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63章 美味烤肉(第三更)
    看到阿狗他们被自己的话吸引驻足,猎户立刻裂开嘴笑道:“告诉你们,只有我们壶镇附近才特产这种灰瞳兔,它们不但肉质鲜美,而且兔肉还是甜的呦。”

    “真的?”阿狗听了对方的话,登时食指大动,想要尝尝,但是他一摸身上,才想起自己从来不带着货贝,那些东西都留在恬琳的荷包里了。

    “丫头,我想吃那个兔肉。”听了阿狗的话,恬琳皱着眉开言道:“阿狗哥,我虽然不反对吃肉食,但也不想看见当场宰掉那些兔子的情景,还是算了吧。”

    “呃?!好吧,到了镇上,看看食肆里有没有这种菜肴,到时候再吃也不晚。”

    阿狗说完这句话,刚要和恬琳转身离去,眼见生意做不成的猎户忙不迭叫道:“诸位别走呀,不想看见宰杀兔子,没问题,我这后面的炉子里有烤熟的肉串,尝尝吧。”

    话音甫落之时,猎户赶紧用手里的竹篾扇扇了扇烤炉上面,那袅袅香气顿时向二人那边飘起。

    阿狗此时抽动着鼻子,嘴里喃喃自语道:“呃……啧啧,这肉好香啊,除了关横做的烤肉,我真是很少能闻见这么浓郁的香味。”

    “嗯,确实很香。”恬琳此时嗅到这股味道,也忍不住停住脚步,更别说跟在他们身边、如同百爪挠心的尖嘴山了,要不是阿狗的身躯当着,这厮差点叽叽叫着扑过去。

    “姑娘、姑娘,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儿上,我告诉你一点小秘密。”

    这猎户故作神秘,用攥着的竹篾扇挡住半边嘴悄声说道:“烤灰瞳兔肉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妙处,就是年轻女孩吃了之后,脸蛋会变得越来越滑嫩,吹弹可破,啧啧,绝对不是骗人的。”

    “是真的吗?”猎户的话,仿佛是飘落在千斤重担上的一根稻草,彻底压垮了恬琳的防线,她立刻竖起一双手指:“大叔,给我来两份……”

    “叽叽叽”闻听此言,尖嘴山立刻就不乐意了,它倏地伸出小爪子,稍一用力几乎扯烂恬琳的裙角,恬琳马上低唿道:“喂,快松开,大叔,那就来三份吧。”

    “好嘞,三份刚烤好的灰瞳兔肉串。”接到肉串的同时,恬琳随手甩给猎户一枚货贝:“喏,拿着吧。”

    “金、金的?!”这猎户拿着货贝用牙一咬,登时眉开眼笑:“嚯哈哈哈,老子发财了!”

    “嚓。”恬琳和阿狗咬到第一口肉的时候,烫得急忙咀嚼了起来,紧接着二人同时叫道:“好吃啊。”

    那种感觉真是入口即化,齿颊留香,让人回味无穷,恬琳一边吃一边嘀咕道:“嗯嗯,好吃,只可惜关大哥不在这里,要不然的话,他也可以大饱口福了。”

    “没关系啊,我多吃一些,就当是替关横尝尝了,谁让我是他大哥呢。”阿狗此时颇有些厚颜无耻的说着,随即扭头对猎户开口:“喂,那个金货贝值不少串烤肉吧?全部拿了过来。”

    “哎呦我的亲爹,你就是把整个摊子都拿走,也只是一句话。”闻听此言的猎户咧嘴大笑,而后忙不迭从炉子里抓出大把烤肉全塞给了阿狗:“都是你的了。”

    可就在阿狗马上要大快朵颐的时候,骤变忽生!尖嘴山接过一串兔肉张嘴就咬啃,斜刺里骤然伸过一只脏兮兮的黑手,转瞬夺走了肉串,山一时不察,险些咬到自己的爪子。

    “叽叽?!叽叽叽”被夺走美食的山气得目眦欲裂,登时昂首咆哮起来,它的这一番举动,立刻惊动了恬琳和阿狗:“咦,你怎么了?”

    “叽叽……叽叽叽……”尖嘴山此时又蹦又叫,还对二人晃了晃空空如也的爪子,恬琳立刻明白了:“岂有此理,竟然有人当面夺食,那混账东西在哪里?”

    “我知道,在那”大家顺着阿狗所指的方向一看,不远处拥挤的人群里有一只脏兮兮黑手擎着肉串,耀武扬威似的乱晃呢,尖嘴山见此情景顿时按捺不住愤怒,叽叽怪叫着哧熘一声钻进人群疾追而去。

    “山?怎么这么冲动啊?”阿狗此时将掌中大把肉串都递给恬琳:“喏,帮我拿着,不许偷吃,我去抓贼,顺便把小东西拎回来。”

    “谁会偷吃?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和关大哥似的?”恬琳没好气的嘟着小嘴嘀咕,阿狗却一头扎进人群三晃两晃就不见了踪影,原地,就只剩下她和浑红马在发愣。

    ……

    关横、若桃和袁家兄妹一路前往断龙坡,那两二人向他们介绍了不少关于士家村的事情。

    原来士姓一族本来属于三大古国之一的王族麾下,专司研究上古文字、记载代王族的事迹,但是百多年前因祸事牵连,险些遭到族灭,迫不得已之下,这才举族搬到了荒僻山林隐居起来。

    但是这一族人,仿佛天生就是为了做学问而存在的,即使坚忍隐居、生活困苦,这些屡遭磨难之人依然不改初衷,不断钻研上古文字的衍生、发展,并且记录着一些三大古国之间发生的时事,实在很让人钦佩。

    “即便是蒙尘许久,也不能彻底掩盖铭刻往事的石碑,后人有权利知道真相……这好像就是士姓族人经常流传的一句话。”

    袁悲说到这里的时候,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他嘀咕道:“这些事情想想也头疼,俺一个大老粗就是搞不明白,嘿嘿,不过他们这份坚持也够吓人的。”

    “听你这么一说,士姓人确实值得赞许。”关横刚刚感慨的说了一句,突然皱眉道:“奇怪,这是怎么了?”

    恬琳正在后面和袁彩闲聊,见到关横异状,便立刻问道:“公子,出了什么事吗?”

    “一只突然回来了。”关横瞥了一眼若桃,随即解释道:“这家伙说前方不远似乎,有血腥的味道,袁兄……”

    说到这里,关横扭头向袁悲开言问道:“左面五里左右,穿过树林是什么地方?”

    “呃?!那是士家村的入口。”袁悲的心头倏忽一沉:“糟糕,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