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78章 姗姗来迟(第三更)
    “鬼、鬼尊?那是什么东东?”若桃听得有些莫名其妙,关横却神秘一笑:“好了,有机会就讲给你听,咱们先去找士骏,看看黄金臂钏的上古密文翻译的怎么样了,阿狗哥和恬琳还等着咱们回去呢。”

    “为什么现在不少?”若桃听了心生不满,但此时他俩已经走到了士骏家门口,关横敲门而入:“喂,士骏,我回来了。”

    “哎呀,关横,你总算是安全……呃?!带着伤回来了!”士骏放下手边的竹简和臂钏抬头观看,登时吓了一跳:“怎么都是血呀?”

    “没事没事,皮肉小伤而已。”

    关横心里暗叹了一声“这小子挺有良心、不枉我出手救他一次”之类的话,紧接着就满不在乎的说道:“钟炔和卞乐那两个杂碎我已经解决了,兄弟,以后不要再为这件事内疚了,听我一句话,活着,并帮助别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关横,凡是你说过的话,我都记在心里了。”

    士骏此刻长长出了一口气,他随即说道:“所以呀,我才决定先赶紧帮助你把这黄金臂钏的内容翻译出来,对了,听若桃说,此物是已经消失的那个天巫国流传下来的东西?”

    “没错,要说上面的文字,我们也认得一些,不过有些模煳不清的、不容易辨认和颠三倒四的内容,艰涩难懂。”

    关横此时坐在对方面前,让若桃检查受伤胳膊,随口对士骏说道:“松果山渭水部落的顾老叟介绍,说你们村子里的人能看懂上古密文,这不,我们才找来的。”

    “说起来也是本村的运气,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估计连我在内,大部分人都得喂了妖兽。”士骏挠了挠头,有些赧然的说道:“不过嘛,我可能要说声抱歉了。”

    “怎么?臂钏上面的内容连你也认不出来?”

    听了关横的疑问,士骏急忙摆手:“不不不,上面的密文,我都已经刻在竹简上了,而且也已经翻译了大部分,可是这、这内容还是不太全面,似乎还有些遗漏,我翻来覆去检查,却没发现多余的东西,所以在为这件事抱歉。”

    “嗨,你早说嘛。”关横此时哈哈一笑:“我们这里还有……对了,若桃,咱们到手几片漆黑竹简来着。”

    听到对方询问,若桃立刻竖起一对手指说道:“两片,而且都在我身上带着。”关横道:“这就对了,赶紧拿出来,让士骏参照一下,说不定有新的发现。”

    就在大家兴冲冲拿出两片漆黑竹简,与臂钏上的文字对照、解读的时候,之前关横待过的岩浆湖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咦?那巨象妖魂和鬼尊残魂的气息……为何都消失不见了?”

    出现在湖畔的中年人反复探查周围,却大感失望,随即额绽青筋勃然大怒:“可恶啊,老子费尽心机筹划二十载,就为了找到这两处盖世鬼尊的埋骨之地、夺取残魂炼化吸收,没想到,先是被那个贱婢误事,不但死了儿子,地图还被夺走,如今,这第二处的岩浆湖都被人捷足先登了!”

    此时此刻,这中年人的怒火一浪高过一浪,倏忽爆发出狂悍气势,突然大吼一声双掌勐力推出,面前岩浆湖登时被两只黑气化成的巨掌震得卷起滔天巨浪:“轰”

    “砰哗啦啦!”黑气掌劲摧枯拉朽,不但径直将岩浆湖一分为二,余势未消之下还把湖对面一处巨石震得崩毁塌陷。

    此人,是一个实力极为可怕的黑气霸者,他这个时候突然看到面前湖畔有一块巨大的突起岩石,似乎有异物飘动。

    “嗯?什么东西?”“唰!”身形甫动顿时化为一道疾影,中年人转瞬落在了岩石上。

    “这是?!”中年人伸手一扯挂在岩石棱角上的布条,他的手掌陡忽紧攥此物,五指骨节登时“咯咯咯”作响。

    “是人的衣服碎片,既然没有尸体留在这里,那么此人一定是全身而退离开此处。”中年人这个时候昂首怒吼:“天杀的!不管你这厮是什么来路,我‘古阳泉’在此发誓,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

    ……

    士家村,士骏的住处。

    “这就对了,其中最关键的字句终于能畅读通顺。”士骏此时一拍桌案兴奋叫道:“我明白这里面的意思了。”

    说到这里,士骏在竹简上急匆匆刻下了几行字,他随即对关横说道:“这上面解读出来的是一个确切位置,说是在崇国王都近郊附近,有一处‘多宝之窟’,那里有无数迷宫暗道,其中有一处密门通往名为‘玄冥离宫’的地方。”

    关横此时沉声说道:“这里面提到具体进入那个地方的方法或者路径了吗?”

    “这个嘛……臂钏原来的主人只是留言,自己是无意中误走玄冥离宫,而且之后也是被莫名其妙传送出来。”

    士骏此刻挠了挠头,而后回答道:“不过经过此人的多年打听,他认为崇国王族应该掌握着多宝之窟的大半秘密,想要知道其他讯息,恐怕要从这方面下手了。”

    “原来如此,这些东西又把线索指向崇国王都了。”

    关横此时拈起桌上的臂钏和竹简低头沉思了片刻,若桃在旁边对士骏说道:“看不出来你还真厉害,我在天巫国长大,都认不全这么多上古文字,了不起。”

    “呵呵,多谢夸奖。”士骏刚刚莞尔一笑,又愕然问道:“对了,我听别人说天巫国早就消失了,那你是从哪儿……”

    “咳咳咳!”关横此时赶紧打岔说道:“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就先别问了,我们和同伴分手已久,得赶回壶镇和他们汇合,待会和袁家兄妹说一声就……”

    “关横,你怎么要走了?”就在此时,屋外有个大嗓门陡忽喊道:“不能留下来吃顿饭吗?”

    关横一看说话的正是袁悲,他立刻回答道:“不了,我们得去壶镇,这一上午已经耽误太多时间了。”

    “那真是可惜,我还想施展一两手厨艺做好吃的款待关大哥呢。”闻听此言的袁彩嘟着嘴说道:“好不容易成了朋友,多难得呀。”

    “呵呵,有句话叫‘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意思就是四海之内有知心朋友,即使远在天边也好像近在眼前,说的一点都不假。”

    关横此时开言道:“大家彼此记挂,偶尔念及相遇时的友情,如此也就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