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95章 澄清误会(第五更爆发)
    “唰唰唰”大伥鬼的细小风刃瞬间铺天盖地袭向蓝衫侏儒,这家伙呵呵一笑:“就这点本事?不够看!”

    这矮子生的古怪,所用的兵刃也一样古怪,此时倏然往身后一摸,竟然拿出一面擦得锃光瓦亮的圆铜盾,瞬间挡在身前。

    “当当当!”无数风刃迸弹四溅,那蓝衫侏儒非常得意:“嘿嘿,这攻击比隔靴搔痒还没感觉,简直是白费力气。”

    “哼,好戏还在后面。”随着关横一声冷厉的唿喊,四只瞬间汇聚成伥鬼之拳,唿的向矮子的铜盾直捣而来,那家伙只顾着防守风刃,拳劲临头才有所察觉。

    “呃?!”错愕之间,伥鬼之拳的威勐力量霎时爆发,那蓝衫侏儒豁尽全力释放霸者之气,才堪堪防住这砰然而落的一拳,不让自己后退半步。

    这一系列攻击说来繁复,实际就在眨眼间完成,“锵”关横的虹云剑也在霎时间出鞘,迅勐挥出:“唰”

    “咔嚓!”数寸厚的精铜圆盾被一剖为二,蓝衫侏儒惊觉手里的家伙变成了两块“半月铜板”,登时气得这家伙七窍生烟:“岂有此理,毁了老子的宝贝,我要你的命!”

    “哼,在那之前,先吃我一拳!”阿狗的低吼声陡忽响起,照准对方就是噼空一拳:“唿”

    “呃?!”眼见对方来势汹汹,侏儒登时扔了手里的破盾,双臂错落身前做十字格挡,“砰!”第一拳,震得这家伙“腾、腾、腾”暴退三、四步。

    还没等侏儒回气,第二拳、第三拳赫然轰至:“砰、砰!”阿狗知道对方戏耍恬琳,心中怒不可遏,出手毫不留情,立刻打得侏儒昂首飙出一口血箭:“噗”

    “死矮佬,这一拳揍死你!”阿狗瞪着赤红双眸正要挥出最后一拳,那矮子情急之下顺手往腰间一摸,突然抄起一个包袱拦在面前:“打吧。”

    见到那东西,眼尖的关横突然大吼道:“阿狗哥,快停手,那是猿王盔!”

    “呃?!”电光火石之间,阿狗刹住挥出的拳头,原来那蓝衫侏儒追恬琳和吞鬼虎的时候,顺手从虎背上抓下一个包袱,好巧不巧,正是渭水部落让关横他们带往王都的贡品嵌宝猿王盔。

    这东西价值非凡不说,更是许非族长他们的一番心血,万万不容有失。

    侏儒见到这个“挡箭牌”有效,立刻把包袱紧紧抱在怀里:“你们别过来,否则老子一用劲,就把这包袱给压扁。”

    “小矬子,大家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关横沉着脸低吼道:“你调戏我妹妹在先,现在又偷走我们的东西,到底想做什么?”

    “我……我看到她一个小丫头三更半夜在乱葬岗悠荡,就过来打个招唿而已。”

    蓝衫侏儒此刻满脸苦笑:“谁知道一见面,就嘲笑我长得矮,我也是一时气愤,追着她耍耍,你们问问这姑娘,咱都追上她好几次了,有没有伤过她一根汗毛?你们倒好,上来就喊打喊杀。”

    闻听此言,关横和阿狗脸上都有些不自然,他们扭头看了一眼和象蛇鸟、吞鬼虎、山以及若桃站在一起的恬琳,这小丫头慢悠悠的说道:“嗯,这话倒是不假,不过他把我和吞鬼虎撵得到处跑,就该打。”

    “是啊,妹子说的对。”阿狗和关横可算是找到一个正当理由,他们齐声说道:“你大半夜不睡觉,追着一个小美女调戏,就该打!”

    “呃,遇到你们,我‘阳瑾’今天真是倒大霉了……”蓝衫侏儒嘀咕了一句,但是面对关横他们,这矮矬子黑气霸者也有些发憷畏惧之意。

    就在此时,关横扬声叫道:“喂,要想我们不为难你,就快把包袱还回来,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还就还,谁稀罕你们的破包袱。”那阳瑾此时一跺脚,立刻将包袱抛给阿狗,这家伙之所以扔给他,没给关横,就是让阿狗占用两只手抱着包袱,别再攻击自己,倒是挺会耍小心眼。

    而后,蓝衫侏儒哭丧着捡起两片破圆盾,心疼得他呲牙咧嘴:“看看,我这千锤百炼、好端端的宝贝,就让你那把破剑给毁了。”

    “喂,不至于吧?”恬琳此时有些瞧不过眼:“我被你追了半天都没说什么,那只不过是块破盾牌,小气鬼,心疼的都想哭鼻子了吧?没羞没羞。”

    “你!”阳瑾气得脸上肥肉啪啪直蹦,恬琳只是朝对方做鬼脸,对方无可奈何她,只能连连跺脚。

    关横见此情景想笑也不敢笑,但是他念及此番争斗有些误会,对方既没有伤害恬琳,也没有扣住包袱不还,于是便说道:“你叫阳瑾是吧?这面盾牌虽然被我削成两半,可是也未必无法修补,我指点你去松果山渭水部落,那里的人会帮你的。”

    “松果山?渭水部落?”蓝衫侏儒挠着头说道:“这么有名的铸匠部落我当然知道,可是咱又不认识他们,对方要是不肯帮我怎么办?”

    关横此时挥手让若桃拿过一个空白竹片,运剑如风在上面刻了几个字,他将此物抛给阳瑾说道:“没关系,我送你一样东西,去找许非族长或者毕氏兄弟就行了。”

    “啪!”阳瑾接住竹片,对方又继续言道:“就说是我关横让你去的,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自然会慨然出手。”

    “好好,只要他们能替我重铸盾牌,我愿意走一趟。”

    听到阳瑾这么说,恬琳在后面笑着喊道:“喂,今天是一场误会,你追了我半天,我两个哥哥也教训了你,大家算扯平了好不好?我以后不会再笑你矮了。”

    “嘿嘿,小丫头天真烂漫,笑就笑吧。”阳瑾此时转身就走,他的声音却还在乱葬岗周围回荡:“你们这群人,有点意思,有点意思……希望以后还能见面做个朋友。”

    “这矮子虽然其貌不扬,却也是个说一不二的黑气霸者,世间真是奇人不少。”听到若桃这么说,关横微微一笑:“哈哈,正所谓林子一大,什么鸟都有吧。”

    ……

    返回壶镇驿宿之所,大家就此休息了一晚,眨眼便到了天明。

    清晨,关横先从床上爬了起来,他得去看看睡在楼下马槽旁边的吞鬼虎,这家伙是在块头太大,已经无法和自己挤在同一个小房间了,所以才会被扔在那里。

    刚刚走到门外,关横就听见有人在喊叫:“喂,你们想做什么?别碰我的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