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107章 巨大树祖
    少时片刻之后,关横抱着那个自己好不容易哄得停止哭泣的孩子,和若桃返回了木族村寨,可是他们三个刚要进村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背后多了个小尾巴。

    “公子,是那只独角香羯,它怎么还跟着咱们?”

    听到若桃的小声嘀咕,关横很是无奈的说道:“小女鬼,还不都是你惹的事?刚才看着这小巧玲珑的独角香羯,你大唿可爱,又是抱有是亲的,估计这家伙是想赖上你了。”

    “瞧你说的,我哪有这么过分?”若桃说完这句话,立刻转身跑到几丈外缩在岩石后面偷看的小羯羊旁边,对方看到若桃过来,立刻咩叫着凑到若桃腿旁,亲昵的蹭了蹭。

    见此情景,若桃虽然有些舍不得它,可还是抚摸着妖羯的独角低声道:“小羊,你跟着我也没用,还是赶紧回林子里去吧,不然又有坏人来抓你了。”

    似乎感觉到若桃想和自己分手,独角香羯满脸依依不舍的样子,昂首咩咩叫了两声,最终还是一步三回头的向树林里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眼尖的关横突然一人的踪影,他立刻朝村寨里面的方向招手:“喂,艾族长,看这里,我们都在这里呐。”

    “是关横啊,咦,怎么斐儿也在?”艾荆跑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家的独生子艾斐在关横怀里抱着,此时此刻,关横赶紧用三言两语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可恶,那群杂碎好大胆,不但来涂山偷捕妖兽,还想对我家孩子下手?”

    艾荆听了关横的讲述,气得直跺脚,随即又狠狠瞪了艾斐一眼:“还有你,皮又痒了是不是?竟敢背着我和你娘不知道,跑进林子里去玩?找死啊?回家去看我好好收拾你一顿。”

    “呜……”听说爹爹想收拾自己,艾斐登时把小嘴一扁就要哭出声,关横赶紧说道:“行了行了,反正孩子平安无事,你就偷笑吧,刚才那石头差点就落下去,这可是九死一生,不要再吓唬他了。”

    “唉,我也是恨这小崽子不听话,来,我抱着吧。”艾荆说着接过儿子,他随即说道:“对了,赵雄和你那几个同伴已经到了,就在胡嬷嬷家里,你快去和大家见面吧。”

    关横此时问道:“那,给巫族方面传信的事情怎么样了?”

    “哦,我已经把带着信的飙行红鸦放飞了,它的速度极快,半天之内就可以打个来回。”艾荆说完这句话,对关横点了点头,便抱着儿子先回家了。

    “呵呵呵,这个艾族长好有意思,当着咱们把孩子骂得好凶,可是艾族长走的时候,我听见他还低声安慰儿子呢。”

    听了若桃的话,关横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家长哪有真的想对孩子打骂的?估计都是气他们不听话,威言恫吓为主。”

    ……

    不一会之后,关横他们已经在胡嬷嬷家里见到阿狗和恬琳了。“不得不说,你们的速度也不慢啊,居然只比我们晚了半个时辰。”

    听了关横的话,恬琳说道:“这还是因为顾忌赵雄大的伤势不敢走得太快呢,要知道,对我的坐骑和阿狗哥的脚力来说,百里路程不算什么。”

    闻听此言,赵雄在旁边面带尴尬的垂下头,他赧然低声道:“不好意思,是我拖累了二位。”

    恬琳看到对方当真,立刻摆手解释道:“哎呀,赵大哥别这么客气,我说笑而已。”

    “呵呵,别总是和人家闹着玩。”说到这里,关横抬眼打量周围:“咦,胡嬷嬷呢?怎么不见她。”

    “哦,我奶奶刚才把两个妖灵小娃带走了,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胡岚此时说道:“抱歉,事先也没和关大哥商量一下。”

    关横摇头笑着,连声道:“没关系、没关系。”

    “关横?你这是办完私事回来了?”

    就在此刻,胡嬷嬷抱着金妖、玉妖从偏房走了过来,她笑着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拿出一截百年灵木的断枝让两个妖灵稍微释放气息,这灵木顿时增添了不少生机。”

    关横等人这才恍然大悟,知道对方带了小妖娃去做了什么:“哦,是这样啊。”

    胡嬷嬷此时又说道:“我就打算用这截灵木制造密文匣子,盛装龙诚的魂石,关横,你还是赶紧去涂山地下的句芒离宫,记住,你只有一个半时辰。”

    “公子,我把卿凰的竹篓留给恬琳和阿狗哥看护,你就让我同行吧。”

    听到若桃的恳求,再看看恬琳、阿狗已经接过了竹篓,关横便点头应允:“好,要说小女鬼也是个好帮手,总是丢下你,我也觉得过意不起,那就一起行动。”

    听到关横的话,若桃顿时欢喜的摩拳擦掌:“好啊,这回也该轮到我大显身手了。”

    ……

    少时片刻之后,木族的族长艾荆以及数位德高望重的长老,一起陪同关横、若桃来到了位于涂山的中心区域,这里有一棵参天古树,高耸挺拔,郁郁葱葱的树冠巨大,几乎可以覆盖半座山梁的顶端。

    “哇,好一棵参天的古树!”关横此时用手遮住前额向上眺望,他嘴里喃喃自语道:“站在平地这里,我都看不见此树的顶端,真高啊……”

    “当然,这棵‘树王’堪称涂山树林之祖,少说也有数千岁的高龄了。”

    艾荆在旁边感慨地说道:“也可以说,它是我们木族的老祖,我高祖、曾祖、祖父和父亲,还有我自己都是在树王的荫凉下长大,以后,我的子孙也一样。”

    “说得好,耗费无数岁月,助吾辈荫泽后人,这才是树木生灵让我们感动的地方啊。”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下意识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厚实的树身:“啪啪。”

    “嗡嗡嗡哗啦啦!”说时迟,那时快,这棵高耸入云的树王陡忽微微震颤,晃得铺天盖地的葱郁树冠不停作响,却没有一片树叶降落下来,着实有几分诡异。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关横背上的紫铜剑匣倏忽一动,“锵”带鞘句芒剑竟在瞬间飞弹而出,不偏不倚落在了关横手中。

    用双掌捧住烁烁放光的剑身,关横嘴角上翘,脸上掠过一丝微笑:“树王,你是不是感觉到了有些意外惊喜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