱都呜呜悲鸣起来。

    “啪啪。”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拍了拍山脑门,山抬头一看,竟然是阿狗,对方破天荒的柔声说道:“放心,你身边……还有我,还有大家呢,我们是不是丢下你不管的。”

    “叽叽叽……”低低嘶鸣一声,尖嘴山异常感动,它最喜欢的就是阿狗,虽然对方不苟言笑,显得冷冰冰的,可在山危险的时候,阿狗都是第一个去救它的人。

    此时此刻,关横也抱着肩膀笑道:“喂,山,别伤心了,我们都是你的朋友,不信你问问若桃、恬琳,她们哪个不是特别心疼你,就算你经常偷东西吃,谁也没真正责怪过你,对吧?”

    二女不约而同说道:“没错。”

    “嘎嘎”“噌!”嘶鸣怪叫的象蛇鸟突然落在山头顶,用尖喙轻轻敲着对方脑门,表示安慰。

    吞鬼虎迈大步走了过来,用头拱了拱山,示意对方其在自己背上,山此时吓了一跳,因为虎背可是关横的“特等席位”,平常自己想要偷着骑上去,都会被吞鬼虎狠狠摔下去,再挨上几巴掌以示惩戒。

    山此时万万没想到,吞鬼虎为了安慰自己,竟然愿意当一回坐骑。

    山缓缓止住了悲声,紧接着被关横抱起放在了虎背上:“来,让你骑你就骑。”

    南夫人刚才听了大家讲述尖嘴山的身世,极为感动,她说道:“其实祷过山现在早就没有瘟疫横行了,这小山如果愿意在玉族里面居住,我和丈夫商量一下,可以收养它。”

    “呵呵呵,这一切全看山自己的意思了。”关横莞尔一笑,随即又说道:“夫人,我们马上也要到祷过山去,就这么沿途护送你吧。”

    “多谢多谢,有劳关公子和大家了。”

    ……

    这一路上,关横仔细和南夫人打听那群神秘杀手的来,可是南夫人实在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这妇人也并非光顾着逃命,事来凑巧,让她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那些凶徒噼翻南夫人的仆从之后,对夫人紧追不舍,但是有几个人却急匆匆纵马向反方向离去,他们和同伴大叫着,说是要返回“什么谷”报讯,正好被南夫人听见了一句。

    “我后来仔细思量过,在这方圆数百里,最大的峡谷,恐怕就要数‘盘石谷’了。”南夫人仔细分析道:“而且盘石谷的山贼经常下山劫掠四方小部落,臭名昭着不做好事。”

    “说起来,盘石谷山贼在我们离开涂山之前,还袭击过艾荆族长和众位长老呢。”关横此时摸着下巴说道:“我在想,玉族和木族关系不错,这其中也许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妙处也说不定。”

    闻听此言,南夫人立刻大为紧张,就连抱住婴孩的臂膀也不由自主晃颤了起来:“哎呀,连艾族长都遭到袭击了?那我丈夫现在岂不是很危险?”

    “哇哇哇……”

    刚刚睡得迷迷煳煳的小娃娃,顿时被吵醒了,南夫人异常尴尬,赶紧连拍带哄安抚着孩子,而关横则说道:“夫人且放宽心,那群坏蛋没那么容易得逞,咱们只要抓紧时间赶路,早一点到了祷过山通知南族长,他肯定不会有事。”

    “唉……”南夫人下意识的叹了一口气:“但愿如此吧,说起来,我们玉族最近经过的意外事情也很多,若非我丈夫极力安抚族民,大家只怕早就因为各自的利益动起武来了。”

    “什么?!”关横心头一动,随即问道:“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能说给我听听吗?”

    “也罢,关公子对我有救命大恩,我原本就不敢隐瞒。”南夫人说着,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和盘托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