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43章 古怪珠子(第八更)
    “呜叽叽叽”

    “嘭!”随着尖嘴山一声嘶鸣,它的双爪赫然暴涨数尺,上下急速翻飞,正好挡住面前一只妖虫的攻击。

    对方是一只生有六条倒刺节足、一对锋锐巨颚的家伙,看外貌酷似蝼蛄,一双狭长触须“唰唰唰”甩动,如同长鞭疾舞,正气势汹汹向山发动进攻。

    就在方才,许白他们已经进入宽阔了很多的地下,这里逐渐变成了天产石窟的通路,三只铜母蠹虫不断向前蠕行的时候,突然遭遇到了一只浑身深褐的妖虫拦阻,正是现在攻击山的那个。

    铜母蠹虫趁着山拦住对方的机会,拼命继续逃窜,向着隧道尽头爬动,许白此刻提鼻子一闻,立刻低唿道:“是铜矿特有的气息,兄弟们,看来咱们已经相当接近了,大家往前走追吧。”

    毕北戚此时说道:“可是山它还在对付妖虫……”

    “叽叽叽”他的话音未落之时,尖嘴山赫然嘶吼向前迅疾翻滚,陡忽掠过妖虫下腹,“嗤嗤嗤噗呲!”锋锐尖爪在电光火石间硬生生撕开妖虫肚子,肠、脏、血肉在哗啦声响中登时扑撒了一地。

    三个人见此情景登时喝彩道:“好!”

    “咔吧……当啷啷!”倒毙的妖虫脑壳也被山用爪子扯开,从里面滚出一颗小球,山以为是好东西,捡起来就要往嘴里塞,毕南戈立刻叫道:“别吃,那是‘伪妖珠’,吃了一定会肚子疼的。”

    “喂,什么是伪妖珠啊?你们走得也真够快的,这里应该已经是地下数十丈深的位置了。”

    关横的声音赫然在众人背后响起,许白和毕家哥俩都是精神一振异常欣喜,毕南戈此时扭头问道:“怎么样?上面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嗯。”关横言简意赅的把遇到朱平和蒙炬夫妇之事说了一遍,随后捡起那颗伪妖珠正要继续发问,许白却忙不迭叫道:“快点,蠹虫都快爬得没影子了,赶紧追吧,你想问什么,边走边说。”

    于是大家向前疾奔,一边追赶前行蠕动的铜母蠹虫,一边谈论起了“伪妖珠”的事情。

    原来松果山这里的地质非常适合各种妖虫栖息,不过这些畏惧阳光的家伙一般都只在地底活动,松果山地底到处都是散落的铜矿残渣,妖虫有时候误食过多,脑壳里的妖气就会自动融合一些铜渣,逐渐汇聚成“珠子”模样。

    但是那些小珠子可不是什么妖珠,而是因为妖虫无法吸收消化大量铜渣,而衍生的伪妖珠,除了能让妖虫的脑袋发沉变重,还影响己身移动速度之外,没有半点用处。

    “可是我依然能感到这珠子里有些许妖灵气息存在。”关横此刻用二指拈着那颗“伪妖珠”,他心中暗忖:“此物看起来相当坚固,如果用来打人,说不定会让对方头破血流,倒是很方便的‘暗器’。”

    想到这里,关横突然一弹手指,四只登时浮现在自己周围,他掂了掂掌中的伪妖,随即珠低声说道:“去附近尽量猎杀那些妖虫,顺便把它们脑袋里的这个‘东西’都取出来,收在自己魂体里保管好,到时候我有用。”

    四只伥鬼魂影乍明乍暗表示明白,霎时间挟风而去,谁也没料到,此时此刻松果山地底的妖虫们算是倒大霉了。

    不消片刻,就已经被那些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个个惨不堪睹,死了不算,就连脑壳也被撕扯开,取走了铜渣和妖气汇聚而成的“伪妖珠”。

    但是这个时候,关横他们可不知道具体情况,因为他、尖嘴山和许白等人已经追踪蠹虫到了某个地方。

    “啪啪、当当……”许白伸手敲了敲身边的岩壁,上面尘土碎屑纷落,显出一片淡黄的岩石,他说道:“看,这里就是矿脉了,看来铜矿的储量相当丰富。”

    “没错,凭着北麓地底这大量的矿石,咱们松果山百年之内,不会缺乏锻造原料了。”毕南戈此时两眼放光的说道:“终于找到了,大家这一趟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这个时候,关横和毕北戚、山站在旁边一堵石壁前,那三只一路蠕动疾行的铜母蠹虫已经停止不前,此刻终于慵懒的伸展身躯,便趴伏不动陷入了梦乡里。

    “喂,小北,你知道蠹虫要在这里睡多长时间吗?”

    听了关横的话,毕北戚挠着头说道:“我还真的不太清楚,因为一切有关铜母蠹虫的事情,只有族中研究典故的长老才知晓,不过嘛,蠹虫应该最少要在这里沉睡数年,我听说它们会在苏醒之前在周身吐丝结茧……”

    “那不就是和蝴蝶、飞蛾一样吗?”关横微微一笑:“哈,这些虫子真有点意思。”

    “不,我族从很久之前就流传这么一个传说,铜母蠹虫是采矿人的‘守护者’。”毕北戚此时说道:“据说它们可以预警矿里即将发生的危险,从沉睡中醒来发出鸣叫,让大家离去避难。”

    闻听此言,关横都有些诧异了:“是这样吗?”

    “不但如此,在地底开采矿石,实际上是异常危险的事情,渗水塌方时时可见,这就不必说了,有时候待得越久,就会越觉得唿吸困难。”

    毕北戚在关横面前做了一个捂住脖子无法喘气的模样,他随即说道:“听我们那位长老说,蠹虫即使在沉睡中都对周围的气息流动异常敏感,要是气息太稀薄的话,它们也会狂躁的醒过来向地面转移,采矿的人可以根据对方这个习性来判断矿洞里安全与否。”

    对方刚说到这里的时候,尖嘴山突然歪着头走到一边,然后对着一块古怪的巨大石头挠了几下,“咔嚓嘣!”自己的锐利爪子赫然被弹开,山惊得叽叽叫着陡忽退到了关横身边。

    “怎么了?”关横低头一看对方双爪,登时眉头微蹙起来:“怪事,山最擅长挖掘地底的土石,不要说一般的岩层它能轻易掘开,就是铜矿层也不在话下,但山的爪子……”

    此时关横捧起山的小爪一看,尖锐异常的指甲都迸折了几处,可见前面那块古怪巨石的坚硬程度实在是非比寻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