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57章 铸炼剑胚
    “根据我的估计,怎么着也得一两个时辰才可以。”许白此时掐算了一下进度,而后对关横说道:“反正你们今天是走不了了,倒不如和我们大家一起找点乐子打发时间如何?”

    关横闻听此言,顿时笑问道:“乐子?那是什么?”

    “呵呵呵,渭水部落的人找乐子,当然就是去铸炼兵甲。”

    毕北戚解释道:“后院就是工坊,咱们随便找打造一点应用之物,这些时间眨眼就过去了,还能痛快的出一身汗,到时候泡个热水澡,嘿,那才舒爽呢。”

    听了对方的话,埋头吃东西的阿狗突然说道:“好主意,打造兵甲的过程我也没见过,这样吧,我也跟着去看看。”

    “哎呀,那些叮咣乱响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恬琳此时撇了撇嘴:“我和若桃已经商量好了,饭后就去就去王长老那里,找小茵和墨梅灵狐玩,咱们傍晚再见。”

    于是,大家在吃完午餐之后,各自去找自己的事做,关横和阿狗随着许白三人来到工坊。

    许白先是随口教了他们几招如何铸炼捶打铜胚的手法,而后大家就实际演练了起来,但没过一刻时间,阿狗就被赶了出去。

    那是因为阿狗出手实在是太用力了,一锤下去不但把铜胚敲得四分五裂,就连炉灶和风箱也险些被震散,许白他们哭笑不得,只好打发阿狗回房间去睡大觉。

    不过关横倒是稍微领悟了其中的诀窍,他用火钳夹起一块烧红的铜胚,叮叮当当敲了数十下,短剑的粗糙形状就已经出现了。

    “嚯,想不到你小子不但实力高人一筹,就连这铸炼的手法也是一学就会。”毕南戈此时挠了挠头,脸上带着几分嫉妒说道:“你该不会是个怪物吧?”

    “呸,你才是怪物呢,你全家都是怪物。”

    关横没好气的啐了一口,他随后解释道:“在这之前,我到过遮天湖,遇到过原来居住在渭水部落的岑氏一族遗孤,而且还帮他们从湖里的癞鳞虎蛟腹中取回了铸炼心得铜碑,这玩意你们渭水部落三大姓不是都有一块吗?”

    说到这里,关横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言道:“岑氏一族的长老很大方,他让我用兽皮拓印了一张铸炼心得的字迹,我自己闲着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现在又听你们说了实际的锤炼手法,要是再不会的话,那可真成一个傻子了。”

    “原来如此。”许白此时摸着下巴说道:“渭水部落三大姓各家的铸炼心得铜碑,所记载的都是本家秘传的手法,各有不同,你能看见岑氏一族的心得,也算是一种运气吧。”

    看到对方和毕家哥俩眼中都闪烁出几分炽热的光芒,关横就知道,但凡身为铸匠的人见到不同的精妙铸炼手法,都忍不住泛起研究探索之心。

    “我答应过岑长老不把铜碑心得的内容随便外泄,但是他们即将举族搬回渭水部落,你们可能很快也可以了解到其中的手法。”

    关横此时微微一笑:“这样吧,全部告诉你们不可以,但是有些不打紧的地方,咱们可以互相传授一下,你们多多教给我铸炼兵甲的基本手法就可以了。”

    “没问题。”许白和毕家哥俩闻听此言可是高兴坏了,在接下来的大半个时辰里,关横也学到了不少锤炼、铸造兵甲器械的基本知识,对他来说,能够摄取更多的知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当、当、当!”看到关横瞬间抡锤击打铜胚的动作,许白立刻喊道:“停停停,越是击打兵刃尖端位置,越要放慢速度,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

    “呸,我认为是速度越快越好……”毕北戚在旁边还没说完,许白立刻瞪着眼睛回嘴:“去你的吧,我说是放慢。”

    毕南戈当然向着自己兄弟说话:“听小南的,加速!”

    “不对,是减速!”

    “你是想打架对吧?我早就看你小子不顺眼了,信不信我揍你?”许白此时蛮横低吼,毕家哥俩可不憷这个家伙,他们撸胳膊挽袖子齐声说道:“两个打一个,你小子不是对手。”

    “三个白痴,唉……”关横此时对那三个人的争吵置若罔闻,他抡锤动作快慢有序,“咚咚咚、当当当。”转瞬就把铜胚捶造完成,而后往水桶里一放,此物顿时“嗤啦啦”冒出一股蒸汽烟柱。

    “呃?!他已经把短铜剑锤炼完成了?”争吵的三个人听见响动这才愕然回头,关横此时把剑胚往桌上一扔当啷啷作响,他说道:“怎么样?只要再加上剑柄、经过打磨开锋,这剑就算彻底完工了。”

    “我的老天呐,啧啧。”许白拿起剑胚仔细观看,他低声说道:“不错呀,第一次捶打就能锻出这么好的胚胎,我还真没见过,来来,你们都过来挑挑毛病,看看是否虚有其表。”

    听到对方的话,毕家哥俩早就把刚才和许白发生争执的缘由忘光了,这两个人登时围了过来,来回传看关横的作品。

    “长短适中,分量也不压手。”毕南戈此时嘀咕道:“就算是我亲自来,也未必能锻打出这么好的剑胚,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毕北戚也说道:“嗯,就是本族多年的老铸匠,能做到的程度也就是这样了。”

    “你们想知道原因吗?其实很简单。”

    关横这个时候要过自己打造的剑胚,而后说道:“其实你们争吵之初,我就已经知道暂时分不出结果,因为三大姓的锤炼手法都是经过数百年的去芜存菁,不断升华的产物,各有千秋,没必要强分高下。”

    说到这里,关横一指风箱炉火,又继续开言道:“比如说,许白教过我如何用勐火融矿,以最短的时间击打出胚形,这就是许氏一族粗狂豪迈且不失精熟老道的手法。”

    “再有就是毕家哥俩所说的铜胚成型、何时回炉加温,何时分别快慢捶打的手法,尽显毕氏一门的手法细致、认真。”关横此时微微一笑:“当然,也有你们没教过我的东西,那就是最后的步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