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96章 莫名受屈(第一更)
    “是恬琳?!”听到喊话的声音,关横的眉头一皱,立刻快步走了出去,只见恬琳正在和一群人吵闹争执,关横过去的时候听了两句,登时把脸一沉。

    原来这帮拿着锄头、扁担的家伙是住在附近的壶镇居民,据他们声称,昨天晚上有一匹红马突然冲进大家的耕地里一通捣乱,把庄稼糟蹋的不成样子。

    粮食作物是大家辛苦一年的命根子,众人岂能善罢甘休,于是顺着脚印找到了镇里来,他们东打听、西探查,就找到了这里,原来整座镇子上只要恬琳这一匹红马,这一下,真是跳进河里也洗不清嫌疑了。

    大家此时满腔怒火,都说恬琳的“红红”是糟蹋庄稼的元凶,一个个喊着要赔偿,否则的话,就要把马拉到当街活活打死,闻听此言,可把恬琳气得不轻。

    “喂,你们这些家伙有完没完?”就在此时,关横和刚走出来的阿狗齐声喊道:“都给老子住口。”

    二人久经沙场战阵,周身上下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那些强者才有的煞气,这群耕地的寻常农夫又怎么能不怕?惊得手里的锄头锹镐全都摔落在地,砸到脚面都不自知。

    关横此时弹了一下手指,吞鬼虎、尖嘴山和象蛇鸟立刻晃晃悠悠,或飞或走,来到恬琳身边,那些农夫见到妖禽妖兽,登时额头见汗,又往后退了好几步。

    “一个个,说个不停,乱糟糟的,我听得颠三倒四。”关横此时哼了一声,随手指着一个面相忠厚、像是领头人的农夫说道:“把事情和我说一遍,就算不是我们的马做的,大家也可以一起想办法,何必动粗呢?”

    “对对,这位小兄弟说的有道理,当初我就不同意他们气势汹汹的打上门。”领头农夫自我介绍道:“我叫蔡杰,就住在壶镇近郊,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蔡杰他们耕种的田地都在壶镇周围不远处,大家土里刨食,虽然过得很辛苦,但粮食收割下来,最少不用挨饿,所以生活还算平静。

    可就在昨晚,蔡杰的妻子晚上起夜,突然听到门外有哒哒哒的马蹄声响,他们的家附近确实有条南北通向的大路,但一般人不会策马到这里来,除非是迷失方向。

    紧接着,蔡妻就听见自己田地里一阵声音响起,于是赶紧招唿丈夫起床观看,等到夫妻俩掌灯出门的时候,正看见一抹红影向着北边疾奔而去。

    蔡杰的眼神还可以,看清楚那东西的背影是个四蹄翻飞、急速奔驰的红马,正是从自己地里跑出来的,二人走过去仔细检查,发现地里的庄稼被踏倒了一大片,这可是全家后半年的口粮,直把蔡杰气得够呛。

    到了第二天,蔡杰得知消息,有好几户人家的田地都被糟蹋了,于是他自告奋勇带着人,顺马蹄印的方向找到了壶镇里边,最后看见了商恬琳的红马,就认为对方是元凶。

    “呃,听你么这么一说,其中疑点很多嘛。”关横对蔡杰和另外几个人勾了勾手指:“大家都还记得沿路上的马蹄印尺寸吗?过来看看是否和我们的红马一样大。”

    “这个……不对呀。”蔡杰此时仔细看了看红红的马蹄,随后说道:“哥几个,那路上的马蹄印足足比海碗口还大一圈,绝对不是这匹红马的尺寸,看来大家是认错了。”

    几个农夫也自知理亏,纷纷走过来向恬琳道歉:“姑娘,我们都是耕田地的粗人,不会说话办事,又着急自家的庄稼收成,多有得罪,请见谅。”

    看到大家都这么客气,恬琳显得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忙不迭说道:“不要紧不要紧,诸位大叔大哥别在意。”

    “不过呢,大家既然找到这里来,我也不会让你们白走一趟。”

    关横的心肠也很软,他知道农民辛苦一年不容易,真要是没了过冬的口粮,一家老小都得挨饿,于是便对旁边的若桃使了个眼色,若桃是大家的“管账先生”,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伸手便取出一个钱袋,给了众农夫每人一个金货贝。

    “这、这,我们怎么好意思手下?”蔡杰此时满脸赧然,他低声说道:“明明就是前来打扰诸位的我们不对,要是再拿了你们的东西,那我等不就成冤枉好人的无赖了吗?”

    “蔡大哥别这么说,我们要急着赶路,无法帮诸位捉到元凶祸首,只好暂时用这个代替了。”关横说道:“眼下距离过冬不远了,你们要多为家人考虑考虑,收下吧。”

    “对对,收下吧。”阿狗和恬琳、若桃也在旁边相劝,最后一众农夫对大家千恩万谢,便拿着金货贝离开了。

    目送对方背影消失,关横此时抱着肩膀,半开玩笑的说道:“恬琳,说实话吧,是不是你家红红昨天晚上肚子饿了,独自跑出去吃零嘴?还糟蹋了人家的庄稼,我可是因为你才赔偿对方的。”

    “关大哥你胡说八道什么?”恬琳此时委委屈屈的说道:“你冤枉好人,不,是冤枉好马才对,我家红红做不出偷东西的事来,你以为它是象蛇鸟啊?是吧红红?”

    恬琳说到这里,还摸了摸低头啃食马料豆的浑红马,象蛇鸟却因为她说的话大为光火,唰啦一声飞到马棚顶上不去看她。

    “关横,别开玩笑了。”阿狗这个时候沉声说道:“你自己心里也清楚,根据蔡杰那几个人形容,不可能是一匹普通的马做出这种事。”

    “嘁,我说着玩的,妹子别当真。”关横先是对恬琳挤出一个笑脸,而后又对大家开言道:“壶镇这里也很邪门,大家还是赶紧上路吧,要尽早赶到涂山才好。”

    “说的也是。”众人心头蒙上一层莫名其妙的疑虑,就此从壶镇出发,继续展开旅程。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又是一个正午,大家在大路旁的树荫下歇息进食。

    “怪了,只不过是去汲水而已,若桃怎么去了大半天?”关横见到小女鬼始终未归,有些担心她,便起身对阿狗和恬琳说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把若桃给找回来。”

    话音甫落之时,象蛇鸟倏地落在了关横肩头,当然也是打算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