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83章 偷鸡蚀米(第三更)
    “咯剌剌……咯吱吱……”但是就在此刻,那块高耸铜碑终于扛不住蕴含无匹黑气的土石巨掌拍击,逐渐出现弯曲变形,关横骤忽间大吼道:“就是现在,一起出手!”

    “锵锵锵”

    虹云剑、吞雷刃、乌竹剑三柄神兵瞬间离鞘,犹如在夜空中划过三道裂空厉闪,“嚓嚓嚓!”早就让古阳泉黑气土石巨掌拍得松散的铜碑突然出现无数横七竖八的伤痕,原来是被关横他们出手绞成了碎片。

    “唰!”阿狗第一个收剑后纵,顺势用自己的肩头撞了古阳泉一下,这家伙正在拼命的调息、收敛丧失的黑气,没想到被阿狗这么一碰,登时喷出一口红雾:“噗”

    “你?!”嘴角溢血的古阳泉气得浑身栗抖,阿狗却说道:“抱歉,谁让你拦在路中间的,我没看见。”

    其实,阿狗之所以这么做,都是关横暗中指使,因为他知道古阳泉这家伙可不是好东西,一个人甚至可以因为迁怒就击杀重伤的妻子,那他就没有做不出来的恶事。

    关横早就盘算好了,先激怒对方一气之下卯足全力轰击巨大铜碑,严重消耗气力,这样的话,一会就算是翻脸动手,古阳泉的战斗力也会大打折扣。

    “可恶,我……”古阳泉不是不想动手,可现在一翻脸,前功尽弃不说,还得惹上阿狗这的强大敌人,自己本来就已经耗力过巨,受了点轻伤,那就更不是阿狗的对手了。

    “咳咳……咳咳……”勉强喘匀气息之后,古阳泉狠狠瞪了阿狗一眼,便不做声了。关横此时叫道:“象蛇鸟、吞鬼虎留在恬琳身边待命警戒,山,跟我们走。”

    “叽叽叽”嘶鸣一声,尖嘴山倏地落在阿狗附近,它在关横身边已久,当然知道对方为什么选择自己跟随,凭着一双利爪,山最擅长挖掘地道,万一地宫里被困,它可是制造逃生之路的好帮手。

    “轰隆隆哗啦啦”就在此时,不断在原地崩塌、溅起烟霾的铜碑碎片终于全部落定尘埃,众人面前也出现了一个黝黑坑洞,还有看不见尽头的阶梯。

    “走吧。”古阳泉此刻恢复了几分冷静,瞥了众人一眼之后,率先冲进坑洞,这家伙似乎打算到前面探路,也不知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不过关横等人可不憷他,纷纷在后面紧追跟随,乱葬岗附近就剩下恬琳、象蛇鸟和吞鬼虎还在原地等待了。

    古阳泉在前方沿着阶梯跑了百余丈距离,突然扬声吼道:“找大地宫入口大门了,在这边。”

    闻听此言,阿狗率先拔足疾奔过去,关横和稍慢半步也就随其后,可是,三个人领着山到了那里的时候,却发现古阳泉那家伙脚下不动在那里站着,没有丝毫要继续前行的样子。

    关横骤觉不妙,伸手一搭若桃肩头:“先等等。”

    电光火石之间,阿狗已经收势不住疾纵而上,可是他脚下瞬间传来了“咯剌剌、啪嗒……”一阵疾响,勐听头顶侧面唿的刮起一阵迅勐恶风,原来是壁顶垂下一条悬挂巨大铜锁链、足有半间房子般大小的斧刃,瞬间横扫过来。

    “不好。”阿狗是何等样人,自然知道头顶来袭的东西非同小可,说时迟,那时快,阿狗的身形稍微一滞,就要往后退去。

    就在此时,那狡猾狠毒的古阳泉脸上掠过一丝冷笑,他突然将双拳攥得“咯吱吱”作响,随即高声道:“小心,我来帮你。”

    “唿”古阳泉骤然挥出一记蓄势已久的重拳,挟裹黑气打向阿狗,这家伙明明看见头顶的机关却不声张,就是存心报复阿狗刚才用肩头撞击自己,此时正好暗下毒手。

    “好恶毒的混账东西,现在还想偷袭暗施毒手?!”阿狗此时勃然大怒,但是他既要躲避头顶锁链巨斧的横扫,也要对付古阳泉这一招拳劲突袭,显得稍微有些手忙脚乱。

    “放心,这里有我!”

    关横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六道魂影霎时间急冲而上,四只瞬间化为伥鬼之拳重重轰在斧刃上,大伥鬼和巨蜂也是同时出手攻击,登时将斧刃震得狂勐倒飞,“轰隆嚓!”此斧不偏不倚嵌在一边墙壁里,竟然挣脱不下来了。

    “去你的吧!”阿狗瞬间感到头上威胁消失,倏然挥拳迎上,正好和古阳泉轰过来的一记黑气之拳正面硬撼。

    “嘭!”古阳泉这一次准备充足,依然没能彻底暗算阿狗,自己被对方拳劲一催,背嵴立时重重撞在身后岩壁上,哇的又喷出一口血来。

    但是阿狗应战比较仓促,也觉得眼前一黑,“腾、腾、腾”退了好几步,可他正好来到关横身边,对方悄无声息的塞给他一块两生膏和小瓶绿蛟血:“赶紧服下。”

    阿狗毫不犹豫的吞下膏药,而后抿了一口绿蛟之血,体内被对方黑气震得紊乱的气息血脉霎时间就平稳了下来。

    “糟糕,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两个家伙要是趁机发难……”

    就在古阳泉擦着嘴角血渍、心中惴惴不安的时候,关横却说道:“狗哥,其实古阳泉可能是为了用拳劲震飞锁链巨斧救你,你怎么出拳把人家打伤了,赶紧道个歉吧,免得大家引起不愉快的误会。”

    闻听此言,阿狗竟然真的对不远处的古阳泉一拱手:“古兄,抱歉,一场误会,你不要介意啊。”

    “不、不敢,二位能理解就行。”古阳面带赧然泉抱拳还礼,他自己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好生纳闷:“难道对方没发现我是想偷袭吗?怪了。”

    其实关横精明的很,双方现在互相利用,地宫大门还没有打开,自然还不是翻脸动手的好时机,万一惹恼古阳泉毁了开启门户的钥匙,关横他们这一番心思也是白费了。

    更何况,古阳泉的偷袭仅仅是让阿狗稍微受了点小伤,吃了两生膏和绿蛟血,阿狗全无大碍,丝毫不影响战斗力。

    而古阳泉却是伤上加伤,喷血加暗中憋气的样子,让关横他们暗地里偷笑不止,就算说一声抱歉那也是无关痛痒,还可以麻痹古阳泉这个白痴,让他有苦难说,这才叫自作自受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