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1032章 躁动不安
    “一、二、三、四、五……六?!竟然全是红气鬼物。”

    灰袍中年人此时觉得自己的背嵴也有一些凉意,他低声说道:“我原本就感觉小兄弟肯定是御使鬼物的同道中人,真没想到,你竟然可以掌控如此之多的强悍鬼物,年纪轻轻的,了不起啊。”

    “大叔,不用这么夸奖我吧?”关横微微一笑:“既然您不是前来帮助牟笃部落的人,那么咱们俩暂时称不上敌人,在下关横,还未请教前辈高姓大名。”

    说到这里的时候,关横抱拳拱手行礼,并暗中约束六伥鬼,让它们收敛气势缓缓缩回自己的背后,借此表示没有明显的敌意。

    灰袍中年人见此情景,不禁暗暗点头,佩服对方虽然年轻且具备高超实力,却不骄不躁能与人为善,他立刻微笑回答道:“原来是关横小兄弟,我的名姓嘛,因为自觉愧对先人,在多年前早已放弃不用,你称唿我‘姜’就行了。”

    “原来是姜大叔。”关横此刻挠了挠头说道:“姜大叔,我听你刚才话里的意思,是想借着两族在松果山开战之际,让自己的鬼物饱餐一顿尸骸,是这样没错吧?”

    “没错,我正有此意。”灰袍人“姜”此时反问道:“怎么?关兄弟想要阻止我吗?”

    “不不不,我可完全没这个意思。”

    关横摆着手笑道:“常言说得好,‘大兵之后,必有大疫’,但凡大规模的厮杀恶战之后,肯定会有无数的尸体出现,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尸体腐烂会传播疫病、也会出现尸鬼到处为祸活人,我觉得你让鬼物吃掉多余的尸骸,反而是件好事。”

    “呃,我从来没听过这么透彻的分析……”

    灰袍人“姜”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惊喜,他说道:“而且在过去,我也只单纯的想到让鬼物进食尸骸,却没有意识到更深一层的意义,呵呵,小兄弟,你很聪明,我真是愈发佩服你了。”

    说到这里,灰袍人便对关横一抱拳:“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关横见到他要走,于是扬声问道:“喂,姜大叔,你不想留下来看热闹了吗?”

    “哈哈哈,这一战渭水部落要是有你相助,必胜无疑,如此简单的结局,已经让我失去了观战的兴趣。”

    话音甫落之时,“姜”的身影已经缓缓消失在了林间小路上:“过了明天,我才会出现来‘清理’牟笃部落那些白痴的尸骸,替我和许非族长说一声,谢谢他提供尸骸款待我的鬼物。”

    “嘿嘿嘿,御使鬼物的同道中人,最近遇到的越来越多了。”关横此时目送着姜的背影消失,而后自言自语说道:“我也该返回渭水部落村寨了。”

    ……

    与此同时,率领千余名手下,埋伏在松果山周围的牟笃部落族长韩铮,却听到了不好的消息,韩铮派到峡谷窄道那里取被盗兵甲的人,刚刚返回告知,藏匿兵甲的岩窟彻底坍塌,任何东西都无法拿出来。

    此外,韩铮左等右等,都没看见潜伏在渭水部落村寨里的内应点燃火把发出讯号,他现在也不知道朱有没有在水源里投下蝎毒,真是心急如焚。

    “族长,现在其他小部落的盟友好像开始撤走了。”这个时候,旁边有一个拎着巨刃的长老凑过来低声道:“到现在山上还没有讯号传来,要不然,咱们也撤……”

    “住口!”

    “啪!”气急败坏的韩铮甩手就给了对方一记耳光,他声嘶力竭的吼道:“老子为了等攻打渭水部落这一天,足足等了十年,你现在居然让我撤退?!惑乱我的军心,到底想做什么?”

    “锵”韩铮越说越气,倏然拔出腰间长剑就向对方挥去:“没用的废物,我先宰了你稳定人心!”

    “当!”斜刺里勐然横来一杆重戟架住了韩铮长剑,另一个长老忙不迭劝道:“族长息怒,唐长老一时失言,他对您忠心耿耿多年,还请族长饶他一次。”

    那个自觉失言的唐长老也赶紧说道:“族长恕罪、族长恕罪,属下再也不敢了。”

    “呸,废物,待会一开战,我就让你第一个冲上去。”韩铮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浓痰,气哼哼的扭头走了。

    那个唐长老此时暗气暗憋,额头上的青筋啪啪直迸,心中暗想道:“韩铮你这条疯狗,老子就看你怎么不得好死!”

    就在此时,有一个牟笃部落族人大步流星从远处跑来,他嘴里喊道:“报告族长,山上、山上点起火把讯号了”

    “好极了!”闻听此言的韩铮狂喜不已,他立刻举起手中剑,对身后所有人扬声吼道:“冲跟我杀进渭水部落,多杀有赏,一个不留!杀杀杀”

    “杀呀!冲呀!”憋了整整半夜的牟笃部落大军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他们擎起兵刃嚎叫着朝着山上扑去。

    ……

    就在此时,关横却和渭水部落的族长许非在一起,二人正在他家的地下秘密铸炼室聊天呢。

    “嚯,我好像听见有人从山下发出的喊杀声了。”关横此刻笑着对许非说道:“看来,朱平发出的火把讯号真起了作用。”

    “好在这个朱平尚有一丝良心未泯,没有在村寨里的水源下毒,现在用帮助我们把牟笃部落那群杂碎引上山,嘿嘿,这下对方可就惨了。”

    许非摸着自己颌下的短髯,随即说道:“嗨,不提那些了,上面的事情,阿狗兄和我那群侄子们足够摆平的,我还得谢一声,多亏你这回把开启铜箱的钥匙拿了回来,要不然,我下次想看看铜碑,就得把箱子砸烂了。”

    “呵呵呵,不客气,顺手的事情。”

    关横说道:“对了,我听白楠部落的封蓬族长说过,你最擅长铸造放置各种兵刃的器匣,我身上的似雪弓和箭。虹云剑、句芒剑正好需要一个‘弓剑铜匣’,怎么样?许族长可愿意出手帮忙?”

    “这个嘛……”

    许非此时倒卖起了关子,他的眼珠不断乱转,似乎有些犹豫不决,关横一下子就瞧出了对方的心思,立刻微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竹筒递了过去:“喏,五种果子和花蜜混合酿制的果酒,这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未完待续。。)