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38章 香叶枯萎(第三更)
    “唰唰唰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关横他们前方不远的蒿草丛中,响起一阵之声,紧接着唿的一下窜出个庞大身躯来。

    许白此刻苦笑道:“你看,它就是我们的族人不敢来此地闲晃的原因。”

    “好大一只洁白妖虎啊。”关横、象蛇鸟和山的眼睛霎时间都瞪直了,他的嘴里喃喃自语道:“看这膘满肉肥的体型,比起吞鬼虎轻不了多少。”

    “嗷……嗷呜?!”这洁白妖虎本来是听见吞鬼虎的咆哮,认为是在挑衅自己,这才疾奔而来,没想到却看到了一个同类站在众人旁边。

    就在这时,这白虎盯着吞鬼虎,脸上在倏然间泛起一丝古怪之色,二者竟一时你看我,我看你,全都呆立愣在当场。

    “你看看,我说带来吞鬼虎的选择没错吧?”许白此时凑到关横和毕家哥俩身边说道:“毕竟都是妖虎同类,双方只要打起招唿来,咱们也相对安全一点。”

    “噗……”关横听到这句话差点没笑喷了:“这就是你的馊主意?!”但是此时再一看,吞鬼虎和那只白虎确实没有要开打的意思,双方还在你来我往的用眼神沟通呢。

    “喂,吞鬼虎。”关横此时用脚轻轻一踹对方后腚,随即低声道:“你要是想和这位……咳咳,朋友多聊一会,就把它带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我们还得在这里找矿脉呢。”

    “呜。”吞鬼虎此时才如梦方醒,忙不迭对着那白虎一歪脑袋,对方微微颌首,二者竟然不约而同一拧身,“噌噌噌”几个起落扎进草窠里,就此跑远了。

    “怪事,它们这么‘急切’,究竟是想做什么?”

    关横看着两只巨虎离去消失的背影,嘴里直嘀咕,可是许白却在这时一拍他的肩膀:“嗨,你管它们作甚?咱们还是赶紧开始吧,万一吞鬼虎待会罩不住了,大家可是要动武的。”

    “就是就是,来,咱们赶紧把铜母蠹虫和黄杨香叶拿出来吧。”毕北戚取出匣内香叶,毕南戈也从怀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地上打开之后,关横凝神细看,里面果然是三只肥硕的铜母蠹虫。

    “嘿,放着淡金光芒的蠹虫,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听到关横这么说,毕南戈笑了笑:“这还是被你和若桃救了之后,我前往朦湖附近无名山麓捕捉到的呢,唉,仔细回想起来,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说到这里,毕南戈对自己兄弟招手道:“快,把黄杨香叶拿过来,没看见这些蠹虫都饿疯了吗?再不喂食,连这个盒子它们都得啃光吃尽。”

    关横这时才看见,铜制的小盒子内侧全都是一槽一熘、横七竖八的啃噬痕迹,他心中暗道:“这蠹虫的牙齿真厉害,铜匣子都能啃动。”可就在这个时候,毕北戚突然尖叫一声:“哎呀,糟了。”

    听到他这么惊慌叫嚷,众人都是微微一愕,他们不约而同问道:“怎么了?”

    “白哥,南哥,你们快看这黄杨香叶……”

    毕北戚此时满脸惊慌的把手中香叶捧到了二人面前,他急得直跺脚:“肯定是装着此物的匣子埋藏在河边土里之时受潮了,这叶子上出现霉变的斑点,按照祖辈的说法,蠹虫是死都不会进食腐烂发霉香叶的。”

    听到毕北戚这么一说,许白和南哥全身剧震,如同遭受万钧雷殛。

    “完了完了,这下可真是完了……”许白嘴里不住喃喃念叨着:“不能进食香叶的蠹虫,根本就不会去寻找矿脉区域沉睡,这一下,我们的目的不就全泡汤了吗?”

    毕南戈此时也是愁眉不展:“唉,人算不如天算,难道这就是我渭水部落走向衰败的前兆吗?”

    “喂,你们三个是不是太悲观了?”关横此时从毕北戚手里拈起一片香叶看了看,随即说道:“不就是长了一些霉点吗?我就不信蠹虫挑嘴到这种地步,躲开,让我来试试。”

    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便走过去俯身蹲下,他把这片香叶凑到三只饥肠辘辘的蠹虫嘴边说道:“小乖乖,是不是饿了呀?哥哥这里有好吃的香叶,尝一口吧。”

    众人看到关横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像极了诱骗小孩子去吃糖果的怪人,他们都是想笑也不敢笑,可是任凭关横如何拿着手上的香叶靠过去接近,几只蠹虫就是不过来张嘴咬,他突然按捺不住就把脸沉下来。

    “死虫子,给脸不要脸是不是?”霎时间,关横咬牙切齿,倏地释放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凌厉杀气,他低吼道:“要是再不吃,信不信老子把你们踩扁酿成肉泥?或者让象蛇鸟吃了你们!”

    “哌嘎嘎”在关横肩头上趴着的象蛇鸟很配合的晃了晃尖喙,显出一副看见肥虫子馋涎欲滴的模样。

    “叽叽叽……”三只蠹虫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登时尖叫着向铜匣里侧缩了过去,看那模样已经吓到半死了。

    “岂有此理,不给我面子,我宰了你们……”

    关横刚刚撸起袖子,毕家哥俩和许白赶紧冲过来抱住了他的腰和双臂,许白忙不迭叫道:“小祖宗啊,它们不吃就不吃吧,你要是吓死了这三只铜母蠹虫,族长怪罪下来,我们哥几个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呀。”

    毕南戈也哭丧着脸说道:“对对,冷静一点,万一酿成大错,我们可是要替你收拾烂摊子。”

    “冷静个屁。”关横此时恨不得抬脚把装着蠹虫的匣子踩扁,电光火石间,气急败坏的关横突然拽住背后剑柄,“锵!”句芒剑霎时点指对面铜匣,他说道:“滚到一边去。”

    “呃?!不好,关横这回真是气疯了,光是口头威胁已经无法平息他的怒火,关横是要用剑把虫子剁成肉馅儿吧?”三个人同时都是一个心思:“决不能让他得逞。”

    “兄弟,冲动解决不了问题,你先听我说……”

    “闭嘴,赶紧松开我。”关横这个时候没好气的打断许白的话:“我现在想到一个办法,也许可以让黄杨香叶恢复鲜活的模样,现在必须试验一下,但是首先,你们别把我搂得这么紧,本少爷都喘不过来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