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69章 往昔恶战
    崇国代共主都是王者紫气境界,自然稍胜盖世鬼尊一筹,只是这家伙擅长以影遁雾化,一旦不敌便会立刻逃之夭夭。

    共主在巫族剩余霸者的联手帮助下,耗费经年才将对方困在了壶镇的原址这里,那一战如何昏天黑地、兵凶战险现在的人自然是无法知晓,但是残破的兽皮地图却记载了一个秘密。

    据说当时到了终战一刻,盖世鬼尊终于勉强进阶到紫气境界,不但硬抗下崇国共主和数位巫族霸者的联手重击,而且还反伤众人,可鬼尊是妖邪之物,终于遭到上天震怒回应,霎时间将下无数霹雳,雷殛进阶紫气的鬼尊,将它的身躯、四肢硬生生震散。

    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崇国共主与在场的巫族霸者分别控制住盖世鬼尊的残躯四肢,各自镇压一部分,其中的左臂当时就被埋葬封存在了壶镇的原址一座乱葬岗之下的暗窟里。

    共主和其余的霸者之所以没有彻底灭杀鬼尊,是因为此物已经进阶紫气,又是鬼魂之体,已经达到了不生不灭的边缘,再加上硬抗上天雷殛不死,更是难以毁灭。

    故此,共主和大家都取走了一部分鬼尊残躯掩藏深埋封存,不让它们再次融合祸害人间。

    所以说,残破兽皮图上面描绘记载的一部分,就是掩藏封存鬼尊手臂的具体位置,那可是已经进阶王者紫气的鬼物残肢,要是能善加利用,以后未必不会达到同样的境界,对于天下人来说,这有多大的诱惑就不言而喻了。

    “嘁,我还以为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原来就是个臭鬼的手臂,那东西我才不感兴趣呢。”

    听到疤脸丑汉把自己所知道、调查过的事情都说出来以后,又看了看从对方身上搜到的兽皮图,恬琳撇了撇嘴说道:“不好玩,这种东西呀,只有擅长摆弄鬼物的关大哥才会正眼相看。”

    “说的是,什么紫气鬼尊,哼,都是没影子的事情,无聊。”

    听到阿狗和恬琳都这么说的满不在乎,丑汉登时背嵴发凉吓出一身冷汗,可就在这个时候,恬琳嘀咕了一句:“不过,这破兽皮残图送给关大哥,让他夸奖我两句也好,我收下了。”

    揣好残图,二人转身就走,阿狗还问道:“丫头,咱们确实答应过不杀这个杂碎,对不对?”

    “是啊,我是不会脏了自己的手。”恬琳一挽浑红马的缰绳翻身纵上马背,她笑嘻嘻的说道:“不过呢,谁和这家伙有恩怨,也可以现在解决了。”

    闻听此言,刚想松一口气的疤脸丑汉突然听见背后响起叽叽怪叫,还有尖嘴山愤怒磨牙“咯吱吱”作响的声音,他顿时哀叫一声:“糟糕,忘了还有它。”

    “唰嚓嚓嚓!”尖嘴山瞬间振臂一甩,尖锐利爪霎时弹迸而出,照准对方全身就戳刺了过去:“噗噗噗!”

    ……

    与此同时,钟炔、卞乐这两个家伙已经快步走到神秘石窟附近,他们万万没料到,关横和士骏早就盯上自己了。

    “呵呵呵,守护妖狼一旦离去,咱们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开始动手破除机关了。”

    卞乐此时把拳头捏得“咔吧”作响,还笑着说道:“到了那个时候,你和我就不用再寄人篱下,得到的那些好处足可以称霸一方了。”

    “呃,我这心里还是有些不安。”钟炔低声嘀咕道:“毕竟咱们从那个人嘴里得知的消息是口述,到底有多少内容是真的,也不知道啊。”

    “哼,总而言之,那‘盖世鬼尊’的传说可是在崇国北方流传已久,虽然有不少是以讹传讹,但我从崇国都城得到的消息可来自王族之人的口中。”

    卞乐拍了拍同伴的肩头说道:“放心吧,我相信消息来源真实。”

    闻听此言,钟炔虽说心里犯嘀咕,可是脸上也放松了不少,但这小子却没发现,卞乐拍自己肩膀的时候,早就将一抹神秘之物涂抹在自己背后。

    “走吧,进岩窟。”卞乐话音甫落之时,突然听到二人身后不远的草丛中响起之声,他们心怀鬼胎,登时凛然大惊:“怎么回事?是谁?”

    “吱吱吱”

    “噌噌噌”随着几声凄厉的嘶吼,三只赤毛妖狐赫然窜出草窠径直扑向两人,卞乐猝不及防之下正和其中两只正面碰上,这家伙穷凶极恶,倏地拽出自己的兵刃勐挥过去:“找死!”

    “噗!”一只会淡红气息的妖狐躯体登时被一分为二,另一只却闪电般贴地疾滚,堪堪避过对方攻击。

    “哼,不自量力的畜生。”卞乐冷笑一声正要继续追杀对方,谁知道惨死妖狐的残躯里冷不丁窜出一道魂影,骤忽亮出凌厉鬼爪划过卞乐左脚踝:“嗤啦。”

    “噗嗤”一飙鲜红瞬间飙出,卞乐登时抱膝惨号扑通跌倒翻滚,旁边的钟炔急忙挥舞兵刃驱赶那两只妖狐,对方噌噌噌几个起落逃进草窠,他这才扭身问道:“怎么了?”

    “呃啊啊……我不知道啊!”卞乐抱着不断窜血的那条腿惨唿道:“快、快帮我止血,我要是一死,就没人带你到密窟里寻找‘那东西’了。”

    “知道了,就算你不这么说,我也会救你的。”钟炔也是个生性凉薄、自私自利的人,此时看到对方受伤,心里觉得累赘麻烦,可毕竟还得靠对方带路,于是按捺心中不满,为卞乐包裹伤口。

    这一来二去耽误不少工夫,二人骂骂咧咧一阵,不停抱怨自己倒霉,而后,钟炔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卞乐走进了岩窟。

    少时片刻之后,这两个家伙突然就在岩窟隧道里狂奔了起来,原来他们身后不知从哪里飞来一群尖吻摄血蝠,嘶吼鸣叫着一路追杀不停,弄得钟炔、卞乐慌不择路疯狂逃窜。

    最后不得已,钟炔还得背起腿部受伤的同伴没命狂奔,可把他累了个半死。不知跑了多久之后,钟炔发现身后没了摄血蝠的踪迹,终于狠狠把背上的累赘摔在了地上:“扑通!”

    “哎呦……”卞乐坠地险些被摔得骨头散架,他忍不住大声喝骂道:“混账东西,你不会轻一点吗?没用的废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