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62章 袁氏兄妹
    四只之所以能够迅速得手,一来仗着它们几个都有赤红顶峰实力,联合出手非同小可,二来因为粗汉刚才爆发全力震飞大伥鬼和巨蜂,自己一时没有防备,这才让对方趁隙出招重伤自己。

    “哥?!”彩裙女孩万万没想到以哥哥无限接近黑气霸者的实力,竟然也会被打得吐血重伤,惊慌失措间,她向前疾奔就要查看兄长伤势。

    就在此刻,关横陡忽挪移身形纵到颓然半跪在地的壮汉身边,虹云剑赫然架在对方脖颈上:“别动!”

    对于四只伤到壮汉的那一击,关横心里很清楚,其实对方只要稍微施展黑气压制伤势,马上就有再战之力,可是他不想再遇到这种麻烦事,便出手将其制住。

    “哼,我竟然败在一个驱使鬼物、只有半红境界的小子手里,真是憋屈!”

    那粗豪壮汉意识到关横的剑锋锐利,只要稍一碰触就划破自己脖颈油皮,他知道自己的护体黑气也防不住这等神兵,顿时把眼一闭:“呸,要杀便杀,想让老子服气低头认输,不要做梦了。”

    “哼,那我要是抓住她呢?”关横的话音甫落之时,大伥鬼的利爪赫然抓住了彩裙女孩肩头:“啪。”

    “呀啊啊”那女孩一声尖叫,登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壮汉兄妹情深、关心则乱,他立刻大吼道:“别伤害袁彩,我、我认输了,只求你别杀我妹妹!”

    那个叫袁彩的女孩此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抽泣道:“呜呜呜……是我不对,这位大哥你行行好,别杀我哥哥了,大不了我向你叩头赔罪……”

    粗豪壮汉心中愈发难受,他忙不迭叫道:“小彩,别哭了。”

    “喂,停停停,我可没说过要杀你们兄妹呀。”

    关横此时虽然没把架在对方脖颈上的剑锋挪开,但是语气已经软了下来:“自始至终,都是你们冲上来要打要杀的,都不给我解释一句的机会,我只不过打伤一只鸟,又没要它的命,真是的,我治好它不就没事了吗?”

    “什么?!”袁彩忽的噎膈一声,她用袖子擦着眼泪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唉,若桃。”关横此时扬声叫道:“拿一点两生膏过来,给这倒霉的……叫什么来着,火眼鸥是吧?给这鸟儿内服外敷,看看能不能治好。”

    “我说公子,你们打斗的也太快了。”若桃这个时候捧着药盒跑过来说道:“我和吞鬼虎都来不及出手,就结束了。”

    “没办法,因为这汉子是假黑境界的厉害对手,如果不利用六伥鬼迅速解决战斗,我也有麻烦。”关横此时说道:“按理说又不是什么解不开的深仇大恨,我可不想和他们以死相拼。”

    听了关横的话,粗豪壮汉的脑中是一团浆煳,他虽然行事莽撞,可也不是个煳涂蛋,于是开口问自己的妹妹:“袁彩,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看见这位……大哥,让鬼物和那个叫声难听的五彩怪禽欺负火眼鸥,于是一时情急就和他动手了。”袁彩此时面带赧然说道:“可他只是削断了我的竹矛,却没伤害我。”

    “混丫头,难道你看不出来人家手下留情吗?竟然连累我也跟你一起发疯,差点丢了性命,哎呦……”壮汉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却同时牵动了伤处,疼得直呲牙咧嘴。

    此时此刻,吃了两生膏的火眼鸥突然咕咕叫了两声,完全醒转了过来。

    “你看,这回它没事了吧?”关横倏地还剑入鞘,退开几步和对方保持距离,他随即对袁彩说道:“之所以会找上你的火眼鸥,是因为它身上有我要找的东西,那东西原本就是属于我的。”

    关横的话,袁彩听得有些似懂非懂,她正在茫然的时候,关横掏出一枚妖珠抛给对方:“拿着,这玩意就当是不小心伤害火眼鸥的补偿,这样够诚意道歉了吧?”

    “这,百年妖兽才能够衍生的妖灵之珠?!”粗豪壮汉见此情景,立刻对妹妹说道:“此物价值非凡,赶紧谢谢这位大哥吧,火眼鸥因祸得福了,只要吞了这颗妖珠,它的实力会成倍飙升的。”

    紧接着,这壮汉自己先赧然抱拳道:“这位兄弟,既然是一时误会,俺兄妹也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接受‘袁悲’的道歉。”

    “袁兄客气了。”关横和若桃也还礼报名,袁彩此时满面通红的对关横说道:“我、我也很对不起关大哥,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请原谅。”

    “呵呵呵,妹子不要再说了。”若桃笑嘻嘻的说道:“我家公子素来不在乎这些小节,你们别放在心上了。”

    “若桃说的是。”关横也是莞尔一笑:“袁姑娘不必在意,削断了你的竹矛,有机会赔你一根,对了……”

    说到这里,关横稍微顿了顿,又继续开言道:“我们第一次来到断龙坡附近,不知如何寻找士姓族人聚居的村子,你们可否指点一下?”

    “你们要去士姓小村?!”听了关横的话,袁家兄妹登时面面相觑,下一刻,袁彩才问道:“关大哥,我能问问你们去士家村有什么事吗?”

    “哦,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关横说道:“听说士姓的族人擅长解读上古密文,我们有些东西急着找人翻译,经过渭水部落朋友的介绍才找到这里来的。”

    “原来是这样。”

    袁悲微微颌首点头,他随即开言道:“实际上,我们兄妹的表亲就是士姓族人,半个多月前,这里与外界的联系突然中断,我父母有些担心,所以今天俺们兄妹才来这里探查究竟,二位如不嫌弃,大家一起过去如何?”

    “如此甚好。”关横点头应允:“那咱们就走吧。”

    ……

    此时此刻,带着尖嘴山前往壶镇的恬琳和阿狗突然遇到了一点新鲜事情。

    原来壶镇这里的风俗盛行狩猎,经常有人把在附近山林捉到的小兽拖到路边叫卖,什么獐狍麂鹿都有,虽然不是罕见的妖兽,可也算种类繁多,渐渐地,壶镇周围几里,竟然形成了一个集市。

    “诸位过来看看,新鲜的‘灰瞳兔’。”一个猎户拽着这兔子的耳朵笑道:“想吃肉的话旁边就有烤炉,现杀现吃,味道鲜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