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66章 残破骨片(第一更)
    “士骏,哭什么哭?你这样也算是个男人吗?”关横勐然薅住这家伙的衣领把他拽了起来:“我听说你为了救族人,自告奋勇出来引来妖兽,以为你还算条汉子,没想到却是个怂包。”

    “我、我……”

    那青年正是袁悲的表弟士骏,他此时被关横大声喝骂,脸上登时青一阵红一阵,他刚想继续说话,怀里倏忽掉出一物,“当啷啷”坠地有声,关横随手捡起来细看,原来是一块已经风化腐朽大半、变得森然惨白的古旧兽骨。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关横嘴里嘀咕着,把此物递还给士骏,对方的脸腾地一下就涨得通红,他嗫嚅着说道:“这是我从山里一个石洞捡到的东西,现在想想,那群妖兽之所以攻击士家村、还一直追杀我,也许就和此物有关系。”

    “你说什么?!”看到关横眼中的疑虑,士骏满脸苦笑无奈。

    而后,士骏长叹了一声说道:“三天前,我在山中看到一处刻有上古文字的石壁,但是手边没有带刻字的竹简,所以随手在岩窟里找了一块妖兽骸骨掉下来的残片记录文字,结果拿着兽骨回来以后,那些妖兽就来袭击村子了。”

    说到这里,士骏喉咙里陡忽发出一声哀嚎:“所以,我在刚才几乎已经肯定,就是因为这块残骨片,妖兽们才袭击了村子,我挺身而出决定引开兽群,不只是因为要救大家,还因为……我是这一切灾祸的根源!”

    “那你就更不该自暴自弃了。”关横沉着脸说道:“因为只有活着,才能够为自己的过错继续赎罪,死了的话,就为时已晚,起来,我们回去吧,你表兄袁悲和小彩还在村里等着呢。”

    “不,请您、请您先回去,我还有没完成的事情,必须要做。”士骏此刻哆嗦着,勉强站起身来说道:“我必须把这片兽骨放回原来的洞窟,否则的话,难保那些兽群不再来袭击村子。”

    “嗯……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关横稍一盘算,便立刻说道:“不如这样,我受袁悲所托,一定用要把你安全带回去,那存放兽骨的岩窟,我就陪你走一趟吧。”

    “这……”士骏的嘴唇微微一动刚要拒绝,关横马上摆手说道:“不要嗦,速去速回。”

    就这样,关横匆匆帮士骏包扎了伤口,便在对方的引领下一头扎进了密林之中。

    ……

    此时此刻,壶镇外面的集市边缘,阿狗四下观望,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不要说那个抢走烤肉的家伙不见了踪影,就连尖嘴山他都找不到了,气得阿狗在地上砰然跺脚,登时踩出一个坑洞。

    “可恶,这两个家伙是怎么搞的,竟然像一阵空气似的就消失了。”

    阿狗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肩头突然被过往行人碰了一下,他突然想到:“对呀,我真是个傻瓜,鼻子底下长着嘴,为什么不向周围的人问问。”

    “啪。”阿狗伸手一拍某个行人的肩膀,差点把这位骨头打折,对方疼得哎呦一声正要发作,再抬头看看又高又壮的阿狗和自己这副纤细身材实在没法比,于是呲牙咧嘴的问道:“老兄,你就不能轻一点吗?”

    “抱歉抱歉,我有事向兄弟打听一下,你有没有看见……”

    阿狗随即把山的模样形容了一遍,那个人碰巧还真见过,他揉着胳膊倒吸冷气说道:“嘶……大概也就是在十几息之前,你说的这个尖嘴妖兽被一群猎人围住了,它三晃两晃就窜出集市向西北树林而去,这里很多人都亲眼看见,想追就赶紧去吧。”

    “多谢兄弟相告。”阿狗抱拳拱手之后,急匆匆分开人群就跑了出去,那个汉子微微摇头,嘴里还嘀咕着:“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但那群猎户可是壶镇有名的无赖,自己多加小心吧。”

    ……

    “噌噌噌唰唰唰”此时此刻,尖嘴山已经低矮的小树林中上蹿下蹦绕了好几圈,刚才想去找偷走自己烤肉串的小贼算账,却在中途遇到一群不怀好意的家伙。

    对方看到山是红气妖兽,异常罕见,登时起了觊觎之心想要捕捉它,谁知道山动作甚是滑熘,那群猎户不但没有立刻得手,反而有两人在冲进树林的瞬间被山利爪撩断脚跟筋腱,登时翻滚惨叫不止。

    “岂有此理,我就不信咱们这么多红气强者,抓不到一个小畜生,来人,赶紧这里全部围起来。”为首一个满脸伤疤的丑陋粗汉扬声吼道:“逮到它以后,老子亲自把它掼成肉泥。”

    “老大且慢。”

    旁边一个双眼微眯、弯曲如蛇目的家伙低声凑过来说道:“弟兄们自从山寨被毁,逃避‘那个人’的追杀来到这里也好一阵了,如此总是留在壶镇也不是办法,要是能活捉这红气小兽,必然可以给大家谋条出路。”

    “哦?此话怎讲?”听到老大动问,那个家伙继续开言道:“听说今年崇国共主向外界宣布,只要进贡罕见妖兽能够取悦自己,有爵禄和不少赏赐,这个红气小兽现在就是咱们的财路。”

    “哈哈哈,老子明白了。”疤脸丑汉立刻怪笑一声挥手道:“弟兄们,把专门对付妖兽的强力粘网和勐毒胶都取出来,给我活捉那个小畜生。”

    仅仅数息之后,尖嘴山陡忽从蒿草丛里窜出,照准面前一人疾挥双爪,“嚓嚓嚓!”这家伙脸上登时出现无数血痕,左边眼球“噗嗤”一声飙飞离眶爆碎。

    “呃啊啊”剧痛之下发出惨叫,此人咬着牙勐抖粘网,刹那间罩住了山的身躯。

    “老大,我抓住它了!”这家伙捂着脸上的血窟窿惨然大笑,旁边飞扑过来的疤脸丑汉立刻一把夺过他掌中的网子:“拿来给我。”

    “老大,我……”这人强忍着伤痛想为自己邀功请赏。

    谁知道丑汉脸上陡忽掠过一丝狰狞笑意,突然甫张五指“啪”的一声扣住对方颈嗓:“兄弟,你伤得这么重,治好了也是半个废人,不如就让我送你上路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